<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兄弟之邦?岁币?
    神京,荣国府,荣庆堂内。

    即使已经入夜,依旧人声鼎沸,纷纷扰扰。

    奋武侯夫人刘氏今日虽未被请到,那只是因为奋武侯府在黑辽十数年,赢杏儿与之不熟之故。

    但温家与贾家的渊源也极深,今日未至翰林学士府,但听闻消息后,还是直接来了贾家。

    若非赢杏儿已经回宫,刘氏还准备埋怨几句,莫非瞧奋武侯府是乡下来的,就看不上眼么……

    刘氏开了个好头后,都中勋贵诰命,纷纷上门探视。

    贾环若在府,寻常府第无故自然不敢上门。

    当然,贾环若在都中,也没今日之事。

    如今贾环出兵放马在外,家里又出了这么一档子晦气事,都中的权贵府第,尤其是家中有子弟跟随贾环一通赴西域“镀金”的人家,全都来了诰命探视。

    林黛玉不仅是荣国太夫人的嫡亲外孙女,更是贾环的心头肉。

    说不上拍马屁,但能够借此机会交好贾家,也不失一个好时机。

    最后,若非牛继宗赶来,驱散了大半人马,偌大一个贾府,险些有些不够用……

    而牛继宗也只是来稍微坐了坐后,就带着郭氏离去了。

    树大招风,太过招摇,总不是好事。

    待外面车水马龙的场景散了后,贾母才面色发白的松了口气。

    连月子还没出的王熙凤,面色更白。

    尤氏李纨等人也在扯着嘴角,试图松快松快已经笑僵了的脸……

    下头,贾政贾琏也是一头汗水。

    唯有林黛玉,坐在高头软榻贾母身旁,看着一高几的礼品,一双灵气盎然的水目,滴溜溜的转了转。

    王熙凤今天虽然累,却也终于过了一把瘾。

    怀胎十月,困了半年,差点没把她憋疯!

    今日总算与各家诰命交际了个够,她笑道:“真真是……以前也没这些人,还是林妹妹的体面大!连宫里皇后娘娘都赏下来宫锦来安慰她,这般金贵!”

    语气羡慕有之,调笑亦有之。

    林黛玉闻言,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有贾政贾琏等男长辈在,她却不好和王熙凤斗嘴。

    王熙凤是有名的泼皮破落户,她可不想也在长辈跟前落下这样一个名声……

    王熙凤何等精明,看到林黛玉嫌弃的目光,好笑道:“是我惹的事?”

    林黛玉闻言,小脸一沉,不依的看着王熙凤。

    王熙凤抽了抽嘴角,赔笑道:“好好好,是我招惹的事,行了吧?”

    “就是你,好端端的招惹我。讨嫌的很!”

    林黛玉打击道。

    王熙凤哭笑不得,正要再说什么,贾母笑道:“好了,你林妹妹今天被唬坏了,不许再招惹她!”

    王熙凤郁闷道:“这哪里是外孙女,分明比亲孙女还亲,我这个孙媳妇到底是比不上!”

    贾母好些日子没听王熙凤这般“讨嫌”了,乐得咯咯笑道:“今儿着实不能再笑了,凤哥儿不许再招惹,谁都不许。

    使人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放在这里占地方。”

    王熙凤又挑事:“要我收,那我可收进公中了!”

    林黛玉不小气,道:“收就收,但收到你屋里却是不能的!”

    王熙凤哈哈大笑道:“这人还没进门儿,东西倒先进我家公中了!林妹妹忒急了些!”

    众人闻言纷纷忍俊不禁,连累的面色惨淡的贾政,都忍不住笑了声。

    林黛玉俏脸羞红,大急,偏贾政在场,她不好同王熙凤拌嘴,只好求救贾母:“老太太,你看她那张嘴!”

    贾母一边笑搂住林黛玉,一边“责骂”王熙凤:“你这泼皮烂嘴的,只管这会儿子逞能,等环哥儿回来了,自会同你算账!”

    听到这个名字,王熙凤心里忽地一颤,一时间倒忘了说话。

    贾母却以为她被唬住了,笑的愈发高兴,道:“你也有怕的人?”

    王熙凤呵呵笑道:“哪个怕他?”

    贾琏在下面站了好一阵,不想再站了,犹豫了下,还是道:“老太太,如今都中形势到底不大安稳,也就平静了个把月,如今杜伦谋反,还不知要牵扯出多大的动静。

    家里的姊妹们,若是没大的事,还是不好轻易出门……”

    林黛玉脸色有些不好看,小声道:“不是我要出门,是杏儿公主要带我出去的。”

    贾琏忙道:“我不是责怪姊妹们,真要出去也没什么,只是怕万一再有朱正杰那样的疯狗,而家里一时来不及就糟了。朱正杰惹下这般大的祸,宫里陛下也没拿他怎么样……”

    王熙凤看不上贾琏的小家子气,嗤笑道:“不用皇帝拿他怎么样,等环哥儿回来,那位公公的好多着呢!”

    贾琏闻言眉头微皱,看了王熙凤一眼,却没有和她争辩什么。

    两人如今愈发相敬如冰了。

    一方太过强势,喜欢轰轰烈烈,无风也想鼓起三丈浪。而另一方却只喜欢过享福受用平静的日子。

    放在后世,这叫性格不合,人生观不符。

    王熙凤见贾琏连话都不愿同她说,脸色也淡了下来,心里有些凄苦。

    贾琏不止不愿同她说话,连他的亲生女儿,都极少看。

    他一心想生个儿子,却不想……

    气氛忽然有些黯淡下来,薛姨妈对贾母笑道:“之前我和宝丫头在蘅芜苑里说话,听到消息后,她就一刻不停的往这边赶,还说老太太这边定也慌了神,她要使人赶紧去镇国公府、武威侯府求救,万不能让颦儿有个闪失。

    我笑她多虑,老太太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还用她来提点?

    真真是惹人笑话了!”

    众人闻言,齐齐看向一旁的薛宝钗,薛宝钗却在一旁低着头,也不言语。

    贾母感慨道:“宝丫头是个好孩子!若不是杏儿得力,早早的使人去请了镇国公府和武威侯府的诰命出面,更是将李光地老相爷也请了来,真让我们想法子,一时间又哪里想得到?

    更难得的是,这般着紧你林妹妹……”

    薛宝钗抬头笑道:“老太太,这本是我该做的。”

    贾母笑着又赞了几句后,林黛玉也看着薛宝钗,轻声道了声:“谢谢你。”

    ……

    西域,齐尔齐斯河畔。

    距离双边大营中距,谈判再次进行。

    与上回人马不同,这一次,由于厄罗斯方的警惕,所以拒绝了董千海的出席。

    而厄罗斯方,索菲亚公主身边的那位重剑士也没来。

    克列谢夫依旧是那副纨绔贵公子的神态,索菲亚公主依旧高冷。

    书记官们依旧魁梧如熊罴。

    只是等大秦方的人到来后,坐等了一会儿倍感无聊的克列谢夫忽然眼睛一亮,大笑着站起身来,道:“哈哈!贾,你真是我的好朋友!你比我会玩多了,快为我介绍一个这个美丽的女士!上帝,你可真行!”

    克列谢夫知道董明月是他绝不能招惹的,可看到薛宝琴时,顿时被这精致之极的女孩子惊为天使。

    与贾环匆匆一个拥抱后,张开怀,想与薛宝琴来个贴面礼。

    却被一只大手按在脸上,给挡了回去。

    克列谢夫“幽怨”的看着贾环,道:“贾,你前天就是这样与我堂姐见面的,这是见面礼,不是吗?”

    贾环哈哈一笑,道:“入乡随俗,你如今在我大秦土地上,还是按照大秦的方式来吧。”

    克列谢夫闻言眼睛一亮,道:“大秦的方式?那也好啊!你快教教我,大秦如何与这位美丽如天使的小姐见礼!”

    贾环耸耸肩,道:“很简单,你要跪下来,磕头喊奶奶!三奶奶!”

    “噗!”

    薛宝琴闻言,又羞又觉得荒唐,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但觉得三奶奶好像也挺好听,嘻嘻……

    一旁随行的大秦礼部官员,却差点没把舌头给咬掉。

    他们虽然极力反对贾环带两个雌儿去谈判,可哪里又拦得住?

    如今却闹出了笑话,一个个老夫子卫道士打定主意,回京后往死里弹劾一本!

    “哈!贾,你又想骗我……”

    克列谢夫又不是傻子,好笑的看着贾环说道。

    不过没等他说完,索菲亚就极不客气道:“克列谢夫,你们这些同类还是等谈判结束后再去荒唐吧,难道你想让我们这么多人,就看你们两个堕落荒唐的人胡闹吗?”

    克列谢夫耸耸肩,对贾环道:“瞧,她就是这么无趣……好吧好吧,那就开始吧。”见索菲亚瞪向他,克列谢夫还是收敛了些,随口说道。

    一双眼睛,还给贾环打了个眼色,似在示意“放学”后别走,有好玩的……

    索菲亚是个极利落的人,她将一份大概五六页纸笺的纸夹递给了贾环,正色道:“我们厄罗斯认可你们大秦如今的实力,所以愿意与大秦和平相处。不过,西域是我们厄罗斯打下来的,我们为此付出了三万大军的生命,还有数不尽的粮草物资,绝不能就那样轻易的送与你们大秦,厄罗斯帝国,并不是每个人都同克列谢夫那样荒唐。

    这是我们的要求,也是我们的底线,我们绝不会退让半步!

    如果你们拒绝我们的和平意愿,还想将我们厄罗斯人当蠢货,我们宁可发动举国战争,也不愿成为笑柄。”

    贾环接过文件,听到这番话后,扯了扯嘴角。

    这番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他冲克列谢夫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你堂姐骂你蠢货呢”。

    克列谢夫却耸了耸肩,道:“我一般不和女人逗,她们太麻烦,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对劲。贾,我们只能自认倒霉……”

    索菲亚公主闻言,狠狠瞪了克列谢夫一眼。

    而大秦方,董明月和薛宝琴都羞臊红了脸,心里把这臭不要脸的骂了个半死!

    两人也一起瞪了贾环一眼,贾环颇为无辜。

    眼神警告她们,不要不识好人心!

    见她们在外太辛苦,才发明了一个超时代的姨妈巾……

    用的都挺好,怎地用完了就想着骂人呢?

    身后一边一只小手掐来,贾环登时老实了,打开备案协议看了起来。

    别说,字写的还不赖,不过条约,当笑话看就好……

    贾环看完后,刚想说话,一旁却伸来一只手。

    贾环皱眉看去,却见礼部侍郎李峥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问他要协议。

    贾环嗤笑了声,丢给他。

    真当是好差事?

    那李峥见贾环这般怠慢,却也只能有气憋在心肺里,自己气个半死。

    等打开文件,只看了两行,他就差点没全气死!

    面色勃然一变,满面通红,怒声咆哮道:“真真是荒唐!兄弟之邦,厄罗斯为兄,大秦为弟?还要年年交岁币?你当大秦是弱宋吗?”

    随行的其他大秦文官,也一个个面色大变。

    再看向厄罗斯一行人,目光如同要吃人一般。

    厄罗斯人自然不会惧怕,一个个冷笑不已。

    见唬不住人,李峥霍然起身,冷声道:“这种羞辱大秦的谈判,日后我等绝不会再来,你们最好也羞要再提!想来羞辱大秦,只管来战便是!”

    别说,听完这番话,贾环对这倔老头的印象好了不少。

    也是,文官虽然多不成器,只会争权夺利,但每朝每代,总还是会有几个拥有刚硬风骨的人出现。

    不过就在贾环看的乐呵呵时,索菲亚公主忽然道:“贾,你也是这样认为吗?”

    贾环笑道:“我觉得还可以谈谈……”

    “什么?”

    还没走出大帐的李峥闻言,简直犹如二郎神附体,之前四方官步迈了二十来步才迈到门口,此时只用了三四步就冲到了贾环跟前,面容狰狞的指着贾环,厉声喝道:“宁国侯,你可知你在说什么?这种事涉朝廷体面尊严,大秦国运之事,岂能容你荒唐胡闹?你给我走!”

    说着,一双手抓住贾环的肩头衣裳,就往外拉。

    若是随心,贾环真想用个巧劲儿摔这老头一跟头。

    可看他因为担忧恐惧连身体都颤抖起来,贾环也只能认了,连声道:“老李,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他身后当亲卫站着的董明月见之又心疼又好笑,还没见过贾环这般狼狈过。

    薛宝琴则有些被唬住了……

    对面的克列谢夫却极不厚道的大声笑了起来。

    似被笑恼了,贾环一使劲,将礼部侍郎李峥老头儿又按到了座位上,对气喘吁吁想拼命的李峥道:“你到底会不会谈判?他们漫天要价,咱们落地还钱便是!”

    李峥闻言一怔,随即还是怒道:“这种条款,再怎么还,也一条都不能接受!”

    贾环笑道:“要是反过来呢?”

    李峥闻言又一怔,一双老眼眨了眨,道:“那还行……”

    “我艹!老李你比我还贪!”

    贾环笑骂了声,不理又大怒的李峥,对索菲亚公主道:“只要把文件里厄罗斯和大秦的位置都换一遍,本侯就同意了。来来来,不过是换个位置,有什么大不了的,索菲亚,本侯可以做主,每年的岁币,可以给你三成回扣!如何?”

    索菲亚公主用看智障的眼神,关爱着贾环……

    ……

    ps:又瘦了一公斤半,胃病折磨人,人比黄花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