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不义
    西风烈。

    斜阳西下,如血。

    大战方歇,失去了骑士的战马,疲惫的甩着响鼻。

    满地伤残,却没有几声哀嚎。

    重甲作战中负伤的士兵,不存在轻伤……

    自叶道星起,无人不身负重伤。

    叶楚整个左肩的肩甲破裂,血染了半身。

    方冲胸口前的护心镜都凹陷了,面色惨白。

    傅安的伤口最骇人,一只箭贯穿了他的脖颈一侧,居然没有划断颈动脉和气管,贾环也不知该说他好运还是倒霉……

    五千重甲铁骑,活下来不足两千……

    此战,先胜后平……

    中军大帐内,叶道星鹰目喷火一般的怒视着秦梁,质问道:“援军,为何不至?”

    叶道星心里真真在滴血!

    他不是不能承受战损,既然上了战场,就不可能不死人。

    可是,他的底线只是战死一千,最多一千五。

    最少留下三千五,经过战争洗礼后,更强的重甲铁骑。

    如今,除却伤残不治外,仅余一千五都不到了……

    而重甲军面对的,却不只是厄罗斯的七千前锋,而是足足一万五千哥萨克铁骑的轮番冲击!

    在这过程中,中军大帐竟为增援一兵一卒!

    这就是他们大言不惭所言之:战时不拆台?!

    秦梁面上没有任何愧色的看着叶道星,淡淡道:“彰武侯,收复西域之首功,你已经拿到了,你还想怎样?”

    “嗤!”

    帐内响起一阵不屑的嗤笑声。

    这世上有这么好的事?

    你臭不要脸的颠颠儿的来抢头功,咱们还要巴巴儿的帮你把功劳轻松的收在手中?

    尤其是,你还是一个对黄沙军团满满恶意的对头!

    原本义愤填膺的叶道星,忽然冷静了下来。

    战场上的热血,也冷了下来。

    他没有再说任何话,鹰目扫视了一圈后,便带着叶楚等人离去。

    再说下去,也只能是丢人现眼……

    时事易也。

    在战场上,他以“兄弟”相称手下的士卒,与他们共筑钢铁长城,抵御敌人的亡命冲击。

    在那时,他们的确是生死共存,肝胆相照的骨肉兄弟。

    但下了战场,他便不再是那个在战争中凭借热血求生求胜的“大头兵”了。

    他恢复了自己的身份,也想起了此行的目的。

    战功,利益。

    用之前生死与共的那些“兄弟”的命,换来西域首功。

    这便是一种利益交换。

    他不再去质问,为何没人来帮他,那太天真,也太愚蠢……

    “爹,就这样算了?他们……”

    叶楚脸上依旧铁青,见叶道星带着他们离开,语气不满的问道。

    也就是刚才战场上下来,身上杀气和煞气未尽时,他才敢这样问。

    不过,叶道星只轻轻的看了他一眼,就让叶楚回到了现实。

    好在,叶道星并不完全不近人情,他道:“待回京后,好生厚待战死的兵卒家人吧。”

    叶楚又鼓气勇气,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方冲扯了扯胳膊,示意他不要再多说了。

    叶道星余光看到这一幕,心里微微一叹。

    果然,人是分资质的。

    叶楚比不过贾家那个妖孽,如今看来,也比不过方家这个幼虎。

    ……

    中军大帐内,秦风大概平生第一次,敢正面质问他老子:“大将军,为何迟迟不发援兵?”

    尽管秦风也视叶道星为敌,看不惯叶楚等人,但对于坐视重甲御林军被厄罗斯哥萨克铁骑一波一波的冲击而袖手旁观,秦风觉得世界观差点崩坏了。

    这还是大秦军队吗?

    也因此,他才有勇气敢于质问秦梁。

    王巩等大将见之,都沉默了。

    他们才是真正纯粹的军人,虽然服从命令,但并不一定喜欢。

    秦梁瞥了眼秦风,道:“环儿,你给你这个愚鲁的哥哥解释一下,解释完后,让他去打扫战场,掩埋尸体。”

    说罢,秦梁与众将径自离去。

    贾环看着怒目相视的秦风,干笑了声,道:“风哥,你瞧我干吗?别迁怒于我啊,又不是我指挥的……”

    秦风怒道:“你还哄我?大战时,我爹身旁就只有你一个,我就不信,他没和你说!”

    贾环没法,只好答道:“风哥,你以为这场战争,孰胜孰负?”

    秦风道:“这还用说,自然是我大秦胜。”

    贾环道:“那他们为何还非要与我们在这打一仗?”

    秦风犹豫了下,道:“自信,或者……你不是说,厄罗斯国内也不肃静么?他们老皇帝糊涂了……”

    贾环呵呵笑道:“兵法有云:千里奔袭,必折上将军!厄罗斯不远万里而来,若非准格尔去年一战新丧二十万大军,部族凋零,也不会这般被厄罗斯给灭了。就这样,厄罗斯也损失了三万多大军。

    锐气已尽!

    所以,不管如何,这一战,我们大秦必胜。

    叶道星也是看出了这点,所以才不顾脸面跑来抢功!”

    秦风闻言,心里已经转过这个弯儿来,却还是有些不服气,道:“纵然如此,可那些士兵还是我大秦的兵卒……”

    贾环深深的看了眼秦风,道:“风哥,时至今日,你还这样看问题么?”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这句话真的不需要深解,望文生义足矣。

    权贵们不是天地,也不是圣人,但手中的权势,却足以让他们俯视黎庶,操纵他们的人生,以及他们的生死。

    用普通人的性命血汗,来换取利益。

    这便是权贵的法则。

    从古至今,莫不如是。

    ……

    齐尔齐斯河畔,挖完坑,掩埋完残碎尸体后的秦风一个人坐在河边,静静的吹着夜风。

    西域的天,即使黑夜里,也是湛蓝的。

    漫天繁星,如同珍珠一般散落在夜幕中,再倒映在宽阔的河水里。

    迷茫的青年,如画的夜景,却被一嘴里唆着烤羊肋骨的小子给破坏了。

    贾环笑呵呵的坐在秦风一旁,笑道:“风哥,还想那事呢?”

    秦风反问道:“你不想?”

    贾环嘴角抽了抽,总觉得画风不大对……

    他干咳了声,道:“这世道如此,或者说,这天道如此。

    不止咱们,厄罗斯何尝不是如此?

    相比于厄罗斯那些把人当牲口一样的做法,咱们大秦好歹总要竖一个‘仁义’的牌坊。

    风哥,我们改变不了这世道的,因为天道如此!”

    “呼!”

    秦风长出了口气后,道:“环哥儿别说了,这些其实我都知道,但是发生在眼前,发生在军队里,尤其是发生在黄沙军团,我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罢了,不说这些了……

    你怎么来了?没陪你那两位夫人?”

    贾环呵呵笑道:“你当我愿意来?和义父说完事后,他老人家不放心你,让我过来看看。

    对了,王将军还说,该给风哥你说亲了,娶了亲有婆娘后,就不会多想了,到那时,只会一门心思的立战功!

    哈哈哈!”

    “去你的!”

    秦风闹了个大红脸,推了贾环一把。

    贾环正经道:“风哥,你六品已经有些日子了,可曾感觉到何时突破?”

    秦风苦笑道:“哪有那么简单,军中困于六品的武道高手不知多少,可想突破七品,谈何容易?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诡异之事的……”

    “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贾环嘚瑟道。

    秦风道:“那你当初是怎么突破的?”

    贾环仔细回想了下,好像是……

    干咳了声,他摇头道:“风哥,你必须要接受凡人和天才的差距,对于凡人来说,天才的经验毫无可借鉴性,你还是脚踏实地吧……哎哟!”

    一拳将贾环打翻在地后,秦风笑骂道:“整天就你最臭屁!我爹找你说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爹……”

    贾环哈哈大笑了声,道:“是正事,厄罗斯又派人来了,还要谈判……”

    “又谈判?”

    秦风皱眉道:“环哥儿,今日看厄罗斯的打法,虽不惧,但心里还是有些寒意的。那群人真真是不怕死,狠辣之极。才打了一天,他们就要再谈?”

    贾环撇嘴道:“他们对西域的兴趣并不大,打这一仗,主要应该是展现实力,威胁的意思更重些。当然,不排除大秦若是软柿子,他们就直接咬过来的心思。

    毕竟,大秦与准格尔打了这么多年都没灭掉,他们一来就灭了一朝。”

    秦风郁闷道:“他们难道不知道准格尔先前才被我爹灭了二十万?”

    贾环哈哈笑道:“总有人看不清形势嘛!不过如今他们应该看清了,知道大秦不是软柿子。嘿!”

    秦风闻言又沉默了会儿,才道:“今日,御林军打的很勇猛,死战不退。”

    贾环看了秦风一眼,道:“风哥,义父今日之举,与我当日拿下岳钟琪,其实是一个道理。

    只不过,当日被我得逞了,而义父,只能生受着。

    我听人说过一句话:这个世上最肮脏的东西,就是政治。

    这句话我曾经不是很理解,但越长大,越觉得这是一句真理。

    而战争,只是政治的延续和一种手段而已。

    我们站的位置,一定要认清这一点。

    我们武门勋贵,不只是军人。”

    “环哥儿,你怎么看的这么透彻?”

    秦风沉默了会儿,看着贾环好奇问道。

    贾环苦笑了声,道:“因为我要保护我的家族和亲人,我做不了普世的圣人,但一定要做保全亲人。

    风哥,你只是看着义父做决定,就苦恼成这般。

    而我,却已经做下许多这样的决定……”

    秦风怔怔的看着面容愈发坚毅的贾环,喃喃道:“怪道……爹总说要我们听你的,你是比我们成熟的多……”

    ……

    辎重营。

    给秦风做完心理辅导,又和牛奔等人说了会儿话后,贾环便去看望董明月和薛宝琴。

    牛油灯下,两人正在说话。

    薛宝琴的脸色依旧苍白,气息孱弱,见贾环笑咪咪的看着她,也不知怎地,空落落了一天的心里,忽然踏实了许多。

    董明月笑道:“吐了一天,都没吃东西呢。”

    贾环闻言道:“不吃东西如何使得?等着,我去取点来……”

    说罢转身出了帐子。

    “我不……”

    薛宝琴“饿”字没说完,贾环人已经没了踪影。

    董明月笑道:“看到了么,他就是一大老粗,霸道的紧!一会儿你要不吃,他能喂你嘴里!”

    薛宝琴苍白的脸上多了抹红晕,奇怪的是,心里并不怎么反感……

    见董明月嗤嗤的笑她,面色愈红,反击道:“董姐姐,环哥儿一定喂过你!”

    董明月也是个假把式,虽然是过来人,可是……

    贾环当初喂她的姿态太过肉麻……

    从西域回来途中受伤,他要喂她,原本她也只以为是端着饭碗用汤勺喂,谁曾想,他竟亲口喂……

    此刻听薛宝琴“揭露”出来,董明月的脸色也红了起来,惹得薛宝琴笑出声来。

    贾环扛了半条羊腿回来时,二女正嬉笑玩闹着。

    见他手里的羊腿,登时都瞪住了。

    薛宝琴脑海中,浮现出贾环一手抓着她的头,一边把羊腿往她口中塞的场面,唬的小脸又发白起来……

    “环郎,你怎么拿了只羊腿过来?我吃时,不是有菜肴么?”

    董明月好笑的问道。

    贾环道:“做菜的老刘睡下了,这些天他也快散架了,我就没折腾他起来。从军中庖厨那里找了条烤熟的羊腿,又庖制了番,保管比那些人烤的好吃。

    来来来,咱们一起吃顿家宴!

    说起家宴,咱们怕是快要回京了……”

    贾环一边找了个小杌子坐下,掏出随身小刀开始削肉,一边随口说道。

    薛宝琴正为“家宴”二字羞涩,可听说要回京,顿时吃了一惊,问道:“环哥儿,不是今日才打仗么?已经打赢了?”

    董明月也奇道:“怎地这样快?”

    贾环给两人分肉,都递到嘴边。

    董明月张口吞下,薛宝琴红着脸,眼睛水汪汪的,犹豫了下,还是张开了口……

    贾环将肉送到她口边,又用手指轻轻抚了下她的樱唇,薛宝琴差点没噎住,俏脸大红……

    贾环在董明月的瞪视下,干笑了两声,道:“明儿厄罗斯还要再谈判,估计打不了多少天了,明儿要去谈些条件。”

    薛宝琴闻言眼睛一亮,道:“还是同那位索菲亚公主谈吗?”

    贾环笑道:“你俩想去看看么?”

    薛宝琴眼睛闪啊闪啊闪,董明月没好气白了贾环一眼,心道他还真有烽火戏诸侯的品性,问道:“我们去合适么?”

    贾环笑道:“对面指明不让咱爹去,上回去了差点没把人吓尿……”

    “噗嗤!”

    薛宝琴笑出声。

    贾环抛了个媚眼儿后,对董明月继续道:“正好,对面有位公主,咱们多两个女护卫,也说得过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