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谈判
    谈判桌两旁,两国人马都有些懵。

    尤其是大秦方的文臣武将们,对于贾环刚才的做法,简直……

    没有言语能形容。

    毫无疑问,如果今天谈判失败,那些文臣回京之后,一定会把贾环弹劾成豆腐渣……

    好在,厄罗斯那位索菲亚公主,似乎并没有太过介意。

    在冷嘲热讽了几句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让礼部侍郎李峥等人认为,果然是化外蛮荒胡族,一点礼教都不讲,让人啃了居然就这般放过了……

    不过也幸好这样,双方才能继续坐在谈判桌旁。

    “克列谢夫,你搞什么名堂?说好的事怎么就变卦了?你的人品让我很失望……”

    贾环看着那位妥妥纨绔气质的厄罗斯伯爵,正色质问道。

    克列谢夫耸了耸肩,道:“贾,我以为你不会问这种无聊的问题。我们是一类人,我们都很真诚,不会像那些人一样装模作样。”

    “所以你就说话不算话?我何曾说话不算话过?”

    贾环皱眉道。

    克列谢夫正视贾环,道:“贾,我并没有说话不算话过,只是你要清楚,如果是我个人,我当然愿意按照约定做事。但如今却成了我们厄罗斯与你们大秦之间的事。

    国家之间……

    只有利益。

    当厄罗斯的利益高于我个人的利益时,我也没有办法,只能选择战争。

    对于这种很明白的事,你为何还要问我?”

    贾环都有些不大习惯这罗刹鬼子的直白,李峥等人就更不大习惯了。

    他们都还处于“君子不言利”的思想境界。

    贾环想了下后,笑着点点头,道:“你说的很对,国家之间,只有利益。

    既然你们以为,战争更符合厄罗斯的利益,那你为何还要急着见我,和我谈判,直接开打不是更爽快?”

    “咳咳!”

    李峥在一旁咳嗽了声,示意贾环,厄罗斯不是要和他谈判,而是和大秦谈判。

    而且谈判也不是这样谈的……

    贾环没理会,克列谢夫更不会理会,他笑道:“贾,厄罗斯和大秦是两个无与伦比的超级王朝,我们不可能无限制的发生战争。

    这既不符合厄罗斯的利益,也不符合大秦的利益。

    所以,我们一定要在战争前,画好范围。”

    贾环摇头道:“西域自古便是我大秦固有的领土,在领土问题上,我们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

    直到彻底收回西域前,大秦绝不会罢兵。

    战争和友谊,选择权其实就在你们厄罗斯手中。”

    贾环之言,让一旁负责记录的书记官都怔了怔。

    他似乎没想到贾环能说出这么得体的话……

    其他人则默默的点头符合。

    克列谢夫笑道:“当然,无论战争的胜败,西域我们都会交还给大秦。

    贾,我们之间的交易一直都存在。”

    贾环奇道:“那你们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如果你们现在就退出西域,咱们晚上就可以一起开篝火晚宴了。

    克列谢夫,我知道你营帐里一定少不了厄罗斯美女,而你不是小气的人。”

    克列谢夫哈哈大笑,道:“贾,你真的很有趣。

    我也愿意这般,只要你能做主,将贝尔加湖划给我们。

    我姑丈……也就是厄罗斯的彼得大帝,想要在贝尔加湖上打猎。

    我不得不选择战争,只是想再加上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筹码。

    贾,只要你点头,我们随时可以进行狂欢。”

    贾环闻言,脸上的笑容散去,看着克列谢夫,道:“彼得大帝?他还活着?他不是想去贝尔加湖上打猎,他是想去看看你们厄罗斯皇太子沉在北海海底的尸骨吧?”

    “放肆!”

    一直保持高冷状态的索菲亚公主,豁然色变。

    作为彼得大帝最年幼的女儿和掌上明珠,她对她年迈的父亲,崇敬而又爱戴。

    虽然她心里并不在乎她从未蒙面过的长兄,但她知道,她的父亲非常思念他。

    贾环没有被索菲亚公主凛冽的艳光所迫,他冷笑一声,道:“怎么,看来我说对了?那里是我祖父毙杀厄罗斯皇太子,和三位国公的地方,永远是我大秦军方至高无上的战场圣地。

    贵国皇帝若想要,需要再派一个皇太子和三位国公,或者他可以御驾亲征,前来试试。

    本侯身为荣国子孙,愿意与他在北海冰原上会战!”

    饶是此次随行的大秦文臣武将,多有看不惯贾环者,听闻他此言,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激赞一番。

    这话说的,有骨气!

    索菲亚公主看着满眼杀气的贾环,一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俏脸煞白。

    “哼!”

    这时,她身后一位身材高大头发雪白的厄罗斯老人,发出一声冷哼,破了贾环凝集的逼人气势。

    只是,他幽深的眼底中,也满是震惊之色。

    更让他忌惮的是,他还没有动作,一股如天神般威严的气势,从贾环身后一人身上发出,让他必须用尽全身力气,才能保持不跪倒在地,直到大秦那位侯爵回头点了点头……

    这位厄罗斯宫廷第一剑士面色骇然,回过神后,连忙躬身劝索菲亚公主结束谈判。

    如果大秦人起了坏心,他拦不住对方。

    索菲亚公主却没有答应,她看着贾环,沉声道:“我尊重你的愿望和勇气,等我回到圣彼得堡,会告诉我父亲你的约战。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与彼得大帝成为对手。如果你想成为他的敌人,首先要在这里击败我,索菲亚公主。

    而且,你也要有承受失败的底气。

    一个失败不起的人,是没有资格成为伟大的彼得大帝的对手的。”

    贾环嗤笑道:“你不用激将我,还是那句话,在我大秦,领土问题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无论是西域,还是北海,谁想拿走,只管派大军前来就是。

    我大秦以武立国,秦人热爱和平,但也绝不畏惧战争。”

    索菲亚公主怔怔的看着贾环,有些不信这番话是从这样一个纨绔子弟口中说出的。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是一个作风正派的人,拒绝美色诱惑。”

    贾环眼神有些徘徊飘忽的说道,眼神有些不大坚定。

    看起来,似乎如果对面那位厄罗斯公主真的色.诱他一番,一切都好说……

    克列谢夫连连给他表姐使眼色。

    可索菲亚公主明显比他靠谱的多,她看得出贾环眼底深处的那抹嘲讽和戏谑,这让她极为生气。

    忍无可忍,起身退场。

    “唉,很抱歉,克列谢夫,我看不出你表姐的诚意。”

    贾环遗憾道。

    克列谢夫哈哈笑道:“贾,你想要我们厄罗斯的美女吗?并不比我表姐差的,除了身份以外……”

    贾环摇摇头,道:“算了,当初你在我那里,我都没有答应你去平康坊高乐高乐,如今自然也不好受你的大礼。如果你真有诚意,不妨给我牵个线,帮我约一下你表姐去那边树林里散散心。”

    克列谢夫竖起一根中指,这还是当初他被俘后,跟贾环牛奔学会的,他站起身,笑道:“贾,无论如何,我希望我们的交易还算数。你知道,我用你送我的烈酒在彼得堡发了财,太多贵族想要,一坛上好的伏特加,甚至可以换五百名农奴和两匹骏马,但是傻瓜才会换。

    所以,我的朋友,看在我诚心诚意为你打下西域的面上,不要终结我们的交易,如何?

    如果我能选择,我绝不会选择该死的战争。”

    贾环呵呵一笑,道:“放心,不管你们是主动撤离,还是被我们打走,我们的交易一直作数。”

    “真是太好了!”

    克列谢夫走过来,张开双臂拥抱住贾环,道:“不管怎样,我们都是朋友……”

    说罢,又压低声音道:“我会尝试着说服我表姐,你放心,她还没有未婚夫,也没有情人。她太骄傲了,又太受宠了,我愿意看到你征服她。她总是欺负我……”

    ……

    中军大营,帅帐。

    “宁侯,下官以为,你的做法着实欠妥!”

    礼部侍郎李峥正气凛然的斥道。

    贾环瞥了他一眼,反应却没过激。

    李峥是张廷玉的同年,在清正廉洁方面,和张廷玉很像,也因此对了隆正帝的胃口。

    道德君子嘛,贾环也不愿意和他怼,只是却也不愿听他过多无益的指责,便道:“李大人如果说的是之前的贴面礼,那你可能不知道,当初克列谢夫被我俘虏时,我曾与他交谈过,请教过厄罗斯的风土人情。

    他就与我说过,在厄罗斯贵族交往时,与女子行礼,一般都是贴面礼。

    所以你看,那位索菲亚公主只是说我行礼不到位,并没有说不该。

    行礼没到位,也是因为那位克列谢夫教错了,和我不相干。”

    李峥闻言,眼神疑惑的看着贾环,心里拿不定主意……

    难道是真的?

    不过,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说的通,那位厄罗斯公主为何没有追究贾环的责任。

    心里郁闷,又腹诽了几句无礼蛮夷,李峥才道:“纵然如此,宁侯也不该在与厄罗斯国公主交谈时,言语轻浮无状。还有,既然大秦要与厄罗斯开战,便是敌国,宁侯怎能与敌国之人做生意?这岂非里通敌国?”

    贾环淡淡的道:“克列谢夫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大秦和厄罗斯都是大国,两大国之间长久而惨烈的国战,既不符合厄罗斯的利益,也不符合我大秦的利益。

    既然如此,我们就要圈定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范围。

    而本侯与克列谢夫的交易,就是一条可以随时沟通的退路。

    李大人,陛下派你等前来,只是为了见证和记录,还有则是预备在交接时,负责礼仪外交上的问题。

    其他的事情,你不要过多干涉了。

    你是一个德行高尚的人,看不惯我我也不在乎。

    不过不该你过问的事,你最好把嘴闭紧,记住你的本分。”

    “你……”

    李峥勃然大怒,面色涨红,道:“待回京后,本官一定参你一本!”

    贾环嗤笑道:“你参我的本还少了?懒得和你计较罢了。不然,你以为一个张廷玉能护得住你?”

    “本官行的正做的直,宁侯又能以何罪罪吾?”

    李峥傲然道。

    贾环撇嘴道:“李大人自然清正廉洁,品行端方。不过,你似乎太过忙于公务,太久没管过家里事了。李大人难道不知道,你家里近两个月来吃进了足足三千亩东城良田,还在西市里收了四五家门面?

    对了,李大人你的月俸是多少?

    要不要本侯帮你算算,你得积攒几辈子的俸禄,才能买得起这些田地和门面?”

    “胡……胡说!怎么可能?”

    李峥唬的面色都变了,底气不足的否认道。

    贾环却反过来宽慰道:“李大人放心,本侯不是指责李大人收受了贿赂,李大人的清廉,陛下和张相爷都赞许过几回。只是……大丈夫纵横四海,为朝出力,难免疏于管教家人,妻不贤子不孝,总是不可避免。

    大人放心,本侯绝不会落井下石。”

    李峥想起他那几次科举落地的不肖儿子,终于不再硬气了。

    脸色煞白,眼神激荡,匆匆一礼后,就告退了。

    他是文官的代表,官位最高,他退走了,其他人也就退了。

    贾环微微呼了口气,对上首的秦梁笑道:“总算把这书呆子给哄走了……”

    军方不得干政,连结交文官都忌讳,尤其是结交京官。

    所以,秦梁始终不说话,不与李峥等人谈什么。

    听到这会儿,秦梁都有些不镇定了,道:“环儿,你……你刚才是骗人哄他的?”

    贾环嘿嘿笑道:“他家里要真是妻不贤子不孝,陛下也不会大用他。

    不过,他家里新置办了产业是真的,只是却不是非法所得。

    他那儿子是少有的经济奇才,虽然科举屡屡不第,但瞒着他爹开办的商号,却做的有声有色,还瞒过了许多人。

    若非近来大肆圈地,我都没发现都中还有这样一号人物。”

    秦梁真真哭笑不得,看着贾环道:“这么说来,你是看上李侍郎儿子的才干了?”

    贾环点点头,道:“没错,回京后,我还有大生意要做,却缺乏通经济事务的人才。李峥儿子人才难得,我不能放过,所以提前给他上点眼药,嘿嘿……”

    秦梁并一干目瞪口呆的黄沙大将闻言,无不哈哈大笑。

    而这时,被众人忽略,当了半天透明人的叶道星忽然沉声道:“宁侯,北海荒芜,本就无人占领。就连黑辽军团最近的驻军,距离北海也有数百里之远。暂借给厄罗斯,又何妨?”

    此言一出,早就知道厄罗斯打算的满帐大将,无不面色骤变,眼神凌厉的看向叶道星。

    北海海底,不仅埋葬着厄罗斯皇太子和三位国公的尸体,还有先荣国公贾代善的遗体。

    当日一场旷世大战,北海冰原冰层断裂,先荣国与数千最后死战的大秦血卒,与敌协亡。

    那里,是荣国一脉最深沉的痛。

    也是贾家荣耀所在。

    先祖埋身之处,岂容敌国践踏?

    ……

    ps:大家新年快乐!祝大家2017年,一起脱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