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七章 天生富贵
    秦梁是真不懂厄罗斯那群罗刹鬼在搞什么名堂,不过不管那些人有什么打算,秦梁以为,着急的人都不应该是他,也不是大秦。

    西域虽然不是荒无人烟,还有不少古城部落。

    可这些部落多不以耕田为生,只是游牧。

    靠放牧,是无法支撑十数万大军的人吃马嚼的。

    厄罗斯想要补充辎重,需要从遥远的厄罗斯本土,用海船将物资运到西伯利亚,再绕路运到西域。

    若非从贾环处得知,厄罗斯还是一个农奴制度,奴隶的命是真正的比牲口还下贱。

    秦梁都不敢想象这个国度还能存在。

    但即使如此,每熬过一天,厄罗斯的国力都会承受极大的压力。

    秦梁不信,厄罗斯的国君,会任凭克列谢夫那个纨绔胡闹。

    没错,在秦梁眼中,这就是胡闹。

    哪怕是拼国力,最后取胜的,也一定是大秦。

    对于这点,黄沙军团自秦梁起,每个人都坚信不疑。

    ……

    帅帐议事结束后,贾环就直接回了辎重营。

    董明月正在和薛宝琴说话,见贾环进来,二女齐齐一阵娇羞。

    前者是想起了昨夜贾环牲口一样的莽撞和层出不穷的折腾人的法子,后者也想起了昨夜那场误会中的旖旎。

    不过娇羞罢,两人又忍不住笑出声。

    实在是……

    贾环现在这幅模样,太过可笑了些。

    被人挠成雀巢的头发和凌乱不整的衣衫,再加上脸上的灰烬,闹的灰头土脸。

    不过好在贾环相貌肖母,若非从武出身,再加上气质霸道,简直就是后世娘炮的标配。

    但不管怎么说,人长的好看,纵然狼狈一些,女人看了只会觉得有趣,而不是嫌弃。

    董明月笑着上前替贾环收拾头发,还不忘回头邀请薛宝琴帮忙……

    这让贾环很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甭管再贤惠的女人,要说亲眼看到自己丈夫爬人家姑娘的床而不吃醋,那都是天方夜谭。

    昨晚董明月心里也有疙瘩,虽说被贾环“疏通”了一夜,郁结之气散去不少,可贾环却没想到她能做到这一步。

    见贾环诧异,董明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同我说过,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么?都是可怜人……”

    薛宝琴听闻这句话,真真是感动的无以名状。

    既对董明月,也对贾环。

    她今日见董明月时,心里都捏着一把汗,却不想,董明月对她仿佛更好更照顾了……

    原来,根子竟在这里,是贾环同她说的道理……

    然而,接着这个美好的幻想就被打破了。

    董明月嗤笑道:“宝琴妹妹,你可别以为他是为了你说的。这是当年在城南庄子,我每天清早逼他练武时,他同我的埋怨……”

    薛宝琴闻言,好看的杏眼登时圆睁,脑海中浮现出贾环一脸幽怨的看着董明月,语气忧伤缠绵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想到这个画面,薛宝琴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再看看贾环正幽怨的看着董明月,似在责怪她揭老底儿的眼神,薛宝琴不可抑制甚至很没形象哈哈大笑起来。

    这番大笑,倒也打消了三人之间的一些尴尬。

    贾环宠溺的看了董明月一眼,用眼神温柔道:晚上好好犒劳你。

    董明月则用眼神回答:呸!

    不过俏脸上到底多了分晕红。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最近变了许多,除了因为爱情的滋润外,最大的一点是,她想生孩子了……

    她一个人,可以清淡高冷,不与贾府内宅其她人交好,独来独往没甚不好。

    可她要为她未来的子女着想思量。

    她不能让她的子女,从小孤零零生僻的长大,总要有玩伴。

    所以,她不得不找同盟。

    要知道,她的对头白荷,虽然整日里沉迷于奇淫巧技,但白荷在贾府的人际关系要比她强太多。

    因为她经常会做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儿,送给家里的姊妹们。

    如此一来,家里那些姑娘们,都很喜欢这个相貌出众心灵手巧的女孩子。

    相比之下,她这个高人虽然能飞来飞去,奈何从未施恩,连露面都极少,自然不讨喜。

    董明月不想她的孩子人缘输于白荷的孩子,便开始经营起她的人脉关系……

    况且如此一来,会更得贾环的喜欢。

    薛宝琴笑的面红耳赤,樱红的嘴角都合不住,却也知道不好一直笑下去,便强忍着颤抖的肩头,掏出绣帕上前,给贾环收拾脏兮兮的衣衫。

    贾环笑呵呵的看着她,薛宝琴的脸皮明显没有贾环厚,被他看的面色潮红,连手都颤了起来。

    在贾环的注视下,薛宝琴脑海中出现的,却是当初无意间撞破他与薛宝钗好事时,看到的那杆“大秦戟”……

    随着薛宝琴愈发急促的呼吸和潮红的面色,帐内气氛攸然变得旖旎暧昧起来。

    董明月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女人情动时是什么模样,心里不由无语……

    正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道男声:“环哥儿,有人求见。”

    贾环闻言一怔,面色恢复清明。

    这是韩大的声音,而正常情况下,他应该说出到底是何人求见。

    如今这般隐匿,只能说明,想要见他之人,是见不得光的。

    贾环手下见不得光的,有些多……

    他没有多言,看了正羞愧中的薛宝琴一眼后,对董明月道:“明日一早大军开拔,我要去和厄罗斯谈判,你们提前准备一下。”

    董明月应下后,贾环便出了帐子。

    “谁要见我?”

    贾环问道。

    韩大压低声音道:“是宁泽辰,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大好。”

    贾环闻言眉头一皱,想了想,也想不出所以然来,便往他自己的营帐中走去。

    ……

    “泽辰,出了什么事?”

    饶是心中已经有了准备,可是看到宁泽辰满脸颓色,痛苦未退,双目红肿的模样,贾环还是唬了一跳。

    宁泽辰闻言,看向贾环的眼神复杂的紧。

    忽地,他眼中落下两滴泪来,不过立刻又低头,过了会儿,才重新抬头,看着贾环道:“环哥儿,我终于明白,我爹他为何这么傻了……”

    贾环闻言,没有出言,只是静静的看着有些激动的宁泽辰。

    就见宁泽辰从怀中掏出一叠纸,双手展开后,方哽咽道:“这是我爹留给我的……”

    贾环看到纸面上的画面后,瞳孔猛然收紧。

    竟又是一幅寒山折梅图!!

    之前在龙城大宰桑地窖里寻到的那副,已经被证明是假的了。

    他原以为,贾母留存的那副是真的。

    只是被他研究了几次,都没研究出名堂。

    不仅他没研究出名堂,连董千海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可是这里,又出现一幅。

    贾环轻轻了吸了口气,问道:“泽辰,这是……”

    宁泽辰声音黯哑道:“我还年幼时,娘亲新丧,我爹抱着我,喃喃自语的说了许多事。因为我自幼随着母亲,爹在家的时候很少,所以他并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已经记事了……

    那夜,在我娘灵前,是我记忆中,我爹第一次抱我,也是最后一次抱我。

    是他第一次落泪,也是最后一次落泪。

    他说了许多许多,从他年幼时说起。

    说起当初的落魄饥寒,说起当初的家道败落,让人耻笑看不起。

    是先荣国路过川宁侯府门前时,帮了我爹还收他做了亲兵,还传了他本领……

    我爹说,从那夜起,他才明白,什么是父爱如山。

    他是先荣国唯一的传人……

    后来,我娘,也是先荣国做主,寻的好人家……

    再后来……”

    宁泽辰这一开口,就没能止住,絮絮叨叨的说了许久。

    但贾环只听到了收了先荣国收了宁至做亲兵,传他本领,宁至是先荣国唯一的传人。

    他这才明白,宁至为何会忠心到舍家破门也要为贾代善报仇的地步。

    然而接下来,他一直盯着寒山折梅图的眼睛便开始恍惚……

    寒山不见,甚至连梅花都不见了。

    天地间,唯有那只修长的手,向前探来。

    虽然只是一直静静探来的手,不见任何繁杂的动作。

    但这这只手中,却似乎又包涵了亿万难测的变化。

    似乎,它就是一个包罗万象的世界。

    贾环心中明悟,这就是如雷贯耳的天山,折梅手吧……

    就在这时,贾环体内许久都桎梏不进的内劲,忽地汹涌喷发!

    “轰!!”

    ……

    帅帐内,秦梁正与王巩郑德等大将议事。

    大仗将起,纵然心中有必胜的信心,作为经年老将,面对凶名彪悍的哥萨克铁骑,他们也从不会有半分大意。

    然而就在这时,帐内所有人,面色忽地一变,而后齐齐转头,朝南看去。

    秦梁更是身形一闪,就出了帅帐。

    只是他心中极度疑惑:怎会有人在这个时候,突破武宗……

    ……

    辎重营。

    董明月正与薛宝琴闲聊,对于这个自幼便走南闯北,和寻常闺阁女子绝不相同的女孩子,董明月感到极为亲切。

    她自知绝对无法和贾家姊妹那样,做女红读《女戒》,整日里吟诗写字作画的豪门小姐相处得来。

    没有丝毫共同语言。

    倒是薛宝琴,可以交谈各地的见闻,还能说得来。

    因此,两人聊的极好。

    董明月特意说了许多贾环当年的糗事,惹得心有所系的薛宝琴娇笑不已。

    正聊的畅快,忽然,董明月面色骤变,霍然起身,看向东向,薛宝琴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见董明月仙子一样的“飞”了出去……

    “爹!”

    出了营帐,董明月就看到了董千海。

    董千海的面色比她更古怪。

    听闻董明月的呼唤后,对她微微点了点头,又抽了抽嘴角,道:“应该是那个臭小子……”

    “什么?怎么可能?!”

    董明月又惊又喜,满脸不敢相信的问道。

    董千海闻言,眼中闪过一抹郁气,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可能,谁知道你找了个什么样的怪物?

    真真是……半点天理都没,就他那个熊样,居然也能莫名其妙的突破武宗?

    实在没道理!”

    董明月闻言顿时不依道:“爹啊,环郎很辛苦很聪明的。”

    “哈!”

    董千海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仰头大笑了声,又摇摇头,道:“去看看吧,真真是……老天瞎了眼。”

    说罢,父女二人身形一闪,朝亲兵营飞速而去。

    ……

    宁泽辰披头散发的躺在贾环营帐外的地面上,受了些伤,却顾不上这些,挣扎起来,怔怔的看着手里只残留了一角的画纸。

    他不明白,为何贾环会突然“爆发”,只身上涌射出的气息,就让他毫无反抗的倒飞出去。

    他父亲留给他的遗物,也在这忽然爆发中,消失了……

    虽然没吃过猪肉,宁泽辰却见过猪跑。

    身为武勋子弟,又自幼从武。

    他或许没亲眼见过武宗突破,但一定听说过。

    当初贾环等人亲眼目睹了武威侯秦梁突破武宗时的场景,回头牛奔等人便与人吹嘘。

    因此,宁泽辰也知道一些。

    他心中有些想不通,为何他研究了一夜,却一无所获的寒山折梅图,贾环只看了一眼,竟有如神助,这般轻易的便突破了武宗?

    不过没等他多想什么,窸窸窣窣的衣衫拂动声传来,数道声音闪现。

    后面紧跟着是大部队的脚步声……

    宁泽辰自知身份见不得光,就被一脸震惊惊喜之色未褪去的韩大安排人藏进了亲兵营。

    最先来的却是离的最近的牛奔、温博、秦风一行衙内。

    他们被打完了军棍,象征性的收拾完校场后,就齐齐来寻贾环“报仇”!

    可是还没等到“报仇”,就看到了这一噩耗!!

    “天啊!!”

    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面,牛奔仰天长啸:“想我牛奔这样英明神武,俊朗非凡的英才,自幼苦修武道,吃过万千苦楚,连个姑娘的手都没摸过,拼死拼活拼到现在,才不过六品……

    可环哥儿这妖孽,整日里吃着鸡柳喝着小酒,搂着姑娘摸着小手,居然……

    居然……”

    牛奔绿豆眼里,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哽咽难语……

    秦风在一旁听他说的还挺押韵,又好笑又好气。

    不过转过头看向贾环的营帐,眼神也是复杂难名。

    他们不是嫉恨,只是嫉妒,羡慕的想死!!

    牛奔除了开头胡言乱语外,并没说错太多啊。

    这算什么事?

    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么?

    就在秦风牛奔一伙儿衙内唏嘘不已时,贾环营帐内忽然传来一道“弱弱”的声音:“大哥,去明月那里,给我要一身衣裳送来……”

    “嗯?”

    牛奔等人闻言一怔,韩大抽了抽嘴角,离开了。

    随即,牛奔满脸狞笑,高声道:“都见过光屁股的武宗么?”

    “没有!”

    他身后一群衙内大笑的吼道。

    牛奔大笑道:“那今日老子就让你们开开眼!冲啊!!”

    别说牛奔温博,连秦风都大笑着冲了过去。

    “喂喂!你们干吗?想尝尝武宗的厉害吗?”

    “我警告你们,不要进来啊!喂喂,出去……”

    “啊!!变态啊,不要捏我屁股……我草,我打……”

    秦梁及黄沙军团的数十上将赶来时,董千海和董明月从另一个方向围来时,看到的,就是一光屁股小伙大战数十禽兽的不堪入目的画面……

    董明月看着腰间不知抢了谁的半件破烂褂子围着的贾环,洋洋自得,动作大些时,经常能看到半拉屁股和前明的……大鸟……

    董明月俏脸通红,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秦梁面色无语,嘴角抽着,看着这群欢乐的少年。

    一干大将心中都在抱怨苍天无眼,让这样一个中二少年突破了武宗,满心的羡慕嫉妒。

    王巩却忽然笑着对秦梁道:“大将军,看着这些英才少年,忽觉得吾等已老朽矣。”

    秦梁亦是呵呵一笑,道:“上回我进京陛见,听陛下对我说起贾环的事。你们知道,陛下是怎样评价贾环的吗?”

    “怎么评价?”

    一群大将们顿时稀奇。

    秦梁眼眸微眯,神色有些感慨,道:“陛下说,曾有许多人上书于他,劝谏他,不可太过宠溺贾环,否则于国不利,于贾环自身也不利。

    但是陛下却不这样以为。

    陛下对我说:贾环,天生富贵,心中又大忠于大秦,大忠于朕,心无所愧,所以方可百无忌惮。

    朕又何必,去逼他做君臣离心的‘守礼忠臣’?”

    众将闻言,面面相觑。

    沉默了稍许后,王巩看着犹在打闹的贾环,叹息道:“陛下有一言说的太对了,宁侯,可不就是天生富贵吗?”

    ……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

    哈密卫黄沙大营外,西出三里的重甲军暂驻地,傅安差点没跳起来,惊叫道。

    帐内,叶楚正被罚跪,为他之前在秦梁帅帐中的莽撞开口受责。

    而这个时候,叶道星亲卫却传来了,贾环突破为武宗的消息。

    一瞬间,叶道星帐内死寂一片。

    紧接着,傅安就跳了起来。

    叶道星亲卫一脸苦闷,道:“小人怎敢谎报军情?如今黄沙大营已经沸腾了,此事人人皆知,不过……”

    “不过什么?”

    方冲脸色难看之极,沉声问道。

    叶道星亲卫道:“不过好些人都在说,老天瞎了眼,也有人在说,贾环天生富贵……”

    “行了,下去吧。”

    上方一直默然的叶道星忽然开口,挥退了亲卫后,也转身离去。

    今日对他来说,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日子。

    叶道星离去后,帐内的气氛愈发低落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