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六章 威压
    阴阳调和了一夜后,贾环春光满面的出现在兄弟们的营帐内,只一见面,就笑出声来。

    武威侯秦梁在贾环面前可以面带慈爱,可在其他小辈面前,威仪绝不是虚的。

    作为当年荣国一脉最孤傲的实权大佬之一,小辈们对他的敬畏,简直深入骨髓。

    既然秦梁说让他们与士卒一起起居,那么秦梁手下副官就一定说到做到。

    还不是让他们住一起,而是打散了,分布到不同士卒的营帐内。

    一个普通士卒的营帐内住十人,这么热的天,十个赤身裸.体的大汉,散发着汗骚汗骚的气味,再加上臭脚丫子和磨牙放屁……

    一群锦衣玉食出身的衙内们,差点没提刀杀人!

    不过因为这里是人家黄沙军团的地盘,武威侯秦梁又是最顶级的大佬,他们虽也出身权贵,奈何扛不住武威侯府太凶猛,只能强忍着。

    还不能出去,军队夜里的宵禁条例比都中还严格。

    除了寥寥少许数人外,其他人谁敢深夜在军营中晃悠,那就是在找死。

    煎熬了一宿后,天还没亮,一群黑着眼圈儿的少年们就重新聚到了一起,老乡见老乡,大家彼此对视一眼,都发现对方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要是这样住上几个月,不用上阵杀敌,就要出现非战斗减员啊!

    偏这个时候,泛着一脸青春润泽光芒的贾环出现,还一脸嫌弃的捂鼻看着他们。

    众人虽然因为习武之故,少有接触过女色者。

    可没有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贾环那一脸春风荡漾的淫.荡神色,不问而知,他昨夜干吗去了……

    姥姥!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牛奔、温博、秦风三人带头,一群人红着眼睛,扑向了贾环。

    按到地上,就是一阵蹂罹,其他人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也一拥而上,把贾三孙子给轮了……

    等贾环哭丧着脸,一头鸡窝一身黄土的站起来时,这群怂人终于一扫一夜的晦气,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这群混蛋!别跑!!”

    贾环看着今早起来董明月温润小意的给他穿好抻展的衣衫成了这般模样,顿时大怒。

    开启坦克模式,开始横冲直撞起来。

    一群衙内,虽因习武之故看起来都和成年人无二,可心性大多还是半大少年,打闹起来哪有顾忌。

    不一会儿,他们待的大帐晃悠了两下,就轰然倒塌。

    这还不算,玩的性起,一路追逐打闹,连周围的几座大帐,也遭了殃……

    一群军卒们也只能远远站着观看着,不敢上前。

    这些衙内疯起来,是真敢杀人的……

    只是黄沙军团军纪森严,这般动静,自然引来了军中司马。

    可素来严厉的军中司马,看到这群无法无天的衙内时,也忍不住头疼。

    这不是他能办到的事……

    他就算再铁面无私,也没法子将秦梁世子,几个军机大臣的衙内和一个国侯拿下打军棍。

    没法子,只好带着他们去了帅帐。

    ……

    秦梁正与众将议战事,连彰武侯叶道星也在。

    叶道星虽为大秦太尉,但西路总管为秦梁。

    此次,叶道星也只是要以先锋大将的身份出征,所以,只在左手上座设置了一个座位。

    他身后站着其子叶楚和方冲、傅安、李武四人。

    议事刚开始,就有帐前卫兵入内禀报,军司马求见。

    秦梁皱眉,准入。

    未几,行军司马就带着贾环一行人进来。

    看着蓬头垢面一身狼狈的贾环,再看看其他鼻青脸肿战战兢兢垂着头的其他衙内。

    听行军司马讲述完前因后果后,秦梁脸色一黑,沉声道:“拉出去,一人二十军棍!打完后让他们去打扫校场。”

    “喏!”

    行军司马躬身应道,就要领人出去行刑,却听秦梁又道:“贾环留下议事。”

    握了颗大草!

    前面还好,认错挨打本是有心理准备的事。

    可最后一句,却险些让秦风等人炸了,几顶推倒的帐子,都是贾环用不似人类的蛮力,把他们这些人丢飞出去撞倒的!

    怎地罪魁祸首非但不用挨打,还能留在这里议事?

    见秦风等人不服气的脸色,秦梁冷哼了声,道:“你们不服什么?我留下贾环,不是因为他宁国侯的身份,也不是因为他是先荣国的亲孙。

    在军中,这些都作不得数。就是东宫亲至,我黄沙大营,也可做细柳营。

    你们不明白是何道理吗?”

    秦风等人垂头丧气道:“明白。”

    “明白了什么?”

    秦梁沉声道。

    秦风道:“在军中,身份地位都是虚的。只有一样东西是真的,就是军功。

    环哥儿立下过盖世大功,所以才有资格在这里。

    末将等虽然也曾立下一些,但都上不得台面,自然没脸待在这里。”

    “混帐东西,知道了还在这啰嗦什么,还不滚出去!”

    秦梁高声喝道。

    秦风垂着头,和一帮面色古怪的衙内们一起躬身领命,退了出去。

    他们的眼神却没在秦梁身上,也没在贾环身上,而是在叶道星那一伙人脸上……

    秦家这爷俩儿,可是把叶某人的脸给打青了……

    叶道星倒还撑得住,只是面沉如水。

    可他身后的叶楚、方冲等人,却有些快站不住了。

    一个个感觉被人当斗鸡一样看着……

    他们到底还年轻,若只被贾环一等人奚笑,倒还能忍。

    可被军方大佬秦梁这般说,一张张脸都臊红的恨不得钻进地缝去。

    见到他们的窘样,牛奔温博几个忽然觉得,昨夜那臭烘烘的军帐似乎也没那么恶心了。

    再恶心还能比方冲他们现在还惨?

    一个个差点笑破肚皮,跟着行军司马出去领棍了……

    等他们出去后,秦梁淡淡的瞥了眼安坐不动的叶道星,让贾环站在他身旁桌案下角,递给了他一张精致的信函,道:“正说着,厄罗斯方面今日再次致函,要求谈判,还点名要见你。”

    贾环接过那封信看了看,厄罗斯文字和秦文都有,大意就是要求会晤,点名要见到贾环。

    贾环送还信函后,笑道:“克列谢夫还有脸见我?当初说好的买卖,我用酒和水泥,请他出兵。他却出尔反尔,这会儿赖着不走,难道还想再敲诈咱一把?”

    “哈哈哈!”

    真正是哄堂大笑!

    在场诸多悍将,多是久经战阵的人了,他们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西北的准格尔蒙古。

    这个部族,凶悍非常,当年和太上皇都交过手,甚至差点打败大秦……

    在西北驻守这么多年,他们虽然常年与准格尔战争,但说实话,并没有占过太大的便宜。

    漫长的补给线和残酷的气候,使得他们始终难以获得大胜,更别说歼灭准格尔。

    可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贾环竟用了谈买卖的办法,只用了两张方子为饵,就调动了厄罗斯十万铁骑出征,灭了准格尔朝食。

    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大将们大笑,方冲、叶楚等人的面色却极为复杂。

    说实在的,他们其实不大看得起贾环。

    除了贾环素日来粗鄙无礼外,还有一点,那就是他是庶出。

    其实这个时代,凡是受过儒家教诲的,对于庶出之人,都不大看得起。

    看看各家的情况就知道了。

    别的不说,只看秦风家、牛奔家还有温博家,哪家没有庶子?

    秦风、牛奔、温博三人哪个没有庶兄庶弟?

    可这些人,哪个将这些庶兄庶弟们放在眼里?更别说放在心上了……

    在他们三人的无限光辉下,他们的庶兄庶弟们,一个个卑微的比蝼蚁还弱小。

    就如同贾环没从武前,勋贵门第中,只知道先荣国有两个亲孙,一个是贾琏,一个是贾宝玉。

    至于贾环……呵呵。

    这个观念,是根深蒂固的,并不能因为贾环崛起而完全改变。

    至少在方冲等人的心里,还是觉得贾环不过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暴发户。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如此粗鄙无礼。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粗鄙无礼的暴发户,却办成了这样的大事。

    他灭了蒙古最大最强的汗王王庭。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

    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看看那些眼高于顶的黄沙悍将吧,他们面对大秦太尉,彰武侯叶道星时,都是用鼻孔相对……

    可是他们看着贾环的眼神,却是发自内心的欣赏和亲近,即使贾环此刻狼狈的一塌糊涂,但这仿佛还更容易让那些人亲近……

    众人大笑之后,秦梁道:“明日大军开拔,到了前线,我派人护送你和内阁派来的文官一起去谈判。临行时,陛下可曾对此次谈判划下底线?”

    贾环道:“倒没有一定底线,先谈吧。能不打最好不打,若是克列谢夫还想提点别的条件,加点码,不妨给他。能让他老实的从西域撤军,还不用往里填人命的话,多给他点甜头也不算什么。”

    “他们若是想要北方的土地呢?”

    秦梁问道。

    贾环皱了皱眉,道:“陛下和两阁阁臣的意思是,可以暂时认可厄罗斯对西伯利亚汗国的占有。

    义父,西伯利亚汗国本为蒙元金帐汗国麾下的四大汗国之一。当初女真人崛起于黑辽白山黑水间,曾将这一片土地收入华夏版图。

    后来厄罗斯趁着大秦灭女真之际,趁机派哥萨克侵占了此处,并以那里为根基,往外兴安岭并北海湖范围侵扰。

    虽然西伯利亚汗国一直被厄罗斯所占,但大秦也一直没有承认过那里就属于他们所有。

    如今为了收回西域,不妨先承认……”

    秦梁闻言,沉吟不语。

    倒是下方右手第一座上,一气度沉稳的大将,正是那日被贾环教训王强之父,开口道:“敢问宁侯,是西域大,还是那西伯利亚汗国大?”

    贾环道:“西伯利亚汗国,差不多顶七八个西域大小。”

    “嘶!”

    满帐人闻言,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继而纷纷皱眉,道:“那这交换,咱大秦岂不是要吃大亏?”

    王巩沉声道:“宁侯,西域自汉唐时,便是我华夏故土。不知这西伯利亚汗国,除了蒙元外,可与我大秦还有渊源?”

    贾环笑道:“西伯利亚汗国汉唐时也曾是我华夏故土,只是……汉时武帝覆灭匈奴后,朝廷以为西伯利亚为蛮荒之地,不值得占有,空耗国孥,就舍弃了……

    盛唐时也曾占有过,后因安史之乱,也舍了。

    在宋前,北方异族建立的政权,虽也曾打下过西伯利亚,可也无一人想过要占有那里,都舍了……”

    “这么大的地盘,怎么就舍了?”

    一黑面大将不解道。

    贾环笑道:“因为那里太冷了,几乎一整年都是冰天雪地,比西域还冷的多。最重要的是,那里一年不下霜的日子,只有短短九十天不到,所以那里不能种田。”

    “哦……”

    这一下,大家就都明白了。

    说到底,华夏是农耕文明,不管知道不知道这个词,都不妨碍他们明白,百姓是要靠种地为生的。

    一块土地,若不能种地,那再大都没有用。

    那给他们就给他们吧……

    不过,这时叶道星却开口了。

    说起来有些可怜,贾环知道的这些军机要事,他这个太尉居然都不知道……

    叶道星皱眉道:“那厄罗斯占着那里做什么?他们从哪来的人吃马嚼?”

    贾环虽不想搭理他,可在公事上,却不好使小性,否则让人小瞧了气度,便淡淡的道:“一来西伯利亚汗国太大,领土宽阔,对于领土,厄罗斯人从来都是贪心不足的。

    二来,那里有不少优良的出海口,辎重物资可以通过海运补给。

    至于生存,除了捕鱼外,还可以放牧打猎。

    西伯利亚有数不清的深林,放牧打猎都足以维持基本生活了。”

    叶道星闻言沉默了,他自然知道,大秦百姓,绝不可能在冰天雪地里靠打猎为生,那不是成了蛮荒遗民了么?

    叶楚见其父被“镇压”,顿时不忿,忍不住开口道:“既然能捕鱼,还能打猎生存,又是那么大的国土,就没有拿出来做交易的道理。若是拆了东墙补西墙,靠小把戏取胜,要我们军队作甚?这是大秦军队的耻辱。”

    叶楚虽没明说贾环,却也和讽刺贾环小把戏没甚区别了。

    只是这小子许是有些不灵光。

    他若是在上书房这般说,隆正帝看在叶道星的面上,也不会怎样。

    若是在朝堂上说,兴许还会得到那起子文官儒臣们的附和。

    可是他竟然会在军方,尤其是在黄沙军团的大营里说……

    要知道,贾环不仅是秦梁的救命恩人,更是整个黄沙军团的救命恩人。

    如果当初秦梁兵败重创不治而亡,毫无疑问,整个黄沙军团最多三年内,就会被拆解分化,被人生吞活剥了。

    牛继宗他们绝不会客气……

    而他们这些旧部,也将会变为孤魂野鬼。

    所以,对于贾环当日的鲁莽行动,他们心中无不感念。

    再加上这一群悍将本就对叶道星一伙前来抢功感到不妥,此刻听闻叶楚冷嘲热讽,焉有不怒之理?

    “大胆!”

    “放肆!”

    “混帐!”

    “放屁!”

    “入你老子娘……”

    叶楚的话刚落地,帅帐内就如同炸了营。

    数十员黄沙上将,纷纷厉喝,怒目相视。

    语言也从文明点的变成了粗言俚骂。

    一瞬间,让叶楚的脸陡然涨红,又被一浪接一浪的杀气给激的面色惨白,瞳孔放大。

    再看到贾环小人得志嘲讽的目光,叶楚气的浑身发麻颤抖……

    叶道星虽然也不满叶楚在这个时候开口,所言还这般幼稚,却也不会坐视自己的儿子被人欺负了去。

    他身为大秦一等彰武侯,更是一国太尉,再加上自身本是九品高手,距离武宗也只一线之差,气势放开,冷哼一声,便为叶楚敌住了汹涌而来的恶意。

    只是,没等叶楚松一口气,并为自家老子骄傲,就感到一阵恐怖的气息从上方压下。

    叶道星脸上的轻松气息不再,面色骤变,猛然转头看向上方。

    帅椅上,秦梁面色威严的看着他。

    两人对视着,深望着……

    只是,这种“含情脉脉”没有持续太久,秦梁用事实告诉他,武宗和九品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即使叶道星心中愤怒发狂,可那股骇人的气势,还是逼迫的他,不得不低下头颅……

    在避开秦梁视线的那一刻,叶道星心中的愤怒和屈辱,让他猩红了眼睛。

    他发誓,一定要尽快突破武宗。

    今日之耻,他日必然十倍百倍相还。

    同样猩红眼睛的,还有叶楚。

    好在,这个时候,贾环不愿让内部不和,影响战事。

    在军中和叶家父子相斗,就如同一个成年人挥舞着大棒揍一个叼着奶嘴的婴孩,没有半点乐趣……

    他继续道:“虽然这种话很幼稚,但我还是可以回答你。朝廷,只是暂时承认厄罗斯对西伯利亚的侵占,但这并不代表厄罗斯对西伯利亚的拥有。

    当然,这是礼部和理藩院的言辞,你可能不大懂这里的区别,我也没兴趣教你,回头回到都中,你可以自己学习……”

    被贾环这样一个公认的文盲鄙视,叶楚差点没吐血三升而亡。

    秦梁看着蓬头垢面但气度自若的贾环,笑着点了点头,道:“如果真能如此,倒也不妨。

    只是,怕没那么简单。据斥候回报,厄罗斯又从他们国内,调了至少五万大军南下。

    若非他们一定要求谈判,还指名要见你,战争怕是已经开始许久了。

    如今,却不知道他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