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二章 故人
    夜色中,贾环就着月光看着越来越近的两道身影,两道都有些眼熟的身影,眼神凝了凝,而后转过头,正色道:“明月,你和琴姐姐准备一下,有人来了,我先去挡着……”

    不得不说,今夜的月色真的很好。

    银幕笼罩着大地,星辰月色倒映在静谧清澈的河水中,愈发清明。

    月色下,露在水面上的两具羊脂玉般的美人玉体,清晰可见……

    “呀!你快转过去!”

    虽说心里早就埋下了被人偷看的准备,心中也一直砰砰跳动,可真被三孙子看了去时,薛宝琴还是羞愤之极。

    董明月倒是大方些,先白了贾环一眼,然后对薛宝琴道:“没事,都在水里,他什么也看不到……”

    饶是如此,薛宝琴还是羞的遍体瑰红,恨不得捂住贾环的眼睛!

    贾环嘿嘿一笑,转过头,朝对面的两人迎去。

    ……

    “泽辰……”

    看着二人中的一人,贾环脸上笑容敛去,眼神有些激荡难信,声音竟有些艰难。

    艰难,是因为愧疚……

    宁泽辰比从前更沉默了,右脸颊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

    让他原本英俊十足的脸,看起来有些狰狞可怖。

    他眼神有些木然的看着贾环,没有开口。

    见宁泽辰沉默不言,贾环缓缓呼出了口气,与他点点后后,眼神转向另一人,李锐。

    贾环的眼神变得有些锋锐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问李锐是如何知道他在这的。

    十三将潜在的能量,他从未小觑过。

    贾环温声道:“李兄,你先回去吧。”

    李锐闻言,面色一滞,可是看着贾环虽然温润,但又极坚定不容质疑的眼神,他也只能笑了笑,说了两句场面话后,就退下了。

    数十丈外的黑暗中,隐有身影晃动。

    那是韩大、韩让兄弟两人,带着数十亲兵警戒。

    到了贾环这个地步,又怎么可能真的孤身带着两个姑娘出外……

    待李锐走开后,贾环看着沉默不言的宁泽辰,沉声道:“泽辰,宁叔的事,是我贾家亏欠的……”

    宁泽辰闻言,眼神苦涩了许多。

    他的确曾想着跟随贾环,做一番大事业。

    可他这样做的缘故,绝非只是因为同为荣国一脉的荣光,就算有,也只是并不多的一部分。

    更多的,是他想做出一番功绩来,让他的父亲宁至高兴,满意,对他露出笑脸……

    在他的记忆中,几乎从未见过宁至笑过。

    唯一的一次,大概就是听闻先荣国有亲孙习武有成,并且极有担当极出色时。

    那是宁泽辰平生第一次听闻宁至大笑。

    那时,他只以为父亲是在为故人之后有出息感到高兴,他也想让宁至这般高兴,所以他才拼命的努力,还向贾环靠拢,想跟随他,立一番功业……

    却不想,还未等他作出一番事业,他的父亲,却为了贾家,叛逆而亡。

    惊天霹雳!

    最让他齿冷的是,宁至,还是死在贾环手上……

    念及此,宁泽辰的眼神愈发苦涩,也愈发冰冷。

    他简直无法相信,在都中衙内圈子中有口皆碑,义薄云天的贾三爷,心机竟深沉至斯。

    让他父亲宁至,心甘情愿的为贾家赴死。

    还留书信于他,让他继续效忠于贾环,父命大于天,让他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好一个忠孝无双贾三郎……

    贾环看着宁泽辰挣扎痛恨的眼神,心中也难过之极,他抓住宁泽辰的胳膊,声音有些嘶哑道:“泽辰,相信我,宁叔之事,在铁网山之变前,我丝毫不知。

    甚至,我都不知道先祖的十三将尚在人间。

    若是知道,我绝不会让他们牺牲掉宁叔,还有谢叔。

    他们,才是我贾环最厚重的靠山啊!

    我又怎么会,又怎么会让他们去送死……”

    贾环双眼猩红,哽咽难言。

    宁泽辰的声音,比贾环还要沙哑,他缓缓道:“你说的,是真的?你真不知……”

    贾环有些痛苦道:“泽辰,我若知道,怎还会让他们如此做?

    宁叔虽然不曾与我靠近,也不曾替我出过头,但我却知道,他是对我最好的尊长,我同他密谈过啊……

    还有谢叔,暴烈如火,但对贾家忠心耿耿,为了我,他甚至不惜和牛伯伯翻脸……

    他们,才是我贾家最重要的力量。

    而牛伯伯和秦叔叔他们,都有他们自己的利益团体……

    泽辰,我就算再愚蠢,再天真,也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

    宁泽辰终于相信了,他死死的看着贾环,双眼泛红,面容狰狞,颤声道:“环哥儿,我们能不能杀了那些人,我要杀了他们,我爹死的好冤!”

    宁泽辰在他得知父亲死亡,川宁侯府被抄家三尺时,都木然没有流泪,此刻,低吼出最后一句话后,宁泽辰的脸上布满了痛恨的泪水。

    他万万没有想到,宁至之死,竟然不是贾环所为。

    他认为,宁至是被十三将那些人给坑了……

    贾环双手抓住宁泽辰的肩膀,沉声道:“泽辰,你是我的兄弟,我不能骗你,但是,我们不能杀他们……

    你要明白,尽管这些事发生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但是,宁叔是自愿的。

    没人能逼迫他,更没人能骗他,他是义气千秋的大英雄!

    宁叔是为了给我祖父报仇,才选择了起事。

    宁叔视我祖父如亲父,甚至比我爹,还有我大伯,更亲近他,也更怀念他。

    在得知家祖是被太上皇害死后,宁叔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以必死之战,来搅乱皇室。

    也正是他的谋逆,才让皇帝疑心大盛,从而加速了弑杀太上皇的脚步。

    宁叔是求仁得仁!

    泽辰,宁叔和十三将那些人,都是视忠义比性命还重的忠义之人。

    十三将中,黄爷爷和占爷爷,为了给家祖报仇,甚至不惜自残己身,入宫潜伏。

    三十年如一日的为贾家奔劳,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能对他们出手?

    就算宁叔在此,他也不会同意的……”

    宁泽辰闻言,面色惨白,满脸的悲愤,却又有满腔的无奈。

    最终,都化为一道苦涩之极的呜咽泣声……

    “爹……”

    ……

    “环哥儿,你要造反么?”

    乌干河边,宁泽辰看着月夜下波光粼粼的河水,声音沙哑的问道。

    经过一番大哭后,他还是平静了下来。

    贾环摇摇头,道:“我不想做皇帝,也做不了皇帝。宁叔和谢叔都没了,也没人会再舍家跟着我造反……”

    宁泽辰闻言,面色复杂,沉默了下来。

    如果贾环不造反的话,那么,宁家将永负叛逆贼名。

    他宁泽辰,也永远都是见不得光的叛逆余孽。

    贾环看向他,沉声道:“泽辰,你还相信我么?”

    宁泽辰抬起泛红的眼睛,看着贾环,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我爹信你,他留信给我,让我忠诚于你……”

    贾环闻言,直觉鼻中一阵酸涩,落下泪来,他将手放在宁泽辰的肩头握紧,道:“泽辰,从今往后,我们便是亲兄弟。

    你放心,总有一日,我会让你重拾川宁侯府的荣耀,让宁叔风光大葬。”

    宁泽辰见贾环落泪,也微微有些动容,点了点头。

    但面色依旧落寞。

    贾环有此壮志雄心是好的,可他这破家丧亲之人,又该何去何从……

    “泽辰,我需要你的帮助。”

    贾环似看懂了宁泽辰的心思,沉声道。

    宁泽辰不解的看向贾环,他不知道他还能帮贾环做什么……

    贾环沉声道:“西域就要收回了,黄沙军团,将会一分为二,其中一部分,改名为西域军团,从黄沙军团中剥离出来,驻扎西域。

    这部分人马,大都会驻守在龟兹、焉耆、于阗和疏勒等千年古城中。

    因为这些大城内多为异族贵族们占有,需要镇着他们。

    朝廷,会不断的将大秦各地的灾民运送到西域戍边,成立生产兵团,以基本的军队建制,但只负责生产和建设。

    这些人不会同当地的百姓争夺什么,他们会开垦自己的农庄和牧场。

    这样,就会最大限度的避免与当地民族百姓产生争端。

    这些人开垦出的牧场和农场,才是西域未来的精华所在。

    而西域,将为我们军门所有,或者说,为我贾家所有……

    这里将会是我的大本营,我会源源不断的输送资源建设这里。

    所以,我需要一个绝对可靠的人,替我在西域训练出一队兵马,看守住各大农场和牧场。

    你在西域有些日子了,当知道,这里并不太平。

    西域将是我的退路,发生在我祖父身上的事,绝不能再发生在我身上。

    再有一次,整个贾家都会不保。

    没有人会给贾家再出一个‘贾环’的机会……

    我和武威侯秦梁通信交谈过,他是我义父。

    这是我第一次开口求他事,他已经答应了,不管未来西域军团的军团长是不是我们这边的人,西域都将会为我们所有。

    因为从将军到士兵,都是我们的人。

    而他们会放任你来发展,不会为难于你。

    你知道,我与皇太孙面和心不合。

    即使没有他,未来也总会有皇帝看我贾家不顺眼。

    不得不未雨绸缪……”

    宁泽辰皱眉道:“我不好出面吧?就算移民戍边,百姓中也一定会有朝廷的耳目。他们若知道我在这边露了面,你不好交代。”

    贾环笑了笑,道:“所以,你要以马贼的身份来做事。你们的物资,也要‘打劫’的方式来获取……”

    宁泽辰深吸了口气后,沉声道:“你要知道,一日为贼,一世为贼。这样的军队壮大后,能约束的住么?还有,你不是说不会造反么?”

    贾环笑了笑,道:“我的确不会造反,历朝历代,鲜少有不流血而造反成功的。而且最多三百年,皇朝轮替,还会流血。不仅我们这些野心家当权者流血,更多的,是百姓会流血。

    与其这样,不如换个方式……

    这个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这是一个极宏达,影响也极深远的计划。

    当然,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优点是,应该不会有多少人流血,更不会再有我们的亲长送命……

    至于军队的问题,就要看你的能为了。

    况且,这支人马最大的用处,就是要守住我们的地盘,不让其他马贼给抢了……”

    宁泽辰闻言,点点头,道:“好吧,这件事,我可以做,我会替你看好西域的,那现在……”

    贾环道:“现在你不用回去了,回去也难和十三将和睦相处,我不会强迫你去和他们相处的。

    一会儿,你同韩让他们一起回去。

    等到了哈密卫大营,我找时间带你和武威侯见一面,他会安排你见几个部将,以后你们打交道的机会很多……”

    宁泽辰又点了点头后,站起身,看着贾环道:“环哥儿,我不怪你,也不恨你了。

    其实我本就怀疑这件事不是你所为,如果真的是你所为,那你就太可怕了……”

    贾环点点头,道:“我做不了那样的人,心狠手辣的是枭雄,我不是。

    如果十三将提前跟我说,我一定会阻止他们。”

    宁泽辰道:“我相信你……环哥儿,不要太相信那些人,尤其是李家那对爷孙。

    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心里想的什么,但他们谈起你时,眼中却没有一点尊重。

    他们或许忠于先荣国,但他们并不忠于你。”

    贾环呵呵笑道:“我虽然没你想的那么可怕,但也不会太蠢。

    你放心吧……

    我不动他们,是因为他们心向贾家。

    当他们心不再向着贾家时,我也不会束手束脚,妇人之仁……

    于贾家有功,我可以回报他们,让他们过好日子。

    但这并不代表我会纵容他们,给他们反噬贾家的机会。”

    宁泽辰闻言,不再多说什么,对贾环抱拳一礼,大步走向后方的黑暗中,去与韩大等人汇合……

    目送宁泽辰走远后,贾环轻轻呼出口气,心中有些愧然。

    他没有告诉宁泽辰,其实发展西域,也只是明面上的动作。

    到了关键时候,西域也是可以交出的……

    只是这些话,却不好对任何人说……

    待宁泽辰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后,贾环也转过身,走向不远处的上游。

    董明月和薛宝琴两人正背靠着背,坐在之前贾环坐着的那一块大青石上,仰望着星空,低语轻吟的聊着天。

    西域的天空,比关中更清澈,星光,也更清晰。

    月夜下,两个刚出浴的美人相互靠着,望着夜空清谈。

    这暖心的一幕,让贾环原本凝重的心情,渐渐放松了下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