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九十二章 六花
    大秦西北路长武县,云字号,贾家驿站。

    “风哥,这长武县县城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感觉比神京城还有历史,什么来头?”

    夜色渐暗,行走了一天的西征队伍,在长武县外扎下营寨,埋锅煮饭。

    贾环等人则住进了贾家驿站内,趁着一点夕阳的余晖,看着背后颇有古意的城池,贾环向秦风询问道。

    没法子,这一伙人里,唯有秦风读书多。

    见篝火旁的众衙内们齐齐看来,秦风也有些自得,轻轻一笑,道:“环哥儿好眼力!这长武县,原名鹑觚,确实比都中久远的多。

    早于始皇二十七年,始置县于浅水塬,隶属北地郡领辖。

    《周地图记》载:太子扶苏与将军蒙恬,率兵北上屯边,治驰道,通四域。

    见塬高水浅,因欲筑城。遂以觞设奠,乃有鹑鸟飞升觚上,视为灵异,故以鹑觚为县名。

    再到建安十八年,鹑觚县并入魏境,隶属雍州新平郡。黄初七年,鹑觚县改属扶风郡。

    最后到咸平四年,由泾州长武城升镇置长武县。

    是名副其实的千年古城,比武威还要久远。

    我武威……”

    “得了得了得了!”

    没等秦风将话题拐向武威,牛奔就不耐烦打断道:“知道你就要去见你老子了,动不动就武威武威,武威是你家的?人家环哥儿问的是长武!”

    秦风大气,不和他一般见识,笑骂了声后,刚想说什么,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军阵声。

    众衙内们纷纷站起,出了驿站庭院,向远处看去。

    “他们在操演军阵,指挥的人是……叶楚?”

    温博皱着黑黑的浓眉,眺眼望道。

    “一千军马,以一字长蛇阵摆开,布阵严密有序,操演娴熟,我不如也……”

    秦风在一旁赞道。

    牛奔嗤笑了声,道:“那是你没用,我比他强多了!”

    秦风哼了声,不服道:“你自幼在灞上大营操演,比叶楚在宫中操演方便的多,自然比他更强。可惜,我却没多少操演的机会,只能翻看一些兵法。”

    “好了好了,都比我强!看看到底什么名堂……”

    贾环止住了两人的争吵,眼睛直直的看着不远处,那一千骑兵摆出的阵型。

    其实是看不大明白的……

    秦风给他解释道:“环哥儿,此一字长蛇阵,乃孙武所创。《孙子兵法》曰:‘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至,南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

    这就是一字长蛇阵的精髓!

    你看,叶楚将他手下的一千兵马,布成一个一个的小方阵,摆成长长一条,如此一来,指挥起来就会极为灵活。

    攻其首则中尾瞬息而至,攻其中央则首尾速至。

    这样做,能使得兵力得到最好的发挥,还能保证不乱,极其犀利。”

    贾环闻言,缓缓点了点头,看着叶楚将他手下的一千兵马纯熟的调动,变换阵法,果然厉害。

    他觉得秦风有一句话说的很好,阵法,就是让兵力得到最好的发挥。

    这一千兵马展开来,远比山之变,先和几个武勋子弟脱离了贾环的序列,然后又在宁至杀向皇帐时,居然弃兵逃遁,使得大阵被破,上千御林军被宁至麾下的蓝田大军砍瓜切菜般斩杀。

    丢尽了武勋的颜面,也让他们自身死亡,家族败落。

    只是,贾环现在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贾环又挑了挑篝火,道:“咱们是自己兄弟,这会儿又没事,所以有些话,我就不遮掩,直接同大伙儿说明白。”

    这个时候,牛奔、温博、秦风几个不好接,所以诸葛道就接道:“宁侯,就像你说的,能坐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你有话只管说,我们都听你的。”

    贾环笑了笑,秦风等人看向他也笑了笑。

    诸葛道这一伙儿,再加上曹雄赵虎,是仅次于贾环、牛奔、温博、秦风这一核心的,第二紧密梯次。

    因为他们的靠近,原本渐行渐远的东方军团,又回到了荣国一脉的核心利益圈中……

    贾环对着数十双看着他的眼睛,道:“这次和铁网山之时不同,那会儿陈贺他们虽然先跟着我,却只是他们自己想跟着我立点战功。

    当然,这没什么,以我们这样父祖辈的交情,一起立功也算是一件美事。

    至于他们后面离开,想自己去建功,我也没拦着,也没这个资格和权利。

    但这次不同,这次是我同陛下打擂,才求来这次机会。

    本想带几个兄弟,几个老兄弟,去西域见见大阵仗。

    比如诸葛道、苏叶、涂成、马刚他们,都是上回随我一起去西域出生入死,在铁网山时也紧跟着我的,我本只想就带着他们去就好。

    因为他们信我。

    只是后来,好些叔伯前来寻我,托我把你们也带上,去见见世面。

    都是自家叔伯,好言相说,我不好驳他们的面子,也就答应了。

    然后又到陛下跟前去磨,好说歹说,总算说通了。

    不过陛下警告过我,再有铁网山陈贺之流出现,我是要负责的。

    不止是我,整个武勋一脉,都要承担着再次出现陈贺之流的风险。

    今儿正好赶巧,大家兴致也高,所以我就同大伙儿提前说说。

    我明白的告诉大家,这次去西域,我们一定会上战阵,与罗刹鬼正面厮杀。

    光看是没有用的,这一点,我和诸位叔伯都说过。

    他们也都理解和支持,并且表示,可以接受战死……

    其中有多危险,不用我多说了,都是出身将门,该明白罗刹鬼是什么样的敌人。

    如果有兄弟还没准备好,现在告诉我,私下告诉我也行,这不丢人,再经历些阵仗,日后就不怕了,没什么的……

    告诉我,我提前安排你在后面观战。

    而如果有人好虚面,分明还没准备好,却强自上阵,临阵前,却又和陈贺、杨坞他们那般,转身逃跑,致使战阵崩坏……

    不用等回京后捉拿下狱,谁先跑,我杀谁。

    都记住了吗?”

    ps:快可以恢复更新了。差不多了,她祖母对我的印象非常好,说我是一个本分老实的好孩子,为人正派。

    咳咳,我也这样以为,我私下里问清楚了,老太太虽然喜欢读书,却不读的书……

    希望明年我可以鄙视单身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