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九十一章 不急
    宁安堂内宅,房间内还散着原始运动后遗留的丝丝靡靡气息。?

    白荷愈娇媚了,锦被下,露出一抹荷瓣般白嫩的膀臂,些许晕红衬托的愈诱人。

    往日里平和温婉,国色天香的修长美眸中,涟漪还未散尽,余韵动人。

    她臻靠在贾环的胸膛,眼神中有些茫然……

    贾环低头看了眼后,呵呵笑道:“荷儿,想什么呢?是在想相公我为何如此勇猛?还是在想夫妻之乐为何如此受用?”

    白荷闻言,俏脸刹红,修长的美眸,水意溢然的嗔了贾环一眼,风情万种。

    贾环见之意动,可看到白荷眼中闪过一抹畏色后,也只好按捺住蠢蠢欲动的小弟……

    白荷见之感动又惭愧。

    感动贾环的体贴,惭愧她再无力承恩。

    贾环如同野牛一般的身体,强的力量和耐力,对于没有练过武的白荷而言,实在无法使他尽欢……

    贾环轻抚着她的肩头,呵呵笑道:“荷儿,三爷我是一个早已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夫妻恩爱之事,夫君我更重它的意义,能让你中有我,却并不贪恋其中的美味……”

    白荷闻言又气又笑,明明说的色色的,这也罢了,总还能让人感动。

    可你的表情为何一脸的惋惜,还有……还有前面的锦被处,已经明显的被支起了一座小帐篷……

    轻轻的在贾环胸膛前咬了下,白荷轻声道:“爷,我没事的,还可以……”

    贾环真怜惜了,笑道:“还是不贪心了,我怕使坏了,就没得使了。”

    这些话,真真让白荷脸红心跳,将脸埋进贾环怀里。

    贾环将她搂紧了些,对于这个帮他良多的温柔女孩子,爱进了骨子,他道:“刚才想什么呢?”

    白荷犹豫了下,方道:“我在想爷之前,对兰哥儿说的话。”

    贾环呵呵笑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白荷“嗯”了声,道:“我没读过圣贤书,但看过戏。戏文里说的好些忠臣,他们……他们都是好人哪!”

    “唔,没错,那些人都是好人,也是华夏民族的脊梁。朝廷也一直都在大力宣传他们……”

    贾环毫不否认道。

    白荷闻言,仰着一张迷惑不解的脸看着贾环,道:“那爷你……”

    贾环呵呵笑道:“荷儿,这是一个极大的话题。那些脊梁们,确实让人敬重,我也很敬重他们。但问题不是这样看的……

    儒教之所以能在华夏大地上,统治人们思想千百年,不是因为儒教有多了不得,而是因为统治者,是因为掌握权力的人,喜欢儒教宣扬的思想,它有利于当权者的统治。

    儒教的核心是一个礼字,而礼的核心,是一个仁字,衍化开来,就是忠、孝二字。

    无论是忠,还是孝,最后归结到一起,就是忠于君父。

    所以,儒教才得以大行天下。

    孔孟,为儒教二圣。但实际上,世间士子多重孔子,而非孟子,荷儿,你知道为何?”

    白荷这个偏理科女茫然的摇摇头。

    贾环笑道:“前明朱洪武读《孟子》时,勃然大怒,道:使此老在今日,宁得活也?

    呵呵,如果孟子这老头儿今日尚在,他还能活吗?

    因为《孟子》的《尽心篇》在谈到君民关系时就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就是说,在一个国家里老百姓是最重要的,一个国家连老百姓也没了,就国不是国,君不是君了。

    这还好,可在《孟子》的《梁惠王篇》中还说道:‘国人皆曰贤,国人皆曰可杀’,又在《孟子·万章篇》说:‘君有大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则易位’,‘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只听说杀了一个民贼纣,没听说弑君),‘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如此一来,朱洪武焉能不怒?

    他命令老儒刘三吾等对四书五经进行“清理”,将那些‘极其出格’的‘混账话’清除出去。

    仅一本《孟子》共删去八十五条‘反动透顶’的言论,只剩下百七十余条,也就是说原来的《孟子》被朱洪武删了越三成,《孟子》也就不叫《孟子》了,改叫《孟子节文》。

    有利于统治者,则留,不利于统治者,则去。

    荷儿,你明白了吗?”

    白荷想了想,道:“所以,那皇帝只留下了对他有用的?”

    贾环笑道:“对,他只留下了有利于他统治天下、统治思想的儒教经典,还不许人随意‘曲解’,否则,便会起文字狱。”

    白荷眨了眨眼,道:“那……若是以后有皇帝不喜欢儒教,会不会废黜?”

    贾环幽幽道:“当儒教不利于当权者的统治时,当掌权者的权力根基和源泉不再是士子时,儒教,也就会被像扫垃圾一样扫进历史的尘埃……”

    几百年后,一场新文化运动,动摇了儒教的根基。

    再接着,一代伟人用前所未有的魄力,彻底将儒教打落尘埃。

    只可惜,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形成一种新的道德思想约束,世道反而……

    “听不懂……”

    白荷有些苦恼道。

    贾环见她难得露出这般可爱的模样,喜欢的不得了,搂住狠狠亲了口后,笑道:“荷儿,儒教最让人称道之处,就是它的礼,也就是忠孝,这一点,极能蛊惑人心。

    当然,也不能叫蛊惑人心。

    因为儒教教义的本身是极美好的,如果天下所有读书人真的能做到遵守儒教教义,那天下还真有可能大治。

    可惜,这很不现实。

    打个最鲜明的比方,就是天家。

    天家为天下第一家,最推崇儒教礼道,然而,所谓的忠孝节义,所谓的礼义廉耻,所谓的温良恭谦让,在天家,又能看到几分?

    就好比高僧大德是最不信这世上有神佛一样,对于当权者,也最明白,这世上的规则是怎么一回事。

    即使读书的时候,士子们很信这一套,可在官场上打磨上几年,他们还是会认清这世道到底是什么样的……”

    白荷又撅起红嘟嘟的、被贾环亲的有些红肿的嘴唇,摇摇头,道:“还是不懂……”

    贾环哈哈笑道:“只是白话罢了,又不重要。

    之所以同兰哥儿说这些,是因为咱们家,如今就属于那一撮极少数的当权者之一。

    屁股决定立场,我也推崇尊重那些实践了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的先贤,也希望在国朝有难时,会源源不断涌现出这样的人。

    比如置生死于度外的张廷玉……

    但我却不希望贾家有这样的人出现,贾家人需要做的,是去制定优秀的规则,让国事不要颓败到再出现成仁取义的‘先贤’的境地……

    其实站到一定高度再看,就会现很多事真相都很卑鄙。

    我们这样的当权者,总会鼓舞人去做舍身取义的人,总会鼓舞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思想。

    但实际上,天下之所以到了让人去舍身取义之境,到了危亡之际,就是被既得利益的当权者祸祸的。

    受用好处时,是当权者的事。

    将天下糟蹋坏了,到了危亡之际,却希望有“傻乎乎”的人站出来扛住要坍塌的天。

    扛不住了,就大家一起完蛋。

    扛住了,当权者再继续享乐受用,作威作福……

    说白了,儒教,就是当权者维护自身利益的工具,仅此而已。

    所以我才说,兰哥儿如果真的相信了这一套,很幼稚。”

    白荷脸色隐隐白,小心道:“三爷,你心里,不要忠孝吗?”

    贾环眉尖一挑,笑道:“当然要了,忠且不说,孝道是人伦大道,本身是对的,和儒家没什么关系。至于忠,也是必须的,但这是为了维持贾家的利益,和儒教的那一套,同样不相干……”

    ……

    搂着白荷说了一宿大逆不道的话后,翌日清晨,贾环拜别家人,率亲兵家将前往皇城承天门前,领命出征。

    主角自然是隆正帝及大秦百万大军之太尉,彰武侯叶道星。

    伟大光正的隆正皇帝表了壮志高昂的讲话,激动人心。

    并且以金樽赐酒,以待凯歌。

    除却叶道星麾下的五千铁骑外,还有众多将门子弟。

    等隆正帝表完讲话,走下承天门,领着一票大佬,来到“民间”慰问时,许多将门子弟平生第一次这般近的目睹天颜,激动不已。

    隆正帝对别人时都还算和颜悦色,还认识几个人,好言相问了几句。

    对上贾环,却又黑了脸。

    贾环笑道:“陛下,臣一天到晚老实的和小媳妇似得,可没再惹祸!”

    隆正帝恨恨的瞪了眼,沉声道:“再敢口无遮拦,朕剥了你的皮!”

    贾环闻言面色一滞,这才想起,昨天他失言之下,对眼前这位主的老婆献了次爱心……

    得!既然理亏,就只能垂头丧气了……

    好在隆正帝不会真以为贾环要跟他抢皇后,见他这幅模样,冷哼了声,目光往他身后的兵马上扫去。

    韩大韩让他都认识,再往后,就是一水儿的鞑子亲兵。

    对于贾环这样做,不是没人提过异议。

    但对真正的大佬而言,贾环这样做,很懂事。

    如果他真想要好亲兵,开个口,光牛家、秦家这些军中巨头,都会送他满额的好兵。

    让他带几年后,再把亲兵下放军中,运作一番,去前线立下军功,就可以掌军了。

    如此一来,远比贾环如今靠“交际”得来的关系更加稳妥。

    数十年之后,大秦军方第一将门,又会名副其实。

    但贾环却只收了几百鞑子兵做亲兵,大秦不是大明,没有鞑官贵人的说法。

    这些亲兵,也只能做亲兵。

    所以对于好些酸腐文官的弹劾,无论是当初的太上皇还是隆正帝亦或是两阁大佬,都当放屁……

    这也就罢了,可是,队伍后面,还有几个‘奇装异服’的人,背的也不是兵器,怎么回事?

    “贾环,你又搞什么名堂?那些人都是什么人?”

    隆正帝皱眉问道。

    贾环回头看了眼,再回过头笑道:“哦,陛下您说那些人,那两个背药箱,一个是郎中,另一个也是郎中……”

    隆正帝脸一黑,一旁的赢祥实在不想看到这一对君臣在承天门前上演“大戏”,忙喝道:“贾环,这是什么地方,不要胡闹。”

    贾环道:“真的,一个是给人看病的郎中,一个是给马看病的……”

    隆正帝及一干大佬闻言齐齐抽了抽嘴角,也不用他废话了,自然都知道这两郎中是干嘛的……

    “那那两个背锅的是干吗的?你出征还带锅?”

    隆正帝再问道。

    贾环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道:“那是……那是臣带的厨子……”

    隆正帝闻言,脸色顿时比那厨子背的黑锅还黑。

    其他人也纷纷皱眉。

    张伯行沉声道:“贾环,你出征还带厨子?你怎么不再带两个老妈子?”

    贾环道:“张相放心,我自己能照顾自己,在家也没让老妈子伺候。”

    张伯行无语,老子是在关心你吗?

    施世纶都看不下去了,干咳了声后,道:“贾环,你还年轻,去军中,要和士兵同甘共苦才对。”

    隆正帝一直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这怂货……

    贾环正色道:“陛下,诸位大人,小子以为,现在是新时代,领军打仗要有新思路……”

    一群大佬都面无表情的看着贾环。

    贾环不敢再扯淡,忙解释道:“陛下,臣以为,打仗,最重要的就是要赢!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打赢!只要能打赢,臣带俩厨子又怎么了?”

    牛继宗有些头疼道:“贾环,打赢是要打赢,只是为将带兵,与士兵一个锅里搅勺子还是有必要的。”

    贾环正色道:“牛伯伯……牛将军,小子以为,将军没必要和士兵同甘共苦,这些都是形式。当将军,要做的是赏罚分明!谁做的好,谁立下功,谁就赏,否则就罚。

    在我的锐士营里,每天训练,第一名都会奖励二斤牛肉!

    第二名奖励两根鸡腿!

    第三名奖励两个鸡蛋!

    倒数的就只有白饭,连咸菜都没有。

    丢了饭菜倒是其次,关键是丢人。

    如此一来,士兵们训练就更积极了。

    我觉得我会是一个好将军!”

    没人再和他扯淡了,主要是,贾环并不是光耍嘴炮的人,他在兵部军功簿上的军功,堪称近二十年来第一人……

    谁要说他只会吹牛,以他的尿性,一准给你显摆出来……

    “大言不惭!”

    别人不敢说,隆正帝敢说。

    不过,这个时候,木已成舟,人也丢了,再说太多没用,一旁的赢祥咳嗽了声后,隆正帝只能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道:“去西域表现不好,等回来朕再收拾你!

    记住,此去西域,学习为主,不要再给朕惹事。

    再有上回那样的莽撞动静,朕不与你顽笑!”

    贾环闻言,看了眼默默跟在隆正帝身后的叶道星,以及最后面的岳钟琪,眨了下眼睛,笑道:“臣不敢,陛下,臣都长大了,不是当年不懂事的时候了,您怎么老抓着不放……”

    “哼”了声,见贾环把手塞进头盔里挠头,把好生生一顶明光头铠弄歪,吊儿郎当的顶着,隆正帝抽了抽嘴角,在众人瞩目下,给他扶正,而后沉声道:“战场上刀枪无眼,你自己当心。此次与上回不同,不需要你再失心疯的跑到人后面去烧粮,记住了吗?”

    贾环高声一应:“喏!”

    隆正帝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才带着众人转身离去,重回承天门上。

    牛继宗声音中蕴含内劲,手举大秦戟刺天,高声道:“大军,出征!”

    “出征!!”

    ……

    三军齐喊“出征”之声,声震九重深宫。

    皇太孙赢历面容清瘦了许多,站在咸福宫寝宫的宫窗前,静静的眺望着承天门方向,细眸中,眼神清幽。

    “主子,真要去给五爷送药?”

    高玉有些迟疑的站在赢历背后,为难道。

    赢历如若未闻,沉默不言。

    高玉面色微变,可是一咬牙,还是道:“主子,五爷虽然被陛下打了,可主子这时候去送药,怕是会让人猜疑,他们也不会用主子的药……”

    赢历淡淡的道:“孤知道,他们想什么,孤管不了,但孤给五弟送药,他们也不会管。至于五弟用不用,不重要……”

    高玉想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他道:“主子,五爷分明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如今外面好些人都……他现在倒是成了热门。若非宁侯昨日扫了他的面子,怕是就更热了……”

    赢历冷笑了声,道:“热门?早点,皇祖的兄王叔王们都比皇祖热门。前些年,十四叔也比那位热门。孤王……何尝不是最大的热门?可那又如何?

    如今看来,越是热门,最后反而容易失望。

    老五……”

    赢历摇了摇头,嘴角浮现一抹讥讽的笑容,却不再多评价那个曾经最爱跟在他身后玩闹的弟弟,脑中浮现的,却是另一道年轻的身影……

    赢历嘴角的笑容敛去,声音愈深幽:“连皇子都敢如此作践,那位,竟还一味的宠着……

    不过,不急……”

    ……

    ps:对于儒教的见解,只是个人的理解,有认同的,也有反对的,这不重要,和红楼梦一样,本身也没什么权威的说法。写这些只是为了后文铺垫一二,挖个教诸位,我本身连个半桶水都算不上……

    当然,对旧时文官的感观始终是深恶痛绝,这一点不变。

    另外这两天确实有点私事,目前形势有些喜人,希望诸位书友宽容两天,让一个快三十的老光棍儿扑腾两下,看看能否不用去越南买媳妇……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