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八十九章 风雷暗起
    尽管家宴中小有风波,但后来经过贾环的妙语连珠,再加上有王熙凤的活跃配合,气氛还是很快又上升回来,甚至更高一筹。

    席间少有人谈贾环去西域的事,大家有些下意识的避免谈这个话题。

    或许,是因为要留到私下里再谈。

    酒足饭饱后,一大家子又坐了会儿,就散场了。

    姊妹们各回各自闺楼,贾环则护送着贾母的软轿,往荣庆堂去了。

    ……

    “环哥儿,不要忘了带那块家将虎符。”

    荣庆堂东暖阁内,贾母歪在炕上,倚靠着几层锦被,由鸳鸯在一旁捶着腿,看着贾环叮嘱道。

    贾环点点头,微笑道:“孙儿知道了。”

    贾母面色很严肃,想了想,又道:“宗祠里有一把先宁国留下来的宝剑,当初李先他们,其实多由先宁国所练……”

    “老祖宗!”

    贾环抓起贾母的手,看着她肃穆的面容,笑道:“您怎么了?是什么困扰了您?”

    贾母摇头叹息了声,担忧道:“当时还不觉得怎样,可后来回过头来再想,就越想越害怕,李先他们会不会……”

    贾环握住贾母已经泛起老年斑的手,笑着安抚道:“老祖宗您放心,不碍事的。孙儿说过掌控的住,孙儿就一定能掌控的住。

    李先他们要是在都中,孙儿投鼠忌器之下,怕要顾忌他们三分。

    可他们如今去了西域……在那里,秦家的势力,盛于任何人。

    他们闹腾不起来的,孙儿也不会再给他们任何危害到贾家利益的机会,孙儿并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贾母闻言沉默了稍许,点点头,拍了拍贾环的手,道:“祖母年纪大了,还不知道能再看你几年。你不要再……出事了。等回来后,把你和颦儿丫头还有云丫头的婚事办了吧,我还想早点看到重孙……”

    ……

    潇湘馆。

    贾环进来时,看到了神情忧郁,杏眼婆娑的林黛玉。

    林黛玉穿着一身鲜翠色的裙裳,万千青丝被一玉钗轻簪。

    一双粉色绣鞋,玲珑可爱。

    她一只玉手托着香腮,绣着流水云纹的袖口滑落,露出一截粉白的玉臂。

    月亮窗洞下,月色朦胧,一盏玻璃宫灯悬于远处,火光辉映。

    夜风吹拂,竹林声潇潇作响。

    几只蝉鸣鸟语,衬的这夜色更加静谧,美人愈美。

    此夜微醺。

    “林姐姐……”

    终于还是打破了这夏夜美人图,贾环轻声唤了声。

    一双冬泉般凛冽清澈的眼眸看来,眸光中还带着担忧和忧伤。

    对恋人远征的担忧,对离别的忧伤。

    “环儿……”

    林黛玉抿了抿嘴,唤了声后,两行清泪便顺着瓷玉一样的肌肤落下,声音哽咽如泣。

    贾环上前,轻轻的抱住流泪的女孩,轻抚她的青丝。

    林黛玉将臻首靠在贾环的腰间,反手环住贾环的腰……

    不过放错了位置,一双小手落在了贾环的屁股上。

    “噗嗤!”

    静谧散去,清幽不再。

    贾环忍不住笑出声来,其实他到底还是不大喜欢这样言情的气氛,容易伤感……

    他不喜欢,但女孩子喜欢啊!

    尤其是林黛玉这般,骨子里就是女文青的女孩子。

    本来就对放错地方感到害羞,再听到某个坏人有些得意的笑声,更是羞恼不已。

    小手握拳,在贾环硬硬的屁股上“重重”敲了下!

    “哎……哟……喂!我的屁股……”

    骚性爆发,声别说林黛玉,就连外间正在做女红的紫鹃都忍不住红了脸,悄声啐了口。

    林黛玉心里那点哀伤彻底不翼而飞了,双手用力抵挡住“重伤不愈”、泰山一般压倒过来的贾环的身躯。

    “你起开!”

    林黛玉哪里抗得住贾环的体重,憋红了脸,最终还是被贾环无赖般压在身下,她气恼拍着贾环的背斥道。

    贾环不吭声,只用脚在地面轻轻一点……

    两人身下的摇椅,就轻轻的摇了起来。

    弧形底部来回荡着,一上,一下,一上,一下……

    ……

    紫鹃用力将贾环拉起来后,也没多少力气了,气喘吁吁的站在一旁,没好气的看着这贼子。

    刚在外间听了好久,都没动静,只有摇椅来回摇荡的声音。

    只是,声音比往常重了些许。

    原本紫鹃以为,明日贾环出征,就多给他二人留些空间。

    可听这动静,紫鹃就觉得心里同猫抓一般。

    总有不大好的联想……

    等她最终忍无可忍,走进来后,差点没唬掉魂儿。

    那一起一伏的,是在,是在……

    好在,等她双腿发软,不,浑身发软的走近了些后,才看到,两人衣衫未褪。

    海松了口气后,紫鹃便勃然大怒的,将依旧压在媚眼如丝、娇喘吁吁的林黛玉身上的那块狗皮膏药给强行拉了起来。

    “紫鹃我警告你,我忍你好久了!”

    未尽兴的贾环黑着脸道。

    紫鹃怡然不惧,顶道:“还没成亲,就是不成!”

    贾环还想再教训,却被红着一张俏脸的林黛玉拦着,然后见她推着紫鹃出了里间后,才转过身,面若涂脂,一双满是水意的美眸白了贾环一眼,嗔道:“不许再使坏,你明儿就要走了,多说说话儿。”

    贾环不服气道:“也不知是谁先摸我屁股的……”

    “你还说!”

    林黛玉羞容满面,怒视贾环,道:“那分明不是故意的!你刚才还……”

    想着刚才起伏间的韵味,林黛玉直感觉身子都要化了。

    她已经长大懂事了,再加上某三孙子勾引她一起读,给她普及了许多超前的知识,让她知道了方才那像什么。

    看着都快站不住的林黛玉,贾环呵呵笑着,不闹了,上前轻轻揽住林黛玉的细腰,柔声道:“林姐姐在家乖乖的,三哥哥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呸!”

    林黛玉忍不住笑着啐了口,道:“前一句还行,后面又开始胡说。分明喊我姐姐,又自称三哥哥,三弟弟还差不多!”

    不过,到底又有些悲伤起来,靠在贾环怀里,轻声道:“环儿,我不想你走。”

    ……

    安抚完林黛玉,哼着小曲儿,哄着睡下后,贾环才出了潇湘馆。

    见天色不早了,想了想,就先转身去了大观楼偏殿。

    “四妹妹还没睡啊……”

    使人通秉后,贾环随着一丫鬟入了西间碧莎橱,见甄玉嬛正坐在碧莎橱里写字,便笑着问道。

    甄玉嬛轻轻一笑,应了声后,提笔不坠,稳稳的写完最后几个字后,才落笔。

    接过一旁随侍丫鬟递来净手的帕子,擦拭了下双手后,对贾环道:“三哥哥坐。”姿态雍容。

    贾环也不客气,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后,对甄玉嬛说道:“四妹妹,明儿一早我就要随大军出征西域了。归期难定,家里有什么事,你只管寻大嫂子或者三姐姐,寻云儿也成。”

    甄玉嬛点点头,笑道:“我知道了……”

    应了声后,甄玉嬛轻声问道:“三哥哥,我听说,今儿你去宫里参加了宫宴?”

    贾环点点头,道:“是,才回来一会儿。”

    甄玉嬛再问:“那……东宫参加了吗?”

    语气,隐隐有些期盼。

    贾环抽了抽嘴角,想着该怎么措辞。

    不过甄玉嬛极为聪明,只看贾环的表情,就知道了结果。

    她面色微微一黯,随即苦笑道:“三哥哥不用为难,妹妹只是随意问问。”

    贾环安慰道:“四妹妹不要多想……对了,今儿李光地李相爷还托我同奉圣太夫人问好,说他极为尊敬太夫人的。”

    甄玉嬛闻言眼睛一亮,喜道:“三哥哥,那李相爷有没有提和甄家联姻之事?”

    贾环心里暗叹一声,好一个敏锐的姑娘,真真难得。

    一句话就问到了核心。

    李光地尊敬奉圣夫人是没多大用的,到了他这个层次,惠口人情虽然已经很重,但对甄家之局,却没多大用处。

    除非,能够答应和甄家联姻,成为姻亲关系。

    那样的话,李光地国朝元老的殊勋荣光,才能庇佑住甄家度过大难。

    只可惜……

    看着贾环无言,甄玉嬛的面色白了白。

    不止是因为李光地婉拒了亲事,更重要的,是这背后的含义。

    如果皇帝想要放甄家一条生路,这桩婚事,至少有八成的可能。

    但如今……

    ……

    从大观楼中出来后,贾环轻叹了口气。

    一个女孩子,为了家族殚精竭虑,实在让人同情。

    可惜,甄家是真的没法救的。

    随着隆正帝对先帝御书房的清理,在许多中旨密折中,发现了越来越多甄家的影子。

    其中有极多是对忠顺王的赞赏,也有极多是对隆正帝的批评……

    而在对忠顺王一脉的清理中,又发现了甄家一直大力对忠顺王在财力上的支持。

    如此犯忌讳的事,依隆正帝的心性,即使不是隆正帝,换任何一人坐在隆正帝的位置上,都绝不会放过甄家。

    贾环也绝不会为了甄家,在这明显理亏的方面,去跟隆正帝别苗头。

    奉圣夫人对他有恩,他可以保住甄家血脉不绝,可以保证甄玉嬛不被人欺负。

    但是,却不能在甄家没理之处,和皇家对抗。

    这不是在报恩,这是在作死……

    甄家想要有一线生机,唯一的希望,就是已经年逾百岁遐龄的奉圣夫人,再活五年……

    又回头看了眼灯火依旧的大观楼,贾环摇摇头,转向西边。

    往西走一些,就是稻香村和蘅芜苑。

    路过静寂的稻香村时,贾环顿足往里遥遥看了眼。

    在正间的窗纸上,看到两道窈窕的身影,似在一起忙碌着什么。

    贾环忽然想起,贾菌之母娄氏,今夜就住在稻香村。

    忽地,稻香村的窗几打开,窗前一人转头看向外边,贾环面色微微一变,虽然知道从明亮处看过来,定然看不清什么,却依旧不再停留,朝蘅芜苑走去。

    ……

    “姨妈也在……”

    嗅着庭院内扑鼻的异香,进了蘅芜苑后,贾环见薛姨妈也在,心中虽有些失望,但面上却笑着问候道。

    薛宝钗盈盈站起,打发了莺儿去斟茶,笑道:“妈之前喝的有些多了,心里又有事,我不放心她一人回去……”

    贾环闻言,眉尖轻挑,笑道:“姨妈遇着难处了?”

    薛姨妈苦笑一声,道:“还不都是你蟠大哥的婚事?门第高的看不上他,门第低的他又看不上。如今他也老大不小了,却一直没有合适的人家……”

    贾环笑道:“薛大哥还年轻着呢,多玩两年也无妨。”

    薛姨妈连连摇头道:“不年轻了不年轻了,都二十了!”

    贾环坐下,从薛宝钗手中接过茶盅喝了口后,对她笑了笑,又道:“姨妈,家世什么的,差不多就好,没必要太计较。过日子嘛,像宝姐姐这样体贴就最好!”

    薛姨妈本来还有些不乐意,家世自然要讲究门当户对才是,岂能不计较?

    待听完后,却又高兴起来。

    贾环如此赞扬薛宝钗,可见两人感情是好起来了。

    不过再一想,又怀疑贾环话里有话。

    相比于贾家,薛家的地位,着实算不得什么。

    原本薛家还有一点优势,就是多金银。

    如今却连这点优势都没有了……

    贾环说此话,到底是何意……

    贾环见到薛姨妈变幻的脸色,想不出她在想什么,也不愿动脑筋去想。

    女孩的心思都不好猜,更何况这种在内宅修练的高深无比的妇人的心思?

    他只呵呵一笑后,看向薛宝钗。

    薛宝钗雪白的香腮带着一抹赤色,被贾环一看,面色就更红了。

    早晨的时候,她可是被这坏人给折腾惨了,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多欺负人的花样……

    今晚她之所以留下薛姨妈,也真真是怕了。

    昨天折腾了好几回,白天又折腾了好几回,真像是书上写的白昼宣……

    她真真吃不消了,又知道贾环今晚必来,才不得不留下薛姨妈作陪。

    只是,贾环的眼神,似能穿过她的衣裳,看透她的心……

    被贾环看的羞涩无比,薛宝钗赶紧道:“妈,环儿说的对!”

    薛姨妈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贾环也呵呵乐着。

    薛宝钗这才想起,贾环是在夸她,她却说他说的对。

    面色愈发大红,娇嗔了贾环一眼后,红着脸解释道:“我是说,他前面说的对!”

    见薛姨妈和贾环还是笑,薛宝钗放炸.弹道:“我觉得李家那两位姑娘就很好……”

    “两……两位?”

    贾环惊诧道。

    薛宝钗哭笑不得道:“当然是其中一个,李玟李琦都很好。”

    贾环点点头,道:“是都是好人。”

    薛姨妈闻言,犹豫了会儿,还是叹息摇头道:“她家不好啊……”

    “怎么说?”

    贾环奇道。

    薛姨妈又犹豫了下,才道:“环哥儿,你如今是我姑爷,我不同你说虚的。你别怪我势力,我不是瞧着李家清寒,他家也是世代簪缨的官宦人家,不比我薛家门第低。只是……

    只是她家的寡妇,忒多了些。”

    “妈……”

    薛宝钗闻言,面色一白,忙唤了声。

    贾环也怔在那里,他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说法。

    就听薛姨妈继续道:“珠哥儿媳妇就不说了,她那寡婶也是,我打听了下,李家像这样的,不止五双!你们说说,这样的人家,就是生的再好,谁敢要?

    我也不奢求一个五福太太,薛家自身也不……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哪里敢冒一丁点儿的险?”

    听薛姨妈这般絮絮叨叨的说,贾环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敢情,在她心里,李家女孩子有克夫的传统……

    这个名声,可真是不好听啊。

    他自然不信这些,可这个时代,却是最信这些。

    也就是薛宝钗已经嫁给了贾环,薛姨妈才敢当着贾环的面说破,不然,正如薛姨妈所言,她薛家自己的基因就不大靠谱……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也没啥好说的了,贾环也没什么好法子。

    他多少看出了薛姨妈的意思,想看看贾环能否介绍一个公候府第的大小姐,当然要嫡出的……

    就薛蟠那熊样,贾环敢介绍哪家给他?

    自然就以不熟的名义给推脱了,气氛微落,贾环便起身告辞了。

    “环儿,您别怪我妈,她被我哥的事愁糊涂了……”

    在蘅芜苑庭院外的抄手游廊上,薛宝钗有些不安的说道。

    贾环呵呵笑道:“没事,我也没糊弄姨妈,真的……”

    见薛宝钗狐疑的看着他,贾环有些得意道:“打我八岁起去那些公候府第,他们都防着我同他们家的姑娘们见面!如今这些人家的内宅里都流传着一句话呢,防火防盗防环哥儿……”

    “噗!”

    薛宝钗又好气又好笑,轻轻的敲了贾环一下,嗔道:“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贾环嘿嘿一笑,在下游廊前,转过身看向薛宝钗。

    月色下,薛宝钗的俏脸登时一片通红,娇羞无限的垂下头去。

    贾环轻声唤了声:“宝钗……”

    薛宝钗闻言,身子微微一颤,连声音都有些颤了,应了声,道:“嗯……”

    贾环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脸看着他。

    水一样的杏眼,在月色下显得极为闪亮,呼吸急促。

    见贾环将脸印来,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

    金陵,紫金山下,玄武湖畔,甄府。

    仅仅两夜一日,乌远就一身风尘仆仆的赶到了曾经他长大的地方。

    来到萱瑞堂,看到了奉圣夫人。

    “太夫人!”

    满堂悲戚声中,乌远面色煞白的跪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挪移到灵床前,看着安详的躺在那里的奉圣夫人,泪流满面。

    隆正十九年六月二十八,抚育过大秦圣祖皇帝赢玄,敕封一品奉圣夫人,被圣祖皇帝尊称为“吾家老人”的孙氏,薨!

    江南大地,隐闻风雷暗起。

    ……

    ps:咳咳。

    抱歉,我今晚还得去帮忙,她男朋友家里有事,没来……(真有假有,以前都没听说?!)

    郑重说明一下,我其实是很正直的人,一点都不污,也不会挖人墙角,除非,嘿嘿嘿……

    开玩笑,真的只是去帮忙,关心同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