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八十八章 家宴
    董皇后自然不会真的以为贾环在调.戏他,只可恨这猢狲口无遮拦。

    贾环自知失言,也不敢挣扎了,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让两个笑嘻嘻的相貌甜美的宫女,举着绣春棒,香汗淋漓的抽了一顿屁股……

    疼其实没多疼,只是觉得丢人却丢大了……

    偏偏他还因为自己说错话,理亏的连狡辩都不敢再狡辩。

    最后,被董皇后赶出了宫,还警告他别忘了送地毯……

    ……

    回家的路上,贾环心里不住感慨。

    董皇后,当真是个极贤明,且极聪明的女人。

    这一番“惩罚”,与其说是惩罚,不如说是拉近距离。

    说起来,他今天动手重重的教训了董锋,其实是很有些扫了皇后面子的。

    后族的代表子弟,第一次露面,就把他打的再无出头之日,董皇后脸上也会无光。

    不过贾环有不得不动手的理由。

    贾家如今看起来兴旺之极,可满门富贵,实际上全担于他一人肩头。

    他在时,自然百邪不侵,无所畏惧。

    可他若不在,至少不在京城,贾家人能否看住这一大摊子的富贵,贾环真不敢拍胸脯保证。

    所以,在有人第一次伸出獠牙,试探能否在贾家这块肥美无比的肥肉上咬一口时,贾环用毫无缓和余地的耳光告诉他们,不要做梦。

    贾家是一块肉,但不是他们眼中的肥肉,而是一块滚刀肉。

    即使他不在京城,不管是谁,敢冲上去咬一口,那么待他回来后,也一定让人知道,什么东西是碰不得的。

    连赢昼的面子他都敢踩在地上蹭两脚,连皇后亲侄他都敢打个半死。

    其他人若是自觉跟脚更硬,尽管放马过来就是。

    这也是隆正帝生气和董皇后计较的原因,因为贾环是在用天家和后族的体面来立威……

    不过,与隆正帝的粗暴训斥不同,董皇后的手段明显要高明一些。

    当然,这也和后宫不得干政有关。她虽然说是将贾环视作妇孺,这只是玩笑话罢了……

    董皇后这番惩罚,其实是变相的和贾环拉近关系,以弥补她那个蠢侄儿犯下的错。

    她是在对外界表态,她和贾家,并无矛盾恩怨。

    若是直接解释或者言明,实在不符合皇后的身份和体面。

    而让两个宫女,替她出面“教训”贾环一顿。

    皇后以为,以贾环整日里和隆正帝玩的那么开心的做法,他一定会明白她的意思……

    董皇后费了那么多的心思来化解其中的恩怨,足见其手段之高明和智慧之高深。

    当然,她也是没办法,谁让她那熊侄儿,理亏在前?

    况且,作为隆正帝的枕边人,她比任何人都能明白,隆正帝对贾环的态度。

    用简在帝心来形容都不够。

    只要贾环不造反,只要他不揽权,不把手伸向政务。

    那么贾环宁国侯的位置,甚至比她这个皇后的位置还要硬!

    贾环会造反吗?

    董皇后显然不会这样认为,事实上,也几乎没人会认为贾环会造反。

    否则,太上皇驾崩当夜,梁九功逃进贾府,贾环调京营围了御林军那一刻,就是最佳的造反时候。

    当夜天时地利甚至是人和,皆在贾环手中。

    但他却孤身随隆正帝入了宫。

    听说,还被隆正帝胖揍了一通……

    至于揽权和干政,就更不可能了。

    谁都知道,贾环是“军方不得干政”这一准则的最坚定支持者。

    他素来也从不插手政务,尤其是不插手吏部的官员调动,不在朝中培植势力……

    如此一来,贾环的地位,便愈发稳如泰山。

    而董锋这个蠢货,在这个时候和赢昼打贾家财富的主意。

    这是生生要树一注定无法搬倒的大敌。

    董皇后并不认为,董家作为后族,比白家能强到哪去……

    所以,她一万个不希望,董家和贾环起冲突,更不希望,将这种争斗蔓延到宫里……

    所以,通过一顿绣棒的敲打,成功的弥补了内中裂痕。

    至于董锋……

    谁还会管他?

    ……

    大明宫含元殿内大摆宫宴,而贾府大观园内,也大摆着家宴。

    因为明日贾环就要出征西域,归期不定。

    所以,贾母就让李纨、贾探春还有史湘云三人,准备一席家宴,大家聚一聚,也算是为贾环送行。

    都知道贾环的脾性,所以多只是家人。

    除了薛姨妈、贾菌之母娄氏、贾芸之母五嫂,再加上李玟、李绮双姝和邢蚰烟外,再无外客。

    李玟、李绮的母亲去了她弟弟家未来,邢蚰烟的母亲没请,甄玉嬛身子不大舒服,没来……

    大宴摆在凹晶馆,皓月清波,山水亭轩,再加上遍布的琉璃宫灯,真是月明灯彩,人气香烟,晶艳氤氲,不可形状。

    因为都是家人近亲,所以未分男女席位。

    况且贾家至亲男丁,如今真个没几个了。

    因此,贾政、贾琏、贾兰、贾菌当然还有贾宝玉,都在凹晶馆内。

    贾环匆匆赶回来后,呼呼啦啦一大票人,除了贾母、贾政、薛姨妈和赵姨娘外,其她人全部起身相迎。

    “哟!过了过了啊,忒客气了些!下次出门儿迎个二三里就成,甭再这样了!”

    贾环受宠若惊“谦逊”道。

    众人本因贾政在席,微微有些相敬如冰的气氛登时瓦解,众人哄笑。

    贾母唤起了行礼问安的贾环,唤他坐在贾政下手后,才啐了口,笑骂道:“都是做大将军的人了,还这般胡闹!还要你姊妹们出门迎你二三里?”

    贾政拿出严父的姿态,喝了声:“轻狂!”

    贾环觑着眼看他:“爹,您准备给我未出生的弟弟起个嘛名儿?”

    这种劲爆级的父子对话,差点没让姊妹们在肚子里笑爆掉。

    众姊妹弟兄皆你悄悄的扯我一下,我暗暗的又捏你一把,看着面色陡然涨的通红贾政,如何面对。

    如何面对?

    贾政羞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这个年代,五十多的人老树发芽,在同僚们面前是一种嘚瑟,可在晚辈面前,就觉得有失尊重了……

    偏偏这个孽子在这个场合说起,还一直看着他,等回答!

    贾政如何能在晚辈面前说这些,可贾环还不依不饶。

    好在,他有一个好姨太太……

    “咻!”

    一根“暗器”从对面女眷队伍里飞射向贾环。

    贾环虽能接住,却没有接。

    被“暗器”打中后,抱头“哎哟”了声,看向对面,委屈道:“娘,你打我作甚?”

    到底在人前,尤其是在贾政跟前,赵姨娘没像往常那样开骂,只是咬牙切齿道:“你弟弟叫甚名字,干你屁事!”

    “噗嗤!”

    见贾环吃瘪的模样,众人实在太开心了。

    其她人还能忍住,林黛玉却实在没能忍住,喷笑出声。

    继而羞愧满面的垂下头,红着脸,抖着纤弱的肩头……

    贾环见姊妹们忍的辛苦,道:“行了,都是家里人,想笑就笑吧!林姐姐放心,我娘最喜欢你这样的儿媳妇,你大声笑,她保准不怪你!”

    “呸!”

    林黛玉又惊又羞又恼,忍不住啐了贾环一口后,慌忙看了眼赵姨娘和贾政,又低下头去。

    贾政总算收拾起了些体面,斥道:“不要欺负你林姐姐。”

    赵姨娘捧哏道:“就是,颦儿丫头比你强一万倍!我疼她也比疼你强多了!她还知道每日里来看看我,你这蛆心的孽障,三五日不见人都是常事,白养你这个儿了……”

    贾环被教训无所谓,乐呵呵的看着羞红了脸低头不语的林黛玉。

    倒是贾母不乐意了,正色道:“赵氏,环哥儿每日里多少大事要忙?好吃的好喝的好用的伺候着你妥妥帖帖的,还让他每日里来给你请安吗?他一天才睡几个时辰?”

    赵姨娘低眉善目道:“老太太,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

    贾母还想再多说两句,可看到贾环对她挤眉弄眼的,不由好笑道:“不知好歹的东西,你爱让你娘训你,就让她训吧!”

    薛姨妈在一旁笑道:“环哥儿是真真大孝子呢!赵家妹妹好大的福气!日后,怕是还有更大的福气呢……”

    这话说的很实在,天下女人,到了她这个年纪,最看重的就是儿子。

    可是,能有赵姨娘这等福分的,万里无一。

    赵姨娘地位是低,贾环又被出继给宁国府,和她从礼法上来说,断了干系。

    天家都不好抬举了她。

    可是,明着不能抬举,换个法儿照样抬举。

    区区一个贾府姨娘,一年到头来,各种年节里,收到宫里贵人的赏赐,竟比大多数命妇也不差到哪去,甚至是多出许多。

    都中大多数外臣命妇,能收到皇后赠礼的极少。

    其中,赵姨娘却已经收到过三回了……

    每逢重要节日,宫中后妃贵人们,还有宗室里几家亲王府,比如说,孝康亲王府和荆王府,都有节礼相送,再给贾母送完后,总会再顺带着给赵姨娘也送一份……

    至于满神京城的公侯府第,武勋将门的内眷,更是节礼不绝。

    贾家东西二府,也仅有贾母收到的节礼,比赵姨娘略高一筹。

    这种体面,哪个能不羡,又有哪个能不妒?

    别说薛姨妈,连贾母都有些吃味。

    当年贾代善在时也就罢了,可自贾代善战殁了后,贾家的荣光就一日不如一日。

    她这个出身侯府的大小姐,荣国府的当家主母,收到了礼遇,甚至不如现在的赵姨娘。

    虽然现在贾家又重现了往日的荣光,她也比赵姨娘强那么些。

    可她什么身份,赵姨娘又是什么身份?

    况且,她能看得出,那些前来请安的命妇,看重赵姨娘,并不比她轻多少……

    道理很简单,她已经垂垂老矣,可赵姨娘……

    等再过几年,她没了后,赵姨娘这个不过三十出头的女人,还有大几十年的荣华富贵。

    哪里比得了……

    这也是薛姨妈所说,后面还有更大的福分的道理。

    贾母哼了声,道:“如今的福气已经足够了,再多,怕不是好事,就保持这样吧……”

    此言一出,席面上的气氛微微一凝。

    主要是因为贾环的脸色有些阴沉。

    这个问题,贾母和他或明或暗的说过好些回了。

    他完全想不通,贾母死活拦着赵姨娘,不许她进宁国府,是个什么道理……

    尤其还是在她自己挂掉之后。

    对于对他经常“打骂”的赵姨娘,相处这么些年来,贾环是很有感情的。

    尽管他只是借了“贾环”的身体,可这么多年,赵姨娘对他的无私关爱,对他的真心呵护,他岂能无视?

    赵姨娘现在是一心牵挂在贾政身上,但毫无疑问,她的命根子,始终是贾环。

    赵姨娘虽然经常教训他,可那是另一种母亲对儿子的宠爱和关心。

    她没有文化,不识字,也没见识过多少大场面,她只会用这种方式,来关爱她的儿子。

    现在贾母在,为了不使得老太太心里不对劲,贾环可以让赵姨娘继续在东路小院里的过日子。

    可贾环想不明白,贾母为何非逼他表态,等她死了,还要压着赵姨娘,不让她过去……

    这已经是贾家内部,如今极少的几个不可化解的矛盾之一。

    祖孙两人,谁都不肯让步。

    随着贾环的面色阴沉,贾母的脸色也淡淡,其她人甚至都开始屏住了呼吸。

    贾政一脸的无可奈何……

    “始作俑者”薛姨妈更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倒是赵姨娘后知后觉,收到贾探春急忙递来的眼色后,想了想,才明白过来这突然安静下来的席面怎么回事。

    赵姨娘心里又感动又有些委屈。

    感动的是儿子心疼她,委屈的是,她多咱说过要去宁国府了。

    真要搬过去,还不让人的唾沫星子淹死?

    连带着贾环都要受人非议。

    贾环是不在乎,可她这个当娘的,却不能因为自己,让儿子受人指点。

    再者,贾政是无论如何不可能住进宁国府的,他还要脸呢。

    如此,赵姨娘自己就更不可能去了。

    分明有夫君在,难道还要分隔两府?

    这算什么?

    见贾环还在为这事和贾母老太太顶牛,赵姨娘只觉得他迷了心了,张口就想骂,却瞥见贾政皱着眉头,对他微微摇了摇头。

    夫妻十几年,赵姨娘将贾政揣摩的极为透彻,一眼就看出了贾政的眼神,是让她注意仪态,不好在晚辈面前破口大骂,更不能失了贾环的体面。

    赵姨娘极听他的话,又见贾政点了点头,赞许的看了她一眼,年过三十三四的赵姨娘,差点露出一抹娇羞。

    和贾政郎情妾意的对了对眼神后,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然后干咳了声,对贾环唤道:“环儿?”

    贾环抬头,方才还阴沉的脸上浮起笑容,道:“嗯?”

    赵姨娘嗔怪了眼,道:“你不要再跟老太太闹了,老太太疼你纵着你,你也要懂得分寸。

    再说,老太太是为了你好,道理你爹也都跟你说过了,偏你犟……

    我明白的告诉你,娘我打小在荣国府长大,八.九岁就在老太太院里扫地,十二三就跟了你爹。

    这半辈子,除了那几年你造孽,不得不跟你出府了三四年,其余的日子,都在这里过的。

    我习惯了,也喜欢的紧,不想再去别的地儿了。”

    贾环苦口婆心道:“娘,这荣国府,早晚都是链二哥的家当,您住在这里,算怎么一回事?到时候还不得看链二哥和二嫂的脸子……”

    “噗!”

    贾琏刚焖进嘴里的酒水一口喷出,太突然了,对面的王熙凤也是面色精彩,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

    贾政和赵姨娘看他们夫妻的脸色?

    王熙凤真想狠狠咬这人儿一口……

    贾琏剧烈咳嗽了好一阵后,才喘息道:“三弟,你这话说的……说的差点害死我啊!这里就是二叔和……和姨娘的家,我再不孝,也不敢给他二老脸子看吧?这话再莫说,这话再莫说,不然,实在没脸见人了……”

    得到了一家子的支持后,贾母脸色好看了许多,不过到底老成,见贾环多少有些闷闷不乐后,哼哼笑道:“好了,你也别同我闹了。我岂不知你是有孝心的?可你总也要为别人考虑考虑。

    就是如今,宫里的贵人,和外面的公候府第,想给你娘送礼,都要废脑筋想名义。

    你真把她接到你府上去,到时候别人来请安,又该怎么相处?

    没的让人说嘴!

    今儿就先别谈这些了,你明儿个出征,大家伙儿一起高乐一起子就好。

    如今谈这些也没甚用,你要真想做什么,等到我眼睛一闭,也拦不住你了……”

    此言一出,贾环反倒不好意思了。

    起身跪下道:“老祖宗,是孙儿不孝,不该同你犟……只是实在不忍自己亲母,却只能由堂兄赡养。”

    贾母闻言,沉默稍许,叹息了声,道:“起来吧,起来说话。”

    待贾环起身后,场面又宁寂了些,王熙凤如今不好折腾,只能给贾琏使眼色。

    贾琏见之,想了想后,笑道:“三弟,您这就有些……怎么说,有些着相了!老爷和姨娘怎地是我在赡养?我自然是有这个孝心的,可如今他二老的衣食住行用,什么都是三弟你操办了,这个大功我可不敢领。

    更何况,什么西府和东府,哪有分的那么清,不还都是贾府?

    就隔那么一道墙,值当什么?

    别说老爷和姨娘,就是三弟你,平日里也可以在这边住住。

    哪天哥哥我没地儿睡了,也得去三弟那里找个地睡一宿!

    三弟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

    ps:认罪书,我错了,今儿只能一更,打脸了……

    解释一下,有些无奈。

    同事家里有白事,是祖父病逝。

    她家里有些难,虽然就是武汉本地的,可她只有祖父母两个亲人,没别的亲戚了,如今祖父又……

    院里的同事们一直在帮忙,因为平日里关系还不错的缘故,昨晚我和另一名同事留下作陪。

    另一名同事早早睡下了,我看同事哀伤欲绝,就开解了一会儿,前面我说了好些话,效果不错,然后后面就一直听她说。

    说了好久,虽然有些冷,但同事声音很好听,又梨花带雨的坐在身边……感觉还挺好。

    一直说到今天凌晨五六点,说完了她家里的不幸后,她忽然说起了她的幸福。

    她在异地的男朋友,今天下午会来……

    咳咳。

    我默默的看着窗外的启明星,点了点头。

    干巴爹!

    大家放心,最近思路通顺,一定会补更的,一定会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