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八十七章 董皇后
    不是蠢蛋又是什么?

    贾环也曾怀疑过,赢昼是不是在扮猪吃老虎。

    毕竟他老子就是这方面的高手,隐忍的功夫超乎寻常。

    太上皇在时,皇太孙赢历在诸多皇孙中一枝独秀,光芒四射。

    这种情况下,隐藏好自己,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天家无亲情,这是不需要过多解释的哲理。

    可是,在经过多方调查观测后,贾环发现,他想多了。

    赢昼,真的就是那样一个荒唐的人。

    喜好吃白席,只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荒唐举动之一。

    他还是双性恋,和几个清秀的太监关系极为有爱……

    贪玩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景阳宫诸多宗室皇子皇孙中,他是当之无愧的倒数第一。

    若非有董皇后护着,这些年没被隆正帝打死,都是奇迹。

    因此,贾环才断定,即使在隆正帝如今不喜咸福宫中的那位的情况下,赢昼也仅有一成的上位机会。

    过了今日,一成都不会有……

    偏偏,他还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那个位置,又岂是随便哪个就能惦记的?

    所以,他根本不需要担心,将会会有什么麻烦。

    若没有露出狐狸尾巴,赢昼未来说不得还会当一个安享富贵的闲王。

    可如今他露过这样的心思,未来不管哪个皇帝,都会对他“另眼相待”……

    “唔,贾小子,听说,这白瓷是你家烧的?”

    贾环负责托盘,赢昼负责斟酒,第一个享受这个待遇的大佬,就是越来越老的李光地。

    一脸老年斑的李光地,看着几面上极为精美的瓷器,有些喜欢的问道。

    可怜赢昼笑的一脸猪头,还被华丽的无视了……

    大秦不是前世的大清,皇子尊贵则尊贵,但还没贵重到让宰辅元老都敬着的地步。

    贾环呵呵笑道:“李相爷,是我家作坊里烧出来的。好看吧,您觉得怎么样?”

    李光地颤巍着手,捧起了一个瓷盘,揶呜道:“我觉得……我觉得我家也该有些这样的瓷具,装个果子,盛碗米,挺好!”

    贾环哈哈笑道:“好说,小子给您老打八折优惠!”这自然是玩笑话……

    李光地张开一张没几颗牙的嘴,笑的极为欢畅,指着贾环道:“老夫就知道……就知道你贾小子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你做的对!

    该给的给,不该给的,谁也不能乱要,老夫也不成!

    否则,大道何在?

    乱了体统规矩,那是要亡天下的……”

    何人能亡天下?唯有昏君!

    贾环心里有些感动,瞥了眼面色陡然涨红,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的赢昼,呵呵笑着点点头,道:“小子记住了。”

    李光地“嗯”了两声,然后摆摆手,道:“去吧,回头……回头把你家的果奶酒送些来,最近,不喝点那事物,睡不好。

    诶,真的老了,没多少时间了,要去见太上皇喽……”

    周围一静,赢昼的脸都有些发白,上头一直留意这边动静的隆正帝更是面沉如水。

    贾环却哈哈笑道:“李相爷,您说笑了!就您这身子骨,小子瞧着最少还能活二十年!

    我猜着了,二十年前,您保管就说过这些话,多少人盼着这一天,结果盼了二十年都没盼着。今儿您又想哄哪个?”

    “嚯嚯嚯……”

    老李笑的极开心,指了指贾环,道:“贾小子,不错,你很不错。

    好好走下去,走稳当了。

    记住,跟紧皇上,跟紧皇上就好,唔?”

    贾环躬身领教道:“小子记住了。”

    上面,隆正帝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就听李光地又道:“还有,奉圣夫人……她的信啊,老夫收着了。

    可惜,我家如意的亲事,他祖母早早就定下了,是她老人家,在我老家昭阳寻摸的一家乡绅家的闺女,还是她的远亲呢。

    你可要帮我解释清楚喽,奉圣夫人,我很尊敬她的,她是个了不起的好人……”

    说着,李光地似乎陷入了过往的回忆,老眼浑然失神……

    贾环点点头,轻声道:“李相爷,我知道了。”

    说罢,不再打扰老人家,与赢昼一起走向了第二人。

    轮着张伯行、张廷玉几个少数文官大佬转了一圈后,贾环和赢昼又转到了武勋这边。

    当头一人,便是现如今大秦百万大军的太尉,一等彰武侯叶道星!

    即使贾环没有被拉壮丁,他也只能屈居于叶道星之下。

    国朝体统所在。

    即使在张廷玉跟前都规规矩矩的贾环,看到站起来迎酒的叶道星,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周围再次一静,好些人都在等着这一刻。

    看热闹的心,即使这些阁辅大佬,也不比老百姓弱多少。

    不过,他们却是失望了。

    没等贾环说些“俏皮话”,上头龙椅处,传来一声满是警告韵味的冷哼声。

    贾环憋住了……

    今天是隆正帝释放缓和信号的日子,确实不是能随便顽闹的。

    不过嘴巴憋住了,可背着隆正帝的眼神,却不断提示叶道星,喂,看酒盅,那不是金樽……

    叶道星一双眼睛阴鹜,但以他的城府,自然不会在这里张扬出声。

    沉稳的谢过赢昼的斟酒后,无视贾环,眼观鼻鼻观口的坐下了。

    至于心里在想什么,谁也看不破。

    隆正帝在,贾环不好太过造次,也就不再撩拨这个阴人了。

    端着酒盘,陪着赢昼,又给牛继宗、温严正、施世纶三位军机阁大佬敬了酒。

    也只有两阁阁老才有这个资格。

    不过,在给施世纶敬完酒后,上头的隆正帝又发话了:“赢昼,贾环,征北大将军和车骑大将军劳苦功高,此次回京述职,你二人也代朕敬一杯酒。”

    “喏!”

    赢昼和贾环躬身一应后,后面的内侍又换了一壶新酒。

    二人走到施世纶下手席位,匆忙站起谢过皇恩的两个气息雄壮的大汉前,赢昼按部就班的斟酒,敬酒。

    两人又谢过赢昼和贾环。

    在此期间,贾环的目光一直静静的打量着傅恒和吴天两人。

    一个手握天府军团十万大军,一个掌着长城军团的八万大军。

    一个父亲是太上皇亲卫出身,其子又有咸福宫皇太孙的影子……

    另一个,就更复杂了。

    吴天的女儿是与贤德妃贾元春一起封贵妃的,按理说,应该是隆正帝夹带里的人。

    可是不是,吴天原是方南天极器重的大将。

    岳钟琪擅攻,吴天擅守。

    都唯方南天之命是从。

    而方南天,曾与忠顺王走的极近……

    所以,这两人都算不得隆正帝的心腹,非但算不上心腹,甚至,还对他有些干碍。

    却不知,这次将此二人诏回,到底是何打算……

    贾环观望吴天和傅恒两人时,两人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

    之前含元殿上,贾环对董锋大打出手的场面他们两人当时不在,没有看到。

    可是等他们随隆正帝匆匆赶到含元殿,赢昼被带走后,武勋们却掀起了一阵阵热议。

    他们二人才惊悉了贾环光辉的战绩……

    肆无忌惮,跋扈非常。

    是两人对贾环的判断。

    实际上,以前两人虽然没见过贾环,可关于贾环的传说,两人都了如指掌。

    从两人的角度来看,贾环大打出手倒也符合他的性格。

    只是,现在再看到贾环时,他们总觉得以前的印象,有些不对。

    至少,李光地绝不会对一个飞扬跋扈到作死地步的少年,说出那番话来。

    如今再想想,无论是太上皇还是隆正帝,都是极为雄才大略的帝王。

    能让他们这般呵护的人,又岂是他们儿子同他们描述的那样粗鄙不堪的人?

    除此之外,他们两人知道贾环在打量他们。

    只是这种目光……

    不是轻狂的居高临下,更不是寻常衙内看到他们的畏惧。

    而是一种极为理智的打量。

    以他们两人的身份,被这种目光看着的感觉,着实是一种很新奇的感觉。

    虽然只是很短的接触时间,可吴天和傅恒,都有一种体会。

    此子,非善类。

    ……

    坤宁宫,绣锦殿。

    此为中宫皇后教诫六宫之所在。

    此刻,董皇后面沉如水的看着一遍插珠翠,哭泣不已的妇人。

    “娘娘,锋哥儿被打成了那般模样,您是没见着,都昏迷不醒了,连口中的牙齿都落了好些,咱家老太太,差点没背过气去。贾家那人也太过狠心霸道了些,娘娘,锋哥儿可是您的亲侄儿,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可那贾家子却……”

    听着妇人喋喋不休的抱怨,董皇后秀美紧蹙。

    她今年虽然已年过五十,可因保养得当,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

    董皇后是出了名的贤后,心怀宽大,心地仁善,连太上皇都嘉赞过。

    皇太后虽然极不喜隆正帝,但对董皇后却不曾刁难过,只是淡淡相处。

    但这也已经可见一斑了。

    隆正帝当年混的最惨淡时,就是董皇后一直在暗中关怀着他,安慰着他。

    还几次三番从娘家带回银子,相助隆正帝。

    隆正帝对董皇后也极为敬重。

    这大概也是董锋敢敲诈贾环的缘由之一……

    “够了!”

    听着妇人抱怨不停,甚至开始攻歼起外臣,董皇后冷声喝断,斥道:“贾家子?贾环乃是国朝一等候,为大秦出生入死,立下过血汗功劳,更遑论他还是荣宁二公之后!贾家子之言,也是你能叫的?

    锋哥儿撺掇老五要了内务府的差事,本宫原以为他们是长进了,想着为皇上分忧,才让皇上给他二人一个机会。

    谁知道,他们就是这样长进的!

    混帐东西,贾环借陛下些银子,都敢收利钱,他们二人竟敢打人家的主意?

    如今丢人丢大了,你不想着怎样补救,平息陛下的怒火,还敢在这胡言乱语,撺着本宫替你出气。

    白家满门是怎么被杀绝的,才死了几天,就都忘了?

    你们再闹,等有一天,贾环也压着董家一门,前往菜市口开刀问斩的时候,本宫看你们再跟哪个去闹!

    行了,回去吧,给娘说,董锋的事不要再闹腾了,陛下已经极怒。

    闹到最后,波及到本宫身上,董家还指望哪个?”

    将愚蠢的娘家嫂嫂轰走后,董皇后对一旁的内侍吩咐道:“夏守忠,宫宴快完了吧?”

    夏守忠是后六宫总管都太监,如今宫城中,除了苏培盛,就属他的地位最高,为人也忠心耿耿。

    他躬身回道:“娘娘,已经快结束了。”

    董皇后道:“那你去,把贾环和赢昼招来。”

    夏守忠先应了声,然后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娘娘,贾环是外臣,不好进内宫……”

    董皇后冷笑一声,道:“无事,你先同陛下说一声。这个坏东西,偏生拿我董家人做筏子,亏他之前还有脸托付本宫照顾他姐姐!今儿本宫倒想瞧瞧,他还有脸没脸见我!”

    想起隆正帝那张冰山脸,夏守忠都有些怕,犹疑道:“陛下?娘娘……”

    董皇后皱眉道:“你去就是,陛下心里必定比本宫还恼,却没什么法子收拾那坏东西。知道本宫出手,陛下只有高兴的。贾环今年还不到十五,本宫还管得了他!”

    ……

    “娘娘,不满十五,臣也是外臣啊!要罚臣,也由陛下罚才对!”

    贾环气急败坏道。

    身后两个宫女,举着两个裹着绣纱的木棍,要打他屁股……

    一旁还有一个倒霉鬼,赢昼已经趴下了,等着施刑。

    对赢昼来说,这种惩罚已经习惯了。

    又不疼,有什么好气急败坏的?

    他宁愿被皇后打一百回棍子,也不愿单独面对隆正帝那张黑脸。

    赢昼还在思考,被皇后教训后,隆正帝那里是不是就能蒙混过去了……

    可贾环没他这么不要脸,他还要在都中混呢!

    然而,看到贾环这幅德性,董皇后却轻轻一笑。

    分明已经五十的人了,竟笑出了千娇百媚的感觉。

    只是,看到她的笑容,贾环心里却有些不详,果不其然,就听董皇后雍然开口道:“贾环啊,你也知道你未满十五?所以,你如今还在妇孺之列。本宫为一国国母,职责就有管教外臣命妇妇孺之权。若非如此,你以为陛下为何会准许夏守忠带你进内宫,嗯?”

    贾环闻言一滞,想起刚才被夏守忠带走时,隆正帝脸上的冷笑,如今想来,那是得意的贼笑啊!

    人为刀俎,贾环不得不赔笑道:“娘娘,您看这样行不行?臣家最新出产了一批羊绒毛毯,精美华贵之极,好得不得了!和娘娘您的气质极配,臣总想着找个机会献给娘娘您,可总难见凤颜!

    诶,天可怜见,终于让臣盼到了今天。

    没说得,臣一定要献一份爱心……不是,献一份孝心!”

    董皇后本来忍着笑,看贾环贼兮兮在那里表演,可等听到他说爱心时,董皇后一张脸登时涨红,一旁的宫人,还有趴在地上挨打的赢昼都直了眼。

    俺的个亲娘咧!

    这是活腻味了吗?

    董皇后咬牙道:“陛下说的果然没错,真真是个混帐之极的坏东西!来人,给本宫按住了,狠狠的打!”

    ……

    ps:单位一极好同事家里办白事,帮了一天的忙,今天就一更。心情也受了些影响,八零后的这一代人,家里祖父母都已经年迈,最好还是多陪陪……明天三更,尽量四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