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八十六章 蠢蛋!(第二更!)
    “你们出来干什么?”

    贾环莫名其妙的看着兴高采烈的牛奔等人问道。八)

    牛奔闻言一怔,道:“靠,你不是要走吗?我们当然跟着一起走了。”

    语气有些责怪,这种问题还用问?

    贾环莫名道:“谁说我要走了?”

    牛奔傻眼儿了,温博皱眉道:“那你出来干什么?”

    贾环道:“之前在好汉庄喝多了,这不是一肚子尿吗?我出来撒尿……”

    “我艹!”

    一群相熟的衙内们差点炸了锅。

    秦风都忍不住笑骂了声后,道:“我们也是。”

    “对对对,我们也出来撒尿!”

    “哈哈哈!”

    正是热血贪玩时,听说这么有趣的事,岂有不闹腾的?

    刚才真是让他们过足了瘾!

    如今都中衙内圈们,贾环差不多是公认的精神领袖。

    传说一堆一堆的,但大都是传说。

    只有极少数人,才亲眼见过他的牛逼之处。

    直到刚才,他们才亲眼见识了都中第一衙内的风采。

    那可是炙手可热的皇子啊,脸都快被打肿了。

    还有一个,也是皇后的娘家嫡亲侄儿,在含元殿这样的地方,说打就打,啧啧啧!

    再想想他们自己,出门前家里所有的亲长都千叮咛万嘱咐,万万不可在宫里造次失礼。

    各种规矩教导了千百遍。

    教的他们都不由自主的紧张不已。

    可看看贾环这番做派,哈哈,没说的,过瘾!

    贾环无语的看着近二十个少年,要同他一起撒尿,道:“场面应该很壮观!就是不知道坑够不够……”

    “哈哈哈!”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闹腾。

    引来站岗执勤的御林军纷纷侧目。

    “宁侯,宁侯……”

    正当贾环带着一票弟兄满宫城找厕所时,后面一身着大红太监蟒袍的老头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

    看到此人,一群闹腾的衙内们顿时安静下来。

    苏培盛!

    如今皇城中内监第一人!

    放在以前,就是梁九功的地位。

    这样的潜邸旧人,没有谁敢轻易得罪。

    贾环似笑非笑的看着在那做劳累状一脸焦急的苏培盛,道:“老苏,过了啊,以你的身手,就算和匹大洋马赛跑,都八成能跑赢。”

    苏培盛闻言,抽了抽嘴角,苦笑道:“宁侯啊,您这是……好端端的,大好的日子,您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贾环冷笑一声道:“苏公公,该不会是你给他们出的主意,来敲诈我的吧?”

    苏培盛跳脚道:“这话是怎么说的,这话是怎么说的?我苏培盛,是那么没眼睛的人?”

    贾环抽了抽嘴角,道:“老苏,过了啊,你这也太浮夸了些。”

    苏培盛赔笑道:“宁侯,这件事您再也别提,多少给陛下存些体面。真真是……”

    “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你拉着我做什么?”

    贾环见苏培盛说着话拉着他的袖子不松手,正色道。

    苏培盛压低声音道:“小祖宗诶,你可千万别出宫啊!快回去吧,不然陛下的脸面都掉完了!您这是要闹哪一出啊!!”

    贾环眨了眨眼,道:“谁说我要出宫了?我们这一伙子要去如厕,又叫出宫,又叫更衣!苏公公你来的正好,快来指点一下,宫里的御屎台在哪儿?我们哥儿几个都快憋不住了!”

    “噗!”

    一阵寂寞的沉静后,牛奔率先忍不住,涨红着脸,一口喷笑出声,然后一群虎气少年狂笑不已。

    连苏培盛都没忍住,笑的一身老骨头差点散架,竟然翘着兰花指指着贾环道:“让张相爷听到了,有你的好!”

    张伯行如今掌着兰台寺御史。

    贾环冷不丁打了个寒战,警告道:“老苏,把手指头收好,我看着害怕……别说了你当我开玩笑呢?我真的尿急……”

    苏培盛又气又笑,堂堂大明宫总管太监,就带着一群小子,去了宫中御厕……

    ……

    等贾环一群人如厕结束,重返含元殿后,迎来了一群人的侧目。

    不过这和贾环无关,他还没坐下,又被苏培盛喊去了紫宸上书房。

    上书房里的气氛,压抑之极。

    赢昼跪在当中,瑟瑟抖的和个鸡仔一样。

    隆正帝面黑如锅底,眼睛都有些隐隐泛红。

    贾环一进门,一双细眸就恶狠狠的瞪了过来。

    他是真怒了,肺都快炸了。

    怒赢昼丢人现眼,更怒贾环这个混账,一点颜面都不留。

    至于董锋勒索之事,在他看来,跟放屁没什么区别。

    借点银子给朝廷,都要收利息的混帐东西,还指望他能被一混不吝的蠢货给勒索了去?

    所以,在隆正帝看来,贾环这混帐东西就是故意的!

    尤其是从苏培盛口中得知,他根本不是想退场出宫,只是去如厕之后……

    隆正帝眼神冰冷的看着贾环,像是一幅要吃人的模样。

    贾环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一幅纯良无害的模样,似乎不解其意……

    隆正帝见之,差点没背过气去。

    一旁的赢祥实在看不下去了,皱眉道:“贾环,今日的宫宴,皇上寄予了厚望,也有许多准备,有许多事要谈……

    你怎地就不能忍耐一二?区区一个董锋,又算的了什么?

    哪怕先虚与委蛇,暂时遮过了,后面自有陛下为你做主。

    何至于如此暴烈?

    还说的……”

    贾环沉默了下,道:“每一次权力交接,必然会引一场大洗牌。新贵们想要升官财,就要踩着前人的尸骨向上爬。这本是官场常态,我管不着,也不想管。

    可既然他们把注意打到我的头上,我若再忍让,丢的就不是我一个人的脸面,还有我贾家的体面。

    而且,这种事有一分退步,后面就是层出不穷的蚂蟥。

    我怕麻烦,所以,就从一开始打断伸来的手……”

    “放屁!”

    隆正帝一个字都不信,咬牙道:“你不去欺负别人就好了,谁还敢惹你?新贵?哪个新贵有你贵?你连皇子都敢打压,皇后的子侄都差点被你打死!你还敢赖别人?”

    贾环呵呵一笑,道:“陛下,这件事总不能怪在臣的头上吧?分明是……”

    “够了!”

    隆正帝喝断贾环的话,厉声道:“你不要以为朕不知道你的心思!你还记着梁九功死前对你说的话,他让你保住皇太孙,所以,你要将赢昼的脸面踩在地上,让他颜面尽失,对不对?”

    此言一出,连赢祥的面色都微微一变,轻轻倒吸了口冷气,有些骇然的看着这一对君臣。

    更让他惊骇的是,贾环竟然,沉默了……

    不过好在,贾环没有沉默太久,在气氛愈凝重,凝重到后面的赢昼连跪着都有些费力时,贾环缓缓开口道:“陛下,您想多了。”

    赢祥眉尖一挑,赢昼悄悄抬起头,苏培盛脸色稍微多了些血色。

    他就怕贾环真的认下了隆正帝的说法,那才是骇人之事。

    梁九功说的遗言,可不只这一句……

    只要不是因为还惦记着梁九功的遗言就好,其他的,都是无关轻重的小罪……

    “朕想多了?”

    隆正帝的脸色没有一丝好转,眼神也依然凌厉,寒声道:“若非如此,你为何要大闹含元殿?”

    贾环有些无奈道:“陛下,臣也是人,今年才十四岁,让人明目张胆的敲诈勒索,如何能忍得住?

    再者……咳咳,今天臣在好汉庄喝了一天的酒,喝的稍微有点多,有点醉。

    明日不是要出征吗?高兴!

    正在兴头上,想着如何上阵杀敌,偏巧董锋那孙子,好死不死的跑来敲诈臣,张口就是七成份子。

    他也不想想,臣光本钱就要耗掉至少六成,辛苦了一番,臣还要倒贴一成……

    只这样也就罢了,他还拿一些大帽子往臣头上扣,好似臣不给银子就是不知道为陛下分忧……他娘的,妥妥一个奸臣。

    他董家怎么不破家捐银子?

    要不是看在皇后的面上,臣今儿非捶死他个王八蛋不可。

    瞎了狗眼……”

    隆正帝脸色那叫一个精彩,他没想到,贾环竟是因为这个原因,喝醉了……

    “好了……”

    见隆正帝有些下不来台面,赢祥喝住了贾环的骂骂咧咧,沉声道:“你不知道今夜要举办宫宴吗?喝的醉醺醺的闹事耍酒疯,还有理了?别再惹陛下生气了,不然有你的好!”

    隆正帝细细的打量了番贾环,见他眼睛是有些淡淡的红色,眼神也有些木讷,对他的话便信了八成。

    如此一来,再指责贾环居心叵测,就不大合适了。

    可今日天家颜面丧尽,刮地皮刮到有大功,还就要出征的臣下头上,这个名声,足以“流芳百世”!

    想起幼子信誓旦旦要为父皇分忧的言辞,隆正帝怀着一腔怒火,看向了一旁差点没昏过去的赢昼……

    ……

    半个时辰后,当宫宴的最大牌的客人也到达后,隆正帝、忠怡亲王赢祥,还有贾环并赢昼,才一起再次驾临含元殿。

    一切好似都没生过。

    董锋吐的血也早就被内侍擦的干干净净。

    隆正帝先与坐软轿而来的李光地问候了声后,才坐回龙椅,接受百官拜贺。

    和后世做政府报告没什么区别,隆正帝作为老大,先做了开场白,不过相比于后世天朝大佬们冗长的报告,隆正帝的话和他的脾性一样,粗暴直白。

    这次宫宴,就是为了西征准备的。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说法。

    真实的意图,明眼人也都看得出来。

    清算,到此为止,要怀柔了。

    尽管隆正帝恨不得将世上所有的贪官污吏斩尽杀绝,可归根到底,他仍旧是一个皇帝,一个最高级的政客。

    他不能随性,他还要考虑后果。

    在李光地给他上了一道奏折后,隆正帝就决定暂时收手了。

    已经人心惶惶了,短短的两个月内,人头滚滚,抄家无数。

    又逢国战之时,也该收手了。

    大棒之后是甜枣,乃是权术至理。

    当这个信息,从隆正帝的言语间透露出来后,真真让无数人海松了口气,在心里狂欢不已!

    对于之前的小插曲,自然也都选择性的遗忘了。

    直到两个倒霉的家伙,在隆正帝的命令下,开始给一圈大佬斟酒……

    贾环见赢昼每每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就忍不住咧嘴。

    真是个蠢蛋!

    ……

    ps:今天两更啊,要重新从以前的章节里整理一下资料,不好再犯低级错误了……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