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八十五章 你算个什么东西? (第一更!)
    “要不要这么拽?”

    赢昼呵呵笑道。

    贾环耸耸肩,笑道:“陛下都知道咱们是一路货色,殿下,就不要再隐瞒了。其实我也不是在笑话你,我的名声比殿下好不到哪去,就强那么一点点!”

    “屁!你比我强?”

    赢昼笑骂了声,道:“除了你身边这几个伴当,随便你问哪个,看咱俩谁比谁强?”

    贾环呵呵。

    赢昼圆脸上嘴角抽了抽,正要说话,忽然,后面走来一身着锦服的年轻人,二十多岁,相貌不错,但眼神看起来有些轻浮,虚傲。

    所谓虚傲,就是故意端起架子,作出的傲气。

    真正发自骨子里的骄傲,是赢历那样的,几乎浑然天成。

    看任何人的眼神,都很平常,平常中,带着俯视。

    而这个年轻人,是嗑了脑残片后的挑衅目光……

    不过能出现在这个场合里,还敢这般吊炸天,想来应该是骤贵的角色。

    还不是一般的贵……

    “昼哥儿,准备的差不多了。”

    果不其然,能这样称呼赢昼的人,并没几个。

    赢昼点点头后,对贾环介绍道:“环哥儿,这位是我的表兄董锋。”

    贾环恍然。

    赢昼生母早丧,他自幼便被中宫董皇后养在膝下。

    董皇后自己连生了四个孩子,三个夭折,只留下一个二公主,还被指了蒙古。

    膝下无子,就对赢昼慈爱非常,又因为太上皇极重赢历,皇位注定没有赢昼什么事,所以董皇后对赢昼管的并不严苛。

    如此一来,母子感情极好……

    赢昼生母娘家没什么人了,况且,他养在董皇后膝下,自然不会再认一个亲母族。

    董家,就是他的母族。

    这个董锋,就是董家子弟。

    太上皇在时,天家外戚以白家为首。

    董家是个有眼力的,虽同为后族,但与白家相比,董家的表现就如同一个小媳妇,中规中矩,甚至是窝窝囊囊。

    可是如今太上皇驾崩了,白家又被隆正帝派贾环杀了个干干净净。

    这个时候,董家终于结束了蛰伏期。

    而且,当初隆正帝落魄时,董皇后没少从娘家要银子,接济他这个穷酸皇帝。

    如今,也该到论功行赏的时候了。

    贾环听说过,董家家主,当今国丈董殿晨如今为内务府大臣。

    而赢昼又分管内务府,董家子弟在他手下做事,也说的过去。

    至于为何这般中二……

    说穷人乍富有些过了,但小媳妇当了太多年,如今终于能伸展手脚了,张扬一些,也说的过去。

    只是……

    “你看我干什么?”

    贾环莫名其妙的看着董锋眼神神秘的盯着他,问道。

    赢昼也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董锋一眼……

    董锋面色一红,干咳了声,道:“环哥儿,我有事……”

    “你有事?你有病吧?”

    贾环直言问道。

    董锋面色一沉,沉声道:“什么意思?”

    贾环好笑道:“你爹站在这,也没资格喊我一声环哥儿,你算个什么东西?”

    董锋怒急,面色陡然涨红,就要发怒,却被赢昼厉眼看住。

    这家伙也不是一个完全没脑子的,知道这个场合不适合惹事,只得压住心里的怒火。

    赢昼对贾环解释道:“环哥儿,父皇之前接见过表兄,夸了他好些。表兄也喜欢经济之道,还颇有孝心,孝敬过父皇母后好些银子,后来因为白杰眼红他的生意,抢夺了去后,父皇不愿惹太后生气,才让表兄收了手。

    如今我掌着内务府,正要做一番事业,所以就请了表兄来帮衬一二。

    想来表兄也只是想和环哥儿你亲近亲近,才没讲那些俗礼。”

    贾环点点头,笑道:“原来如此……不知寻我有何贵干?”

    那董锋被赢昼看了两眼后,面色恢复了正常,挤出一抹笑容,看着贾环道:“宁侯,在下想同宁侯谈点生意……”

    “生意?什么生意?”

    贾环呵呵笑道。

    董锋指了指一旁矮几上的精美磁盘,笑道:“就是它,白瓷!”

    贾环无所谓道:“这个啊……这个我已经和陛下谈过了,按照玻璃的行情去办就是了。”

    董锋连连摇头道:“宁侯太过小气了些……”

    贾环呵呵道:“九比一分账,内务府九,贾家一,也叫小气?”

    董锋有些自得的笑道:“那是姑父他们不大理会这些事,才让宁侯占了大便宜。都中这般分成,看起来是内务府得意了,可是相比于神京城,江南的买卖才算大头。那里,却都让宁侯一家吃了!”

    贾环想了想,道:“也有道理,那董大人以为,该如何办?”

    董锋笑道:“宁侯放心,内务府绝不是贪得无厌的人,都中的生意,就还这么办,但江南的,就不用九比一分账了,七比三就好。”

    贾环笑了,道:“这白瓷,是我贾家的产业,从生产到销售,都是由贾家一手操办。结果你来占大头?”

    董锋有些不高兴了,道:“诶,宁侯,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谁不知道宁侯你最忠君爱国,为君父分忧难道还要计较这些?大局!你得考虑大局!”

    贾环点点头,笑的愈发灿烂,问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说着,又看向赢昼,依旧笑的灿烂,道:“你的意思?”

    赢昼干笑了两声,道:“环哥儿,我这不是才掌内务府吗?整日里看父皇为了国库空虚担忧,所以就想做出一番大事业。环哥儿,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贾环呵呵笑道:“殿下,刚才董锋叫我环哥儿,我怎么回答他的?”

    赢昼闻言一怔,眨了眨眼,回忆了下,道:“你说……你爹站在这,也没资格喊我一声环哥儿,你算个什么东西?”

    贾环灿烂笑道:“对啊,你算个什么东西?”

    赢昼闻言,面色陡然涨红。

    不过他还没发作,一旁的董锋就如同被人杀了爹一般,厉声道:“贾环,你好大胆,竟敢辱骂皇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哎哟!”

    “啪”的一声后,董锋在众人注目下,整个人被一耳光扇的倒飞出去,又重重摔落在地。

    整座含元殿内一片安静。

    都是老油条了,谁也不愿在这个时候惹事。

    牛继宗温严正等人都在各自的席位上安静的坐着,偶尔低声交谈几句国事。

    对后面的勾当充耳不闻。

    如今的贾环,根基已壮,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需要他们随时呵护的瘦小孩童了……

    贾环双手环抱胸前,无视赢昼难看之极的脸色,一步步走向赖在地上吐血,怨毒看着他的董锋。

    走到跟前后,在无数人或明或暗的注视下,又一脚踹在肚子上。

    董锋在光滑的金砖地面上,滑出了老远,不怎么动弹了。

    贾环这收了手,冷笑一声,清冷的声音回响在含元殿宏达的空间内:“我贾家满门富贵,都是贾家历代男儿,用鲜血和性命,在沙场中拼杀而回的。

    我贾家的财富,也是贾家用正当的手段,干干净净赚取来的。

    当初之所以要将玻璃生意的红利分九成给内务府,只是因为本侯在龙首宫看到宫殿简朴,才起了孝心,孝敬给太上皇的。

    但,这不是义务!

    董锋,本侯再问你一句,你算个什么东西,张口就要拿走一大半?

    为君父分忧?

    好大的名头!

    为了给陛下解难,我们武勋将门认购了一千万两国库国债,贾家倾家荡产,除了宗祠祭田外,连田庄都卖了个干净,凑出了五百万两。

    所为者何?

    就是在这里听你继续来勒索我贾家的财产?

    若非看在皇后贤明,待本侯不薄的份上,我今日必当场斩杀你这佞人于此。

    腌臜蠢货,赶紧滚回家去,不要再在外面,再给皇后丢人现眼了!

    真想要搜刮我贾家银财,尽管拿着刀斧来抢就是。

    本侯等着你!”

    “噗!”

    本就奄奄一息的董锋,听闻此言后,再也无法承受比身体打击更严重的心理打击,一口血喷出后,昏了过去。

    他昏的倒是干脆,却让一个人的处境,愈发尴尬,也愈发难看。

    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谁都知道,董锋背后站着的是哪个,他又是在替哪个做事。

    贾环一番话与其是在教训董锋,不如说是在教训他背后那个。

    那一耳光和一脚,虽没真个打在背后之人的脸上,却远比打在脸上还疼。

    赢昼一张圆脸如同在滴血,今日,他这张脸生生被人踩在地上,还用脚狠狠的呲了呲。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到贾环打完人说完那番话后,竟大步离开了。

    他,走了!

    不止如此,随着贾环的离开,牛奔、温博、秦风、诸葛道、苏叶、涂成、马刚等等,一大票威名赫赫的将门虎子,全都起身,跟随离去。

    武勋行列,生生空出了一片空地。

    刺眼之极。

    而从始至终,牛继宗等人,都没有发言。

    但,这就是一种默许!

    赢昼脸上的红色渐渐消退,变得有些苍白。

    他搞砸了。

    从隆正帝那里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一次露面的机会,就这样被他搞砸了。

    想起那张冰山一眼的黑脸,赢昼脸上渐渐恐慌起来,还有,说不出的委屈。

    他的确是想让贾环帮他一把,他也知道这件事做的不地道。

    可是,他并没有想白占贾环的便宜啊!

    等到他成了太子,日后当了皇上,难道还不能补偿贾环的损失吗?

    却不想,此子竟这般,不识抬举,嚣张跋扈!

    赢昼细眸里,浮起一抹怨恨。

    只是,没等他将怨恨加深,就又被恐惧代替。

    他看到一道明黄身影,出现了在丹陛御道上,眼神森冷暴怒的看着他。

    ……

    ps:今天网出了问题,晚了些。另外,昨天章节里,邢蚰烟应该是和王世清一伙儿的,还有蜀中侯的爵位,因为换电脑时出了问题,大部分资料全都丢失了,真真是痛不欲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