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八十二章 老狐狸(第一更)
    薛宝钗决心坚定,可惜,对她来说,大白天的祸祸,刺激感虽不及昨晚,但也是超乎想象的。

    尤其是外面庭院里时不时传来莺儿婉拒回事的婆子造访的声音,更让她全身颤栗。

    没一会儿,就弃械投降,哀婉求饶了。

    好在经过昨夜,贾环如今也不是太过急色的人,就放过了她,一起收拾了下后,就出门办事去了。

    ……

    神京城西,官道之侧,望乡亭。

    这里是都中亲友们送别西出阳关故旧离人之地。

    往常年份并不热闹,唯独今年,几乎从隆正帝掌大权起,此地就再没了往日的安宁。

    哭泣声、哀叹声、求饶声、咏叹声,声声入耳。

    贾环看着沦落为阶下囚数日的史家兄弟,面色淡淡,心里也有些感慨。

    史家哥俩儿,似乎还没清醒过来。

    原本一身的矜持架子,看着已经被磨平了。

    可当贾芸出面,安排了他一家人坐上了铺垫着褥子的马车,送了吃食,还塞了一包银子后,史家哥俩得陇望蜀,又提起了其他的要求。

    无非是要求贾环跟隆正帝求情,不要流放他们了。

    搬旧情,数祖功,他们还觉得朝廷抄家毫无道理可言,应该如数奉还。

    最后,还希望保留一点爵位……

    在他们看来,以贾环和皇家的关系,这些并不算太难,就看他有没有孝心……

    贾环对这两个吉祥物算是彻底放心了,这样的智商和情商,去了西域也做不了妖。

    不怪他们两人蠢,实在是……顺风顺水了大半辈子,没有一点危机感,顺的他们智商都退化了。

    不过谁家还没几个极品亲戚?

    史家哥俩,和后世吃铁杆庄稼的八旗子弟差不多是一个水平。

    好在,这些人,在漫长的生命里,连过客都算不上……

    ……

    送别了史家后,贾环回到荣国府,跟贾母交代了两句。

    说了好些好话后,就又出了门。

    好汉庄,二楼。

    中央擂台上,一些将门子弟光着膀子,肆意挥洒着汗水。

    周围一群看热闹的,呼哈喊叫,好不热闹。

    牛奔看了几眼后,撇了撇嘴,道:“环哥儿,你猜这些王八蛋们在这里闹腾,是他们自己的意思,还是他们家里的意思?”

    贾环明白牛奔的话,却没说什么,呵呵一笑。

    温博嗤笑了声,道:“丑鬼,你管他们是谁的意思?下面有几个还算不错,这般十二三的年纪,就有三品的武功,比你当年也不差了。”

    “放屁!”

    牛奔反驳道:“老子当年比他们强多了,他们算什么?黑鬼,听说这些小崽子都喊你大哥?”

    贾环闻言,看了温博一眼,呵呵笑着。

    温博黑面陡然涨红,怒道:“喊你大哥,喊你全家大哥!”

    说罢,还对贾环道:“环哥儿,下面有几个,是从黑辽军团调回来的将军之子,以前小时候跟我屁股后面到处跑,所以……”

    贾环摆手道:“博哥,奔哥是逗你玩儿呢!灞上大营里的*们,也都管他喊大哥,这有什么……”

    温博闻言,狠狠的瞪了眼偷乐的牛奔,然后对贾环正色道:“咱们自己弟兄,自然不用在意这些,可是在外面,还是要注意点。我爹跟我说过了几次,要注意维护你的体面……”

    语气到底有些郁闷。

    牛奔也有些不忿道:“我爹也说过,真是没道理,环哥儿分明是我弟弟,我还要尊他!”

    倚在二楼栏杆处的秦风收回擂台上的眼神,啜饮了口伏特加,感受过下舌尖的辛辣后,呵呵笑道:“总要有个核心,我爹也给我写过信,让我注意这一点。

    毕竟都不是几年前儿戏般玩闹的时候了,当差之后,就要注意这些。

    我爹还怕我想不开,专门跟我列举了好些条,从武功,到军功,到爵位和官位,把我贬低的一无是处。”

    “三位大哥,差不多行了啊!你们这挖苦讽刺打击报复的心理是要不得的!”

    贾环哈哈大笑道。

    三人也笑了起来,牛奔揉了下贾环脑袋,道:“你少臭屁!”

    温博喝了口酒,咂摸着嘴巴道:“长大了,真不好顽……”

    秦风文艺范重一些,正色道:“感情总是不变的,相比于下面那些抱着各种功利心态的子弟,我们几个,要纯粹的多。我希望能永远保持下去……”

    牛奔嘎嘎笑道:“你不怪我们了?”

    分拆黄沙军团的正式议题在军机阁已经通过,被武威侯秦家掌控了一甲子年的黄沙军团,甚至是整个西北路,在西域大战后,就要收回中央所有。

    当时,想要彻底消除秦家在西北路的影响,至少需要二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

    尤其是,黄沙军团从上到下的实权将领,都是秦家旧部。

    即使武威侯秦梁脱离了西北返回京城,秦家的烙印也会在极长的时间内,始终印刻在西北大军的军旗上。

    这和温家的黑辽军团,施家的南海水师是一个道理。

    不过,对于天家和军机阁的大佬们而言,只要能将黄沙军团这个庞然大物分拆,再将秦家那头猛虎调回京城,就是极大的胜利。

    总有机会,满满清洗秦家留在西北的影响……

    听闻牛奔之言,秦风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觑着眼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牛奔和温博,却没法说什么。

    总不能去攻击牛继宗和温严正。

    只能郁闷的仰头大干一口烈酒。

    牛奔和温博两个不良人,见之高兴的大碰一杯,一饮而尽。

    其实倒没什么恶意。

    贾环笑道:“义父回来也好,秦家在西北的时间太长久了些,西域大战,黄沙军团必定要再建殊勋,功高难赏,总要给天家留些余地。不过……义父的爵位,想来要再升一层了。”

    秦风闻言,脸上终于多了层笑意。

    这个道理他如何会不懂?

    “我艹!”

    牛奔和温博却吃味了,怪叫道:“国公?”

    两人其实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是在耍宝。

    秦风懒得配合他俩,嫌弃的白了二人一眼。

    牛奔挠了挠脑瓜,有些郁闷道:“黄沙军团真是赚了老鼻子大的便宜了,挨着一个准格尔,这些年打了多少仗?连带着秦家叔叔的爵位,也是一节比一节高,如今都要成国公了,我爹还只是一个伯……”

    温博笑道:“牛世伯麾下的灞上大营,乃天家心腹,镇守京畿,位高权重,你家的伯位,怕是天下含金量最高的伯了吧?对了,秦世叔回来后,该坐哪个位置?”

    温博之言一出,酒桌上一静。

    这个话题,有些尴尬。

    见牛奔和温博都看着他,秦风无语道:“我哪里会知道?”

    说罢,三人又一起看向贾环。

    贾环微微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问过陛下,没得到答案。不过我想来,应该是军机阁内一个位置。说不定还会将御林军管起来……”

    后面这个可能性很小。

    秦家能够掌控的军队已经够多了,朝廷恨不得多往下扒几层,应该不会再往秦家手里塞一兵一卒了……

    这些倒是其次,关键是,秦梁回来后,该怎样和牛继宗、温严正还有施世纶他们相处。

    虽然都同为荣国一脉,可这个范围太宽广了。

    而且在这个范围内,也是矛盾重重。

    牛继宗他们这些年,没少给秦梁使绊子,掺沙子。

    最后更是分拆了整个黄沙军团。

    秦梁能和他们合得来那才叫见鬼。

    何况,他本就是极高傲的人。

    在座的都不是小孩子,也都能看透这一点。

    气氛有些压抑。

    总会有些影响……

    贾环看了圈后,呵呵笑着转移话题,道:“大人的事,就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吧,应该相信,他们会有分寸的……对了,你们听说了没有,长城军团的吴天,还有天府军团的傅恒,今日也都到京了。

    现在大概是去孝陵拜祭太上皇去了,晚上宫宴时就能看到。”

    秦风忙道:“听说了,听说是陛下招他们二人进京陛见。环哥儿,太上皇大行,六个在外的军团大将军,都被严旨命令,严守驻地,不许擅离职守,各省大员也都没有让进京吊祭,怎地这会儿却让他们两人来了?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牛奔和温博两人面色也凝重了起来。

    从太上皇驾崩之后,都中的情势,其实一直都没有放松下来。

    甚至,随着一家接一家的被抄家流放,甚至被灭族,都中的气氛一日比一日紧张压抑。

    只看下面那群人,每日天不亮就都挤在这里,赖到天黑才回家,就可见一二。

    虽然躲在这里未必能躲过一劫,可是和贾家靠的近一点,心里总能有些安慰……

    连史家那样的谋逆之罪,贾环都能请一个免死流放,他们身上那点屎,真不算什么……

    这个时候,两大军团长进京,不由得他们不郑重。

    而且,这两位大将军都不是独自前来的,还各带了五千兵马……

    贾环见他们三人这般郑重,笑道:“他们的兵马连神京城都靠近不了,你们紧张个甚?没什么了不起的,长城军团的吴天,应该只是陪客,重点是那位蜀中侯傅恒。

    他是太上皇近卫出身,地地道道的太上皇铁杆心腹。

    只是不知道,这位傅恒,会有怎样的表现。

    我听牛伯伯说过此人,据说,是一个老狐狸呢……”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