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八十章 做贼心虚 (第二更!)
    回到宁安堂后宅,贾环看到了白荷正在皱眉计算着什么。

    连他带小吉祥、香菱进门都没感觉到。

    这是学霸必备的素质之一。

    贾环走上前,一手按在桌面的图纸上,挡住了白荷的视线。

    素来温柔和气的白荷,正在要紧关头被人打断了思路,倾国的容颜顿时一沉,转过头,一双极美修长的美眸中,射出两道凛冽的目光,看向捣乱之人。

    只是看到捣蛋鬼后,目光又顿时柔和起来。

    面色缓解,哭笑不得的看着贾环,嗔道:“三爷啊!”

    贾环眉头微皱,看着那双极好看的眼睛里,隐现的血丝,道:“荷儿,怎么弄成这样子?你瞧瞧你,眼睛都熬红了。小吉祥刚才还跟我说,你昨晚睡的极晚。又不是什么要紧东西,你就这么熬?”

    白荷闻言,先看了小吉祥一眼,小吉祥讨好一笑,白荷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然后才有些生涩的学着小吉祥的笑容,讨好道:“三爷,这个水力锻造车床就要到关卡了,解决最后一个问题,就能施用。到时候……”

    “到时候你也累瘫了!”

    贾环截断白荷的话,不容拒绝的将她拦腰抱起,然后走向里间床头。

    “姐姐,我们快走吧!他们又要打架了……”

    香菱红着脸,拉着小吉祥小声道。

    小吉祥咯咯偷乐,眉开眼笑,小狐狸似得,小声道:“你不想看了吗?以后,咱们也要和三爷打架……”

    香菱的脸登时和滴血一般红,连连摇头道:“我……我不敢。”

    小吉祥仗义,扬起手拍着香菱的肩膀,小声道:“没关系,我和你一起,咱们一起,你就不害怕了吧?”

    香菱闻言,犹豫了会儿,才微微的点点头。

    小吉祥诱惑道:“那你还想不想再看三爷打架?”

    香菱为难道:“可是……可是三爷光……光屁股……”

    “咯咯咯!”

    小吉祥乐疯了,然后又有些得意道:“我八岁的时候就见过三爷的光屁股了!”

    香菱闻言,顿时惊为天人,结巴道:“八……八岁就开始?”

    “嗯?”

    小吉祥微微惊讶的看着香菱,道:“你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嘛!”

    香菱红着脸,道:“懂一点点……”

    小吉祥嘿嘿笑道:“那会儿不是这样,没打架,那会儿三爷练武练的可惨了,每天都跟瘫了似得,动弹不得。天那么热,要出汗,要是不擦就得长痱子。所以我就守着三爷,给他脱光了,帮他擦身子。所以,那会儿我就看过光屁股了……嘘,别说了,走,咱们再去看……咦,三爷你这么快?”

    贾环闻言,黑着脸,伸手弹了小吉祥一个瓜崩儿,笑骂道:“我就哄着你白荷姐姐睡觉,还要多慢?”

    小吉祥闻言,怅然若失,道:“原来就这样啊……”

    贾环揉着她的脑瓜,笑道:“去和香菱顽去吧,我要去西边儿给老太太请安。”

    小吉祥乖巧的一应后,却还是跟在他身后。

    贾环诧异回头,就见她笑的和小狐狸似得,道:“我和香菱也要去跟奶奶请安啊!”

    连香菱都忍不住抿了抿嘴,似乎见贾环吃瘪,很好玩……

    贾环回头捏了捏小吉祥的脸蛋,又顺手在香菱柔软的头发上揉了揉,见香菱眼睛陡然圆睁,呼吸屏住,俏脸瞬间红到了脖子根儿,贾环才哈哈大笑着大步往西府走去。

    ……

    “二哥?”

    在荣国府二门前,贾环见贾琏正从里往外出,一脸的心事模样,连他在对面都没看到,眉尖一挑,唤了声。

    贾琏闻声,陡然住脚,抬头看向贾环,挤出一抹笑容,道:“是三弟啊……”

    贾环见他黑着眼圈儿,脸色也有些发青,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皱眉道:“二哥你这是……”

    贾琏想来也知道自己这幅卖相不大好,讪讪一笑,道:“最近……咳咳,是有些荒唐。”

    贾环不好多管他的私生活,这个年代贵族的生活超乎想象,相对来说,贾琏还算清白……

    只是……

    “二哥,你现在虽不跟亲兵队出操了,可你自己也明白,多锻炼一二对身体有没有好处。不要轻易放纵,多活几年……”

    前面的话倒也罢了,可最后一句,却让贾琏有些动容。

    他看着贾环,长长一叹,道:“多谢三弟好意,我也知道这个理儿,只是……心里憋屈的慌,嘿!”

    说着,贾琏面色隐隐涨红,眼圈都有些红了。

    贾环皱眉道:“你是我二哥,谁还敢给你难受?”

    贾琏忙道:“三弟,不是外人,不是外人……你也知道,就是史家那两个畜生!”

    说起史家,贾琏真正是咬牙切齿,面容狰狞。

    不过也不怪他,贾琏是真被史家给坑出血来了。

    荣国府的十几万两银子被坑没了,本就让他心里在滴血,可相比于被降成三等将军的爵位而言,那些银子又算不得什么。

    从武爵一品降成三品,这其中的区别,又岂止十几万两银子可比?

    多少人用命拼杀一辈子,都换不得一个一品武爵,可是,他的爵位,却被史家哥俩给轻松坑掉了。

    如果真是他鬼迷心窍,连同他们一起造反,那他也无话可说。

    偏偏,他是被人威逼的,还是因为他尊敬那两个表叔的缘故。

    每每念及此,贾琏心里的恨,就如同万千蚂蚁在噬咬他的骨头!

    见他双眼泛红芒的样子,贾环道:“二哥,你何必还在想那两个?他们已经落了现在这个下场,也算是生不如死了……”

    贾琏拧眉道:“我最气的不是那两个畜生,而是……而是……”

    “二哥!”

    见贾琏一脸的戾气,贾环忙喝了声,止住了他的话,沉声道:“老太太并不是不生他们的气,只是不想让史家断绝。”

    贾琏不敢和贾环犟,只是低头不语。

    贾环见状,语气和缓了些,看了看周遭,没什么人,他压低声音道:“你放心,我虽然答应了老太太,保住了史家的性命,但是……我只保他们在都中不死。”

    贾琏闻言,陡然抬头,目光里满是惊喜的看着贾环。

    贾环伸手,挡住了贾琏的开口,道:“陛下警告过我,不要想着流放这些人去西域后,再在西域让他们享福。所以,这些人在西域只能劳作。二哥没去过西域,不知道那里到底有多荒凉恶劣。

    夏天太阳能将人晒的皮都爆裂,冬天,吐口口水,不落地就能结冰。

    你觉得,到底让那两个生着煎熬好,还是死的干脆?

    你一句话的事。”

    贾琏闻言,“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咬牙道:“我要……我要让他们……”喘了半天,贾环也没等到下文,却见贾琏居然渐渐平息了。

    贾环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贾琏苦笑一声,看着贾环道:“三弟,我想通了,随他们死活去吧,也不干我的事了。和那样的人计较,没意思的紧。他们已经成了下三滥了,我都不想再想他们,恶心。”

    贾环笑了起来,道:“对嘛,这种小角色,你还放在心上,没的掉身份。”

    贾琏笑着摇摇头,道:“之前是有些魔怔了,就觉得咽不下这口气。现在再想想,也怨我自己,不该那么容易相信人。三弟放心,日后,我只信家里人。”

    贾环眼睛微眯,点点头,道:“也不气老太太了?”

    贾琏闻言,犹豫了下,呵呵一笑,摇了摇头,道:“你也是想着家和万事兴,也好,毕竟这么大年纪了。”

    贾环嗯了声,想了想,道:“我昨儿和我爹说了下,荣禧堂那边,他现在去的也少了,基本不住在那边。二哥你毕竟是荣国府的长房长孙,又承袭着这边的爵位,那个堂号,也该由你来继承……”

    “三弟!”

    贾环话没说完,贾琏忙打断道:“三弟,我在这边住的挺好的,二叔本来就在荣禧堂住着,也住惯了,梦坡斋也靠近那边。若是让他换到这边东路院来,总是不自在。况且,我在这边也习惯了,就先不换了吧!”

    贾环闻言,笑道:“你不要想那么多,我是诚心的。”

    贾琏也笑道:“我没想那么多,我也是诚心的。”

    说罢,两人一起哈哈笑了起来。

    贾环道:“行,那就这样吧,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去给老太太请安了。”

    贾琏点点头,道:“那三弟你去吧,我刚请完安,正要出去。”

    贾环想了想又道:“对了二哥,这边的银子还够使吗?我南边才送回来一笔银子,你这边若不够使,就打发人去提就是。如今芸哥儿帮我管着,你去同他要就是。”

    贾琏忙道:“尽够了,卖田庄的银子还有不少……”

    贾环闻言笑了笑,道:“等银行开办后,我给你留三股,守着这三股,一年也有上万两银子的出息。”

    说罢,没等贾琏感谢,就拱拱手进了垂花门。

    贾琏目送贾环离开后,感慨一叹,犹豫了下,还是没回家,出了荣国府往外去了。

    贾环心里也在感慨,做贼心虚啊!

    真真是……

    不该!

    ps:第三更在九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