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七十七章 抄家 (第二更!)
    出了东路大院后,贾环站住脚,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抽了抽嘴角。

    用左手狠狠的在右手上拍了一巴掌后,暗恨道:没脸的东西,好端端的,你伸进去作甚……

    还好平儿在外面咳嗽了声,不然……

    不过,真大,真软……

    用力摇摇头,不再多想。

    贾环去了荣庆堂。

    ……

    东路院内,贾环离去后,平儿又重新回到里间,看着面色潮红未退的王熙凤,轻叹了声。

    她是王熙凤从王家带来的,自然是向着王熙凤的。

    只是,有些事,不是向着谁的问题。

    尽管,大家子里,这种事几乎屡见不鲜,根本不是新鲜事,哪家也不比哪家强。

    可总还是要有个度,自家不发生,不更好吗……

    感受到平儿进来,王熙凤轻轻的呼了口气,平息了心里的荡漾后,半睁开眼睛,看着平儿,轻笑了声,道:“小蹄子,你放心就是,不会连累你的。”

    平儿再叹息一声,有些哀愁道:“奶奶说的这是甚话?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只是……这种事若是传了出去,以后可怎么活呀?

    奶奶又何必这般?二爷若是知道了……”

    “哼!”

    王熙凤冷哼一声,恼道:“他知道了又如何?就凭他整日里脏的臭的闹个没完,都成了笑话,就不许我也……”嘴上虽说着厉害,可脸上到底还是浮现了一抹羞红。

    她也知道刚才其实有些过线了。

    往日里她和贾环虽然也有些暧昧,但那只是暧昧。

    哪怕是自欺欺人,隔着衣服,总没有肌肤之亲。

    可今日……

    想起那只在她怀里作怪的大手,肆意的揉抚,王熙凤就觉得一阵燥热上身……

    说也奇怪,分明已是过来人。

    可是,每次和贾环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似未出阁时的姑娘对小儿女之情的憧憬。

    方才只是一番情动,就让她有一种眩晕而又心悸的心潮……

    平儿最了解王熙凤,见她这幅模样,就知道王熙凤心里怕是真的有了贾环。

    她面色一变,苦口劝道:“奶奶,这事真真做不得,但凡有一言半语传出去,哪里还能说的清?

    你就算不看别个,也要为肚子里的小主子想想。

    日后他懂事了,若是听哪个多嘴,那岂不是要糟?”

    王熙凤闻言,眼中的疯狂之意一凝,随即缓缓散去,有些浮肿的手轻轻抚着肚子,苦笑了声,道:“我也不过是嘴上的能为罢了,如何会真个去做那些?

    况且,纵然我愿意,环哥儿也不会这般糊涂的。

    二爷如今极佩服他,他就不会偷了他二哥的老婆。

    他又不是缺女人的,放心吧,我不过是出口气……”

    说罢,看着窗外的夜色,王熙凤痴痴的望着,想着……

    ……

    “咦?老祖宗还没歇着?姨妈也在……”

    贾环本以为快到子时了,贾母就算没睡着,也应该歇着了。

    在王熙凤那里耽搁的有些久……

    却不想,贾母和薛姨妈都在。

    贾宝玉也在。

    连薛宝钗和史湘云都在。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王瑜晴。

    此刻,她红着眼睛,轻声啜泣着。

    见此,贾环心里多少有数了。

    不过,面上仍作不知。

    贾母见贾环来后,笑的有些苦涩,道:“环哥儿来了?”

    薛姨妈也强笑着点点头。

    贾环笑道:“这都是怎么了?”

    贾母叹息一声,道:“史家被抄没了,你两个表叔,还有史家那些人,明日全部流放西域。史家……却是败了。”

    说到最后,声音哽咽,红了眼圈……

    说到底,史家也是她的娘家,又怎能真的不在意?

    下面史湘云的眼睛也发红。

    到底是生她长她的地方,虽然过的不愉快,可也是她的家。

    如今,保龄侯府却不再为史家所有。

    贾环轻轻点点头,他并没怎么关注史家,对他而言,那两个作死小能手只要不死在都中,怎样的结局都无所谓。

    他笑着劝慰贾母道:“老祖宗,人还在就好。

    相比于其他人家,史家已经算是大不幸中的大幸了。

    再者,日后史家后辈中,若真有成器的,再拉一把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就算没有,孙儿和云儿所出,可选一人承嗣史家香火,定然是个有出息的,老祖宗放心吧。”

    尽管史家流放西域后,必定会成为贾环堵隆正帝耳目的“招牌”,会吃尽苦头,难得善终。

    但却不能在贾母面前这般说,总要让她安心才是。

    不过,话里到底还是隐藏了这层意思。

    否则,就不必说后面的一番话了……

    贾母闻言,沉默了稍许,老眼中闪过一抹哀色,又叹息一声后道:“也只好如此了……

    环哥儿,明儿,你是不是打发人去送送?

    再送点银子打点一二,总要全须全尾的到西域,不能在路上就……

    因为上回的事,链儿怕是恨他们入骨,再不愿见他们,更别提给银子了。

    说不得,他连我也恨上了,我也姓史……”

    一群人忙宽慰贾母,说再不能是这样。

    贾母却摇头道:“他恨也是有理的,好端端的一等将军爵儿,给降成了三品。还没了十几万两银子……

    我把一些私房送给他,算是补贴公中银子,他又送了回来,说还没到这个地步……

    他不要我的银子,我看的出来,他多少还是有些怨气的……”

    贾环道:“老祖宗安心就是,孙儿会和二哥谈谈的。老祖宗庇佑贾家几十年,功高劳苦,链二哥会想明白的。”

    贾母忙道:“你可不要同他动手!”

    贾环笑道:“再没这个道理,孙儿去同他讲道理。”

    贾母道:“如此最好,家和万事兴,你二哥如今也不像以前了,懂事许多,日后,说不得还能帮上你。”

    贾环笑着点点头,见贾母脸上闪过一抹疲色,就看向薛姨妈,道:“姨妈今儿就在宝姐姐处住吧,都已经夜了,再回去也不便。”

    薛姨妈自然听得出贾环的意思,却摇头笑道:“我还是回去吧,你薛大哥近来不得意,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况且……你宝姐姐近来忙着算计账簿,有好些事要和你讨教,我不好打扰。”

    贾环闻言,看了眼俏脸登时刹红的薛宝钗一眼,呵呵一笑,道:“不妨事……姨妈,薛大哥可又说了好人家?”

    薛姨妈闻言,叹息一声,道:“再休要提那个孽障,但凡有你一万之一的好,我也不用愁他了。

    这倒也罢,偏之前那个何家可恶,真真是……”

    想起被何家晃点的事,薛姨妈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贾环笑道:“姨妈不用去理会何家,他家涉及九郡王一案太深,不用姨妈出手,自有朝廷为姨妈出气。能落个全家流放的下场,都算他家烧了高香。”

    薛姨妈闻言,这才解恨,只是,面色犹有难色,道:“之前你宝姐姐就同我说了这事,我也不去恨他家了,只是,王家……”

    “王家?王家又怎么了?”

    贾环明知故问道。

    薛姨妈面色难看道:“王家今儿被抄家了……”

    薛姨妈话音落地,下面王瑜晴嘤嘤哭泣出声。

    贾环看了她一眼后,对贾宝玉道:“二哥,你去送你表姐回去歇息吧。”

    贾宝玉闻言应了声,王瑜晴虽然还想听,可她不怕贾宝玉,却怕贾环,见贾环面色淡淡,不敢多言,就跟着贾宝玉离去了。

    待王瑜晴流着泪离去后,贾环才笑道:“王家没大事,就是抄了家。看陛下的意思,是还想着再用王子腾。

    如今抄家,应该算是先打一大棒,日后再起用时,王子腾还不感恩戴德,誓死效忠?”

    薛姨妈闻言惊喜不已,急道:“当真?”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王子腾前些年还算知趣,并没有往忠顺王那一边靠过去。

    虽然后来李氏往忠顺王府那边送了不少银子,可王子腾既然能狠下心来休妻,陛下心里的怒气也就消散的差不多了。

    这会儿只是抄家,王家不会有大碍。

    用不了多久,最多一二年的功夫,王家就会起复。”

    薛姨妈闻言,喜的无可无不可。

    虽然她对王家并不如王夫人那般在意,可到底也是她的娘家。

    能不像史家那般衰败流放,她心里只有欢喜的。

    至于抄家,也不过是抄没财物。

    薛姨妈虽也看重银财,可到底还是明白人,知道只要人没事,银财日后自然有的是。

    亲戚们帮衬一些,就足够王家嚼用的。

    不过,没等她高兴完,就见下面薛宝钗在对她使眼色。

    薛姨妈多有眼色,见之,悄悄的看了眼软榻上面色淡淡的贾母。

    便知道这不是高兴的时候,同是贾家姻亲,史家就要遭大难,王家却能保全,不患寡而患不均,贾母心里怕是不得意。

    她这会子再高兴,贾母心里怕是就更不自在。

    因此,她又岔开话题,说了两句旁的,哀叹薛蟠的婚事难为,愁煞人。

    待贾母脸色好些了后,才提出告辞。

    贾母还使了几个婆子送她回宁国府后街的小院。

    见贾母面色疲倦,贾环也没多留,同薛宝钗和史湘云一道离去。

    ……

    ps:第二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