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七十一章 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林姐姐
    “环儿,你和那位甄嬛姑娘,关系这么好?”

    幽静的潇湘馆内,即使没有冰鉴,入夜后也凉沁沁的。

    贾环倚在林黛玉闺房内的香塌背靠上,双手抱着后脑,看着月亮洞窗里,坐在摇椅上一边轻摇,一边翻着账簿的林黛玉,听她随口问道……

    说来也有趣,自从贾环说了,林黛玉查账簿立下大功,帮了他的大忙,解了他的大难后,以往十天半月都想不起摸一次账簿的林黛玉,如今几乎天天当成正经公务来办。

    还别说,那认真的小模样,倒还真有几分后世都市丽人,办公室ol的风采。

    只是,“女强人”,难免冷落夫君。

    瞧瞧,都不往他跟前依偎了……

    不过这样也不是不好,到底还没成亲,林黛玉今年也才十六,身子还没长成熟,不好过早的圆房。

    尽管在这个时代而言,这是女孩子最好的年华。

    十五豆蔻,十六破瓜……

    二八佳人体如酥嘛。

    只是,贾环怎舍得这个时候贪了她的身子,林黛玉的身体,比薛宝钗差了许多。

    纵然有公孙羽时常为她调理,让她没有像原世界那般,大夏天也要穿着袄子。

    可是,到底还是生性秉弱。

    贾环心疼还来不及,自然不会急一时之色……

    只是,这小妮子忒也诱人了些。

    不同于秦可卿举手投足间的媚态和幽情,林黛玉是天生一股风.流于眼波流转间,动人心弦。

    见贾环不答她话,还色眯眯的看着她,林黛玉俏脸一红,随即又一沉,警告道:“你可别来扰我,自去祸祸别个去,什么冷香暖香,金戈良缘的,哼!”

    林黛玉心细如丝,到底发现了点什么……

    贾环装傻,道:“那林姐姐你揍什么?”

    “噗……呸!”

    听贾环的怪腔怪调,林黛玉先是忍不住一笑,却又赶紧压住,啐了口后,举了举手里的账簿,道:“我自有正经事做,不像你们不知羞……”

    贾环喜欢死她这小模样了,哈哈大笑道:“林姐姐,我顶你!”

    “环儿,你作死!!”

    林黛玉非但没喜,反而勃然大怒,小脸儿通红。

    先是看了眼外间,没听到动静后,抄着账簿走上前,冲着贾环抡了起来。

    还低声喝道:“我叫你顶,我叫你顶……”

    时不时的,还朝小贾环的位置招呼了两下。

    贾环被打了两下后,还没反应过来。

    可等到小贾环被招呼到后,他才恍然大悟,随即真真是笑疯了……

    这世间,果然是腐女横行的天下!

    无论古代还是后世,腐女一旦“启蒙”,就再也控制不住她们滔滔不绝的洪荒之力了。

    林黛玉不傻,看着贾环的神色,就知道他方才说的“我顶你”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

    再看他笑成这般模样,林黛玉真真是羞的快哭了,好在,这里没有外人……

    不顾仪态,林美人化身女侠,誓要为武林除害:“我撕了你的嘴!”

    极有气势的说罢,一双手摸在贾环摇来晃去的脸上,要扯开他大笑的嘴。

    可惜女侠功力不够,贾环脚轻轻一勾,便下盘不稳,整个人pia的一下,贴在了贾环身上。

    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林黛玉只觉得小屁股被人一揉,“哎呦”了声,忙不迭的去护着,却又发现胸前被袭……

    娇弱的身子就彻底软了下去,俏脸通红的瞪着贾环,只可惜,她竭尽全力,俏脸上也没有一丝凶意。

    贾环笑着将她往上轻轻一提,便面面相对,看着那双如水一样娇嗔的美眸,贾环哪里还忍得住,低头噙住了那张樱红小口。

    “嗯……”

    ……

    “哧哧!”

    见贾环看仇人似得看着“趾高气扬”的紫鹃离去的背影,香腮晕红的林黛玉忍不住笑出声。

    贾环觑眼看了偷乐的林黛玉一眼,咬牙恨道:“早晚连她一起吃了!”

    “嗯?”

    林黛玉闻言大怒,上前一把扯住贾环的脸,往一边揪起,怒道:“环儿,你说什么?”

    贾环巴巴道:“林姐姐,我是为你着想啊!难道你不想这丑丫头陪你一辈子?那就算了,我还不稀得要她呢!看着都害怕……”

    林黛玉闻言,顿时犹豫起来……

    在她心里,紫鹃怕是比许多亲戚都要亲近。

    她当真想一辈子有这么一个姐姐守着她护着她。

    可是,这还要问过紫鹃自己的意思……

    尽管她打主意,一会儿好生问过紫鹃,看她是什么意思,不过到底没给贾环好脸子,道:“你少做白日梦!

    去去去,包藏祸心的坏坯子,快离了我这地儿!”

    哪个女孩子一时间也不能允许男朋友打闺蜜的主意……

    不过贾环不傻,这个时候走,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他拦腰将挣扎的林黛玉抱在腿上,好一番亲昵安抚,也没能摆平这小辣椒,贾环开盘口:“林姐姐,你到底要我怎么样?要我掏出心来给你看吗?”一瞬间马景涛化身。

    林黛玉本来紧绷的俏脸,任贾环怎样哄都没用,却被这一句话给逗的笑喷了。

    也是,马教主的表演张力的确有些夸张。

    不过,她也顽皮了许多,入戏道:“你给我唱个曲儿才行。”

    贾环怔怔的看着林黛玉,颤声道:“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林姐姐,竟要逼伦家唱曲儿!”

    “哈哈哈!哎哟,哎哟……”

    林黛玉好久没看贾环耍宝了,此刻见他这般,直笑的肚子痛,她求饶道:“好环儿,你……你别再做怪了,我肚子都疼了,呼呼,呵呵……”

    贾环不再逗她了,抱着她,轻轻哼唱道:“傻俊角,我的哥,和块黄泥儿捏咱俩个。

    捏一个你,捏一个我,捏的来同床上歇卧。

    将泥人儿摔,着水儿重和过。

    再捏一个你,再捏一个我。

    哥哥身上也有妹妹,妹妹身上也有哥哥……

    要分离,除非天做了地。要分离,除非东做了西……

    你要分时,分不得我。

    我要离时,离不得你。

    就死在黄泉,也做不得分离鬼……”

    “环儿……”

    林黛玉听着,一双杏眼里,泪水扑簌扑簌的落下,哽咽的唤了声,道:“你要记得,我们到了黄泉,也要做一对不得分离的鬼……”

    ……

    翌日,大明宫,紫宸书房。

    “观礼?观什么礼?

    朕忙的一夜没合眼,用膳都要空一只眼睛盯着折子,哪有时间陪你胡闹?

    去去去……”

    隆正帝头都没抬,冷声道。

    倒是御案左下侧,忠怡亲王赢祥轻轻地呼了口气,抬头看了眼贾环,一双细眸中,隐隐泛红。

    半步天象,也不是不知累的……

    外人都艳羡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可谁又想过,这个位置有多难做?

    一宿一宿的熬啊!

    他都如此,何况隆正帝?

    念及此,赢祥有些担忧的看向御案后的皇帝……

    贾环也看着隆正帝,劝道:“陛下,您这样做不行啊,诸葛亮就是被自己活活累死的。

    凡事都要亲自过目插手,什么事都不放心给别人去做,这样的人,当一个县官儿还差不多,可要是当一个皇帝和当宰相也这样,岂不是和自己过不去?”

    此言一出,隆正帝倒是抬起头了,眼神冷冷的看了贾环一眼,哼了声。

    不过,疲惫的面容倒是和缓了许多。

    一旁忠怡亲王赢祥忙趁着这个势头劝道:“皇上,贾环这话虽有不恭,但却是极关心皇上的良言啊!皇上万金龙体,身负江山社稷之重,不能大意啊!”

    隆正帝叹息了声,道:“朕何尝不知,只是……大秦江山到了这个地步,千疮百孔,亿万黎民饱受苦难。

    朕这个皇帝,若是不用心操劳,岂不愧对天下?

    朕多操劳一些,换取大秦的长治久安,累点也值得。”

    贾环道:“陛下,您这样想却是差了……”

    隆正帝闻言,脸一黑,道:“混帐东西,你懂什么?莫非,你还想说服朕同你一样,把事都交给自己的小妾去做,你自己享福受用?

    朕没你这么不要脸!”

    “哈哈哈!”

    一旁赢祥大笑出声,幸灾乐祸的看着一脸窘迫的贾环。

    贾环不服气道:“皇上,这才叫能耐!”

    隆正帝也生生被气笑了,道:“真真是厚颜无耻无出你这小无赖者,你瞧瞧你做的那些事,朕都懒得理会你!

    还好你在公务上暂时还没胡来,不然的话……哼!

    可笑有一起子小人还让朕防备你,担心你圣眷太隆,会放肆作乱。

    就该让他们看看你这幅德性……”

    贾环脸也黑了,道:“陛下,您还真别瞧不起臣。

    当初那刘邦不也是一个无赖?

    他也文不成武不就,也只会用人,不一样开创了汉朝四百年?”

    隆正帝失声笑道:“你也真有脸比!虽然你们都是无赖,可刘邦重用的是什么人?

    萧何陈平张良,那是汉初三杰!

    你重用的是什么人,是你那几房小老婆!

    混帐东西!”

    贾环却得意道:“臣又没刘邦那么大的志向,只想管好一个家,用我几个有才能的老婆就足够了!”

    隆正帝闻言一滞,赢祥在一旁呵呵笑道:“贾环,你不是为了用她们的才能,你是怕她们若是没事干,在家里闹腾吧?

    你那几个小妾,可都是能人呢!”

    贾环闻言,斜着眼看了赢祥一眼。

    “哼!”

    隆正帝冷哼一声,警告他不要太放肆。

    贾环回过头,看着隆正帝,正色道:“陛下,臣不是在拍马屁,是说心里话。

    您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

    您的龙体又不是铁打的,就算是铁打的,也经不起这样熬。

    是,现在大秦各地的情况都不大好。但臣相信,很快就能有转机了。

    其实陛下行雷霆手段,除了那么多国之蠹虫,吏治转清,就已经解决了最大的问题。

    待粮食问题解决后,虽然百姓还会苦一些,但只要熬过今年,就会迎来好日子。

    臣听说,陛下您已经下发旨意,免除灾地二年钱粮。

    而且,相比于此时一时的困难,臣以为,大秦的万世之基,更重要,也更艰难。

    而这,才需要陛下您花费更多的功夫去做。

    可您若不知爱惜身体,早早的就这么耗干了身子,耗个油尽灯枯,日后大秦该何去何从?

    大秦并没那么好的运气,让每一个皇帝,都能像陛下您这样操劳。

    陛下,保重啊!”

    贾环的一番话,说的隆正帝和赢祥,还有后面侍立的苏培盛都无不动容。

    隆正帝本就因疲惫隐隐泛红的眼睛,又红了些。

    他素日来倍显刻薄的嘴唇,颤了颤,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

    赢祥在一旁叹息道:“皇上,这些话,其实也是臣想说的……”

    贾环又道:“对对对,陛下,一些繁琐小事,您就多多交给忠怡亲王去做。他是武道大高手,累不死……”

    “放屁!”

    隆正帝喝骂了声,见贾环垂下头去,又有些不忍,道:“不晓得要诓朕去观哪门子的礼,非说出这些话来唬人……

    也罢,朕就随了你的意,去看看!

    但朕警告你,要是敢弄些乱七八糟的荒唐东西来糊弄朕,耽搁了朕的大事,仔细你的好皮!

    十三弟随朕一起去看看吧,也轻快轻快,换换脑筋!”

    赢祥笑着点点头,道:“也好,却不知贾环搞出什么大礼……咦,也是奇了,贾环也会做这些?他知道礼?”

    “哈哈哈!”

    隆正帝大笑一通后,对贾环喝道:“还不赶紧带路?”

    贾环撇撇嘴,在隆正帝的瞪眼中,又嘿嘿一笑,然后大步往外走去。

    苏培盛见之,魂儿差点没吓掉。

    爷爷诶!

    给皇爷带路,是在后面指引着,哪个敢走在皇帝前面。

    这是杀头的罪啊!

    不过……

    他小心的看向隆正帝和忠怡亲王。

    却见这两人虽也是一怔,可接着就哭笑不得的大笑起来,隆正帝还笑骂了两声……

    苏培盛这才松了口气,随即又好笑自己太过蠢笨。

    就凭贾环之前那番推心置腹的话,任谁都能听出里面的真心实意。

    皇帝主子何等心性坚韧之辈,都不免红了眼圈儿,又怎会在意这点失礼之处?

    真真是……没法说。

    他暗自摇了摇头后,便陪同着隆正帝并忠怡亲王,出了紫宸御书房,随着贾环,来到了承天门外的广场上。

    在那里,一千五城兵马司特别行动营兵马,齐立!

    两面营旗,迎风招展。

    ……

    ps:明天更新在晚上,要打点滴,噗……

    (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