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富贵逼人
    第九百六十九章富贵逼人

    “轱辘辘……”

    “轱辘辘……”

    车辕在西域丝绸古道上缓缓碾压而过,发出一阵响声。ggaa

    夕阳染红了半壁天空,也染红了千年古道。

    这是一队不小的人马,足足有二三十人。

    两辆马车,二十骑护卫。

    这里距离那座繁华雄壮的神京城,已经有近千里之遥了。

    出了秦关,又过了陇右。

    周围愈发的荒凉,却也愈发的广阔雄伟。

    在江南,是断不能见得这般厚重的天地的。

    即使那八百里秦关,也不及此地的宽阔和苍凉。

    亘古不变的黄沙和戈壁,磅礴震撼。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虽然环境艰难,干燥,酷热。

    但薛宝琴的心境,却并未像薛姨妈想的那般恶劣。

    甚至,她的心情还不错。

    有人护着,不虞危险。

    一路上,若真有找麻烦的,亮出贾家的牌子,也会完美解决。

    大秦的西北路,是武威侯秦家经营了三代人一甲子的地盘。

    根基深入到方方面面。

    沿途所经过的每一座城,都会被秦家影响到。

    而以贾环和秦家如同一家的亲密关系,贾家的车队,在西北从来畅通无阻。

    没有危机感,自由自在,也没有紧迫感,没人催促,薛宝琴故地重游,看着当年同父亲一起走过的城池和景色,倒也乐得自在。

    每经过一座城,她都会观察一番云字号在城外设立的驿站,以及城内的商铺。

    商铺也就罢了。

    西北精穷,一百座城池的商铺加起来,利润都未必有江南三五座县城里的商铺利润足。

    没有太多利润,就做不了假账,大概看了几次后,薛宝琴就没有再过多关注了。

    虽然,她也发现,每一座城里的贾家商铺,掌柜和伙计好似都差不多。

    迎来送往的套路都一模一样。

    可是因为营业效果并不算多好,薛宝琴也未多想。

    这是时代的原因。

    薛宝琴着重关注的,是城外那些贾家驿站。

    在这种地方,别说两百两,二十两都够起一座大宅子了。

    更何况,那些宅子只是粗糙的石块和浆泥混建的。

    虽然结实,但一点美观都没有……

    倒是每座驿站后院兴建的高大谷仓,看起来有几分看头。

    只是……

    薛宝琴使人套过当地人的话,即使每座驿站后面都建有两座高大的谷仓,加起来依旧不用八十两银子。

    其余的银子花到哪里去了,就不得而知了。

    观察完这些后,薛宝琴的任务基本上就完成了。

    可是,她现在却不好回去……

    索性,就继续往西走。

    她隐隐听说,西域就要打仗了。

    而他,应该也会来吧。

    不知道,能否遇见……

    ……

    神京城南,渭水码头。

    甄家楼船缓缓靠岸。

    贾家两府派来的婆子,及车马骡轿还有护卫,静静的站在码头上。

    虽然没有像寻常朱紫大员那样,打出让人规避的牌子。

    可是京城脚下的百姓,眼神和觉悟通常都要高的多,认出这些人是贾家的人手后,竟生生在人潮拥挤的码头上,给贾家空出了一片不小的位置。

    就算平日里自诩布衣傲王侯的狂生,也都远远的躲开后,才敢骂两声跋扈。

    贾家那位,可不是个讲道理的主儿,又极看重家人。

    如今这个阵容,看起来就知道是要接重要的女眷的。

    要是谁不小心冲撞到了,还不被那霸王给揍死?

    因此,此刻就是码头上醉汉,都清醒了三分,远远的避开贾家这阵容。

    却也都想看看,贾家这么大的阵势,到底想接哪个。

    外面都流传,贾家大观园里的几个姑娘,各个都是国色天香,人间绝色。

    大观园内的绝色他们是没机会一睹为快了。

    可现在,说不定能看看,大户人家的贵小姐,到底是什么样的……

    只可惜,他们失望了。

    贾家人的排场,远比他们想的还要大。

    楼船靠岸停稳当后,船上的船工都先退进底层船舱避讳。

    而后,甄家的小厮们,从甲板起,拉下两道高大的帷帐,宽达数丈十几米,从甲板直落到河面。

    一直拉到码头上,又往前延伸了十数米,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这时,才从船上抬下来一顶八抬大轿!

    一直抬到贾家备好的迎客八宝车前,又一道帷帐扯开,抬轿小厮退下。

    甄家的四个婆子行大礼迎接,轿中人方才缓缓下轿。

    与贾家的几个嬷嬷点点头后,踩在包着绣纱的小杌子,上了马车。

    待到贾家几辆马车在亲兵的护卫下驶离后,一群小厮才收起了帷帐。

    然后船工们出面,将船上积压了不知多少箱的箱笼开始往下搬,搬上贾家车马行的大车上。

    一车接一车的往城里送。

    这个场面,让无数人看的目瞪口呆,惊叹不已。

    看着这排场,看着那流水一样的箱笼,里面不知装了多少财物……

    啧啧啧!

    富贵逼人哪!

    ……

    “富贵逼人!”

    马车内外的人,同时心中一叹。

    贾家的几位婆子,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了。

    当初贵妃省亲,场面不比这个小。

    可是,如今这位,还并不是天家的人,只是江南甄家的姑娘而已。

    然而这气派,竟已能和宫里的贵妃媲美。

    怪道人家都说,甄家乃是江南第一家,果然传言不虚。

    这家子从上到下的气派,都透出一股奢华贵气,了不得!

    外面贾家的婆子惊叹着,马车内甄玉嬛也在惊叹。

    贾家几个嬷嬷的衣着都极其考量,寻常大户人家的主子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了。

    这些倒也罢了,论奢华,甄家还真没怕过哪个。

    这世上但凡能用银子买到的东西,在甄家就都不算是稀罕物。

    可是马车前后护送的那数十骑气息彪炳的亲兵,却是实打实的身份象征。

    虽然各省份的督抚,都有厢兵听调。

    就连甄家,蒙太上皇圣恩,都安排了两队厢兵听宣。

    但这些兵,其实都是仪兵,样子货,而且还只是步兵,不是骑兵。

    而且纵然如此,也只有在公干的时候,才能调动。

    绝不可能用在迎来送往上,否则,御史不是吃干饭的。

    除了总督、巡抚外,他们的亲眷是没有资格调用的。

    即使是甄家,也只有奉圣夫人和甄应嘉两人有资格动用。

    并且,能不动用就不动用,太招摇了些。

    可是贾家的这队亲兵却不同,他们完全是贾家的私兵部曲。

    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这就是武勋亲贵将门世家的底蕴。

    甄玉嬛虽然是生在闺阁中的大家小姐,女红好好,《女戒》也很熟,但她又不是一般的娇弱大小姐。

    她的内心,天生强大。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明知东宫已经到了摇摇欲坠的尴尬处境,还不哭不闹,连滴眼泪都没流的孤身赴京。

    只为家族寻常一条出路……

    除了女红和寻常诗词外,她还读过许多杂书。

    尤爱读史。

    再加上常年对各种情报的研读和整理,让她对这个世道,有比较清晰的认知。

    所以,甄家的四个婆子,在看到自己家这般大的派头时,还会沾沾自喜,以为胜过贾家一筹。

    可甄玉嬛却极为清楚的认知到,在失去太上皇的眷顾后,甄家,已经和贾家不是一个层面了。

    这队亲兵就是最明显的差距。

    事实上,甄家本就和贾家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家族。

    依靠圣眷起家的家族,和依靠军功起家的家族,完全是两个概念。

    这个意识,在之前甄玉嬛只是模糊的认识,但今天,看到这一队亲兵,她才陡然认清这个事实。

    养得起亲兵的家族很多,但养得起,还能这么堂而皇之,让任何人都没有异议的随意使用的家族,整个大秦都屈指可数。

    而这些家族,才是大秦真正最顶尖的权贵世家。

    相比之下,盛极六十年的甄家,门生故旧盈朝野的李光地李家,还有如今炙手可热的张廷玉张家,其实都不算什么。

    圣眷一失,他们也就失去了立足世间的根本,用不了多久,就会败落。

    但武勋家族,却是世代相传的富贵。

    她真真没有想到,那个和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少年,那个当初那般不知礼,随意同她说话,跟个野小子一样的顽童,竟能做到这个地步。

    将一个隐隐就要破败下去的家族,又生生拉回了巅峰。

    外人都以为他是靠着先祖的余荫,接连得到了太上皇和皇帝的厚重圣眷,才能走到今天这步。

    和甄家一样,都只是臣。

    但甄玉嬛却透过了重重表像,看出了点真谛。

    贾家,和甄家完全是两回事。

    贾环最大的倚仗也从来都不是圣眷。

    而是他辛辛苦苦勾连起来的,先荣国留下的军中旧部!

    那庞大的荣国一脉……

    甄家失去了太上皇的庇佑,转眼间就要衰败。

    可贾家,即使有一天圣眷不再,却依旧能够自保无忧。

    天家也要考虑,贾家在军中那庞大的影响力。

    强大的荣国一脉,或许不会对贾环俯首听命,但却能呵护住贾家一世平安。

    这,才是真正的富贵人家。

    只可惜……

    以贾家如今的形势,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却无法将甄家从万丈深渊的边缘拉回。

    甄玉嬛眼中闪过一抹忧愁……

    “姑娘,到荣国府了!”

    车外,甄家的嬷嬷恭声道。

    马车内沉默了会儿后,响起了一道清澈凛冽也极动听的声音:“贾家与别家不同,不用在中门下车,从角门直接进二门,去给荣国太夫人请安。”

    以甄玉嬛即将成为太子妃的身份,不拘到哪一家,都需要大开中门相迎的。

    不过她这番吩咐,却是极大的示好及拉近了和贾家的关系。

    一般而言,除了接圣旨或是有极贵重的贵客登门,贾家才会大开中门迎旨或者迎客。

    而事实上,这些年,皇帝的中旨都是直接进荣庆堂或者宁安堂宣布的,根本没来得及开中门。

    至于贵客……

    能在贾家面前谈得上一个贵的,着实不多了。

    牛继宗他们都是随意上门,不讲这些俗礼。

    唯一开过一次中门,还是为了元妃省亲。

    甄玉嬛身份虽然够了,可她还要在贾家待很久,更何况,日后还要依靠贾家出大力……

    以她的聪明,自然能和贾家走多亲近,就走多亲近。

    可是甄家嬷嬷却有些为难道:“姑娘,宁侯已经开了中门,在门口相迎了……外面帷帐也下好了。”

    马车内又是一静,稍会儿才道:“下车吧。”

    守在外面的甄家嬷嬷,忙拉开车门。

    然后将绣墩摆正,伸出胳膊,让马车上的人搭着下车。

    一只纤白玉手,被夕阳的余晖沾染了一层晶莹的红色,却显得愈发秀美。

    一道身影,从马车上踩下,露出一张极精致娇美的面容。

    弯眉之下,一双透着灵气的美眸,如画龙点睛一般,让这张面容愈发鲜活美艳。

    第一时间,四目相对。

    贾环面带微笑,眼神平静的看着对面那双清冷中带着稍许忧郁的眼眸。

    随即,就见她展现出了笑容:“三哥哥,经年不见,愈发威武了。”

    贾环哈哈一笑,眼中闪过一抹亮光,这个丫头,不简单……

    他笑道:“四妹妹,你这是笑话哥哥我没文化呢……”

    “呵呵。”

    扮猪吃老虎!

    这是甄玉嬛研究贾环好久之后,对他的评价。

    他在努力淡化贾家的影响力,而把贾家日益上升的势头,归结到两代帝王的圣眷上。

    他成功了,他成功的迷惑住了太多太多人。

    看着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流露出的无害亲切的眼神。

    甄玉嬛突然觉得,成功,果然没有侥幸。

    多少人以为贾环仗着圣眷,胡作非为,飞扬跋扈,迟早败亡。

    可是,这些人竟一个都没有发现,贾环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在自污。

    断绝了和文官一脉的任何,仅此一点,就可保证天家轻易不会起什么疑心。

    再通过萌……取得愈发深厚的圣眷。

    当然,甄玉嬛现在还不知道这个词,但她通过那些收集的详细资料,能看出,贾环是在故意亲近天家。

    甚至不惜,让勋贵一脉中不少中小将门,对此产生了看法。

    贾家自家产出价值千金的玻璃,却与天家进行一比九的分成。

    这种吃了老鼻子亏的做法,让许多人诟病。

    要分,也应该和勋贵将门来分才对……

    可是现在再看看……

    那样刻薄寡恩的主儿,对他却比对皇子还亲。

    呵呵,了不起!

    甄玉嬛好看的眼睛中异彩连连,许多滞涩的疑惑在此刻都一瞬间通畅。

    只是,她看贾环的时间到底有些长了,还看的异彩连连……

    天爷!

    一旁甄家主事的四位嬷嬷心里又惊又怕,疑虑道,该不会……

    她们家这位四姑娘,喜欢上贾家三爷了吧?

    还真有可能!

    同年同月同日生,这是多大的缘分?

    听说当年,家里四位姑娘,独独这位四姑娘和贾家三爷说过话……

    保不准心里就留下了念想。

    可是……可是不成啊,姑娘你是要做太子妃的人!

    甄家的嬷嬷越想越惊慌,贾家的一些嬷嬷看到这一幕,也都若有所思。

    对她们而言,这世间的年轻女子,喜欢上三爷,那不是最正常的事吗?

    不过,这位“爱慕者”的身份……是不是不大合适?

    周围婆子丫鬟们胆战心惊,但是贾环却没有像前世那般,被个女孩子看一眼,就以为对方喜欢他……

    久经花阵,贾环早就能够在这种美色的注视下,保持一颗平静的心了。

    何况他可以看出,甄玉嬛看他的眼神中,有狡黠,有欣喜,有识破奸计的自得……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崇拜,却唯独没有恋人之间的甜蜜。一点这方面的迹象都没有。

    他们之间本就没什么交集。

    数年前的那场小儿女之间的抱怨对话,根本就是顽笑。

    贾环不是情圣,甄玉嬛也不是说书人话本儿里的幽怨闺秀。

    果不其然,回过神后,感受到周围人担忧的目光,甄玉嬛先是秀美一蹙,再看向前方的贾环,见他眼神戏谑,还幸灾乐祸的挑了挑眉毛,一如当年的臭屁,甄玉嬛有些压不住恼火,脱口而出道:“笑个屁!”

    不过说罢,她就反省过来,一张俏脸通红,不是娇羞,而是气的……

    贾环却哈哈大笑道:“四妹一如当年那般痛快……”

    甄玉嬛闻言更恼,这是什么话!

    放屁才痛快呢!

    不过她到底非常人,压下恼火,又露出笑脸,脆声道:“三哥哥也和当年一样痛快……”

    “姑娘,该去拜见荣国太夫人了……”

    见两人有来有往的叙旧情,一旁的甄家嬷嬷腿都在发抖。

    这是掉狼窝了吗?

    鼓起勇气,对甄玉嬛建议道。

    甄玉嬛看了那嬷嬷一眼后,点点头,对贾环道:“劳烦三哥哥引见,去给太夫人请安。”

    贾环一摆手,往里引道:“四妹妹请!”

    甄玉嬛款步上前,迈过门槛后,又对贾环笑了笑,然后才坐上小轿,往二门去了……

    荣国府,荣庆堂。

    贾母、薛姨妈、李纨、王熙凤并贾家诸多姊妹们,都站于荣庆堂前的游廊阴凉下,候着渐渐到来的甄玉嬛。

    只一个甄家四女的身份,自然没有这么重的分量。

    可再加上一个未来的太子妃,贾家也只能按礼数来行事了。

    许是轿中人得知了前面的状况,因此催促着几名抬轿的健妇加快了脚步。

    绕过大插屏后,几名健妇没到地方就落了轿子。

    贾母等人正皱眉,却见轿帘挑起,一道高挑年轻的身子走下轿子,在众人注视下,随着甄家和贾家的几个嬷嬷上前,款款拜下:“孙女甄玉嬛,拜见荣国太夫人。”

    其她人都是一怔,可贾环却在心里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这妮子会来事!

    若是寻常世交家族的女孩子,见贾母第一面就自称孙女,未免让人觉得,此人有攀附富贵的嫌恶感。

    可是甄玉嬛不同,她就是要做太子妃的人。

    若是没甚大意外,日后,她就是一国国母,未来,还会是太后……

    她将是世间最高贵的女人,没有之一。

    这样的身份,再这般行礼,自称孙女,只会让人感觉到亲切!

    果不其然,贾母先是一怔,随即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一迭声道:“快起来快起来,好姑娘,都是自家人,哪里要行这般大礼!奉圣夫人身子可还大安?”

    甄玉嬛这才起身,笑的明亮可人,道:“劳太夫人惦记,老祖宗的身子还好,临来时,她老人家再三叮嘱,到了这里,一定要先拜会太夫人,给太夫人请安,还让我转告她的问好。”

    “好好……奉圣夫人是尊长,该是我这做晚辈的,给她问好才是!”

    贾母越看甄玉嬛越喜欢,笑着道。

    周围人一阵笑声。

    贾母这个年纪,大概也只能在奉圣夫人面前称晚辈了。

    贾母拉着甄玉嬛的手,将身边一圈人都介绍了一遍后,贾环笑道:“老祖宗,外面太热,咱们进去说话吧。”

    贾环命人在荣庆堂后面开了一个小隔间,隔间里放了几个冰鉴。

    如此一来,房内清凉,却又没甚寒气,极为舒服。

    贾母笑着应了后,牵着甄玉嬛的手,进了荣庆堂。

    进屋后,众人果然心情都又好了几分。

    拉着甄玉嬛坐上高头软榻后,贾母笑问道:“今年几岁了?”

    “噗嗤!”

    王熙凤挺着个大肚子,笑道:“老祖宗,您这话却是问偏了!”

    其她人也笑。

    贾母登时反应过来,笑的欢实,道:“我还忘了,你和我们家环哥儿一天的生儿!

    听说当年奉圣夫人做主,还让你们义结金兰,成了亲兄妹?

    这样好!这样好!

    本就是几辈子的交情,你们又凑了个巧,该是一家人!

    以后啊,有甚想要的想顽的,都跟他说!

    哥哥岂是那么好当的?”

    甄玉嬛闻言,笑道:“三哥哥不欺负我就阿弥陀佛了!”

    贾母正色道:“他敢!”

    甄玉嬛见之,嘻嘻笑着,看向贾环。

    贾环也觑着眼睛,看向她。

    其她人见之,纷纷抿嘴偷乐。

    贾母看着贾环,道:“环哥儿,你欺负你妹妹了?”

    贾环摇摇头,道:“没有,孙儿还被她骂了呢!”

    “嗯?”

    贾母忍着笑,又看向甄玉嬛,甄玉嬛委屈道:“是他先笑话孙女的!”

    贾母又看向贾环。

    贾环无奈道:“好好好,是我的错,你让人误会了,我不该笑你,我给你作揖……”

    嘴上说着,身子却不动。

    甄玉嬛知道分寸,笑呵呵道:“三哥哥不用外道,以后别再欺负我就是了。”

    说罢,又和贾母说起家常话来。

    什么金陵的鸡鸣寺啦,玄武湖的荷花啦,还有南街的桂花糕……

    这些都是贾母曾经看过吃过的东西,自然能引起共鸣。

    越说越高兴。

    贾环在一旁看之,暗叹:不是省油的灯啊!

    一番小波折,却瞬间拉近了大家的距离,隔阂和陌生感都少了许多,好似真的是家里的姊妹一般。

    好伶俐的丫头!

    却不知,甄家能否因此有转机……

    她入宫之后,又能否得到皇太孙的爱。

    未来……

    会不会被波及……

    p:结局大纲基本上已经完善了,就是回头发现,怎么还有那么多的坑,争取都填圆满。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