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六十六章 极好的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贾环都没想到,秦可卿竟这般有情.趣。

    她在太真观住着,并非无趣度日。

    因为家里有会唱曲唱戏的,贾环就打发过几人上来,在观里表演。

    让秦可卿坐在帷帐后面看,解闷儿。

    然而秦可卿却并不只是解闷儿,她还学会了唱曲儿和舞蹈。

    此刻,这一曲《清平调》送与贾环了无限惊喜。

    糯软的玉音绵绵,窈窕的身姿轻摆,将女人的韵味展现的淋漓尽致。

    和秦可卿的舞曲相比,贾环曾经看到的那些舞蹈,和广场舞大妈差不离儿……

    更兼眉眼间那抹能化得精钢为软红的幽情媚意,着实让贾环叹为观止。

    此等绝色,再配此等风韵,确不愧为红楼第一春色……

    宝珠识趣,早早的出了碧莎橱,在外间候着。

    此间风花雪月,唯有二人共赏之。

    四目相对处,竟都痴了去。

    贾环勾了勾手,秦可卿抿嘴一笑,款步上前,被贾环揽住细腰,置于腿上。

    秦可卿双手则轻轻环住贾环的脖颈,檀口吐香,美眸如水,呢喃了声:“叔叔啊……”

    盖因,某三孙子的手,堂而皇之的放错了地方。

    一上手,就直握要害……

    酥玉腻软!

    眼波荡漾。

    “侄儿媳妇……”

    “嗯?”声音微颤。

    “想我了没?”

    “想……想了,白天想,夜里想,梦里也想……嗯……”

    “想我什么?”

    “想……想我的爷……”

    ……(完本后写番吧,这里虽然只有短短的含而不露的一段对话,但我绝对相信诸位老司机们的想象力……)

    翌日清早,宁安堂。

    “三爷,夫人……”

    一身风尘仆仆的王世清给贾环和董明月请了安。

    贾环点了点头,道:“一路还平稳?”

    王世清应了声,道:“打着贾家的云字旗,不曾有人阻拦。出了峣关,更不会有问题了。”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世清,我还是那句话,西北大有可为。西北的路子,差不多是你一手趟出来的,你都熟悉。

    如今西域要开国战,朝廷要用家里的车马行。

    一路上草料粮食供应,都由贾家驿站供应。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王世清闻言精神一震,声音微微提高,道:“这意味着可以增速发展!三爷,趁着这个机会,无论是车马行,还是商铺驿站,都能快速发展,走上正轨。

    一场国战打完,所有的路子都熟了。家里往后再往西域发展,就更轻便了。”

    贾环哈哈一笑,道:“正是此理!怎么样,是不是大有可为?”

    王世清连连点头。

    笑罢后,贾环又道:“对了,还有一事……”

    王世清道:“请三爷吩咐。”

    贾环呵呵笑道:“前儿我去你家里探望老夫人,老夫人身子都还好,就是有一事放心不要,央我做主。”

    王世清闻言,在西北风沙里吹的发黑的脸,竟红了起来,很有些不好意思。

    连董明月见之,都呵呵一笑。

    贾环道:“老夫人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该到了说亲的时候,可与你说了好几家,你都不乐意,知道你眼光高,就央我替你说一门亲。”

    王世清愧然道:“我娘真真是糊涂了,三爷日理……三爷公务繁忙,每日里多少大事等着三爷操劳,她还拿这等小事扰您,实在不该。再者,我这几年都要忙在西域,哪有闲功夫……”

    贾环笑道:“这才是糊涂话,大丈夫成家立业,成家在前。你也说了我公务繁忙,可我还不是早早就娶了亲?

    你这几年历练下来,愈发沉稳干练了,也能当大事了。

    如今都中年轻一辈人里,比你更能干的,我也看不出还有几个。

    只可惜你武艺平平,上不得战场,立不得战功。

    若只是随意带上你去沾光,却不是对你好,而是辱了你。

    不过,后勤功勋亦大,总找个机会,我在陛下面前,跟你磨个世爵。

    如今,我先为你寻摸一个好女子,成了家业……”

    “三爷……”

    王世清确实历练出来了,见贾环拿定了主意,也不再推脱,只是……

    “能劳三爷做媒,是我的福气。只是,还想求三爷务必答应一件事。”

    贾环闻言笑道:“这是有心上人了?说说,哪家的大家闺秀?我亲自上门去给你提亲!”

    王世清一窘,摇头道:“并不曾有,只是担心,三爷相熟的都是高门大户,这般府第出来的千金小姐,非世清所能相配……”

    贾环闻言眉头微皱,道:“这又是什么话?

    你不是矫情的人,怎么说出这般没道理的话?

    到底什么理由?”

    王世清苦笑了声,道:“三爷,我是庶出,如今家里的老太太,虽是生母,却非嫡母。若是娶了高门贵女……”

    贾环闻言顿时了然……

    和赵姨娘的情况差不多。

    即使因为贾环的面子,包括林黛玉薛宝钗之流,都敬着她。

    可真正相处起来,却仍是极不自在。

    称呼姨娘显得不恭,称呼太太又僭越了礼仪。

    让人听了,要被笑话去。

    她们尚且如此,还有一个赢杏儿更加作难。

    迄今为止,虽然赢杏儿每每相送诸般礼物于赵姨娘,却还从未过门拜会过。

    不是她端着架子,实在是……

    不知该以何等礼节相会。

    还有牛奔、温博、秦风他们,与贾环是真正的兄弟之义,更是通家之好。

    常来给贾母请安,却不曾提出要拜会赵姨娘。

    也是这个道理。

    大规矩所限,再加上根深蒂固的思想,不是说逾越就能逾越的。

    真要逾越了,反而会给人留下说嘴的话柄。

    不知礼三个字,在这个时代,是极重的批判。

    不仅批判晚辈,连同长辈甚至家门门风,都要受到牵连。

    因此,若是王世清娶一个贵女,他都不好让人家明着跪拜他生母,因为与礼法不容。

    就算人家愿意,人家的家里都不会高兴,没的生出嫌隙。

    可是让他母亲委屈了去,却更是万万不能了。

    王世清侍母至孝,这一点和贾环极像。

    尽管他娘说过,为了他能娶个体面人家的姑娘,可以另府别居,但这个说法在王世清这里是一万个不可能的。

    这也是他迟迟没有娶亲的缘故。

    贾环点点头,道:“那也行,说个清白人家就说个清白人家。你还别说,你没这个要求,我还不知道给你挑哪个。有了这个要求,我反倒有了人选……”

    见王世清抬起头巴巴的看着他,贾环哈哈一笑,道:“你别急,那人家是我家亲戚,家里人嘛,老实说,不怎么样,日后你别惯着……

    但那姑娘,绝对是第一等的好女孩。

    相貌出众,性子端庄平和,自重自爱,虽然家境不宽裕,却没有娟狂自卑造作之气,很难得……

    至于成不成,我还得先问过别人的意见,你别高兴太早!”

    王世清闻言,听贾环说的那么好,顿时乐了,嘴咧的大开,董明月见了都忍不住笑出声,让他臊红了脸,道:“我还真要谢谢三爷操心,家里老太太为这事,每每流泪,还说要搬出去住,不愿连累我……

    为人子,若是为了这事,逼得生母别居,那真真是无颜见人了,更不当人子。

    只是寻常小门户的女孩子,家母又担心有小家子气。

    如今三爷这般说,定然是极好的。

    不过……此事还得劳三爷,去给我娘说说……”

    贾环道:“这没问题,其实不用我去,你就直白跟你娘说,是我家亲戚,或者,那位是我的义姐,想来老夫人不会再困扰。”

    王世清闻言,嘿嘿一笑。

    他今年二十有六了,又怎么会不想成亲?

    贾环见之,哈哈大笑。

    正笑着,却见外面贾芸进来,先请安道:“三叔,三婶……”

    董明月俏脸都有些红了,见贾环笑呵呵看来,没好气的白了眼。

    她负责外务,掌控诸多情报,不用避见外客。

    本就江湖儿女出身,没有那么多凡俗规矩。

    贾环道:“芸哥儿,有事?”

    贾芸道:“三叔,西府老太太打发了人来,说南边儿甄家来了四个婆子求见,有大事。老太太打发了人来请三爷过去。”

    贾环闻言点点头,这才想起了甄家的情况,不由有些头疼,不过还是应道:“好,我知道了。”

    又指着王世清对贾芸道:“芸哥儿,这位是王世清,你们俩来往不多,日后却多有交道要打。没事的时候,坐一起喝两杯,说说话。

    都是务实稳重的人,一定有共同话题。”

    贾芸闻言,看向王世清,拱手道:“还请王大哥多指教。”

    王世清忙还礼道:“不敢,芸二爷客气。”

    贾芸有些尴尬,道:“王大哥称呼小弟名讳就可,二爷却是不敢当的……”

    王世清还要客气什么,贾环笑着插口道:“这些俗礼你们下去再论,对了,芸哥儿,我刚给王世清说了亲,他娘叮嘱的我。你娘也叮嘱过我,不过听五嫂的意思是,你在府上有相中的了?”

    贾芸闻言,干笑了两声,结巴道:“三……三叔说笑了,并……并不曾有。”

    贾环笑骂道:“知子莫若母,五嫂子还能哄我不成?我下去问了问,平日里你总和你薛婶手下的小红打交道,她是你薛婶手下得用的人。听说你俩关系极好,莫非就是她?”

    贾芸长脸大红,忸怩不安。

    贾环见之眉头微皱,道:“会不会……门第低了些?”

    “不会不会……”

    贾芸一迭声的说道。

    “噗嗤!”

    董明月又忍不住失声笑出。

    她对贾芸的印象极好,安排在他周边的青隼耳目回报,此人是极知忠义,又极本分之人。

    听到三婶的笑声,再看贾环戏谑的眼神,贾芸臊的差点没找个地缝钻进去。

    毕竟,这个年代像贾环这般厚面皮的人,着实没几个……

    见他羞臊,贾环也不拿他打趣了,道:“五嫂子开明的紧,说只要你看着喜欢,再让我掌掌眼,也不逼你非娶高门贵女,只要你们能相守过日子就好。

    对于府上的人,五嫂很放心。

    不过芸哥儿,我丑话说到前头。

    到现在为止,你做人做事都极好,我也极放心。

    可日后,地位越来越高,在你身边捧你的人也越来越多。

    你要站住了,不要迷了心。

    李万机,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还有,族里如今不少人都很不像样子,最近我会抽出时间处理一下。

    关中待的太过舒服,就给我去西域去好好磨砺磨砺。”

    贾芸闻言,忙道:“三叔放心,侄儿一直都不忘当年的冷和饿,不会忘了本分。”

    贾环点点头,道:“能如此最好,日子总会一日比一日好,不要浮躁了去……你是我最器重的族侄,我对你也寄予了厚望。

    家族的事,我没有太多功夫去理会,日后总要你来挑这个担子。

    到时候,你不要心软。”

    贾芸沉声道:“三叔放心,如今都中到处在抄家,许多都是因为族人行为不端,胡作非为所致。侄儿都看在眼里,不会让贾家重蹈他们覆辙的。”

    贾环点点头,道:“有什么线索需要抓,可以请教你三婶……没其他的事,你们就下去忙吧。”

    贾芸和王世清闻言,齐齐退下。

    “明月,这下可放心了?”

    贾芸和王世清退下后,贾环笑道。

    董明月这两日都睡不踏实,一直在等十三将出关的消息。

    她执掌青隼,多与中车府和黑冰台交道,没人比她更明白这两处的可怕。

    尤其是黑冰台。

    如果当初黑冰台主人柴玉关没有大意之下被谋算,那么今日天下的形势,到底是怎样的,还真不好说。

    黑冰台成立百年,根须已经深入到大秦的方方面面,尤其是秦关之中。

    甚至,在青隼的外围成员中,都有黑冰台的番子混入。

    这是索蓝宇查看青隼名单案底时,无意中发现了点漏洞,才发觉出的。

    因此,十三将那批人一日没出关,她就一日放心不下。

    此刻得知那些人已经平安出关,董明月总算松了口气。

    她正色道:“环郎,那位皇帝却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一个黑冰台,再加上一个中车府,在他手里用的极强,把整座都中控的死死当当!

    好几回,咱们手下的青隼和他们碰了个正着,许是你圣眷正隆,倒也没起什么摩擦。

    但是,那些人都精悍强干,远不是咱们目前的青隼能比的。

    正是因为知道这个,我才放心不下。

    多亏你劝那些人离了京城,不然,他们被番子摸到,也只是时间问题。”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是很险啊,也劳你费心了……”

    董明月闻言,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又道:“家里其她人都罢了,即便是那位秦氏,你也在皇帝那里提前埋了伏笔。可那位方静,却不好再在家里留了。这件事,大意不得。”

    贾环嗯了声,道:“等乌仁哈沁回府后,带上她一起离去吧……好了,你身子还未养好,不要再劳心了,耗费心神太过,对恢复不利。走,我送你回西厢修养,再去西边儿。等你好了,咱俩多努力,争取早日生几个宝宝!

    岳父老子等的快不耐烦了!”

    董明月闻言,俏脸微红,却又叹息了声,道:“爹爹位列半步天象,想要突破,唯有太上忘情。可他如今还有执念,就是我,和董家的香火传承。

    我……他大概是放心了,有环郎护着,总能过好一生。

    再有,就是董家的香火。

    等哪天真的盼到了,有了,他也就能斩断红尘牵挂,迈出最后一步。

    可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真到了天象,他怕是也不认我了……”

    贾环笑道:“那还不简单,生了儿子,总要教养吧?我会给他明言,儿子姓董,您老就甭指望我来教。

    您若是想去当太上忘情的天人,您这孙子日后成泼皮小混混我都不管。

    到时候你就看吧,非得再让他管二十年不可!”

    董明月闻言,噗嗤一笑,眉眼中却满满是赞同。

    确实有点坑爹的感觉……

    这一烦恼解除后,她又想起贾环的事,道:“如今皇帝和咸福宫里的那位太孙冰冰冷冷,南边甄家,还想嫁女吗?”

    贾环闻言,脸上笑容一凝,叹息了声,道:“不好说啊……”

    ……

    荣国府,荣庆堂。

    贾母正与堂下几个衣量考究的婆子说着闲话。

    问了奉圣夫人的身子安康,又问了江南的风光。

    贾家,当初在金陵也住过好些年,颇为怀念。

    只是,看这四个婆子虽然对答得礼,但眉眼间,却总有些焦躁之意。

    贾母见之生奇,但心里一想,却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太上皇驾崩后,江南甄家的日子,怕是要难过了……

    当年夺嫡之惨烈,贾母是有所耳闻的。

    甄家,之前一直站在废太子一列,后来又站在忠顺亲王一边。

    这样的人家,寻常的小罪名通常对他们来说,都不算什么。

    唯有一点,是万万不能马虎的。

    就是站队。

    站对了,家族富贵可期。

    站错了,败家也只在一夕之间。

    有太上皇在,甄家有奉圣夫人的隆恩在,自然无所忌惮。

    即便站错了,下家依旧要拼命的拉拢他们。

    可太上皇如今不在了,后患也就渐渐引发了……

    连贾母都知道,当初甄家对如今这位皇帝,不冷不热的态度……

    不过,一时半会应当还是无事的。

    只要奉圣夫人在一日,甄家的体面,隆正帝总还要给的。

    毕竟,没有奉圣夫人,就没有太上皇,也就没有今日之隆正帝。

    又说笑了一会儿,贾母见贾环久久不来,就将贾宝玉唤来,见通家之好的外客。

    贾宝玉在人前对答颇为知礼,难得被人赞了又赞……

    又有婆子奇道,贾家这位宝玉,竟和甄家那位宝玉长的一模一样。

    令人称奇。

    贾母笑言,大家子的公子,多是白白净净,长的好的,看起来也就差不多。

    唯有贾宝玉上了心。

    待回去后,还做了一梦,这是后话……

    待贾宝玉离去后,为首的一婆子就问起了其可有说亲?

    得知没有后,就说起了甄家的二小姐,如何知礼,如何孝顺恭敬。

    论模样,论女红,都是一等一的赞……

    贾母闻言,哪里不知其意,也动了心思。

    甄家虽然日后怕要危难,但也要看具体情况。

    如果,宫里那位仍让甄家那位四姐儿嫁入宫中,为太子妃。

    那么,结果究竟怎样,还要两说。

    甄家和贾家是世交,若他家二姑娘真有那么好,也不是不可以……

    且再看看吧……

    贾母正思量间,就听外面传来报门声:“三爷来啦!”

    众人齐齐转头朝后看去,尤其是甄家那四个婆子,想看看,前些年才见过的那位笑话百出的不知礼少年,到底成长成了何等的天人之姿。

    将原本远不如甄家兴旺的贾家,带成了如今这般生发模样,竟成了甄家的倚仗……

    未几,就见一个高大的少年,大步走入。

    丝毫不像寻常读书大家子那般,行走时讲究温润如玉。

    此人倒像是一个雄赳赳的大将军,龙骧虎步,极有气势。

    不过想想,可不就是一个大将军吗?

    满屋子的仆婢福下给贾环行礼,那四位婆子亦是屈膝一福,给宁侯请安。

    贾环笑着应了后,又给贾母请安。

    被一迭声叫起,介绍了这四个外客。

    却不想贾环竟还认得这四人,言道是当年给奉圣夫人请安时,在萱瑞堂上见过,当时她们引来了甄家四个姊妹前来相见……

    此言一出,四人更不敢小瞧了,果然是非常人,当时满屋子贵人主子,他竟连四个不起眼的婆子也记得。

    贾环笑着问道:“奉圣太夫人可还好?”

    为首的一嬷嬷叹息了声,道:“太上皇驾崩的消息传到金陵后,老太太就病倒了,前几日才好转了些。”

    贾环闻言顿了顿,道:“不知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不拘是医还是药,但凡差些什么,还请嬷嬷不要外道,容我这做晚辈的,敬一份孝心。再过两天就要西征了,我也要从军出征。嬷嬷有话不妨直说,这里不是外人家里。”

    那嬷嬷闻言,面带感激之意,又福下一礼,道:“多谢侯爷高义,不过,家里有太医常年驻跸,御药也年年供奉着,并不短少,只是……太夫人让奴婢前来相问,当初太上皇定下的皇太孙与我家四姑娘的亲事,如今是怎么个算法?

    之间若有什么差池,还劳烦侯爷您多担待些……”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这是应该的,一会儿我就进宫去问问。依我看,应该没什么问题。大行皇帝遗旨,守孝二十八日,不禁婚丧。如今孝期已满,陛下那里……应该可以。”

    四位婆子闻言,均面露喜色。

    在她们看来,如果此事成了,甄家出了个太子妃,日后的后族,那富贵就一定能保下来了。

    贾环见之,心里一叹,却不好和四个婆子说什么。

    况且,在他看来,甄家想要谋一条活路,也的确没有比这条路更合适的了。

    日后就算那位出个什么变故,隆正帝总要给甄家留几分体面。

    只是可惜了那位与他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义妹……

    不过,大家子出身,受用比普通人多的多,自然也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也怪不得谁。

    为首的婆子又取出了一封信,奉给贾环,道:“这是我们老太太亲笔给宁侯写的一封信……”

    贾环接过后,当面打开,看了几行后,眉尖一挑,道:“玉嬛妹妹已经来了?”

    上头看热闹的贾母闻言,眉头却微微蹙起。

    为首的婆子忙道:“还没有还没有,还有一天的路程,我们几个婆子先来给老夫人请安,打个前尖儿。

    我们太夫人说了,甄家贾家乃通家世交,因为太上皇大行之故,家里几位顶事儿的爷都抽不出身来,因此只能劳烦侯爷给四姑娘做娘家人……”

    贾环闻言,呵呵笑道:“这是应该的,也好……”

    再看下去,眉头却又微微一皱,随即舒展。

    甄家的几个婆子,心都随之一跳。

    看完信后,贾环收了起来,放进怀里,沉酿了稍许后,缓缓道:“太夫人的意思,在下明白了。东宫的事,应该没什么问题。

    至于忠怡亲王府和李相爷府上……

    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这两处人家,最终结果,其实还是要看宫里陛下的意思,不好自专。

    一会儿我入宫去,一道探探口风,尽早给你们一个准信儿,你们也好回去回复老夫人。

    至于我宝二哥,应该没什么问题。

    你家二姑娘我见过,和我家姐姐相似,都是极好的。

    我家老祖宗也会高兴……”

    四个婆子闻言,真真是感激不尽,跪下给贾环行大礼。

    贾环笑着请起后,就让人带她们去客房休息了。

    转过身来,却见贾母的面色淡淡,有些不愉快的模样。

    贾环笑着询问,贾母叹息了声,道:“一个二个的,都来寻你。却还那么不知足,一个皇太孙,一个亲王世子,一个宰相公子,还真是敢想……

    倒也不想想,让你拿什么去求人!”

    贾环笑道:“老祖宗放心,我不过是去提一提罢了,具体成不成,由皇帝决定就是,孙儿却没什么干碍。”

    贾母摇头道:“总还是要你费心作难……对了,他家那二姑娘,当真是好的?”

    贾环点点头,笑道:“相貌自然不用说,一等一的,性子看起来,也极和善。和咱家二姐姐有几分相像……”

    贾母闻言,不置可否,道:“若是能见一见就好了。”

    贾环笑道:“等他家四姑娘结亲的时候,应该都会过来。到时候老祖宗看了就知道了。”

    贾母叹息一声,道:“也只能如此了……他家也不容易,奉圣夫人一百多岁了,还不得不为了维持一家子费这个心思。落了好大的脸面……”

    贾环笑道:“奉圣夫人是不容易,不过我家老祖宗也是极了得的。若不是老祖宗坐镇家里,孙儿也断没有今天的成色。”

    这话倒也不全是拍马屁。

    贾母闻言,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道:“你别跟我灌迷魂汤,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只是,你断不可为了此事,再去和皇帝打擂。

    环哥儿,如今不比从前了……”

    贾环闻言一怔,看向贾母。

    贾母哼哼一笑,道:“你别当老婆子是聋子瞎子,我也晓得一些外面的事的。如今这位皇帝,手段酷烈无情。都说他刻薄寡恩,未尝没有一点道理。

    如今他对你虽然极好,可这世上,最不可靠的,就是帝王的圣眷。

    当初那位,对你祖父,何尝不是极好?”

    贾环闻言,笑着点点头,道:“孙儿省得了,会有分寸的。”

    ……

    “公子……”

    前往皇城的路上,乌远欲言又止。

    他很想回金陵,探望奉圣夫人。

    他被奉圣夫人一手养大,又供他习武之资,情若祖孙。

    若非如此,他不过一家将奴仆之子,如何有机会成就武宗之位?

    可是,贾环即将西征,身为家将,这个时候,他不在身边,于情与理都说不过去。

    贾环却笑道:“远叔,等我问清了皇上的意思,看那几桩婚事到底怎么个说法后,你就和那几个甄家人一起回一趟金陵吧。

    当初若非奉圣夫人慷慨相托,我也难得远叔这几年的庇佑,数次救我性命于极险之地。

    天大地大,孝道最大。

    这个时候,你也应该在她老人家身边服侍着。

    你不需担心我,我有大军护着,万无一失。

    你在金陵多待几年,给老夫人养老送终,全一段祖孙情义吧。”

    乌远闻言,难得激动的满面通红,却又摇头道:“不用几年,只要回金陵去见一面就好。见过之后,我骑快马,一定在西域大战前赶上队伍。”

    贾环笑道:“哪里需要这般用急,多陪陪老夫人吧,也只有几年的光阴了……只要远叔记得回家就是。”

    乌远闻言,面色动容,嘴唇动了动,点点头,又摇摇头。

    没有再说什么,前方,皇城已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