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六十五章 叔叔啊……
    大明宫,紫宸书房。

    “啪!”

    如今愈发不愿制怒的隆正帝,在人前还能忍一二,可是回到这里,却再也不愿忍着。

    狠狠的将喝了一口的茶盅掼在地上,发出一道巨响。

    他面容狰狞,细眸隐隐血红。

    众人凛然间,苏培盛忙招来两个小黄门,将地面收拾干净后,又赶紧赶了出去。

    “皇上,这只是一个意外。皇上不需太过自责着恼……”

    赢祥看着身子都微微颤栗的隆正帝,轻声安抚道。

    邬先生去世后,如今能劝隆正帝的人,大概也只有这位弟王了。

    贾环则有些意外,隆正帝居然还会后怕?

    不过想想也是,太上皇之驾崩,总不是他亲手所为……

    可皇太后,却差点被他亲手干掉。

    说一千道一万,那也是他的生母。

    再成仇,也摆不脱这层干系。

    虽然屡屡被伤,屡屡被视若仇寇。

    可隆正帝心里未尝没有想过,有朝一日,那位会回心转意……

    然而却不想,今日他差点杀了她……

    隆正帝岂能不后怕?

    而且,这件事一旦传出去……

    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正值江山动荡之际,无数野心阴谋家,正愁没有一个造反的大义。

    一旦隆正帝成了弑亲母之人,那,或许真能上演一出,十八路反王,六十四处烟尘……

    万幸,万幸救了过来。

    只是,早上还好端端的一个太后,忽然人事不省。

    依旧是一件极棘手的难事。

    每逢节礼,宗室和外臣的命妇,都要进慈宁宫给皇太后行礼。

    即使宫中的嫔妃,也要给皇太后请安。

    瞒是肯定瞒不过的……

    即使宣城皇太后抱恙在身,不能见外客。

    可宗室里有几个同辈的老太妃,老王妃,也要入宫探望。

    这是规矩,也是礼节。

    纵然隆正帝也阻拦不得……

    难啊!

    “贾环,你那小妾要留在宫里……”

    隆正帝深吸一口气后,沉声道。

    贾环自然不能依:“陛下,您开什么玩笑?她是外臣命妇!

    留在宫里不用三天,满天下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还有臣,还有陛下您!”

    隆正帝也知不妥,可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及得上这些,他沉声道:“谁敢多嘴,朕要他的脑袋!

    贾环,太后绝不能有一点闪失,西征在即,绝不能再来一次国丧!”

    贾环想了想,还是摇头道:“可以打着给太后治理凤体的名义,每日进宫。住在这里还是算了……”

    隆正帝咬牙道:“混帐东西,你连朕的甘露殿都敢住,还不敢让你那粗糙小妾住慈宁宫?”

    隆正帝是见过公孙羽的容貌的,只能说中上。

    见贾环这般防备,好似他真要霸占他小妾一般,顿时怒上心头,破口大骂道。

    主要是这个时候,他不放心其他太医来插手,也不放心公孙羽出宫……

    贾环笑道:“陛下,这两回事……外面不知多少人在怀疑,臣有可能是您的私生子。

    要不是臣长的好看,不是细眉细眼,这个说法八成能被外面坐实了。

    臣脸皮厚,无所谓。

    可要是臣让自己的小妾住进宫里,外面那群人可不管她是不是给皇太后看病。

    臣可不能让老婆被人说嘴。”

    隆正帝闻言,差点没气出个好歹来。

    长的好看,不是细眉细眼……老子长的很丑吗?

    把你说成朕的儿子,是一种羞辱,还要厚脸皮才能承受?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只顾及着这些狗屁东西。

    眼见隆正帝真要动怒了,赢祥只能再打圆场,道:“贾环,杏儿那丫头以前不是住在景仁宫吗?

    让你那妾室和她住一起,总没人说嘴了吧?”

    贾环见之不好再推脱,闷闷不乐道:“那等皇太后稳定下来后,臣就接她出宫。”

    “哼!”

    隆正帝冷哼一声,压住心火,冷冷的瞪了贾环一眼,道:“没出息的东西!整日里为了女人和朕打擂,你仔细着……”

    贾环心里腹诽,你刚打了你妈妈,我不和一般见识……

    隆正帝正训斥着贾环,忽见朱正杰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托盘上血琳琳的,放着半截舌头,贾环见之一个激灵……

    隆正帝恨道:“朕真是瞎了眼了,竟寻来这么个东西陪伴太后,在太后跟前犯口舌,搬弄是非。若不是他,今日又岂会……”

    贾环闻言莫名,一旁赢祥叹息了声,解惑道:“白池是太后娘家的支脉,皇上孝心虔诚,使人寻了来,陪伴太后。却不想,此人狂妄自大,在太后面前胡言乱语。说忠顺王……不在奉先殿,也没跟着队伍送灵,太后才以为……唉!”

    贾环今日在孝陵是见了忠顺王的,虽然有些萎靡不振,可确实还活着。

    如此看来,这个白池还不算冤……

    “白池,什么破名儿?白痴!”

    贾环嘟囔道。

    隆正帝面色古怪的看着贾环,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笑骂了声:“也只有你这样的混帐无赖,才会拿别人的名字取笑!你那名字就好听?贾环……我看贾坏还差不多!”

    赢祥在一旁呵呵笑着。

    苏培盛和朱正杰躬身侍立一旁,均面色严肃。

    他们只是天子家奴,这种场合,没有他们插嘴的份。

    贾环无语的看着隆正帝,道:“陛下,您站哪边儿?臣在替您出气……”

    隆正帝瞪了他一眼后,道:“少说废话!

    南海水师已经出征了……不好打朝廷的名义,既然你之前说愿意为国分忧,那就打你贾家的名号。

    朕下了旨意,一个月内,一定要将粮食运回来。

    张廷玉已经布好了大计,安排好了人手,只待粮食运来,就可以将那起子发国难财的奸商一网打尽!

    这件事是绝密,不许外传。”

    贾环先点了点头,又有些莫名的看着隆正帝,道:“陛下,您这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吧?”

    隆正帝闻言嘴角抽了抽,看着贾环,道:“怎么说?”

    贾环干笑了声,道:“若没其他事,您何必将这等绝密的事告诉臣?这种事,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保障才是……”说着,眼神有些防备的看着隆正帝,提前打招呼:“陛下,臣家里可真没银子了。”

    隆正帝脸色顿时黑了下来,朕是打劫的土匪吗?

    赢祥在一旁笑道:“贾环,不是银子的事……”

    贾环脸色顿时纠结了起来,道:“还真有事啊?我就说……”

    隆正帝瞪着贾环……

    赢祥笑道:“不是什么大事……贾环啊,皇上和我都没有想到,四处求粮食,求到最后,竟成了灯下黑。”

    贾环闻言一怔,道:“灯下黑?谁,我?我家哪有多少粮食?哦……是有一些,酿酒用的。那也没多少啊……”

    “国难之时,还想着耗费大量粮食酿酒烧埚,黑了心的……”

    隆正帝在一旁冷言冷语的讥讽道。

    贾环这就不乐意了,道:“陛下,您这话说的……臣为了支持您,都快破了家,都没用您动手,自己抄了家底儿,连老婆的嫁妆银子都贴进去,凑够了五百万两银子,臣家里都快吃糠了,您还说臣发国难财?”

    “这……”

    隆正帝难得黑脸一红,但也只是一闪而逝,随即目光眯起,看着贾环,沉声道:“贾环,你这是跟朕邀功?”

    帝王之道,恩出于上,也只能出于上。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给你的才是你的,不给的,就悄悄的……

    贾环气笑道:“陛下,您真不讲理!”

    “嘶……”

    连朱正杰都忍不住在肚子里抽了口冷气,只盼望着隆正帝暴怒之下,把贾环拿下,砍了最好……

    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大现实。

    先不说隆正帝要大用他,就说他那圣眷……

    果不其然,就见隆正帝哼哼笑出声,道:“讲理?你见过那个皇帝讲过道理?朕金口玉言,言出法随,说的话就是道理!”

    贾环腹诽:你傲娇的跟大公鸡似得……

    朱正杰心里又是一叹,酸楚嫉妒,果然,在陛下心里,他远远无法同贾环相比,要是他敢这样,怕是……可恨!

    赢祥见贾环吃瘪,在一旁笑道:“不是要你家那点粮食……和厄罗斯总还是要谈的,不可能打一场费时长久的国战。

    等和谈的时候,少不了你家的酒。

    说来也是奇事,那些罗刹鬼好酒竟好到了这个地步。”

    贾环却没给他捧哏的觉悟,赢祥也不在乎,一收笑脸,沉声道:“贾环,朝廷再没想到,勋贵中竟有那么多存粮……”

    贾环闻言一怔,道:“勋贵家有存粮?”

    赢祥点点头,道:“如今渭水河上南下的船,十之六七都是往南运粮食的船。这些粮食,又大都出自勋贵之家。

    他们手里都有大量的土地,这几年关中风调雨顺,连年丰收。

    因此谷类的价格低贱。

    勋贵不像普通百姓,谷物低贱也要卖了交税交租。

    他们却将粮食都存了起来,以待粮荒。

    如今,正被他们等到了……”

    贾环闻言,瞟了眼脸色阴沉的隆正帝,试探道:“陛下,这些人,是不是要卖粮偿还亏空啊?”

    隆正帝讥讽一笑,道:“你贾家有亏空吗?”

    贾环点点头,道:“有,户部欠臣家银子……”

    话没说完,就见一镇纸飞来,贾环一把抄在手里,直接放进怀里,拱手一礼,笑道:“谢陛下的赏!”

    隆正帝气的咬牙,一旁的苏培盛都有些心疼,都好几个了……

    隆正帝却又正色道:“贾环,朕很欣慰你的做法,你一直以来想的都很对。勋贵世爵,与国同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你是这般想,也是这样做的,表里如一,所以,朕才对你的诸般无礼宽容包庇。

    朕的心胸气量,还不至于同你这样的无赖顽童计较。

    但是,有的勋贵,却已经蜕变了,变得和前明皇朝养的那群国朝蠹虫差不多了。

    他们仗着勋贵之身,大肆圈地,收纳佃户,蓄养家奴。

    如今国难之时,不思报国,反而将存粮运往关外灾难之地。

    若只贩卖成银子,朕念及先祖功勋,也就忍了。

    可他们在灾区用粮米去换取了大量的土地,用一斤米就能换取两个丫头,半袋米就能买人一家!

    管家之流仗着府上尊贵,行强买强*良为娼之事,屡见不鲜……

    作威作福!

    当地官员敢怒不敢言,管束不得!”

    贾环闻言,皱眉道:“陛下,有这等人,您按国法处置了就是……”

    说着又觉得不大对劲。

    若是一般人,隆正帝绝不会这般作难。

    以他的性子,不抓起来抄家灭族就是好的。

    念及此,贾环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怎么,你也想到了?”

    隆正帝冷冷的道。

    贾环小心道:“陛下,到底……是哪几家?”

    隆正帝哼了声,没有说话。

    一旁的赢祥叹息了声,道:“贾环,皇上到底还是存了宽容的心,给他们补过的机会……

    原本那几家,近来将关内的良田大都卖与百姓,皇上还颇为高兴,赞许了好几回。

    却不想,转眼间他们却在江南大肆圈地,还用粮米贱价换了那么多的家丁仆役,过万人哪……

    这件事,皇上本来是要发作出来的。

    但念及这些勋贵祖上都与国朝有大功,就是如今,也居于军中高位。

    皇上着实不愿让这种龌龊之事,坏了君臣情分。

    你和那几家都颇有交情,所以就让你去敲敲边鼓,让他们适可而止。”

    贾环不用再问,就知道是哪些人家了……

    他点点头,没有说话。

    隆正帝看了他一眼后,又和赢祥对视了眼。

    赢祥咳嗽了声,再道:“贾环啊,朝廷有一事,还需要贾家的帮助……”

    贾环斜眼看去。

    赢祥有些尴尬,却也没法子,道:“西域大战将即,原本是要多征发些民夫,往西北运粮的。但朝廷发现,你贾家的车马行似乎极便利……”

    贾环轻轻呼了口气,道:“我知道了,不过生意归生意,不能白干。”

    没等黑下脸的隆正帝发怒,贾环就道:“陛下,这是公事,肯定要付出酬劳的,不能乱了规矩。

    不过……花费就用西域的荒地做抵吧。

    还有,那些在南方买地的人家,用西域双倍的土地换。多少给他们存些体面……”

    赢祥皱眉道:“贾环,西域的土地……”

    贾环嘿了声,道:“忠怡亲王,西域的土地,除非国朝移民三千万,日夜不停的开垦。

    如此,一百年也才能开出一半。

    朝廷要鼓励关内的百姓,只要谁肯去西域,每人二十亩……不,一百亩地!”

    赢祥闻言,想了想后,看向隆正帝,点了点头。

    又去交代宽慰了番要被留在宫里的公孙羽,再叮嘱了赢杏儿几句后,贾环就出宫了。

    没有回家,径直去了镇国公府。

    ……

    镇威堂,后宅。

    郭氏坐在主座次座上,贾环和牛奔两人坐在左下位,还有一个极美艳的妇人,带着一个比牛奔小两三岁的少年,坐在右侧。

    堂下跪着一个中年男子,一脸的委屈。

    那极美艳的妇人,是牛继宗的妾室,周氏。

    她身旁的少年,是其所出的庶子,牛郜。

    周氏一共为牛继宗出了二女一子,母以子贵,是镇国公府,仅次于郭氏的妇人。

    而堂上跪着的男子,名叫周桂,是周氏的亲兄长,也是镇国公府管理农庄的大庄头,一等一的肥差。

    牛家将关中的土地田庄渐渐出手后,此人就去了江南,在两湖圈了不少地。

    之前,因为花费极少,还受到了郭氏的嘉赞……

    “太太啊,如今外面谁家不是这样做的?咱家里又没偷谁抢谁,也没仗势欺人。外面那些人,一斤米能换一个丫头,我哥哥给人家三斤米呢。”

    周氏声音娇媚,细细软软的说道。

    娶妻娶贤,纳妾纳色。

    以牛继宗的地位,纳一个绝色,不算难事……

    郭氏皱眉道:“你之前说,要给家里添几亩地,给族人也好置办些产业,我也就应了。现在却闹到了御前,连累环哥儿都跟着受排贬。”

    周氏闻言,看了眼贾环,给了个笑脸,然后又道:“太太,咱家为了支持皇上,连祖上传下来的田都出手了,难道还不够?关内不让买田,咱们去南边买,难道也犯法?

    太太,其实我是存了私心的。

    郜哥儿是庶出,妾生的,又没有大爷和宁侯他们那般本事,文不成武不就。

    日后家里的家业,自然没有他插手的份。

    所以,我就想,趁着这个时候,低价便宜些,给他多置办几亩地,日后,守着这些地,平安康乐的过一辈子就好。”

    此言一出,郭氏眉眼间闪过一抹无奈,连一直阴沉着脸的牛奔,都抽了抽嘴角,一双绿豆眼看向贾环……

    贾环放下手中的茶杯,没有看那周氏,而是看向周桂,道:“周桂,你在南边圈了多少地?”

    周桂脸上委屈之色一滞,道:“回宁侯的话,没……没多少……”

    贾环呵呵一笑,道:“我没有婶婶那么好的脾气,再问你一遍,你圈了多少地?”

    “赶紧说!”

    牛奔厉喝道。

    周桂打了个激灵,看了眼同样面色发白的周氏后,小声道:“不多,就……就五万亩。”

    “呵呵。不多……”

    贾环轻声一笑,再问道:“买了多少人?”

    周桂道:“八……八千。宁侯,小的也是在替家里做善事,您是不知道,那些人太惨了,连树皮都吃光了!小的若是不收他们,他们能活活饿死。”

    “就是,周桂是在替家里存福呢!”

    周氏笑道。

    “五万亩,八千人……”

    贾环都不知该说点什么,他摇摇头,道:“这五万亩的地契你交出来,西域收回后,我还你十万亩。八千人也……”

    “不行!”

    周桂惊叫了声,道:“宁侯,那可是两湖的良田!虽然被洪水冲了,可水退之后,田更肥!如何又是西域那等蛮荒之地可比?那八千……哎哟!”

    周桂没叫完,脑袋上就被茶盅盖子砸中,见了血。

    “宁侯,你……你干什么打人?”

    周氏见周桂被砸倒在地,又惊又怒,霍然起身,质问道。

    却见贾环理也不理她,又走向了周桂。

    周氏这才怕了,忙求向郭氏,哭道:“太太,您看看他……他,他是外人哪!”

    郭氏叹息一声,道:“他算哪门子的外人,老爷对他比对奔哥儿都亲,我也管不得他。你放心吧,环哥儿知道分寸……”

    贾环蹲在周桂跟前,看着他道:“我牛伯伯为了国朝西征大事,日夜守在军机阁,连回家的功夫都没有。

    奔哥也在宫里值守了几天几夜没合眼,在家里休息不了几天,就要同本侯一起去西域,和罗刹鬼打仗拼命。

    我们做这些,就是为了守得家族兴旺,让家人安居乐业,拼出家族的富贵绵延。

    为此,我们连命都可以豁出去。

    来,你跟我说说,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行此招祸败家之举?

    五万亩,八千人……

    不知死活的王八蛋!!”

    “啪!”

    一耳光扇过去,生生将周桂打的飞起,又重重摔落在地,动弹不得……

    悍戾之气,连周氏都不敢出声了。

    贾环站起身,回过头对郭氏道:“婶婶,以后家里不要再置办产业了。有侄儿筹备的银行在,守住这一个产业,家里需要犯愁的是该怎么花银子,而不是赚银子。

    没必要再为了点小钱,去田里跟泥腿子抢食吃。”

    郭氏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高声道:“你少冤枉人,这件事和我没干系!你再往我身上赖,仔细老娘捶你!”

    郭氏是正儿八经的武道高手……

    贾环呵呵笑道:“侄儿知道,这不是白嘱咐您一声嘛!那些地契什么的,晚上打发人送到侄儿府上去吧。不然,要是让牛伯伯去交,怕他面子上抹不开。

    陛下只是敲打我,就是为了给伯伯存一分体面。”

    郭氏点点头,又冷冷的看了眼周氏。

    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子,到底短了见识,只会卖弄小聪明。

    若不是看在她所出的那三个子女的面上,不好多加责备,郭氏岂能容她卖弄?

    她生性大气,惯不愿理会这些。

    但从今往后,却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念及此,郭氏对贾环道:“这些烂事竟连累到你,你伯伯回来知道了,不定怎么动怒呢。连我也要吃挂落。”

    贾环笑道:“不会,牛伯伯知道情况……婶婶,这件事就这样,侄儿先走了,除了这边,武威侯府、奋武侯府都有份儿!还有其他几家……”

    说着,贾环苦笑着摇摇头。

    出了镇国公府后,牛奔有些不好意思道:“环哥儿,我也不知道家里出了这档子事儿。

    嗨……你也是大家子出身,应当知道,这后宅的事,最麻烦。

    我娘素日里也不怎么理会这些,只要没犯规矩,大体上都不管那些人……”

    贾环了然,笑道:“没事,有了这一回,日后想必他们不会再作死了。奔哥,咱们之间就不用说这些了,你好生准备,再过三日,咱们一起去西域。”

    牛奔嘿了声,不过随即又皱起眉头,道:“咱们同叶道星他们一起上路,靠不靠谱?那王八蛋鹰视狼顾,一看就不是好相与,他别再起了什么不该起的心思……”

    贾环哈哈笑道:“不是咱们担心他们靠不靠谱,应该他们担心咱们靠不靠谱!你以为陛下偏偏这个时候发作,是为了什么?就是怕叶道星和他手下的那五千重甲铁骑,去了西域回不来……”

    牛奔闻言一怔,随即也哈哈一笑,一拍脑门,笑道:“我倒是忘了,西北是秦家的地盘!也对,秦家那头猛虎,可不是吃素的!

    叶道星还想当先锋,立头功……

    嘿嘿,这一仗打完,不知道他手下还能活下来几个!”

    贾环莫名一笑,然后对牛奔道:“一起去风哥家坐坐?”

    牛奔闻言,大为心动,不过犹豫了下,还是婉拒道:“算了,别让他面子上抹不开。今日也就是你,换个旁人,见家里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都觉得丢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和我娘把那一对母子欺负成什么样了……

    今天你出手可以,我要是出手,就难看了。”

    贾环哈哈一笑,道:“理会那些小心思作甚,该教训就教训!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

    牛奔点点头,目送贾环带着乌远等人远去……

    ……

    将秦家、温家还有其他几个武勋将门府上转了个遍,回府的时候,已经入了夜。

    灯火阑珊。

    做这个中间人,还是有些费心的。

    秦家、温家的情况,大抵和牛家差不多。

    都是家里的管家“自作主张”。

    背后或隐藏着二房的利益,或是当家太太的意思……

    一下子失去了那么多田地,他们都不大放心,想从外面捞回本儿来。

    不过这几家都好解决,贾环一出面,一阵笑闹也就解决了。

    对于连累到贾环,还都有几分不好意思。

    也有几家费心思的。

    修国公府侯家,以及其他几家在军中掌兵的将门之家。

    贾环讲明了道理,又许下了些利益好处,才总算收回了他们手中的地契和仆役身契。

    当然,他们是不要西域的土地的,贾环用溢价三成的价格,收回了他们手中的田地。

    西域的地,由贾家来收……

    这世上从没有只享受权利而不付出代价的好事。

    贾环作为他们的旗帜人物,可以整合他们的力量为己用,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物力、财力还有精力。

    更何况,也并不算吃亏。

    贾家趁这个机会,已经可以名正言顺的在西域圈地数十万亩了……

    去了西府荣庆堂,将太后凤体不豫的事说了遍后,贾母才放下心来,由鸳鸯服侍着睡下。

    贾环又去了东路小院,看望了赵姨娘。

    然后又去了园子里,潇湘馆、云来阁、蘅芜苑走了一遭后,都没有停留太久。

    夜色已经太晚,贾环不希望她们熬夜。

    一体转了圈后,贾环犹豫了下,又朝园子东北向走去。

    那里有,太真观。

    ……

    女观大门自然早已经关闭了。

    贾环翻墙而入,心中隐有偷香之刺激感……

    虽然闲云小道姑就在观中,只是以贾环如今的身手,以及他最出众的身法,想瞒过闲云的耳目,易如反掌。

    贾环知道,闲云住在正殿东厢,而秦氏和宝珠则住在西厢。

    因此,他轻身去了西厢。

    灯火还明亮着。

    窗户半开,有翠色绿纱覆着,以防蚊虫。

    透过轻纱,可见一窈窕身影,坐于灯下,玉手托着香腮,似在出神。

    一个丫鬟走来,劝说了几句,应该是在劝那女子早歇。

    却只是轻轻摇头……

    贾环见之,心中有些惭愧。

    上前轻轻的敲了敲房门……

    “谁?”

    深夜中,半夜门响,屋子里,主仆二人警觉,宝珠喝问一声。

    贾环轻声道:“是我。”

    “哎呀!”

    却是秦氏惊喜之极的惊呼一声,而后贾环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迅速靠近,房门的门栓拔起声作响后,屋门打开,一道荷花莲红色裙裳着身的身影,俏然而立于面前。

    烛光月色下,是一张满是幽情,泛着惊喜红晕的俏脸,柔情万分的看着贾环,美眸中氤氲出几分雾气,红唇轻咬,终究化为一声嗔怨:

    “叔叔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