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六十四章 凤危
    贾环丑正时分(凌晨两点)从宁安堂内宅出来,路过外间时,瞥了眼撅着屁股把头藏进枕头里偷乐不出来,和紧闭着双眼俏脸血红的香菱,就知道她们俩刚才多半看了一场生动之极的活春.宫。

    倒也不怎么在意,迟早都是他的人……

    其实原本香菱倒并不一定,不过看她和小吉祥跟连体婴一般,那模样是这辈子要死活不分开了。

    如今睡觉两人都是牵着手睡……

    香菱也默认了给小吉祥当通房这一极有前途的职业。

    贾环倒也不矫情,香菱虽然呆呆的,但也萌萌哒,着实可爱的紧,关键还极像秦可卿,长的极好……

    总不会薄待了她就是。

    跟着他,总比前世跟着薛大脑袋强的多……

    出了门,却见西厢的灯火还亮着,贾环就去探望了圈儿……

    毫无疑问,被不简单的“刁难”了番。

    花言巧语,又动了番手脚后,才哄着着恼的董明月睡下。

    之后,他就在乌远和一队亲兵的护送下,前往了皇城。

    今天六月二十二,夏至。

    亦是大行皇帝停灵日满,送入孝陵之日……

    寅正时分(凌晨四点),贾环到了大明宫前广场。

    站于武勋之列。

    放眼望去,整座皇城都被白幡覆盖,满目缟素。

    哀乐环绕,哭声阵阵。

    景阳钟敲响一百零八下,僧侣诵经声梵音不绝。

    大哀。

    镇国将军以上的宗室、武勋亲贵及从五品以上的文武大员,齐齐列队于此。

    三跪九拜,哭送大行皇帝皇灵。

    隆正皇帝浑身素服,至奉先殿前,上香,行大礼。

    而后痛哭失声,几欲昏厥。

    最终,被总理王大臣忠怡亲王和宗人府正孝康亲王一起劝起……

    礼毕,又率众王公大臣至东偏殿,易礼服,往慈宁宫皇太后前。

    寿萱春永殿中门大开,皇太后端坐于中殿高位上,受了隆正帝与百官大礼。

    虽说她冷着一张脸,不见欢喜。

    但是毕竟是在王公大臣跟前露了面,受了隆正帝全礼,并没有闹出什么乱子,这使得心里想要看热闹的人都失望不已……

    唯有忠怡亲王赢祥心中担忧,唯恐皇太后当场发作出来。

    原本,皇太后是放言要在今日和隆正帝分辩清楚的……

    结果,消息传出后,赢祥受隆正帝指派,去和皇太后谈。

    只问她,还要不要她小儿子的命了……

    当然,这虽是隆正帝的原话,但也是气话。

    赢祥自然不能说的这么直白。

    昨日他直闯寿萱春永殿,冒着激怒皇太后的风险,就将太后身边侍候的人都打发了下去。

    他婉转地请皇太后顾念隆正帝与忠顺王的手足关系。

    若是皇太后今日发了脾气,导致他们母子不谐,那么隆正帝与忠顺王之间的嫌隙,还有何人能出面化解?

    他虽说的隐晦,可皇太后又如何听不出话中威胁之意?

    寿萱春永殿的灯光亮了一夜,今日,她最终还是没有闹出来……

    坐在高位上,皇太后环视了一圈下面的队伍,在亲王行列,却没有看到她疼爱的小十四。

    皇太后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拳头攥紧。

    看向在下面跪拜的隆正帝,眼睛如刀子一般。

    就要发作,可是,却又看到赢祥的目光。

    他向奉先殿方向示意了下……

    这是在告诉她,忠顺王,正在大行皇帝灵柩前守灵。

    见此,皇太后投鼠忌器,最终,还是没能闹出来。

    这让不知多少有心人,大失所望。

    然而,无论如何,无论这些人有什么样的心思,繁琐的仪式,终于还是完成了……

    随着大行皇帝巨大的灵柩,被九九八十一抬巨辇抬出了皇城那一刻,便象征着贞元皇朝,彻底的终结。

    一路上,不知有多少老臣哭的昏了过去。

    贾环站在队伍里,看着一位位贞元老臣哭的肝胆俱裂,痛不欲生,嘴角却浮起一抹冷笑。

    这些老臣里,真正为太上皇流泪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除了李光地和张伯行外,又有几人真的在悲痛太上之逝?

    他们只是在悲痛,太上皇在时,国朝对他们优容厚待的好日子,一去不返。

    这些人最近,都化身为家俬古董地产商,忙着卖家业。

    若是不能赶紧还清亏空,被中车府的锦衣番子给抄了家,那才叫家破人亡。

    念及此,他们岂能不悲痛?

    然而,即使再悲痛,也挽不回太上皇被送入孝陵,更挽不回这已“倾倒崩塌”的天。

    待返程时,王公大臣还要一起送悲痛欲绝的隆正帝回宫,再告诉皇太后,你丈夫安稳的进去了,给你留好了位置……

    没错,虽然听起来有些晦气,但这却是大礼仪。

    因为唯有皇太后才能与太上皇合葬,其他人想进去都没资格。

    只是,中间却有些小插曲。

    或许是认知到,那位顶天立地,气吞万里河山的太上皇真的不再了。

    回程中虽然没多少人再哭泣,可气氛却愈发低沉、压抑。

    其他人倒也罢了,唯有文官体系内,隐隐将一个人隔离在外。

    张廷玉。

    这位一手握着户部,一手握着吏部的当朝第一红人,看起来在文官中已经没有多少立足之地了。

    甚至在他的周围,被空出了一小方圆真空地带,没人靠近。

    而那位曾经温润如玉,风华正茂、沉稳惜言的张廷玉,此刻却脊梁如剑,气息凌厉,两鬓,花白……

    他真的不在乎了。

    为了整理出最重要的户部,借着吏部尚书在身之便,他在三日内,开革了户部近一半的人。

    这些人,又有三分之二被他送进了天牢,抄了家……

    即使剩下的一半人中,也有八成人身上背着待查的罪名,以观后效。

    这等凌厉的手段,固然使得户部天地为之一清,却也让无数人心中将他恨的要死。

    更何况,从户部这条线,又往外牵连了不知多少朝中官员。

    有隆正帝在背后撑着,张廷玉根本没有理会什么中庸之道。

    凡涉罪之人,一律拿下!

    有陈廷敬这些年默默积攒的人在,还有李光地夹带中私藏的人,朝廷根本不怕停摆。

    从官十数年,张廷玉始终奉行万言万当不如一默,但却并非对这浑噩的官场没有怨怒,更不是没有抱负。

    既然得到隆正帝如此旷世之知遇,他发誓要澄清吏治,即使为之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因为百年后的青史之上,必有他一席之地!

    朝廷里的贪官和庸碌之辈,的确渐渐少了。

    可张廷玉酷吏的名声,却也愈发响了。

    文臣大都信封和光同尘之道,对他为了“邀恩”,就这般咄咄逼人之举,着实看不惯。

    而武勋行列,恨他入骨的更占了大多数。

    除了少数几个世爵人家,有几个没在户部借银子的?

    还多是大头。

    借少了,体现不出他们的身份。

    如今,被逼着卖家当还亏空的,不在少数。

    可以说,张廷玉已经走上了一条绝路。

    他最好能保佑隆正帝能活一万年。

    否则,他就是新君最适合刷声望,拢人心的道具。

    只要将他处理了,再大赦天下,那真能做到百官归心……

    这样一个人,如果失去了背后的靠山,真的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贾环敬佩他的所作所为,这让他想起了后世的一位铁腕宰相。

    但是,贾环却做不到那样的人。

    因为对他而言,家人始终是第一位。

    他所能做的,只有在日后,约束一下荣国一脉的将门们,不要去寻张廷玉的麻烦。

    至于文官们自己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取解决吧。

    “张大人,陛下有请。”

    就在无数人心里盼着,早日清算此缭时,苏培盛走来,宣张廷玉陛见。

    张廷玉随之上了御撵,而后,再没有下来过……

    看着百官一张张木然的脸,若非国丧之期,贾环当真想大笑三声。

    果然是那位的手段,打脸啪啪啪……

    若真能让隆正帝再活三十年,张廷玉还真能成为一代名相。

    回到皇城后,百官又去了慈宁宫。

    只是,隆正帝和忠怡亲王进去了没一柱香的功夫,忠怡亲王就出来,让百官回家,因为皇太后忧思过度,凤体不豫,不能接见王公大臣了。

    此言一出,不知多少人心里一震……

    终于来了!

    ……

    寿萱春永殿内,皇太后白氏如同看生死仇人一样,一双老眼中满是仇恨的看着隆正帝,寒声道:“你好狠的心,你抢了老十四的皇位,还不善罢甘休,你还要谋他的命?

    你这个独.夫,我的十四在哪里?你把他圈到哪里去了?”

    隆正帝站在那里,看着如疯癫了般的皇太后,面色铁青,咬牙道:“朕当了二十年的皇帝,皇位传自太上皇,什么叫抢了老十四的皇位?这个位子,是他的?”

    皇太后讥讽之极的看着隆正帝,道:“你还敢提太上皇?”

    隆正帝的面色愈发黑沉,一字一句道:“朕为何不敢提?”

    这一对天家母子的对峙,让整座寿萱春永殿内的气氛如同冰窟。

    而隆正帝细眸中的目光扫过殿内的宫人时,更是如同索命的铡刀一般,让无数人战战兢兢。

    尤其是其中的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

    此人是当初隆正帝灭了国舅府满门后,为了安抚住皇太后,从白家远支寻来的一人,立为了国舅,好让皇太后不再闹腾。

    却没想到,今日却险些坏了大事。

    这位“老实人”,可能在乡下待的日子太久了,来到繁华富贵的都中,被花花世界迷了眼。

    再被皇太后稍微给了点好处一拉拢,竟成了她的耳目。

    隆正帝已经得知,正色此人,给皇太后通报,忠顺王不在送灵的队伍中,甚至不在奉先殿。

    皇太后误以为忠顺王已经出了事,才有了此刻撕破脸皮的对峙。

    “你大可将他也杀了!你害了太上皇,害了十四,又要杀他,你干脆连哀家也一起杀了!你这个独.夫,你这个弑父谋母的害人精,你还我的十四儿,你还我的十四儿!”

    见隆正帝杀气腾腾的看着那个白家男人,皇太后彻底爆发了。

    她上前扭住隆正帝的胳膊,套着长长指甲的手,往隆正帝脸上抓去……

    隆正帝也是习武之人,自然不会被皇太后抓伤。

    不过,他也不敢伤了皇太后。

    用巧力将皇太后隔开后,隆正帝冷冷的道:“太后若无事,朕先回宫了。”

    他也是孤拐的性子,若是讲明,忠顺王早就在孝陵守灵,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偏他不想讲。

    你既然这般着紧你的小儿子,就继续着紧去吧。

    一甩袖子,隆正帝转身就要离去。

    皇太后被挡开后,真的无力了,这个孽障……

    只是她心忧忠顺王,又怎肯让隆正帝就这般离去?

    于是,在众目骇然之下,她缓缓跪下,以母拜子,道:“算哀家求你,还我的十四儿……”

    隆正帝听到后面动静不对时已经转过身,就见皇太后就要跪下。

    他虽然敢和皇太后对峙,还敢送太上皇大行,却无法生受了这一跪。

    顾不得其他,连忙上前去扶。

    皇太后挣扎不过,心里喷火,便一耳光扇在了双手搀扶着她的隆正帝的脸上。

    “啪!”

    耳光倒在其次,只是那指甲,却在隆正帝的脸上留下了五道血印子……

    隆正帝当场怔住了……

    皇太后犹自不放过,又一把抓上来,厉声道:“你还我的十四儿!!”

    “够了!”

    隆正帝一挥手,挡开了皇太后的抓爪。

    只是,暴怒之下,未免用力过猛。

    皇太后惊呼一声,仰头栽倒过去。

    隆正帝抓之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皇太后“砰”的一声,后脑先着地,栽倒在金砖上,没了声息……

    ……

    神京西城,居德坊,荣国府。

    相比于寿萱春永殿内,天家的风风雨雨,荣庆堂内的气氛却要好的太多。

    折腾了一天后,贾环倒没所谓,可贾母老太太却被累的够呛。

    她身上有一品国夫人的诰命,今日也要着大妆,随班于命妇队伍中,为太上皇送行。

    虽然一路上都有车马载着,可一整日里水米不进,只靠一点蜜饯撑着,再加上车马之劳,老太太七十多的人了,未免受用不住。

    好在,有公孙羽早早候在荣庆堂,给她施针喂药。

    休养了片刻后,就恢复了过来。

    看着满堂儿孙关切的目光,贾母心里说不出的熨帖。

    再看着跟前公孙羽清冷的面容,虽然不多出众,可在贾母眼中,却喜欢的不得了。

    她拉着公孙羽的手,笑着问道:“在东府过的还好?环哥儿可曾欺负了你去?”

    公孙羽有些羞涩的摇摇头,道:“回老太太的话,过的很好,我们爷……不曾欺负我。”

    一看就是没什么心机的,一旁的薛姨妈看着也喜欢,笑道:“真真是环哥儿的福气呢!”

    贾母笑道:“也是我这老太婆的福气,被幼娘整拾了一番,腰酸背痛的小毛病都没有了,心也不慌了,头昏脑涨也没有了,清爽舒服许多。”

    薛姨妈笑道:“何止老太太,家里那么多身子金贵的,都托了她的福气,连我这外客,都受用了好些。真真是好丫头……”

    公孙羽不大习惯这种场合,脸有些红。

    贾母拉着她的手不放,道:“寻日里也别总窝在药室里不出来,多和家里的姊妹们顽耍顽耍,你还那么年轻,老拘着自己,委屈了去。”

    薛姨妈捧哏笑道:“老太太这话极是呢!园子里很少见过东府这几个,都老实的太过了……”

    公孙羽闻言,不知该怎么回答。

    让她去和普通闺阁女孩子聊天,那才是真正的委屈自己……

    只是,贾母是贾家老太太,她纵然不喜读《女戒》,孝顺一道却是天成,不敢违背。

    好在贾环在一旁开口道:“老祖宗,这奇才有奇才的活法儿。对于幼娘和白荷这样的人来说,做她们喜欢做的事,就是最大的乐趣和休息。若让她们跟寻常人一样顽闹,她们反而不自主。您这虽是好意,反而让幼娘不适应呢!”

    “呸!”

    贾母气道:“我看你就是想让她们多替你操劳!我都听说了,白荷那丫头的手怎么回事?”

    贾环闻言,讪讪一笑,道:“那确实是孙儿的不是,她给孙儿做东西时,给烫着了。”

    贾母正色道:“环哥儿,这些都是你的妾室,那么能干,是你的福气,你要惜福,要知道珍重呢。”

    贾环忙点头,道:“老祖宗说的是,孙儿一定好生谢她们。其实不止幼娘她们,林姐姐、云儿还有宝姐姐她们,如今都在帮孙儿做正事。说来也怪,咱们家里男儿辈没几个出众的,帮不了我什么大忙,倒是女儿家,一个顶一个的能干!”

    众人闻言,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也有黑脸的,比如贾政。

    也有惭愧的,比如贾琏、贾兰……

    至于贾宝玉,正在神游天外……

    贾母感兴趣问道:“你林姐姐她们如何帮你?”

    贾环笑道:“林姐姐会帮孙儿查账,她心细,看的准。虽然不常查,但一查就能查出大动静,前儿个查出一桩亏空,帮了孙儿老大的忙!”

    贾母闻言,有些惊喜的看着下面垂着头,面色秀红,心里开花的林黛玉,叮嘱道:“玉儿要注意身子呢,不能只顾着帮环哥儿,累坏了自己我可不依!”

    林黛玉抬起头,抿嘴笑道:“我知道呢,并不累,只是偶尔翻翻!”

    贾环附和道:“对,不过林姐姐神仙一样的人,偶尔翻翻就能帮我大忙了……”

    一副不要节操的模样,让下面众姊妹们咯咯乐出声。

    林黛玉则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园子里真是四处漏风的地儿,昨日贾环在蘅芜苑过了半夜的消息,也不知怎么就传进了林黛玉的耳中。

    今日贾环回来后,很给了贾环几个脸色看。

    不过她也知道分寸,没有做的太过,虽然心里不舒服,可贾环都做到了这个地步,她也不好再拿捏着,到底露了笑脸。

    贾母看的分明,满意的点点头,呵呵一笑。

    又问贾环,道:“宝丫头帮你掌着外面的商路我知道,云儿也能帮你了?”

    贾环笑道:“东府里幼娘她们几个一个比一个忙,也都不擅长管家,孙儿就求到了云儿跟前,央她帮忙去管家。”

    贾母有些惊喜道:“她管得了那么大的事?”

    贾环笑道:“老祖宗,只看她是老祖宗的嫡亲侄孙女儿,就再没有不成的道理!”

    这马屁拍的贾母真真是神清气爽,她笑的合不拢嘴,看着下面的史湘云,道:“云儿,你可要仔细着做,不可大意了去。”

    史湘云应了声,道:“有不懂的,就来问老太太。”

    贾环当即给她竖起了跟大拇指!

    满堂人一片哄笑,史湘云羞红了脸,狠狠的瞪了三孙子一眼。

    贾环嘿嘿一笑后,不好厚此薄彼,又道:“如今南边的生意,多是宝姐姐在操心。原本每日里早早就歇息了,如今见天儿的忙过子时,老祖宗您瞧瞧,宝姐姐是不是清减了许多?”

    原本也羞红了脸的薛宝钗闻言,脸色顿时一黑……

    相比于家里的姊妹,她真的丰满的太多,尤其是和林黛玉比。

    而且,一直熬夜处理活计,也没见瘦多少。

    贾环哪壶不开提哪壶,薛宝钗心里怨个半死。

    众女儿家又是一阵善意的笑,林黛玉笑的声音有点大,小耗子似的……

    不过已经领先许多的薛宝钗,却不跟她一般见识。

    不动声色间轻轻的抚摸了下腹部,只盼能早日诞下麟儿……

    又将其她姊妹们也一起赞了一遭后,见贾母兴致不减,贾环忽然见下面贾政面色有些尴尬,笑出声,对贾母道:“老祖宗,您知道了没?”

    贾母闻言一怔,道:“知道什么?”

    贾环憋着笑道:“我娘要给我生个小弟弟了……”

    “咳咳咳!”

    许是有些猝不及防,贾政没忍住一阵咳嗽,有些羞恼的瞪了贾环一眼,再见其他人“惊喜不已”的目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贾母看了眼贾政,又看向贾环,道:“当真?”

    贾环看向公孙羽,公孙羽点点头,道:“老太太,姨奶奶是有了身子,两个月了。”

    贾母目光忽然变得有些复杂,她竟是先看了眼一直垂着头的贾宝玉一眼,然后才看向下面的贾政,缓缓点点头,道:“好啊!”

    贾母正要再说什么,却见一人面色严肃大步进来,此人进来后,身后才有通报的婆子喘息着快步跟了进来,众人见之一怔。

    却见来人一身大礼宫妆,先对贾母和贾政简单一礼后,便径直对贾环道:“环郎,带上幼娘速速随我进宫!”

    竟是,赢杏儿!

    贾环闻言,面色微变。

    ……

    寿萱春永殿内,隆正帝站在那里,脸色比哭还难看。

    远远看着凤榻上,双目紧闭,眉头蹙着,似在极力挣扎着模样的皇太后,隆正帝面容一片铁青,拳头攥紧。

    凤榻旁,公孙羽面带轻纱,手中金针连动,额头蒙着薄薄的一层细汗。

    在她身旁,皇后董氏和赢杏儿分立左右,均是一脸肃穆,目光紧张凝重。

    半个时辰后,公孙羽轻呼了口气,抬起头来,看向身后的皇后和赢杏儿,轻声道:“保住了。”

    “谢天谢地!”

    “呼……”

    董皇后激动的叹了声后,立刻对堂上的隆正帝点点头,隆正帝面色一松。

    却听公孙羽又道:“太后娘娘的性命虽然保住了,但因为头部受创,却不知何时才能醒来。”

    寿萱春永殿内,随即一静。

    隆正帝的脸色又难看下来……

    董皇后张口想问,可又不知该怎么称呼公孙羽。

    按理说,应该叫贾公孙氏。

    可这也太拗口了些……

    好在赢杏儿方便,她问道:“幼娘,没有办法了吗?”

    公孙羽摇摇头,道:“妾身已经尽了最大的力了。”

    赢杏儿闻言叹息一声。

    堂上的隆正帝面色却愈发阴沉,目光锋利的看向公孙羽。

    这就是御医的艰难之处。

    不过没等他发作,威逼公孙羽一定救醒皇太后,不然要杀头云云……

    就听身旁有人用力咳嗽了声。

    隆正帝皱眉看去,却见一小瘪三眼神莫名的看着他。

    隆正帝这才想起,公孙羽是这小贼的妾室。

    这王八蛋是在替他小妾鸣不平呢!

    念及此,隆正帝脸色彻底成了黑锅,目光像是要吃人一样。

    贾环寸步不让,目光莫名的看着隆正帝。

    你娘希匹!

    你把你妈打惨了,求我老婆给你妈救命。

    命救过来了你不说封个一品诰命,还想迁怒?

    昏君也没这个当法的!

    “咳咳,贾环,你干什么?”

    一旁的忠怡亲王虽然也为眼下之事感到头疼,却不得不先打下面前的圆场。

    喝了声后,又对隆正帝轻声道:“陛下,贾环的妾室有功,后面还要她……”

    隆正帝深吸一口气后,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后,咬牙道:“贾族公孙氏,为君分忧……”

    念到这四个字,又刀子一样剜了一眼贾环,继续道:“册封为,六品安人!”

    公孙羽也算是官家女儿,知道规矩,跪下谢恩,看向贾环的目光闪闪。

    贾环也高兴,不过这个场合却不好笑出声。

    隆正帝又道:“你好生照看太后,若能救醒,朕不吝封赏。”

    说罢,最后看了眼凤榻上之人,转身大步离去。

    赢祥叹息了声后,对贾环道:“跟着来吧,陛下有话对你吩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