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六十三章 成全你
    夜。

    美轮美奂的大观园内,一片静谧。

    偶尔传来一声林间的知了,或是池子里荷花的蛙鸣,却也显得愈发的清幽。

    朦胧的月色笼罩着这方天地,热闹了一天的园子,夜晚却是安宁、祥和。

    蘅芜苑内,薛宝钗没有先回答贾环的问题。

    而是起身,披了件清薄外衫,用莺儿端来的水和毛巾,先替贾环清理了番,又背过身,替自己清理了番,红着脸换了身衣裳后,才回到床榻上,重新依偎在贾环身旁。

    看着贾环笑咪咪的坏坏目光,想起他之前的话,鼓气勇气,在他嘴角轻轻一啄,羞容满面,将热的发烫的脸贴在他胸口,听着他强壮的心跳声,渐渐平息下来,轻声道:“家里在南边铺开了许多门面,都很大……但是,家里却没有那么多掌柜的和伙计啊。”

    贾环笑道:“不要担心,这件事我有准备。”

    见薛宝钗疑惑的看着他,贾环道:“这件事涉及到各方的利益,为了安他们的心,所以各方都要出人……”

    薛宝钗闻言皱眉道:“如此一来……爷不是说,那钱庄要牢牢把持在咱们手中吗?”

    贾环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道:“宝姐姐,你知道我们云字号为何会在江南越做越大,即使被许多江南老字号围剿,也依然在不停的壮大吗?”

    薛宝钗想了想,道:“我也想过这件事,发现……似乎不只是云字号中有玻璃器具和水泥。云字号其他的货物,销的也很好。至于为什么,我却看不透。都中人都说爷是小财神,善财童子,果然了不得哩!”

    贾环闻言脸色一正,道:“小?童子?你见过这么厉害的小童子吗?”

    说着,还掀开了盖住身上丑物的薄锦被,让大秦戟扬威……

    薛宝钗只看了一眼,身子都软了,俏脸凝血般看着贾环,哀求道:“爷,今儿真的不行了……”

    贾环闻言讪讪,干咳了声后,倒打一耙道:“你这人思想怎么这么……乱想?我只是为了辟谣,证明我不小……”

    “噗!”

    闺阁中,薛宝钗似乎也渐渐能接受了这种调.情的荤话,抿嘴一笑,烟波流转间,竟有极妩媚之态。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骚者浪……

    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不过看着眼神愈发炙热的贾环,薛宝钗却不敢再挑.逗,忙垂下头,轻声道:“环哥儿,你还没说哩。”

    贾环闻言,也知道今日不好再多索要,薛宝钗毕竟不是武人,经不起太多“蹂罹”,就正经道:“其实也不算什么秘密,只是,旁人都被玻璃器具和水泥这两样独门商品给迷住了眼。

    很简单,就是规矩。”

    “规矩?”

    薛宝钗秀美微蹙,不解的看着贾环,道:“凡是百年老字号,都有规矩呀……”

    贾环摇头笑道:“他们那是对内的规矩,不是对外。有个老话,叫店大欺客。这几乎是所有商铺的通病!

    媚上欺下,来人身份要是高贵,他们就低三下四。若是普通百姓上门,就爱理不理。

    他们以为,反正普通百姓买不了多少东西,给他们带来不了多少利益。爱来不来……

    但是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在我们云字号。

    哪怕是一个乞丐上门,他们也一定会彬彬有礼,客气招待。

    服务至上,便是我给他们立下的规矩。

    谁做不到这一点,谁就走人。

    这是其一……”

    薛宝钗倚靠在贾环身旁,仰着头,目光崇拜,静静的听着。

    她以前真真没想过这样的问题。

    几百上千年来,哪家商铺会善待一个乞丐?会对小家小户的散户给好脸?

    可她聪慧非常,又通经济之事,只一想,就立刻明白了这样做的好处。

    了不得!

    贾环看着薛宝钗的目光,却是得意一笑,警告道:“你不要撩我啊,不然又把你吃了!我发现你学的挺快的啊……就这样,以后咱俩恩爱的时候,你就这样看我最好。还有,不是让你喊爸……哎哟!哈哈哈!你咬我做甚?”

    薛宝钗整个人都通体发红了,将脸埋在贾环怀里,瓮声道:“你又乱说话!”

    她疯了,才会喊他爸爸!

    贾环哈哈一笑,伸手摩挲着薛宝钗丰腴的身子,笑道:“好了好了,说正事,抬起头。”

    薛宝钗考虑了下,才缓缓抬起脸,一张原本晶莹如雪的俏脸,满是云霞。

    眼神哀怨的看着贾环,似乎在责怪他总是作践她……

    贾环手移到她脸上,轻轻的抚摸着,目光宠爱。

    在这样的目光下,薛宝钗渐渐安静了下来,她极其享受这样的目光。

    心中,对贾环之前的调.教之言,完全相信了。

    如果,她依旧按照以前的行事法子,恪守礼数妇道,矜持端着身份,那么她相信,贾环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待她。

    她的命运,多半和那位在庵堂里诵佛经的姨妈一样。

    罢了,出嫁从夫。

    他既然喜欢,就按他的意思来吧。

    看懂她目光中的顺从之意,贾环呵呵一笑,拥着软腻香滑的美人,继续道:“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行事的准则。”

    薛宝钗转移了注意力,疑惑道:“行事的准则?”

    贾环轻笑一声,得意道:“宝钗啊……”

    “嗯?”

    薛宝钗轻轻一应,身上有些发热。

    不知为何,她极喜欢贾环这般恣意不羁的直呼她的名字。

    这让她心里砰砰直跳,以至于回应声,都有些发颤。

    贾环感受到怀中佳人的变化,呵呵一笑,手又像下移去,口中却说着正事,道:“你相信吗?我将金陵的一处商铺,从掌柜的到伙计,甚至门子,与江北的一处云字号内的掌柜到伙计和门子,全部调一个个儿,第二天,两家商铺的生意照常进行,并且,会纹丝不乱!”

    本来还在忍受着那只手在她腰下作怪的薛宝钗,听闻此言,迷离的眼神忽然清明,有些骇然的看着贾环,惊呼道:“怎么可能?”

    贾环笑道:“所以,这就是规矩。云字号所有的商铺,连台阶的布局都一样,货架规格也全都一模一样,哪里摆放什么,哪个抽屉里放的是哪张纸,都有严格的规矩。

    虽然稍显刻板,但是,却能纹丝不乱,也绝不会出现顺手牵羊的事。

    因为,每个伙计都有各自负责的职司,哪一块少了什么,立刻就能找到责任人。

    无规矩,不成方圆。

    有了规矩,就有了体统。

    有了体统,就能给人以信任感。

    再加上尊重每一个顾客,又能让人信任,还有良好的货物。

    呵呵,那些自视甚高的商号们,凭什么跟云字号竞争?”

    薛宝钗紧紧抱住贾环那只作怪的手,不让他再往里探……

    眉头却紧锁,思考着贾环所说的话。

    贾环见之,倒是松开了手,不再折腾,而且,还站起身来,捡起衣裳要穿……

    薛宝钗见之一惊,有些失色不安道:“爷,你……”她以为是因为她难以再承恩,不能让贾环尽欢,所以恶了他,要离去……

    贾环见之,笑道:“别乱想……我是个劳碌命,能在宝姐姐你这里休息半天,已经算是偷懒了。

    再待下去,就是沉溺于十丈软红了。”

    他看着薛宝钗道:“你好生想想,想通了就早点休息。我还要处理一些事,很重要。

    等我从西域回来,收复了西域的万里江山,清闲下来,再在你这里多过几夜,到时候咱们再好好说说话。”

    薛宝钗闻言,一颗心放了下来。

    只听到收复西域万里江山这等盖世之言,薛宝钗都为之倾倒沉醉。

    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贾环,站起身来服侍他更衣,轻声道:“爷是国朝重臣,一等国侯,自然要忙碌大事。我……我不是不懂事的女子,爷不必解释的。”

    贾环失笑道:“马后炮,我若是就这样不说一句就走了,某人怕是要哭半宿!”

    “哪有啊……”

    薛宝钗被道破心事,俏脸一红,不依的娇嗔了句。

    这幅姿态,在以前,她是绝对做不出的。

    但是,终究还是因为贾环的喜恶而改变了许多。

    看着千娇百媚的美人,身上只披了一层薄薄的夏衫,若隐若现间,娇躯可见,诱人之极。

    贾环反手搂住她,一阵缠绵悱恻之吻后,将晕晕乎乎的薛宝钗放倒,替她盖上了薄被,大笑而去。

    ……

    宁国府,药室。

    贾环看着气息沉稳绵长的方静,啧啧出奇道:“都说因祸得福因祸得福,总没亲眼见过,不想今日却见了一遭。

    方静,你这……了不得啊!

    我也不知道做的对不对,你不会哪天再反过来,和我为敌吧?”

    “不会不会的,爷,静儿她不会的。”

    没等气势不落下风的方静答话,一旁公孙羽就忙赔着小心保证道:“爷,若是静儿同爷作对,就……就是我的不是,我就……我就以死谢罪!”

    贾环闻言大恼,抓过公孙羽就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不轻,公孙羽疼的“哎哟”了声。

    方静整个人如同一头母暴虎一般,怒视着贾环,寒声道:“你干什么?”

    公孙羽还得劝那边,道:“没事的,静儿你别乱来。”

    贾环却捏着她的下巴,对向自己,皱眉道:“你是不是傻了,嗯?”

    “爷,我……”

    公孙羽不知该怎么答话,有些害怕,眼中浮起一层水雾。

    就听贾环继续问道:“她若和我作对,随手杀了就是,她那半死不活的老子我都不怕,还会怕她?你又为何要自杀,嗯?”

    公孙羽闻言,这才放下心来,目光感动的看着贾环,道:“爷,静儿不会的……”

    贾环摇头道:“记住,永远不要把自己的性命,押在别人身上。

    你是极善良的人,对人也没甚防备,谁都相信。

    但这世道险恶,不是每个人都同咱们这样善良……

    你是我的老婆,你的生死只有我能决定,却不允许你自己再说什么以死谢罪。

    记住了吗?”

    公孙羽红了眼圈,点点头,道:“爷,我再也不敢了。不过静儿不会和爷作对的……”

    贾环气笑道:“敢情我说了那么多,都白说了?你看她那样子,跟要吃了我似得……”

    公孙羽闻言,忙回头给方静使眼色。

    方静恨恨的瞪了贾环一眼后,才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

    贾环见之抽了抽嘴角……

    公孙羽的姿色并不算出众,同园子里的姊妹们相比,要差几分。

    但是和方静一比……

    那绝对是天仙之姿。

    怪道她能和方静成为闺蜜……

    贾环将公孙羽抱在腿上,轻轻替她揉着伤处,却羞的公孙羽没脸见人……

    贾环不理,他看着方静道:“方静,救你,只因为幼娘求了我。

    她第一次求我,我不能让她失望。

    但于情与理,我都不该救你。

    虽然救了你,但我对你没什么要求,也没奢望你报我的救命之恩。

    只希望,你不要愧对了幼娘对你的感情。

    否则,我要杀你,真的不废什么力气。”

    方静闻言,清冷道:“我知道,这个世上,我只有幼娘一个亲人了,自不会让她失望。

    她对我说了你的安排,我可以去牧场上,做你小妾的护卫。”

    公孙羽小声道:“爷,静儿想做我的护卫……”

    贾环警惕道:“绝不允许,她是想和我抢你!”

    公孙羽闻言,莫名其妙的看着贾环,不解其意。

    贾环“小声”解释道:“你知道,有些男的喜欢男的吧?”

    公孙羽嫌恶的点点头。

    贾环嘿嘿笑道:“那你知道,有些女的,也喜欢女的吗?”

    公孙羽眼睛攸然圆睁,惊恐的看着贾环。

    一旁的方静,还有角落里的晴雯,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贾环。

    这人思想之龌龊,已经突破天际了。

    贾环哈哈笑道:“你们还别不信,真有这样的女子,我见过好多,她们有一个名字,叫拉拉!”

    公孙羽见他说的郑重其事,小声辩解道:“我和静儿才不是拉拉……”

    贾环笑道:“我这不是提防着嘛,我看你这么看重她,也吃醋呢!”

    这么恶心的话,也只有公孙羽听着觉得动听和甜蜜。

    对面的方静和角落里的晴雯差点没被这么不要脸的话给恶心的吐出来。

    方静看公孙羽的眼神都有些同情了……

    看到那两人的表情,贾环冷笑一声,却不再对方静说话,而是看向晴雯。

    晴雯生性也算刚烈,却不傻。

    若是贾环现在想要没名没分的非礼她,她定然会拼死反驳。

    可贾环若只是训斥她,她也不会无脑的跟时跟贾宝玉那样顶嘴一样反驳。

    到哪座山头唱哪首歌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见贾环看过来,她忙收拾好表情,懂事的低头站在那里,恪守婢子本分。

    就听贾环道:“敢让你在这里听,就不怕你说出去……只是,东府不比西府,这里的每一件事,一旦传出去,都是天崩地裂的大事。

    我不是宝二哥,除了自己的女人以外,没那么多怜香惜玉的心思。

    药室里的事,但凡有一个字流传出去。

    不管是不是你说的,我先杀你。”

    这等杀气腾腾的霸道话,晴雯何曾听过?

    最重要的是,她并不觉得贾环只是在吓唬她。

    那冷的渗人的话音,直直寒到了她心里。

    更何况……

    前些年,这位三爷手上染的血还少了?

    更不用提,他在西北杀了尸骨遍地,连一国大可汗的人头都给割了去……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纤细的脖颈,晴雯打了个激灵,咽了口口水,道:“三爷,我……奴婢,奴婢不是长舌婆子……”模样倒有几分可爱……

    贾环呵呵一笑,不再理会,看向公孙羽道:“想来你和你闺蜜还有好多话要说,我还有些事要忙。等什么时候你打发了她,我再留下来陪你……”

    公孙羽闻言,红着脸,轻声应了下,贾环却抬起了她的下巴,在她唇上亲了亲后,示威似得看了目瞪口呆的方静一眼,才趾高气扬的离去。

    贾环离去后,公孙羽见方静还直愣愣的看着自己,俏脸更红,嗔道:“静儿……”

    方静看着公孙羽这幅娇羞无限的神态,更愣了。

    这还是当初一门心思想要一副骷髅骨的那个女孩子么?

    ……

    宁安堂,后厢卧房。

    在主榻上,只穿着一身小衣,披散着头发的小吉祥,抱着同样打扮的香菱,叽叽喳喳的打闹嬉笑着。

    却还一直跟桌案便伏笔的白荷告着状:“白荷姐姐,从你去了庄子后,三爷回来睡觉的时候,就越来越少,你说气不气人?

    我和香菱虽然没有白荷姐姐好看,也不比其她人难看多少呀!对不对香菱?”

    香菱红着脸,小声道:“姐姐,和我又没关系。”

    小吉祥气恼的在她胸口抓了下,道:“你忘了,你是我的通房!难道你想背叛我?”

    香菱惊呼了声,反击之,道:“我没有!”

    可惜小吉祥的胸口还有些小,抓不住,报仇没成功。

    小吉祥也不在意,咯咯笑道:“你还敢抓我?你都不用心学武,就知道跟秦氏说话,看我清风拂月手!”

    说罢,一双小手竟能幻出一些幻影,至少,香菱瞪大了眼睛也看不出那只是真的,而后,就觉得肩头一凉,原来,清风拂月手,就是这样的……

    香菱有些羞,也有些好笑,笑着求饶道:“姐姐,让我穿上衣裳啦……”

    小吉祥咯咯笑道:“那么热的天,你穿那么些作甚?反正三爷今儿也回不来了,你……”

    “谁说我回不来了?”

    小吉祥话没说完,贾环推门而入,就看到了极香艳的一幕……

    “啊!”

    香菱一张俏脸如在滴血一般,惊慌失措的叫了声,手都有些颤抖着穿衣服。

    小吉祥还算仗义,忙挡在香菱身前,帮她穿好了衣裳。

    然后才惊喜的看着贾环,飞奔下地,扑了上去。

    贾环将她接住后,笑道:“女侠,你学了武功,可不要做采花大盗啊!怎么能随意扒人衣裳呢?”

    小吉祥咯咯笑道:“帮你采嘛!”

    贾环哈哈笑道:“好样的,再接再厉!”

    小吉祥咯咯笑着,用头顶贾环的下巴。

    香菱则趁机逃离现场……

    白荷也站了起来,修长的眼眸,盈盈的望着贾环。

    小吉祥到底长大了,懂事许多,和贾环亲密的闹了会儿后,就把地方留给了白荷。

    毕竟,白荷才回来。

    她说她要去外面安慰香菱,香菱可能在哭。

    小吉祥出去后,贾环将白荷拥在了怀里。

    这个女子,帮了他太多。

    拥着她在床榻边坐下后,贾环先拉起她受伤的手,道:“还疼么?”

    白荷抿嘴笑道:“不疼了,幼娘很厉害,上了药后就感觉清清凉凉,一点都不疼了。”

    贾环叹息道:“以后再不要这样做了,不然,我就不许你再做这些事了。”

    白荷点点头,笑道:“我省得了。”

    贾环轻轻捧住她的脸,吻了上去。

    白荷缓缓闭上了眼……

    一番缠绵后,贾环却没有立刻要了她,抱着白荷轻声道:“刚从蘅芜苑里出来……等太上皇送灵后,出征前,我正式收你进门儿。虽然不能大办,可我也不愿委屈了你。”

    白荷闻言,靠在贾环怀中,笑道:“三爷,我不在意这些的……”

    贾环摇头道:“你不在意,我在意。

    别人有的,你都要有。日后,咱们的孩子也一样……

    能习武,能从军,就有他的一份前程。

    不愿习武,愿读书,也成。

    若是文不成武不就,也有他的一份家业,保他富贵平安一生。”

    “嗯!”

    往贾环怀里挤了挤,白荷反手环抱住贾环,应了声。

    她可以不为自己着想,但一定会为自己的子嗣着想……

    有了贾环这句话,她就放心了。

    “至于李万机……”

    贾环顿了顿,道:“这件事,不能说他有罪,但一定有错。

    具体是什么,我就不告诉你了,免得你多想为难。

    只是他做的一切,其实也只是想为我好,我领他这份情,所以,有人提议要以防不测时,我没有同意,只是把他发配出去。

    既然你和明月有了主意,那就依你们之意。

    但是,最核心的一部分,还是不要让他知道了……

    尽管我相信,他绝不会再犯糊涂。”

    白荷闻言,轻轻一叹,道:“我省得了……”

    贾环拍了拍她的背,道:“心里可怪我?”

    白荷笑着摇头,道:“三爷哪里话,其实,放他去庄子,也是一桩好事。大师兄本就是拔尖儿的手艺匠人,这些年当了大总管,其实并不像外面想的那么如意。听大嫂说,他有时整夜整夜里睡不着,唯恐办差了事,坏了三爷的大事,却没想到,到底还是出了岔子……

    如今去了城南庄子,重新做手艺,想来他反而轻松下来。

    我再对他说说,三爷领他的那份心,他一定会高兴的。”

    贾环点点头,又道:“白瓷的烧制,你让你那些师兄们,控制住最核心的秘方,骨粉的添料,其他的,让下面人去做就是了。你不要再那么辛苦了,这次回来,要多休息些日子!”

    白荷闻言,却犹豫了下,轻声道:“三爷,通过实验,已经印证了,将硫磺燃烧,或是煅烧黄铁矿,会产生含硫烟雾,用提炼过的硫酸来吸收含硫烟雾效果比水更好,可以由此来制作更多的硫酸。

    有了硫酸,制备盐酸、硝酸便不再只是设想,乃至纯碱、烧碱,也有了可能。

    三爷以前说的化工业,总算是有了点雏形。

    若是能提炼出硝酸,那……”

    如果能提炼出硝酸,那么硝化纤维,硝酸甘油,梯恩梯……还会远吗?

    贾环倒吸了口凉气,眼神有些震惊的看着白荷,道:“荷儿,你……你已经做到这一步了?”

    白荷见之,抿嘴一笑,又摇头道:“只是小剂量的实验,而且大多只是根据三爷从前说的设想而已。不过,我若加紧一点去做,一二年内,总能做出来!”

    “不急不急不急……”

    贾环忙道:“慢慢来,慢慢来就好。三年不成就五年,五年不成就十年!如今你已经做出来的这些,目前就足够用了!

    最重要的是,你现在要挑选忠心可靠的人,培养他们这些知识。

    然后,指导他们去做实验。

    荷儿,我很严肃在跟你说这件事,这不是玩笑,也不是话家常,而是命令,你记住了吗?”

    老天爷,硝酸泡过的棉花都容易出事,真让白荷再往后面实验,她以身殉道的概率在九成九以上。

    看着贾环极严肃的面容,和不容置疑的眼神,白荷犹豫了下,苦笑道:“三爷,若想培养出助手,得好些年呢……”

    贾环沉声道:“不管多少年……或者,你只要把步骤告诉他们,让他们严格遵守就是。但不管怎么样,我现在说的话,就是死命令。你若敢不听,我就会非常生气。

    荷儿,你自己想想,那些东西会有多危险……

    一旦你出了事,你可曾想过我?”

    白荷闻言,怔怔的看着贾环,忽然,她轻轻一笑,伸出没有受伤的手,捧住贾环的脸,轻声道:“我怎么舍得离开三爷?我只想多为爷做些事,既然你不喜,我听你的就是……

    爷,要了我吧,我等了太久了……”

    贾环闻言,轻轻吸了口气,点点头,道:“成全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