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六十二章 调理
    云雨之后,贾环揽着通体雪白,丰腴可人的薛宝钗,依旧不住的摩挲着。

    薛宝钗一双杏眼中,满是水意,俏脸潮红。

    仰头看着贾环的目光,尽是崇拜……

    这是一种最让男人陶醉的目光。

    贾环又蠢蠢欲动,不过……

    看到薛宝钗的目光变得有些畏惧,又不愿让他失望,闭起了眼,贾环到底收敛住了。

    轻轻的拍了拍她丰腻的后,贾环只是将她抱紧了些。

    薛宝钗这才又睁开眼睛,目光变得愈发幸福。

    贾环呵呵笑道:“刚才舒服了?”

    薛宝钗闻言,本就红晕的脸,迅速往下蔓延,没多久,变成了通体红晕……

    她生性端庄,哪里能说出这等,闭上水一般的眼睛,靠在贾环胸前不说话。

    贾环却还要招惹:“不是跟你说过嘛,夫妻之道,若想长久,同房生活一定要和谐。否则,迟早变成相敬如冰,冰雪的冰啊……

    我若是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你要告诉我,我好改进。

    比如说,力度啊,深……”

    “都好都好……”

    实在不敢让这不要脸的再说下去了,薛宝钗都听到莺儿进来的声音了。

    她惊慌的连忙堵住贾环的话。

    贾环哈哈一笑,却还不嫌臊道:“反正我很满意,宝姐姐很乖啊!”

    薛宝钗闻言差点都不想活了,将脸埋进贾环怀里。

    分明是她被他弄的五迷三道下,才被他摆成各种羞耻的姿势……

    现在回想起来,真真是要没法活了。

    若是只两个人时乱说也就罢了,可莺儿都进来了……

    真是个害人的冤家。

    “莺儿先出去吧。”

    藏在贾环怀中,薛宝钗瓮声吩咐道。

    莺儿也是俏脸通红,不敢抬头。

    乖巧的应了声后,放下铜盆和帕子,只抬眼看了眼,瞳孔就猛然变大,而后忙不迭的逃了出去……

    老天爷,那是个什么东西?

    见薛宝钗羞的不敢抬头露面,贾环笑道:“好了,我不说了,你起来吧。”

    连唤了两次,直到他双手又开始不规矩时,薛宝钗才连忙投降,从贾环怀里抬起头,一张俏脸真如滴血一般红润,反倒是唬了贾环一跳。

    贾环好笑道:“至于吗?做都做了,你……”

    “爷啊!”

    薛宝钗娇羞无限的娇嗔哀求了声。

    这种话题,实在让她心跳过速,整个人如同被火烧了一般。

    似比之前还要刺激……

    贾环见状,到底放过了她,只是将她抱紧在怀里。

    偏薛宝钗自己又有想法,轻声道:“环哥儿,你喜欢我吗?”

    许是因为看到那根张牙舞爪的大秦戟,不敢再撩拨贾环,薛宝钗将称呼都变了。

    贾环闻言,嘿嘿一笑,道:“喜欢。”

    薛宝钗目光忽然变得有些幽怨,道:“从前,你可并不喜我呢……”

    贾环绝不承认,道:“胡说,我什么时候不喜欢你了?”

    薛宝钗摸了摸自己的脸,轻声道:“我还记得,当年第一回见面,你对我唱的那个曲儿哩……”

    贾环真记不得了,好奇道:“什么曲儿?”

    薛宝钗嘴角渐渐浮起一抹柔和之极的笑意,哼唱道:“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喵咪咪喵咪咪喵咪咪……”

    “噗!”

    贾环看着薛宝钗那张圆脸喷笑而出,继而“哈哈”大笑。

    薛宝钗则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后,见他笑的欢畅,也跟着笑了起来。

    眼神似粘在了他的脸上,不愿挪开……

    时过境迁,当日的窘迫和羞恼,到了今天,却变成了美好的回忆和幸福。

    他终究,还是喜欢上了她……

    薛宝钗换了个姿势,靠的贾环更近了,又轻声笑道:“第二回,你就打了我哥哥呢。”

    贾环得意道:“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薛宝钗见状,张口檀口,轻轻的在贾环身上咬了口,幽怨道:“你还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只是吓得他……吓得他尿裤子。害得我家颜面扫地……”

    贾环又哈哈一笑,然后觑目看着她,道:“那你想不想报仇?”

    薛宝钗知道他在玩笑,也抿嘴笑道:“怎么报仇……哎呀!不行……嗯……”

    只一瞬间,薛宝钗身上的薄锦被翻飞,她也被贾环轻轻一挑拉起,坐在了贾环身上,坐在了小贾环身上……

    薛宝钗只觉得魂儿快掉了,哀求的看着贾环,杏眼如丝……

    想要下来,身子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

    更何况她稍有下来的迹象,那位冤家就拦住她……

    罢了,疯了,就疯了吧!

    想起曾经在牧场上的骑马,薛宝钗轻轻的动了起来。

    蘅芜苑内,渐渐响起了一阵动人心魄的绝美妙音……

    ……

    东府,药室。

    就在贾环在蘅芜苑内胡天胡地时,两个似乎相隔了一生一世没见过面的好友,也相拥而泣。

    “静儿,你终于醒了!”

    公孙羽紧紧抱着方静,高兴的唤道。

    方静一双细眸中,也闪烁着激动的目光,她抱着公孙羽,道:“幼娘,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了那么多。”

    公孙羽放开了方静,看着她,笑道:“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方静笑着点点头,然后感受了下体内,面色忽地一变,而后惊喜的看向公孙羽,道:“幼娘,我……”

    公孙羽笑道:“我用了我们爷特殊的精血,混了许多天材地宝为你疗伤,你体内的经脉已经重塑。再加上你即使经脉破碎时,也不停修行,对劲道的感悟和理解,怕是超过许多武宗。如今,你身子恢复了,武道自然也就恢复了,只要参药跟的上,突破武宗,也只是时间问题。

    静儿,你小时候的梦想之一,就要实现了哦!”

    方静闻言,嘴唇动了动,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细眸中,泪光闪动。

    公孙羽握住方静的手,面色却变得有些歉意,道:“我也不知道把你救活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静儿,你以后……怕是……不能,不能露面了。”

    说着,公孙羽难过惭愧的低下头。

    这是贾环划定的死线。

    方静反握住公孙羽的手,笑道:“让你难做了,傻丫头,难道还有什么,比曾经的痛苦更难,比死亡更可怕吗?我的心里,只有感激……

    说吧,贾环那阴险小子想要怎么安排我?”

    公孙羽闻言,心里微微宽心,笑道:“他说你以后得戴着一张面具见人,不能让人认出是你。还有,你要先去牧场上住一段时日,给乌仁哈沁当护卫……静儿,委屈你了。”

    方静笑道:“这算什么委屈?只是……我更想给你当护卫呢。”

    公孙羽犹豫道:“那……那我去跟他求求情……”

    “不好不好。”

    方静忙阻拦道:“你求他救我,本就是一件极难的事。也只有他这种性子,才会答应了你。

    换做其他任何一人,都不会花费这般大的力气和冒着这样大的危险,来救我这个废人,更何况,我的身份还……

    这已经是极致了,若是你再去开口,就是不分轻重,必会让他心里产生芥蒂。

    你又不是正室,就算得他宠爱,我也不能让你因为我去惹他厌恶。

    牧场就牧场吧,正好,我有时间好好练习一下武道。

    日后,总要给他办几件大事,方不让你在他面前作难。”

    公孙羽闻言,笑道:“不用哩,只要你能好好的活着,就是极好的。至于我们爷,你却不用担心。他……他待我极好的。”

    看着公孙羽脸上洋溢的分明可见的幸福光泽,方静笑道:“他待你真的很好?”

    不过没用公孙羽回答,方静就自顾笑道:“是应该很好,不然,也不会这般纵容你胡闹!”

    “哪有胡闹?”

    公孙羽不依道:“我告诉了他,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想让你死,他想了想,就说,好吧,你第一次跟我开口,我还能说不吗?”

    公孙羽带着笑容,努力的学着贾环的声音和语气。

    方静闻言,笑着点点头,道:“真的很好,那就好……”

    说着,方静的脸上闪过一抹莫名的神色。

    公孙羽见之,又心疼的抱住她,柔声道:“静儿,我是你的朋友,也是你的亲人呢。”

    方静反手抱着公孙羽,笑道:“是啊,唯一的亲人哩……”

    ……

    平凉府,zc县城外,云字号贾家驿站。

    走了两日后,贾家商队来到了这座秦陇交界处的小县城。

    愈往西走,愈荒凉。

    而黄德、占超等人,也在这里迎来了一位故人。

    “六哥……”

    黄德、占超两人看着面前面色阴沉的老人,不知该说什么。

    六哥,黑云十三将,第六将,于海。

    “唉!”

    长叹息一声后,于海的面容变得苦涩了许多,道:“看来,我们这位少主,远比我们想的,要精明的多啊……”

    黄德苦笑了声,不过还是正色道:“六哥,或许少主自有打算,但他心里到底还是敬着咱们的。他喊我爷爷,是诚心的,他要让他的一个儿子姓黄,也是真心的。

    赢玄老狗已经死了,国公爷的仇已报,其他的……就随少主的意吧。”

    占超在一旁附和道:“是啊!少主长大了……”

    于海看了这两人一眼,忽然摇头笑道:“少主好手段……我倒是没什么,少主多妻妾,日后定然多子女,大不了,豁出去老脸,也跟他要一个姓于,传承烟火。可是……”

    于海的脸色有些凝重起来,道:“你们也该知道,二哥他是不会同意的。

    二哥一心认为,这天下,本该是国公爷所有。

    从第一代荣宁二公起,这天下本就该姓贾。

    经过北海之战后,二哥就……

    他若是知道了你们弃了都中的基业,怕是要责怪你们。”

    黄德皱眉道:“少主只是不想让我们这些老人家再流血送命,该怎么做,他自有主张。况且,他还拿出了荣国虎符,难不成我们还能抗命?说到底,咱们只是家将,国公爷没了,就该辅佐少主。

    家将只能听命,却不能自作主张。

    之前的事,已经算犯了家法。

    少主没有见责,都算是好的了。

    六哥当知,因为宁至和谢琼之事,少主有多伤心愤怒。

    前日我真有些担心,他会拿锐哥儿出气。”

    于海摇头道:“少主不会,当时他只想好生将你们送走,不要再出岔子了……而且,这些计策又哪里是锐哥儿的主意,他虽然说是他的,但我何尝不知,这分明是二哥的手笔。

    不过是二哥为了培养锐哥儿,借他的口布置出来的罢了。

    锐哥儿连这些计谋的真意都没理解透彻,他毕竟还年轻……”

    “是啊,原本在咱们这一辈里,他和光哥儿并成双骄,论武功和智谋,都是一等一的出众。光哥儿虽然谋略不及,但心胸开阔宽广,为人大气。

    可是,如今再看看,到底不如少主多矣。”

    黄德苦笑着摇头道。

    于海笑道:“这也是好事……再者,锐哥儿和光哥儿他们,自幼只跟着我们颠沛流离,藏头露尾。也没甚机会去见大世面,没经历过大事,就没有相应的眼界。

    又哪里及的上少主?

    不过他们都还年轻,只要培养的好,日后总能成器。

    少主有一句话说的极好,西域大有可为。”

    占超忽然笑道:“可笑我等,之前还总担心少主太过胡闹,不能成器,会是蜀中阿斗……”

    黄德也笑了起来。

    唯有于海摇头道:“我早就同二哥说过,少主非等闲之辈,只是……其实只从少主的经济手段看,就能看出他鬼神之才。

    尽管二哥说他文不能文,武不能武……”

    黄德皱眉道:“文不能文也就罢了,可武……少主的武道,已经九品了!日后突破武宗,绝非难事。”

    于海闻言苦笑道:“少主武道进展之谜,实在难解。不过,二哥说的不是他的武道,而是他的领军手段,说的他的兵法……”

    此言一出,黄德就不吭声了。

    于海却眼睛渐亮,道:“原本我也是这般以为,但现在,却不这般认为了。”

    “哦?六哥怎么说?”

    黄德忙问道。

    “咳,咳咳……”

    于海没说话,反而发出了一阵咳嗽声,嘴边,甚至溢出了一抹殷红……

    黄德和占超见状骇然,惊呼道:“六哥,你受伤了?”

    如今活着的四大将中,于海的武功是最高的。

    原本李先是最高的,但是他当年受伤极重,伤了根本,而且,这些年一直沉迷于复仇造反,武道上却没有什么进展……

    反倒是当年并不怎么出众的于海,从北海回来后,因苦苦钻研荣国公的武道修行心得,修为一日千里,愈发了得。

    黄德他们都以为,若非是于海还要花费极大一笔精力,为他们这群人筹措银两,于海的修为一定会更加了得。

    这样的人,又怎会受伤呢?

    于海苦笑道:“这就是我给出的答案。”

    黄德闻言,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道:“六哥,是……是少主之人伤的你?”

    于海点点头,道:“正是。少主手下,竟有半步天象的绝代高人,还甘心为他奔波万里。这样的人,又怎会是阿斗呢?

    要知道,他并非是依靠国公爷的余荫,收复的此人。

    所以,我认为,少主并非阿斗,反而……有些像阿斗的那位高祖!”

    “嘶!”

    黄德抽了口冷气,道:“六哥,你是说刘备?”

    于海闻言一怔,随即呵呵笑道:“也对,性格是刘备,不过,也是刘邦……”

    黄德和占超二老闻言,对视一眼,眼中皆闪过一抹亮光,不过,黄德又皱眉道:“可那人为何会伤了六哥你?”

    于海苦笑着道:“他怕是以为我是贼子,而且,他又是高人,脾性极大,根本没给我说话的机会,一个‘滚’字,就震伤了我。”

    “怎么可能?”

    黄德惊呼道:“六哥,你离那个境界,不也只有一步之遥了吗?”

    他和占超还以为,于海是和人辛苦交手,棋差一招,才被打败的。

    谁知,竟是被人一喝而伤的。

    这是什么境界?

    于海道:“是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之遥,却又是一道天堑。一个为天,一个为地,天壤之别。不过……”

    于海的眼光渐渐明亮,道:“这次受伤,却让我寻到了一丝突破的契机!”

    ……

    金陵,玄武湖畔,甄府。

    萱瑞堂。

    奉圣夫人面色愈发晦暗了,但是,她竟然在炕桌上,颤着手,执笔书写着什么。

    她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捉过笔了,眼睛也昏花难明。

    好在,她鼻梁上架着一架老花眼镜,能让她勉强写准字……

    见奉圣夫人的手抖的厉害,贴身丫鬟梓雪悄悄抹去眼角的泪,笑着劝道:“老太太,明儿再写吧,都夜了,该休息了。”

    孙氏摇头道:“时间不多了……”

    说罢,到底停笔顿了顿,稳稳手中的笔,道:“代善有个好孙子,也不知怎地想的,竟能作出老花镜这等奇物,还能想着我这个老太婆,也算他有心了。”

    梓雪闻言,心里有些发酸。

    她知道,老太太只是为了给她自己鼓气,她要说服自己,那位贾家的少年家主,是重情义,敬重她的。

    不然……

    老太太昨日情况稍微好了些,就发现了老爷和頫二爷脸色不对。

    他们忧心忡忡,眉头从未解开过,即使在老太太身子渐渐好转的时候。

    再三询问下,老太太才知道家里面临的处境竟是那样的艰难。

    几百万两的亏空……

    就算将全家的财产全都卖了,也不够还上三分之一。

    更何况,家里大部分家当都是御赐之物,只能供着,如何敢卖?

    没有法子,老太太只能亲自出面,给几个都中的老友写信。

    倒不是为了嫁银子,而是为了……结亲。

    有如今都中权势最盛的忠怡亲王府,有在文官中执牛耳的李相爷李府,还有,贾家。

    这其中,又以贾家为最。

    因为老太太知道,她活不了多久了。

    而成亲,却不可能同时进行。

    所以,她必须为家里的女儿们,寻一个有实力的“娘家”。

    如此一来,才能与那些高门算得上门当户对。

    家里除了要嫁给皇太孙的四姑娘外,还有三个未出阁的姑娘。

    其中之一,要许给贾环的二哥,贾宝玉。

    奉圣夫人,要亲自写信,给贾府老太太和贾环。

    甄家和贾家,是几辈子的老交情了,孙氏以为,这个亲事,一定没问题。

    结下这门亲,其他的几门亲事,就交给那位贾三爷去操劳,坐实了这个“娘家人”的身份。

    到时候,家里连个人都不会往都中派,全由贾环安排。

    这是老太太,为家族能做的最后的事了。

    至于再往后,就要看儿孙们自己的福气了。

    唉,若是太上皇没有出事就好了,何须这般费劲……

    看着颤巍巍着手,继续写信的奉圣夫人,梓雪心中感叹一声。

    ……

    看着蒙这脸死活不敢露头的薛宝钗,贾环有些好笑。

    刚疯过之后,过了极愉之喜,她就这样了。

    知道今天让她做的有些出格,有些突破了她自己的底线,贾环也不逼她立刻接受,就这般拥着她说话:“宝姐姐,我刚进来时,你一脸愁绪的看什么呢?可是生意上出了什么问题?”

    过了一小会儿,薛宝钗才在被子里瓮声道:“短了人手。”

    贾环心里有数,面上却装作不解,道:“短了什么人手?”

    薛宝钗瓮声道:“南边儿的铺子铺展的太开,家里却没有那么多放心的掌柜的……”

    贾环笑着夸张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清,你再大声点!”

    许是因为要谈正事,纠结了会儿,薛宝钗还是悄悄拉开了薄被,露出一张流了泪的脸,目光幽怨的看着贾环。

    贾环却哈哈一笑,俯身在她俏脸上亲了亲,摸着她的头发,道:“瞧你这幅傻样儿,至于吗?”

    薛宝钗闻言,眼泪又落了下来,哽咽道:“我竟……我竟那般不知耻……”

    “诶……”

    贾环皱眉道:“过了啊,你我夫妻,这里又是你的闺房。夫妻之道,本该如此。

    你欢我乐,同欢共喜,方是长久美满之道。

    在这里,若是再讲究一些笑掉大牙的礼数,让人厌恶。

    你那姨妈为何比不过我娘,就是一天到晚端着身份,在我爹面前也摆大家闺秀的谱,敬着归敬着,却总戴一个礼教的面具。

    难道你也想像她那样吗?”

    这般令人心寒的话,惊呆了薛宝钗,她都忘了哭泣,怔怔的看着贾环,有点可怜……

    贾环却又化去了脸上的霜色,柔软下来,俯身在薛宝钗的唇上吻了吻,柔声道:“在人前,你该怎么做都随你,端庄有礼很好呢。但只有我们俩的时候,你就要像刚才那样……宝钗,你要明白,你未来的一生一世,几十年都要和我在一起,我们是最亲近的人。

    何必再要戴一个礼教的面具,隔开你我的亲近呢?

    对不对?”

    薛宝钗闻言,缓缓的点了点头,艰难道:“我……我知道了。”

    贾环见状,知道见好就收,调.教宝姐姐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计划,不能一蹴而就。

    他又体贴的搂住薛宝钗,道:“你刚说什么?短了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