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六十章 知心
    “你说说,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

    大观园,云来阁内,贾环赖在史湘云的香榻上,“气急败坏”道。

    史湘云红着脸,咯咯乐个不停,看着贾环的脸色,道:“这是喜事呀!恭喜你了环小三,你要有四弟啦,咯咯!”

    看着史湘云笑的花枝乱颤,贾环没好气道:“恭喜个屁,我还想着咱俩尽早生一个呢,谁知道……让他们给抢了先!”

    “呸!”

    史湘云红了脸,正想骂,却见翠缕端了一瓷盏冰镇酸梅汤进来,就只啐了口,没有再说话。

    翠缕有些懵懂,看了看史湘云,又看了看贾环。

    “你主子在啐你呢!”

    贾环正色道。

    翠缕顿时委屈道:“我就只喝了一小口,就倒了那么一丢丢……”

    “噗!”

    史湘云瞪了贾环一眼后,从翠缕手上接过瓷盏,冰凉,对翠缕笑骂道:“傻丫头,他一诈你你就上当……冰鉴里还有那么多冰,你自己不会再去取了冰?”

    翠缕闻言,这才转幽怨小心为喜意,又压着眉头看了贾环一眼,却见贾环一瞪眼,忙不迭的掉头跑掉。

    等翠缕离去后,史湘云先给贾环倒了一杯,递给他,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大喝了一口,美的眯起了眼睛,冰凉酸甜的感觉,似乎很让她愉悦。

    还咂摸了下嘴巴,“叭叭”!

    若是其他人这般做,定然会让人感觉粗鄙。

    可史湘云毫不做作之态,却只让人觉得可爱。

    薄厚适中的嘴唇,被冰凉酸梅汤一激,红润诱人。

    贾环见之笑道:“爱吃酸的?爱吃酸的好啊,酸儿辣女……

    不过云儿,你身子虽然好,可也别喝太多,咽下肚子前,最好先在口中温一温,这样不刺激胃。”

    史湘云看神经病似得瞪了他一眼,道:“放屁!你才酸儿辣女呢,你就是酸儿!

    还有,大夏天的喝酸梅汤,还先在嘴巴里温热了再喝?

    你当我是你林姐姐么?”

    贾环撇嘴道:“不是你是谁的问题,女孩子的身子,本是要一直好生保养着。

    不好的要保养好,好的更要珍惜。

    以后生孩子,很伤身子的……

    如今保养好了,以后生孩子的时候,就不用太遭罪,还可以多生几个!

    你要是不愿意温,来来来,我温好了度给你……”

    说着,贾环喝了口酸梅汤蕴在口中,然后撅起了嘴巴……

    “环哥儿!你真真是疯了!恶心死了!”

    贾环的话和他撅起的嘴差点没让史湘云吐出来,气的满脸通红,大骂一声后,搁下杯子,要去撕贾环的那张丑嘴!

    要是换了林黛玉,八成就是羊入虎口,被三孙子反擒之,然后一通祸祸……

    但史湘云可不是林黛玉,她可有力气多了,而且,也舍得捶这三孙子。

    “砰!”

    胸口挨了一下后,贾环哈哈大笑着仰面向后栽倒在香榻上。

    不过他到底使坏,脚轻轻一勾,将正得意大笑的史湘云也给绊倒了……

    “哎哎哎……哎哟!”

    史湘云猝不及防下,连连呼叫,还是没保住平衡,摔倒在贾环身上。

    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正巧嘴巴对嘴巴,这需要很高的水平,以贾环和史湘云的身高比例,和他们两人的站位来说,还差的很远。

    史湘云的脑袋,“砰”的一声撞在了贾环的肚子上,生生将贾环撞成了一团虾,上半身炸起……

    “哈哈哈!”

    见贾环脸上夸张的“惨样”,史湘云也揉着脑袋,又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只是没笑两声,却又惊呼一声。

    两人瞬间上下易位,贾环翻身做了主人……

    “臭环哥儿,快起来,压死我了!”

    史湘云再大气,也难以接受这个姿势,俏脸大红,捶了贾环一下,嗔道。

    贾环却缓缓俯身,眼睛柔和的看着史湘云那双明亮的大眼睛。

    毕竟是女儿家,心里又一直都有他,且是最重要的。

    被贾环这般情意绵绵的看着,她也渐渐的平静下来,眼神暖暖的看着贾环……

    不过,感受到小腹处那根突如其来的棍棒,她的脸也越来越红了。

    目光渐渐迷离……

    贾环缓缓印上了那张好看诱人的红唇,百般“凌辱”,手也不规矩的四处游走,最终停在了胸前……

    “嗯……”

    史湘云发出了声认命似得的呻.吟。

    礼曰:男女婚前媾.和,为及乱。

    洞房之夜第二日,女子若是拿不出那抹映着红梅的白绢,便是不贞。

    史湘云虽然生性大气,却在大是大非问题上,颇有原则。

    原本,两人虽然已经订了婚,不用再拘的那么严。

    却不能真的在大婚前将身子给他……

    只是……

    她对他,心中总是存有愧意的。

    其她人,或能给他银子,或能帮他查账,还有人能帮他做事杀人,还有人救过他的命……

    唯独她,除了拖后腿连累他外,再不能帮他什么。

    若是他真的想要,给了他,又何妨?

    感受着他那双大手在她身上作怪,史湘云的俏脸如同能滴出血来。

    不过……

    他最终没有继续下去。

    虽然还赖在她身上,但却没有继续动作了。

    当然,手也没离开……

    只是那张“臭烘烘”的嘴,似乎“蹂罹”够了,离开了她已经有些红肿的唇。

    史湘云缓缓睁开眼睛,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好和那双坏坏的眼睛对上。

    她下意识的又赶紧闭上。

    不过,听到一声坏笑后,史湘云气恼的睁开眼睛,怒道:“臭环哥儿,还不下去!”

    贾环动了动身体,却最终没有下去,赖笑道:“就不!”

    他这一动,却将史湘云提起的劲全都晃散了,大眼睛里的水意彻底凝结成珠,滚落下来。

    贾老三这才怕了,忙翻身下去,又抱住史湘云,讨好道:“云儿云儿,你怎么哭了?”

    史湘云不让他动手抹泪,一头埋进他的怀里,不肯起来。

    没一会儿,贾环就感到了胸前的湿意。

    那是她的眼泪……

    贾环自然不会肤浅的以为,她是被他欺负哭的。

    多少了解一些她的心事,虽然她从不说。

    他将史湘云搂紧,笑道:“我这到底是在云来阁,还是在潇湘馆啊?”

    史湘云抬起头,然后又重重的撞在贾环胸口,以示她的不满。

    贾环哈哈一笑,轻轻的摩挲着史湘云的背部,忽然一收笑脸,道:“坏了,只顾着沉迷于云儿你的美色,差点忘了大事!”

    听他这么说,史湘云也是一惊。

    她是知道,贾环平日里来往交流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这些人之中,若是发生了大事,那一定是了不得的大事。

    若因为她给耽搁了……

    史湘云一张脸都有些发白,强撑着问道:“什……什么大事?”

    贾环正色道:“云儿,我有一事需要你帮忙!”

    “我?”

    史湘云想不出,她能帮他什么。

    贾环点点头,道:“对,这件事,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出还有谁能帮我了……”

    史湘云闻言,眨了眨大眼睛,睫毛忽闪。

    贾环道:“你也知道咱们家那边,大嫂还在卧床休养,白荷在家里待不了几日,又要去城南庄子,她还有好些大事要忙,明月就更不用提了,幼娘也是整日里忙着炼药,还要给老祖宗和家里的姊妹们照看身子。

    小吉祥嘛……

    我要是把府上的事交给她,我怕她再把屋子都烧了!

    所以,府上那几十上百号人,实在没人管着。

    只交给下面的婆子去照看,我又不放心。

    没个自己人管着家,心里总不能踏实……

    你是我的妻子,虽然还没过门儿,可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我在很多年以前,就认定了你……

    所以,我想劳你每天到东府那边,帮我理一理家务。

    也不算帮我吧,那本来就是你的家啊!

    咦,你怎么又哭了?”

    见史湘云瘪起嘴,泪珠子又断了线似得落下,贾环“奇道”。

    可那戏谑的眼神,又如何能瞒得过史湘云。

    史湘云再次一头撞进贾环怀里,不肯起来。

    原来,他懂她的心……

    一瞬间,史湘云真的生出了无尽的甜蜜和幸福。

    “哟!林姑娘来啦?”

    忽然,庭院外传来翠缕的高声迎客声。

    贾环倒也罢了,史湘云却“嗖”的一下起身,还顺手用“蛮力”将贾环拽了起来,三两下极利落的将床榻铺展拉平,“毁尸灭迹”,“清扫战场”……

    又掏出绣帕,将贾环胸前的湿润擦了擦。

    见擦不干后,索性不管了,又赶紧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一套路数下来,做的流云如水。

    贾环看的瞠目结舌。

    “嗳哟!我来的不巧了!”

    没等贾环赞叹,就见身着一身水绿色裙衫的林黛玉,渺渺走来,一双妙目似笑非笑的看着一本正经的贾环,轻叹道。

    或许这是女人间的交锋,因此,没等贾环开口,史湘云就笑道:“这话怎么说?”

    林黛玉笑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史湘云道:“这话更奇了!我倒不解其意。”

    林黛玉笑道:“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了?

    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

    云儿你如何反不解这意思?”

    “哈哈哈!”

    没等史湘云再“反击”,贾环大笑出声,乐不可支。

    两女俏脸顿时一红,又同时白向了贾环,又异口同声道:“你笑什么?”

    贾环见之,愈发大笑。

    笑声似能感染,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见他笑的那么欢快,也忍不住跟着哼笑了起来。

    玩笑一通,倒是将之前的气氛给消散了去。

    给林黛玉让坐后,史湘云主动解释道:“他是来给我指派差事来了。”

    林黛玉闻言,看了贾环一眼,笑道:“他给你指派的什么差事?”

    史湘云道:“帮他管家……”

    林黛玉闻言,面色微变,就听史湘云自嘲道:“他也是看我没事做,才寻摸了这么一件事给我。我不像你们,宝姐姐帮他做老大的事,你又解了他的大难,还能帮他查账。我不通经济,对商事一道更是束手莫测。也只能在家里帮忙看着了……”

    林黛玉忙道:“这才是真真的糊涂话,我们又能做什么?大事都是外面在做,我那查账,也不过是顽笑,一年到头翻不了两次账本……”

    “诶,话不是这样说。林姐姐你查出西北商路驿站的问题,解了我的大难。

    若不是你……家族堪忧。

    里面许多捅破天的大事,要不是发现的早,是真要出大乱子的。”

    贾环正色道。

    此言一出,林黛玉脸上的笑容真是绷不住了,灿烂道:“真的?”

    贾环面色严肃道:“真的,这两就是在忙这些事,若非你发现的早……所以我得好好谢谢你!”

    林黛玉心里喜滋滋的,不过到底聪慧,忽然蹙起烟眉,狐疑的看着贾环,轻声道:“你跑云儿这来谢我?”

    “噗!”

    这下轮到史湘云绷不住了,喷笑出声。

    贾环干咳了声,道:“我这不是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谢你嘛……”

    林黛玉星目侧视,觑视着贾环,道:“那你现在可想好了?”

    贾环正色道:“林姐姐,你说,让我娘再生个宝宝,给你当玩具,好不好?”

    林黛玉闻言,怔在了那里……

    ……

    用赵姨娘有了身孕这等奇事,摆平了林黛玉的追问后,贾环趁机逃跑,将场地留给那两人过招……

    女孩子之间,有的时候是比较神奇。

    出了云来阁后,贾环又去了秋爽斋,见探春不在后,就自去了秀春阁,看望钱娥宁。

    “你是哪个?”

    秀春阁内,钱娥宁并不在屋子里,只有一个柔柔弱弱,但看起来极为标致,倒和晴雯很有些相似的女孩子,在那里擦拭着桌几。

    贾环见之,挑眉问道。

    那女孩子轻轻一福,声音软软的道:“回三爷的话,奴婢叫柳五儿,是园子里管厨房柳家的女儿。”

    也就是家生子的意思。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钱姑娘呢?”

    柳五儿道:“我们姑娘同春燕去池沿子边寻好地方,要起鸽子窝……”

    贾环闻言,听她说“我们姑娘”四个字,心里满意,笑道:“你怎么不去?”

    柳五儿面色一黯,道:“我身子弱,姑娘说她们要走好多路,就让我在家里守着了……”

    贾环打量了她一番,却是瘦弱的紧。

    倒有几分林黛玉之前的身量。

    便道:“得巧儿遇见幼娘的话,让她给你瞧瞧,开个食补的方子,不算什么大问题。”

    柳五儿闻言,感激的看着贾环,心里砰砰的跳。

    贾环却没怎么多想,又打量了番秀春阁内的摆设,见一应家私用度皆为上品,点点头,而后道:“你们姑娘回来后,你跟她说,我来过了就是。”

    柳五儿应下后,贾环转身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