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三哥哥
    “爷啊!”

    原本还担心贾环有心思的薛宝钗,可在看到贾老三一脸戏谑的笑意之后,便安下心来,有些羞赧的嗔怨了声。

    也只有她二人单独相处时,素来稳重端庄的薛宝钗,才会作此小儿女姿态,偶尔撒娇一回。

    与寻常的模样,截然不同,但更显颜色。

    贾环看着薛宝钗一双盈盈杏目中,幽婉情丝,双手不由在她软绵的身子上游动着。

    薛宝钗却唬了一跳,在蘅芜苑的小屋子里,她可由得贾环乱来。

    因为蘅芜苑门外廊下,总有莺儿坐在小杌子上守着,可保证没外人进来。

    可这里是宁安堂前厅,纵然堂外也有人守着,却不是贴身丫头。

    别说让人看到,纵然让人听了一星半点声音去,薛宝钗也都不用再活了。

    “爷啊!”

    这一声,和前一声截然不同。

    前面情意哀婉,而这一声,压低嗓音咬牙切齿!

    “哈哈哈!”

    贾环见之大笑,还从未见过薛宝钗这幅模样。

    狠狠的在她丹唇上亲了口,便松开手,让她挣扎了下去,离开几步后,防备的看着他。

    贾环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笑道:“姨妈急坏了吧?”

    薛宝钗见他岔开这一茬,心里松了口气。

    她真的担心贾环要强来,她并没有底气能抗拒到底。

    上一回在园子深处,他起了性质,非要强来,她最后不也依了……

    这位爷还拽了个莫名的词儿,叫“光天化日”……

    若非没人看了去听了去,真真让人没法活了。

    幸好,今日他还知道这是前厅。

    快快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衣襟后,薛宝钗见贾环色兮兮的看着她,既喜又恼的白了他一眼,道:“昨儿祭天都过了,让人打听也没动静。

    听说祭天出了乱子,还是……还是爷闹出来的,就更担心了。

    不止担心我大哥,还担心你!”

    贾环呵呵笑道:“姨妈让人打听到什么了,怎么担心到我了?”

    薛宝钗道:“薛蝌带人在外面打听,听说昨儿祭天上那些士子们闹出了大乱,一起聚集闹事,要清君侧,诛奸佞!

    还说,还说爷就是那祸国殃民的奸佞!

    噗嗤!”

    说到最后,薛宝钗都忍不住笑出声。

    贾环脸一黑,怒道:“人家都要诛我这个奸佞了,你还笑?好……好你这个狠心的妇人!”

    贾三孙影帝附体,连声音都有些颤。

    可是,薛宝钗却愈发笑的不可收拾。

    心里甜如蜜。

    曾几何时,这种亲密的玩闹,贾环只会同林黛玉顽耍,偶尔也会与史湘云顽闹,却从不和她顽。

    这些她都知道,只是恪守本分,不说,不比。

    因为她知道,那样贾环不喜。

    然而没想到,她终于,也有今天……

    薛宝钗笑的极欢喜,眼角却微微湿润。

    不过她性子到底不同林黛玉,不爱落泪,不动声色间就抹去了,笑道:“我同妈说,事情断不会是这样。

    纵然是真的,也是别人寻个由头闹事。

    再说,以宫里皇帝的性儿,那些读书人越这般说,他反而越护着爷。

    他可不是软弱的皇帝,但凡有半点软弱,也走不到今天。”

    贾环颇为惊奇的看着薛宝钗,看的她都有些不安了,才道:“宝妹妹,你居然能看透这些?”

    “噗嗤!”

    “呸!”

    薛宝钗真真没法子,气笑啐道:“哪里就成了……哪里就成了宝妹妹?”

    白了一眼后,又仔细解释道:“前些日子里,我一直管着外面的生意账簿。

    虽知道爷不喜内宅参与政事,可我以为,咱们这样的人家,即使内宅,也要留意些动静。

    以免真有事到临头的一天,措手不及。

    所以才知道的多一些……”

    话虽如此,薛宝钗还是有些担忧的看向贾环。

    她是知道,贾环极不喜欢内宅的人干预外事的。

    还知道,早几年,贾环曾几次直言告诫王熙凤,心不要太大,不要插手外面的事。

    甚至,也曾提点过她……

    不过,她真的没有打着贾环的名号,在外面干预过任何事。

    只是打听了些外面的情形,想知道贾环的处境……

    然而,贾环还是黑着脸起身近前,目光冰冷的瞪着薛宝钗。

    薛宝钗面色渐渐变白,呼吸变浅。

    紧张,只因为在乎。

    她几乎不敢想象,贾环再度冷落她的日子……

    “啪!”

    丰润的圆臀受袭,不重,也不轻。

    薛宝钗先是面色煞白,以为贾环暴怒之下要打老婆……

    可再看他弯起的嘴角,如何不知他又在欺负人?

    不过没等她有什么动作,那只没有离开她身子的手,就猛一用力,在她轻声惊呼中,将她紧紧的压在了他的身上。

    贾环眼眸中有笑意,但也有正色,另一只手轻轻的抹去了她眼角还未消散的惊慌,轻声道:“这次就罢了,你想知道外面的事,也不是不可以。

    我素来也不主张你们只将眼界困在小小一个园子里,你若喜欢,也可像琴儿一样,四处走走看看。

    但你要记住,没有我的同意,绝对不许干预外事。

    如果那样,我会真的生气。

    就不是这样轻轻的打老婆了,明白了吗?”

    薛宝钗的神色有些怪异,欺霜赛雪的脸上满是红晕,杏眼中水意绵绵,声音微颤道:“爷,我……我明白了。你……你别再往里……摸了……”

    贾环哈哈一笑,眼神邪魅,道:“叫声三哥,爷就收手。”

    薛宝钗闻言,呼吸骤然变得有些急促,仿佛这声“三哥”对她的刺激,比身后腰肢之下,伸进衣裳里作恶的那只大手,还要挑战她的底线。

    盈盈眸眼中,生起丝丝媚意,目光温婉哀求的乞求贾环不要作弄她。

    然而,贾环非但没有放过她,连那只本来暂停的恶手,也开始再次作怪起来。

    “三哥哥,三哥哥,好哥哥……饶了,饶了我吧!”

    感受到那只恶手越过山丘,穿过峡谷,就要深入桃花源,薛宝钗唬的魂飞魄散,连连求饶。

    贾环闻声,只觉得骨头都酥了,若非知道韩大还有青隼的密谈环绕在外面,可以听到里面的动静,他真有点压抑不住,想就地来一发……

    他好笑的看着惊慌失措的薛宝钗,道:“钗儿,你到底是在诱惑我,还是在婉拒我?

    罢了,这些等回来再说,你先回去换身衣裳。”

    薛宝钗微微喘息着,知道逃过一劫,只奇道:“好端端的,换衣裳作甚?”

    贾环坏笑一声,道:“都湿透了……”

    “哎呀!”

    薛宝钗霞飞双颊,羞愤欲绝,转身就想逃离这个混蛋。

    却被贾环一把拉住,听他笑道:“顽笑话,就咱俩在嘛。”

    见她还是使劲挣扎,贾环笑道:“换一身公子服,咱们去接你大哥回来。”

    “真的?不是等天下大赦吗?”

    薛宝钗登时不动了,满眼惊喜的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呵呵笑道:“不能等天下大赦了,经过那群书生们一闹,宫里那位恼火了,不准备大赦天下了……

    正巧,昨儿我帮了宫里那位一点小忙,他便送了个人情与我。

    方才苏培盛来过,就是说的这事。

    其实就算他不来,我若知道了宫里取消大赦天下,也会走一遭的。

    不为别的,只因他是你哥哥。”

    薛宝钗闻言,真真一颗芳心里充满了感动,颤着薄唇,落着泪,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踮起脚,鼓足勇气,吻了上去……

    ……

    神京南城,太平坊。

    虽名为太平,可这里却是县衙大牢所在地。

    不仅京城一地的囚犯关押在此,大秦各地,除却斩立决的犯人外,其他死刑犯,大都会押赴京城,秋后问斩。

    那些死囚被押送至京后,就关在此处,太平坊。

    这也是薛姨妈夜不能寐的缘故。

    若非有贾环关照,薛姨妈又悄悄让薛蝌上下打点了一二,若薛蟠只是一个普通的富家子弟,他现在不知捡了多少块肥皂了……

    贾环并未带着薛宝钗前往县衙,虽然郭聪此刻正翘首以盼,妄图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毕竟,卖个人情与贾环,若是贾环能为他说几句话,那么他现在的处境,将会大大好转。

    只可惜……

    贾环又不是傻子,他的人情,郭聪也承受不起。

    贾环与韩大带着一队亲兵,再有一架黑云马车,一行数十人,赶到太平坊县衙大牢后,韩大前去交涉。

    想来是宫里早就下了旨意传与长安县衙,因此,没费什么周折,被关押了十数天的薛蟠,终于重见天日了……

    “环……哥……儿……啊!!”

    一副久别三十年,重见亲人的模样,比进去时白胖了许多的薛蟠,泪流满面的看着贾环,带着哭腔激动唤道。

    贾环坐于马上,上下打量了番薛蟠,忽然笑道:“看来你在里面的日子过的不错,白了,也胖了不少。”

    说罢,对十数步外,弓着腰陪着笑脸候着的牢头点了点头,道:“你们有心了。”

    那牢头见之大喜,忙道:“宁侯太过客气,县老爷和孙县尉再三叮嘱,绝不能让薛大爷吃了苦,他本就是冤枉的。

    所以,小的就在牢里把自己的屋子让给了薛大爷。

    每日里也不拘见亲待客,好酒好肉好菜伺候着。

    薛大爷最是大方豪气,连我等卑贱之人,都跟着一起吃了不少好菜好酒,得闲还一起赌两手。

    今儿还打算,若再不出去,就去平康坊……”

    “咳咳!!”

    刚才还泪眼朦胧的薛蟠,看到贾环挑起的眉尖,登时咳嗽起来,连连与那牢头使眼色。

    那牢头心知说漏嘴了,连忙闭口,畏惧的看着贾环。

    贾环自不好和他一般见识,给韩大使了个眼色,韩大掏出一锭银子来,递给牢头。

    牢头见之心喜,却不敢上前拿。

    贾环轻笑道:“拿去买点好酒喝。”说罢,又对薛蟠道:“大哥,上车吧。”

    薛蟠闻言,本来唬的绷紧的脸色,顿时又起了笑脸,连连答应,跑到黑云车边,爬上车。

    “咦?妹妹!你怎么来了?”

    薛蟠睁着铃铛大眼惊喜道。

    薛宝钗却面沉如水,喝道:“下去,骑你的马去平康坊吧。”

    薛蟠闻言,面色一滞,又嘿嘿笑道:“妹妹这是同我生气呢?哥哥哪里做差了?”

    薛宝钗没跟贾环前,薛蟠虽也让着她,却绝没这般伏低做小的姿态。

    可自打薛宝钗跟了贾环后,薛蟠再不敢仗着哥哥的身份,或者吃酒后高声说话了。

    贾环不比寻常亲戚,他要翻脸,真下的了狠手揍他。

    纵然不揍,可要是将他打发到亲兵队练几天,那比杀了他还难过。

    所以,薛蟠在薛宝钗跟前没一点哥哥的姿态。

    薛宝钗恼火道:“你分明在里面过的自在逍遥,这也罢了,可你为何总是打发人同我们说,你在里面每日吃不香睡不着,瘦的都没人形了。

    若再不救你出去,你就……

    害得我和妈操尽了心,流了不知多少眼泪。

    妈更是半月来没睡过一日好觉。

    你却在里面……

    你给我下去!我这会儿不想看见你。”

    薛蟠闻言,自知理亏,只能垂头丧气的下车。

    乌泱泱的走到贾环跟前,道:“环哥儿,借我一匹马可好?妹妹不让我上车。”

    贾环呵呵笑道:“给他一匹马。”

    一亲兵从后牵来马匹,交给了薛蟠,也强忍着笑……

    贾环没再和他多说什么,驱马走到黑云车前,问道:“要不先打发他回家,让他自去见姨妈,咱们去西市逛逛?”

    黑云车里,薛宝钗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遗憾道:“还是一起回吧,妈哭起来,若没人劝着,怕哭坏了眼。

    咱们看着他白胖了许多,可在妈眼里,怕真瘦了许多呢。

    别再让他诓了去……

    爷,咱下次还能一起出来吗?”

    贾环哈哈笑道:“自然可以,得闲了都可以出来逛逛……

    那咱们现在回家吧,姨妈怕等的心焦了。”

    出来前,薛宝钗就打发了人去告知薛姨妈。

    薛姨妈正在家里候着。

    今儿西府的贾母老太太和王夫人,要去宫里见贾元春,都不在家。

    薛宝钗点点头,应了。

    队伍缓缓启程,回往西城。

    ……

    :哈哈,你们太污了,昨儿章节名起简单些,就叫大红。结果你们想哪去了,还有看成大床的,哈哈。像我这样正经的人,和你们这些污妖王不是一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