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五十八章 我还在
    义武侯,方家。

    方冲面色难看之极,细眸中,目光亦是极为森冷的看着后宅那座已经被烧成灰烬的小楼。

    他身旁站着两位中车府的番子,还有咸福宫的人……

    咸福宫一共来了两个人,一个内监,和一个昭容。

    昭容手里拿着一封信……

    绝笔信。

    这是在宫中得知方静出事后,在她的寝殿内找到的。

    事到如今,现场已经很难再看出什么了……

    中车府的人,从断壁颓垣中扒出了三具尸身。

    其中两具,已经可以确定,就是陪太孙侧妃回府省亲的两个昭容。

    还有一具,检查起来,有七成把握,是太孙侧妃。

    再加上绝笔书……

    差不多有八成半的把握。

    再加上,宫里的御医敢用脑袋担保,太孙侧妃,绝对活不过三天……

    所以,没人怀疑,方静是被人救走了。

    谁会费那么大的力气,去救一个将死之人?

    当然,他们也有疑惑……

    那就是那两个陪同的昭容,是如何一起被烧死的?

    要知道,她们并非庸手。

    更不可能心甘情愿的为方静殉葬……

    只是事到如今,也难再查出些什么。

    正值酷暑,天干物燥。

    再加上小楼本就是木楼,而且屋内又多有帷帐丝绸之易燃物。

    一旦燃烧起来,根本留不下任何蛛丝马迹……

    虽然宫里陛下得知这个消息后,极为震怒。

    可是,想来他也不会为了一个必死之人,大动干戈。

    天家死的不明不白的人,还少了?

    因此,在检验完三具尸体“准确无误”后,中车府的人就将她们都带回宫里去了……

    方静是太孙侧妃,生是天家的人,死是天家的鬼。

    自然不可能流落在外……

    ……

    待将中车府和咸福宫的人都送走后,再次折回小楼处时,方冲的面色却愈发阴沉。

    他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他心里却极度怀疑,方静没有死!

    她八成是被人施了调包计,给救走了!

    至于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又有这么大的能力救她?

    除了公孙太医家的那个丫头外,还能有谁?

    方静这一生,也只交了这一个朋友。

    而且,上回那个蛇娘走时,就曾说过,可以用贾环的精血,救活方静。

    那个蛇娘就住在贾家,她会,想来公孙家的丫头也一定会。

    所以,别人不会费尽心机,去救一个必死之人,可是……公孙家的那丫头却会!

    方冲还知道,方静在入宫前,就曾找过此人。

    公孙家的丫头虽然没有能为办到这件事,可是有一人手下却是能人异士辈出。

    贾环!

    换任何一个人,方冲都不会以为,有人会为了区区一个小妾,却冒这种奇险,去救一个废人。

    要知道,这种事,一旦暴露,就是破了天的大事。

    一般人,谁会这般鲁莽?

    可贾环不同。

    这个人,真真不能以常理视之……

    为了女人,为了家人,此人是毫无道理可言。

    只是,他为了讨好小妾,却将我方家的人劫走,辱我方家清名,实在可恶可恨,可杀!

    可是,方冲虽然认定方静被贾环劫走,偏偏却还不能声张出去。

    因为方家的名声,之前已经被方静给蒙上了一层灰。

    那还是在出阁前,勉强还能说的过去。

    可如今,她已经身为太孙侧妃,若是再传出这方面的话柄,那……

    方家日后就再莫谈什么清名了。

    不管她是与人勾结,演一出死遁也好,还是被人劫走也罢。

    宫妃本就不能在宫外过夜,在娘家还勉强能说的过去,可是若是传出去,方静在别的地方过夜……

    那立马就是天大的丑闻,即使她还能活下去,也只能在冷宫里度过余生,还要连累方家的名声……

    一双细眸望向北方居德坊的方向,方冲一肚子憋火,眼中更是满满的暴怒之意。

    屡屡辱我方家,欺人太甚!!

    可是,随即,方冲的面色却又颓然下去。

    他不可能找到证据的,就算找到证据,他反而要去毁灭证据,否则,方家也不落好。

    现在,他还奈何不得那竖子……

    只有等将来了……

    ……

    “他能奈我何?”

    明珠公主府,静怡堂内,贾环坐在主座上冷笑道。

    赢杏儿身着一身月白孝服,素面朝天,不施粉黛。

    但这却并不能削弱她的气质。

    只那一双极为有神的眼睛,便能让人见之忘俗。

    从宫中出来的感伤,已经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到了。

    今日贾环进门后,她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环,第一句话,就道破了他昨日做下的勾当:“你把方静藏哪去了?”

    贾环对赢杏儿能猜到并不意外。

    赢杏儿手中有一支人手,极为神秘,也极为强大!

    那是在太上皇的支持下,她一手建立起来的……

    倒不是说她侦知了贾环他们昨夜的行动,而是赢杏儿对贾环内宅几乎一切人员情况,都了如指掌。

    只要从公孙羽那一支摸上去,再查到方静进宫前曾找过公孙羽……

    许多勾当看似神秘,其实也只是敢不敢想的事。

    而且,她也不需要证据去证明。

    对赢杏儿之言,贾环并没有否认。

    而后赢杏儿就笑道:“方冲一定恨你入骨……”

    但这对贾环来说,更不值一提。

    方家根基在铁网山之变中,就已经被摧毁了七七八八。

    方南天在时贾环都不怕,更何况是如今的方冲……

    “没有证据,他还能咬掉老子的鸟?”

    贾环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极为不屑的道。

    这般粗鲁的话,赢杏儿倒也罢了,她胸襟之宽广,世间大多须眉男儿也难及。

    倒是一直侍立在她身后的一个老昭容皱起了眉头。

    贾环看了她一眼,呵呵一笑,没有说什么。

    赢杏儿却笑道:“嬷嬷去忙吧,驸马在这里不就是在家里么?不用嬷嬷伺候待客。”

    那名老嬷嬷闻言,对两人屈膝一福,就退了出去。

    贾环没有问赢杏儿,这个老嬷嬷靠不靠谱。

    尽管,这个人并不是赢杏儿那天从宫里带出来的那两个老宫妇之一……

    但她能站在这里,赢杏儿还当着她的面说这些话,贾环相信,在宫中长大的赢杏儿,远比他更懂得一些保身之道。

    他不问,赢杏儿却主动说道:“我在感业寺时,就是这位赵嬷嬷帮我掌管梅花内卫的。

    从小便服侍着我长大,是最亲近的一个嬷嬷,以前,是母妃身边的娘家人……”

    贾环笑道:“怪不得她看我的眼神不大好,没少往我府里安插人手,打听我的底细吧?”

    赢杏儿咯咯笑道:“是说看清了驸马的面目呢!”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看着赢杏儿,道:“气色好看了许多。”

    赢杏儿闻言,眼睛微微一眯,笑容有些淡了,道:“总不能因为那起子见不得光的东西,整日里愁眉苦脸,他们也配?”

    贾环笑道:“我怎么总觉得,叶道星家里传出来的那句话,有些蹊跷呢……”

    赢杏儿闻言,抿嘴一笑,并不否定。

    贾环哈哈笑道:“叶道星真真是作死,被俺媳妇儿这样的高人惦记上了,我就不信他还能活多久!”

    赢杏儿闻言,冷笑了声,不过,却又摇摇头,感慨道:“宫里那位,我目前还是看不透他到底什么想法。这些年,他隐藏的实在是太深了……”

    贾环奇道:“想法?什么想法……叶道星?

    他应该活不了多久了吧?我感觉,岳钟琪才是那位的后手。”

    贾环觉得他之前想的不应该有差了啊。

    赢杏儿却摇摇头道:“没有这么简单……”

    贾环有点被打击了,真诚道:“老婆大人,请多多指教!”

    赢杏儿见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竟多了一丝妩媚之意……

    若非此刻正值国丧期间,贾环一定好好宠爱她一番。

    可是现在不行,贾环能感受到她心里满满的悲伤,只是,她坚强的不示于外罢了……

    赢杏儿道:“正常来说,帝王都不大会用叶道星这种鹰视狼顾之辈。

    千百年来,出了一个司马仲达,就堵死了这类人的路子。

    可是……”

    “可是什么?”

    见赢杏儿皱眉疑惑,犹疑不定,贾环问道。

    赢杏儿道:“如今大秦八大军团,至少有五个,甚至六个,都能被你们荣国一系影响到。

    哪怕那位再喜欢你,可帝王从来都不是感情用事的人。

    感情用事的帝王,也坐不住皇位。

    所以,他现在急需得用之人,来平衡你们这一脉。

    可是,他手中着实没有得用之人。

    只一个岳钟琪……

    岳钟琪确实是将帅中的奇才,不负他先祖岳武穆的威名。

    可是在权谋一道,他就太过木讷了。

    论带兵打仗,即使武威侯秦梁,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可若比权谋之道,岳钟琪,怕会死的很惨……

    军中利益之争,血腥残酷,从无例外。

    这一点,宫里那位不会想不到。

    他不会让你们坑了岳钟琪的……

    所以,我以为,他极有可能要用叶道星在明面上来平衡你们。

    可是……

    我又总觉得哪里不对……

    叶道星,似乎又不像他的后手。

    但我可以肯定,他一定有后手!

    到底是谁呢……”

    “好了好了,不要再想了!”

    见赢杏儿眉头皱的有些痛苦,贾环忙阻止道:“你要是想做武则天,我可以帮你想这些事。

    如果不想,那我们只要能干掉叶道星就好。

    其他的,想多了没用,没的白费头脑。

    杏儿,慧极必伤。

    我希望,你以后能活的和猪一样快乐……”

    “噗!”

    赢杏儿真真是又感动又好笑,不过到底松开了眉心的处的皱痕,嗔道:“环郎啊!哪有……哈哈,哪有和猪一样的?”

    贾环笑道:“做猪多好,吃了睡睡了吃,得空再做些喜欢的事,生一窝猪佬佬……”

    见赢杏儿哈哈大笑起来,一如当年,贾环也笑的极为灿烂,牵过她的手,柔声道:“其他的事,就交给相公我去做吧,我虽然不如你聪明,但我还是能为你挡风遮雨的。

    太上皇不在了,我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