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五十七章 防备
    翌日,天还未亮,贾环就去了西府。

    昨夜他陪公孙羽忙活了一宿,不是他心疼老婆,非要陪着她做事。

    只是,公孙羽用蛇娘《苗巫医经》上的奇法救人,需要用他的精血……

    用了好几滴,总算在刚才收了手。

    而方静的气息,也终于被稳住了……

    心情大好的公孙羽,本来羞涩的暗示可以以身相许,以报君恩。

    不过看着她精力耗费过度的模样,贾环捞过身“蹂躏”了一番后,就抱着面红耳赤的公孙羽送到了床榻上,让她休息了。

    熬了一宿,又极费精力,她确实乏透了。

    又被贾环这般体贴的关爱了番,便怀着满满的幸福,睡下了……

    倒不用关心方静会出问题,因为有晴雯守着。

    外面还有青隼的人,守在附近。

    上回贾宝玉擅闯药室之事发生后,药室周遭就安排了人手守护。

    青隼的人,可不认西府的那些主子……

    唯独尴尬的,却是晴雯。

    三孙子真不讲究,当着她的面,捞住公孙羽就是一通缠绵之吻,措手不及下,晴雯都懵在了当场。

    直到贾环旁若无人的抱着公孙羽,送回房间离去后,她才回过神来,一张俏脸差点没烧起来……

    虽说晴雯早就知了人事,甚至还知道宝玉和袭人、碧痕都做过“好事”。

    可那些人都是暗地里才做下的那事,何曾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现场直播……

    她觉得自己眼睛都快瞎了……

    不过回过神后,她又觉得也算正常。

    看看东府里的这些人,有几个是正常的……

    原先她们这些西府里的丫鬟们还以为,东府这边最不正常的就是小吉祥。

    可现在看看,小吉祥应该算是东府里最本分的了。

    今天公孙姨娘似乎等人等的心焦,就想要“抬举”她,教她些医术,以后好帮她。

    晴雯初时听着喜欢,觉得能当个女郎中也不错。

    西府那边,从上到下,都最喜欢这个冷冷清清的姨奶奶了。

    虽然看起来清冷,可真有个头疼脑热,或者是与外面男郎中不好开口的女儿病,搁在以前只能悄悄熬着,或用一些不知道有用没用,多半没用的偏方去治。

    可如今,只要陪着笑脸,去求这位姨奶奶一求,她虽不爱与人说话,脸上也没个笑意,可却不会拒绝人,多半给救了。

    而且,还不收药钱……

    府上的人都说,这位姨奶奶的医术,比太医院的太医还高明。

    能让她医一医,是福气哩。

    若是能从她这里学到一分半分的医术,日后得了病,也不用再被外面那群庸医坑了。

    可当公孙羽拉着她去了西厢房,从一副骷髅架上取出白骨脑袋,递到她手上时,晴雯发誓,她其实真的很想昏过去的……

    可是公孙姨娘却用清冷的目光看着她,手里还拿着一根金针,保证她只要昏过去,立刻就救醒她,还让她单独在这间屋子里待着,直到认清两百零六块骨头为止……

    晴雯想了想,还是不要昏了的好。

    可是还是害怕到了极致,手哆哆嗦嗦的抖个不停。

    不过当公孙姨娘告诉她,这些骨头其实是牛骨头做的。

    晴雯就选择相信了……

    她压制住心里的一切疑惑,比如说牛骨头怎么可能那么细,牛骨头是怎么做成骷髅脑袋的……

    女孩子就是这点好,真的可以说服自己相信自己,然后,就相信了,认了一天,知道了什么是腓骨,什么是胫骨,什么胸骨。

    不过,公孙姨娘却警告她,一定要记住。

    不能因为害怕不去西厢记骨头,明儿提问若是答不上来,就带她去见识见识什么是心肝脾肺肾……

    ……

    荣庆堂,东暖阁内。

    贾母背靠在锦背上,眼圈儿都是黑的,看着贾环的目光不善……

    “哟!老祖宗,您这是没睡好?可是被宝二哥的事气的?”

    贾环坐在炕沿子上,宽慰道。

    贾母面色愈发不善,道:“我是气你!你宝哥哥不知有多好……”

    贾环冤枉道:“气我?老祖宗,孙儿最近本本分分,哪里招惹到您了?”

    说着,见一旁还散着头发的鸳鸯跪坐在贾母背后给她梳头,时不时的看他一眼,抿抿嘴,便笑道:“可是鸳鸯不听话?那记在我头上也可以……”

    “呸!”

    贾母啐了口,笑骂道:“大清早来我这里祸祸……我问你,你祖父留下来的那些人,到底如何了?他们可还认那块牌子?”

    说着,贾母脸色肃穆起来。

    贾环闻言,笑着点点头,道:“认,看到后管孙儿叫少主呢,人大都还是好的……

    一共活下了四将,第二将、第六将、第十二将和第十三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老亲兵……”

    贾母闻言,皱起眉头,眯着眼努力回忆起来,过了半晌后,她才有些拿不准道:“是……李先、于海、黄……黄德,和……”

    “占超。”

    贾环补充道。

    “对,占超,就是他们四个。”

    贾母感慨道:“却不想……他们还活着。他们现在人呢?”

    贾环道:“李先就在西域,于海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不定。黄德和占超,还有一些亲兵,及他们的儿孙,都被孙儿送出关,打发到西域去了。实在不敢让他们在都中在留了……”

    贾母闻言,面色变幻了阵,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贾环呵呵笑道:“他们想推翻赢秦,让孙儿做皇帝!”

    “什么?”

    贾母面色震惊的看着贾环,鸳鸯也唬的变了脸色,忙下了炕,去了外间,见守夜的婆子都不在,才松了口气。

    贾环私下里叮嘱过她,一定要注意保密性。

    寻日里贾母若说个什么紧要的,要防备外间有人偷听,除了她以外,荣国府这边,再不许有第三人知道这些秘事。

    贾母没有理会这些,她有些担忧的看着贾环。

    贾环轻声道:“老祖宗放心,孙儿已经告诉了他们,现在还不是时候。

    陛下在一天,他们就不能乱来……

    再过个十几年,他们也都老的走不动了,没那个精力了……

    您不要多想,也不用担心,孙儿会安排好的。”

    贾母看着贾环,见他目光清明,没有被皇帝美梦给迷了心智,这才松了口气,道:“环哥儿,一定要仔细着啊。

    外面乱糟糟的,抄家灭族的不知有多少,半步都不可行错……”

    贾环点点头,笑道:“我知道……有一个老人告诉孙儿,他说:女人和孩子可以犯错,但男人不行,他用了一辈子,学会了什么是小心。

    孙儿以前总觉得他活的太谨慎,但越是经历的多,才明白,这句话里有多深的阅历和智慧。

    所以,孙儿绝不会因为一时头昏脑热,就走上岔路。”

    贾母闻言,很有几分感动的看着贾环,道:“好孩子,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谢谢老祖宗。”

    这句话很真诚。

    贾母闻言,呵呵笑道:“谢我什么?我有什么好谢的……”

    贾环道:“老祖宗把那么多好东西都给了孙儿,孙儿又不是不识货,怎能不好生谢谢老祖宗?”

    贾母闻言,看着贾环的脸,感慨道:“那些,原本都是要随我进棺材的……”

    贾环笑着玩笑道:“我还以为,您都要留给宝二哥呢。”

    贾母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摇头道:“这些东西都见不得光,你宝哥哥又没你这番见识和能为,不管给他们哪一个,都是祸非福。如今你既然能当事了,又和那些人打起了交道,不给你给谁?”

    贾环呵呵笑着,点点头。

    贾母话虽如此,可贾环却不能不感恩。

    要没这块荣国将令,昨天的事办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

    看着贾母有些憔悴的脸,贾环温声道:“老祖宗不必为宝二哥的事担忧,那王瑜晴若是再闹,老祖宗只管打发人送回王家去就是。

    孙儿在陛下那边试探过,王家如果没有其他的事,这次应该还是能过关的。

    他又是休妻,又是送女。

    一番动作都落在了陛下眼中。

    感其悔改之诚心,想来再敲打一番,还是要大用的。

    王子腾虽然心性稍弱,但能力还算不错。

    真要纳了他女儿为妾,不大好听,也伤了亲戚情面……”

    贾母闻言,面色微变,道:“可是……你宝哥哥却和她……”

    贾宝玉把人给办了。

    贾环挑眉道:“让姨妈给他说清楚,是王瑜晴她娘安排的下作手段。”

    贾母哭笑道:“真要那样,更伤亲戚情分。”

    贾环摇头道:“老祖宗,咱们贾家,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保持冷静就够了。生活中的一些问题,您老尽管随心所欲的去施为就是。

    王子腾若是有什么意见,就只管让他来找孙儿就是。

    孙儿会跟他讲道理的。

    这件事,理亏的不是我们贾家……”

    贾母闻言,犹豫了下,才点点头,道:“我再想想吧……不过,你宝哥哥是万万不能娶她为妻的。王家家教不好,你宝哥哥若是娶了她,家中再无宁日。”

    贾环笑道:“那就不娶就是,从西域回来后,孙儿办几场酒宴,专门把都中各大府第的诰命夫人和小姐们都请来,您相中了哪家的姑娘,就去哪家提亲就是。

    咱们家的孩子若是娶不上媳妇,那才是笑话。”

    贾母闻言,佯怒的白了贾环一眼,道:“你还有脸子说,我相中了那琴丫头,偏你在里面捣鬼,把人给支走了!这会子又来作好人……”

    贾环抱天屈道:“怎么就成孙儿的错了?”

    贾母冷笑道:“你当我眼瞎吗?那琴丫头看你的眼神,分明就不对!要不然,宝丫头为何急着打发她出府?她倒也是明眼人,起了疑心防备着呢!

    哼!这种手段,老祖宗我见过不知多少!”

    贾环闻言讪笑了声,然后还是护老婆,道:“您老八成是看错了……”

    贾母笑而不语。

    贾环这怂货,为了转移注意力,就把亲姐给卖了:“老祖宗,还忘了跟您说……前儿一夜,孙儿不是在宫中宿了一宿吗?那天陛下来找孙儿谈话,意思是,想把三姐姐说给荆王府,为荆王世子正妃。

    这么大的事,孙儿当然不敢自专了,就说回来问问您的意见……

    当然,三姐那边也要问问。

    等我从西域回来后,请他进府走一圈,谈一谈,让三姐藏在屏风后听听,看看,到底中意不中意。

    不中意的话就算了,中意的话,再过个两三年,就可以说亲了……”

    贾母闻言,生生气乐了,道:“你这都计划的稳稳当当了,还来问我的意思?”

    见贾环讪讪一笑后,贾母哼了声,又道:“也是奇了,这堂姐倒比亲姐还亲,我倒看不出,我的三丫头比别人差到哪去……”

    贾环提醒道:“老祖宗,都是您的孙女,哪有什么别人?”

    贾母瞪了贾环一眼,道:“二丫头有你护什么一样的护着,还用我来亲近?”

    贾环“恼”道:“宝二哥有您护命根子一样的护着,您不还是让孙儿照看着吗?”

    贾母不理这茬,道:“你不放心二丫头进王府,怎么就放心你三姐姐进王府了?”

    贾环呵呵笑道:“不是不放心二姐姐进王府,是不放心她进那座王府……这件事,以后再谈。太上皇大行,再怎么着,也得过个三五年再说吧。”

    贾母气乐道:“又不是寻常百姓家,天家哪有这个讲究?”

    贾环摇头道:“总之,那位非良配……”

    “大奶奶来了!”

    正说着,鸳鸯在外面高声唤了声。

    祖孙俩顿时都收了口,就见鸳鸯领着李纨进来。

    李纨如今替王熙凤管家,因此每日一大早都要先过来给贾母请安,而后再去处理府内琐事。

    进了东暖阁后,见贾环也在,微微一怔,而后给贾母笑着请了安。

    贾母忙叫起,笑道:“嘱咐了多少回,外面那么多事要忙,就不必每日来请安,却总是不听……”

    李纨依旧是一身素色云裳,闻言笑道:“晨昏定省不是小事,哪里能省得?环兄弟每日里那么多大事要忙,还每日里来给老太太请安,更何况我们?”

    贾环呵呵笑道:“大嫂子,可有不听话的奴才?有的话直接报我的名儿,吓不死她们!”

    “噗嗤!”

    李纨闻言笑出声,看了贾环一眼,脸色微热,见贾母有些深意的看着她,忙收回目光,正色道:“老太太,昨日的事都已经办妥了……”

    贾母“嗯”了声,却先对贾环道:“你外面的事也多,就先去忙吧。”

    贾环应了声,道:“那行……不过等大嫂子回完事后,老祖宗再歇一会儿,您气色看起来不大好。”

    贾母柔和一笑,道:“我知道了。”

    贾环一笑,又对李纨和鸳鸯点点头后,出门而去……

    ……

    ps:两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