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五十五章 暗子
    宁国府,宁安堂。

    “公子,如何了?”

    贾环进门后,索蓝宇一反往日的平静,有些焦躁的问道。

    贾环轻轻点了点头,道:“问题不大,安排了王世清亲自护送他们出峣关,只要出了神京,危机基本就解除了……

    我会让人盯紧他们……”

    “呼!”

    索蓝宇闻言,长呼了口气,道:“再想不到,竟是他们……”

    贾环临去牧场前,曾嘱咐董明月,将此事告诉索蓝宇。

    索蓝宇如今为贾环的第一幕僚,掌管诸多事务,甚至许多阴.私之事,都为他一手操办。

    与贾环一荣同荣,一损俱损。

    感叹一语后,索蓝宇正色道:“公子,这样的事,可一不可再。阖族性命,绝不能交于他人之手。太被动了……”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除非真的等到形势大变之日,不然,就让他们在西域养老吧。”

    索蓝宇闻言,犹豫了下,不过到底没将心里话说出来……

    贾环看他的脸色,知道他心中所想,道:“索兄,不是我妇人之仁。

    只是,那些人为了忠义二字,三十年不易其志,一心为我贾家奔走。

    尽管结果很不尽人意,但我却不能做心狠手辣之事。”说着,他将今日所见所闻都说了一遍。

    索蓝宇闻言,面色连连变换,听完后皱眉道:“这些计策,竟皆为那竖子所为?

    不对啊……这些计策之阴毒,绝非那么简单。

    在我看来,其试图谋逆作乱根本就是掩饰,往天家内插的那些钢针,才是真正的辣手之处。

    若说是歪打正着,那也太过巧合了些……”

    贾环摇头道:“歪打正着?这世上哪有那么巧合?八成是李家祖孙两人谈过什么谋划……

    这些暂且不提,待我去西域的时候,会过那位第二将后,再做打算。”

    索蓝宇想了想,道:“也是,目前对那些人的想法,还不了解。

    就目前看来,黄德和占超二老,只属于出力听安排之人。

    那位李先和于海,才是真正的厉害人物……

    夫人和董老回来时被人狙击阻截,应该就是那位极神秘的第六将于海所为。

    怪道他从家里‘支走’了那么多银子,原来是去招兵买马了……

    夫人说,那人当时还亲自现身驿站,看起来是想做交谈的,只是却被董老给一喝而退了,还受了些伤。

    不过,从他用木箭逼退夫人来看,此人并没有记仇。

    他的目的,只是想除去吴常。”

    贾环有些不解道:“他花那么大的力气,非要杀吴常做什么?”

    索蓝宇道:“应该是为了防范未然吧……毕竟,吴常只有一独子,还死于他们的阴谋之下。

    一旦吴常进京,知道真相后,不但会对他们恨之入骨,还可能会坏了他们的大事……

    我想,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他们才会动手杀人。

    而那位第六将敢于露面,也许,是他们觉得时机到了……”

    索蓝宇面色渐渐肃穆起来,看着贾环轻声道:“公子,他们这是要摊牌啊……”

    贾环点点头,道:“西域之变故,十之八.九与他们有关。那位李先,如今就在西域。”

    索蓝宇闻言面色一变,微微抽了口冷气,看着贾环,道:“他们……还想借厄罗斯之兵,灭了大秦?”

    贾环摇摇头,道:“应该不是,那李锐一心想封侯拜相,过富贵生活。

    毁了大秦,他们能得到什么?他们应该是想让我借此战事,说服义父,然后共同起事……

    你没听李锐那口气,如再世诸葛料定天下三分一般,指点江山。

    大秦八大军团,随手被他灭掉两个。

    其余的皆在他羽扇指挥之下,为他所有……”

    “呵呵!”

    索蓝宇松了口气,笑道:“他的年纪,不正是诸葛孔明出山时的岁数吗?”

    贾环嘿了声,道:“说他赵括都算抬举他了……”

    索蓝宇道:“还好,及时发现了他们,总算平和的劝走了……若是再让他们在都中闹出点动静,情况就更险了。

    如今,陛下掌着黑冰台和中车府,对神京城的掌控一日严似一日。

    咱们青隼的人手暗中和他们都起了几回摩擦了,好在双方都还算懂得克制。

    就是不知道,黑冰台如今的新主人是哪个,看手段,不是凡类。

    朱雀王焱,如今的日子不大好过,被赋闲了一大半了……”

    贾环闻言,沉默了稍许,道:“过了这一段,我去看看王爷爷吧,早点从里面脱身也好。

    至于黑冰台新主人……这种勾当,自然是越神秘的才越可怕。

    不管他有几分能耐,装的神秘些,就又能凭添几分威慑。

    对了,园子里那两丫头现在怎么回事?”

    索蓝宇闻言,眉头微皱,道:“至今都没看清楚,她们到底是谁的人……

    每次传出去的消息,也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除此之外,她们也都还算本分老实,从不与外面之人联络。”

    贾环道:“今日之信,也是一些小事吗?”

    索蓝宇点点头,道:“说的是西府里那位二爷的事,说他今天又生气摔玉了……”

    贾环闻言,呵了声,道:“还真是……再看着吧,若是打草惊蛇,赶走了她们,说不定再弄来什么鬼物。

    不过,还是要尽快摸清底细。

    其实差不离儿,应该就是那位的人……不过摸清还是好些。

    对了,宫里那位如何了?

    我可是跟幼娘夸下了海口,你可别让我失信于她……”

    索蓝宇闻言,看起来有些无奈,还有些头疼,他沉声道:“公子,这件事虽然我已经着手安排了,但还是要说一句:这件事,着实欠妥!

    我实在看不出公子有救那位的必要……

    一旦事泄,或者日后公子出手对付方家,将会是非常棘手之事!

    从宫里偷.人,又是偷那位的人……

    公子,这个人和牧场上那些人不同。

    那些人去了西域,就基本没有大事了……

    外面谁也不认得他们。

    可这个人……连西域都不能送!

    因为上回西北之战,认识她的人不知有多少。

    方家女虎的名声,不比你差多少……

    一旦她在西域出现的消息传回京来,立刻就是滔天巨浪。

    这事关天家体面,陛下都不会容你胡来。

    公子身负那么多人的安危,岂可意气用事?”说到最后,已然多了几分怒气。

    贾环看着索蓝宇,轻声道:“索兄,这么大的事,我又岂会意气用事?

    我不过是留着一招后手,布一颗暗子罢了。

    说起来,还真有些不光彩呢……”

    索蓝宇闻言,目光一凝,看了贾环一眼,却也没有问他。

    他顾自低头细细想了片刻后,忽地轻轻倒吸了口冷气,抬头看向贾环,道:“东门那位……”

    贾环苦笑一声,道:“我只盼没有用到这人的那一天,否则……”

    索蓝宇闻言,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道:“未雨绸缪,防备不测也好……

    也罢,既然公子有此打算,此事,倒也可做得……

    只是,公子,真的只能有此一次,不可再了。

    用奇用险,绝非长久之策。”

    贾环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声,道:“索兄只管放心就是,不管是暗手还是其他,有这一个就够了。

    我也发现,奇招险策虽然听起来过瘾,可做起来,着实胆战心惊。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至于藏身之处……

    她现在已是半死之身,就算幼娘能救她,也要将养好些日子。

    府上留她不得,正好,那些人在牧场上弄出了不少名堂,密室暗道都有。

    待幼娘救治好她后,我用黑云车送她去牧场,黑云车留给乌仁哈沁用。

    让人给她打一副面具,以后,她就给乌仁哈沁姐姐当护卫吧。

    只留两个青隼在那边,我总是不放心……”

    索蓝宇闻言,笑道:“既然公子已经有了打算,那就这么办吧。”

    说着,他看了看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夜色,轻声道:“也快开始了……”

    ……

    ps:今天就差不多了,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应该就可以恢复正常更新了。

    欠的债一定会还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