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五十四章 借威
    出了潇湘馆,踩着石甬小道和竹林林荫,贾环与钱娥宁前往秋爽斋。

    过了翠烟桥,又走过花阴小径,再过了滴翠亭,就到了秋爽斋。

    一路上,钱娥宁直觉得自己的眼睛都不够看了。

    映着晚霞的大观园景色,连她年下时看过的年画儿都比不上。

    “宁儿姐姐不用慌着看,以后多的是看景儿的地方,自己家里嘛……”

    见钱娥宁缓缓的走着,眼睛在园子的山水景色上流连忘返,贾环呵呵笑道。

    钱娥宁闻言,俏脸一红,道:“我……我想看看,在哪儿搭个鸽子窝……”

    “哈哈!”

    贾环闻言一笑,道:“干脆明天派人把你养在牧场的鸽子窝给取来,你看放哪儿好就放哪儿吧。”

    钱娥宁闻言先是一喜,不过随即又摇摇头,道:“那些鸽子爷爷要带走,不然他们去了西域,就不能给我送信了……”

    贾环闻言眉尖一挑,道:“信鸽?”

    钱娥宁点点头,看着贾环道:“是信鸽,公子……”

    贾环又笑着问道:“你会养信鸽?”

    钱娥宁点点头,正要说话,忽然,她听到头上空传来一阵呼哨声,面色一喜,抬头看去,就见一群白色鸽子在天空晚霞中翩翩飞舞,围绕着大观园上空盘旋。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还有两只鸽子,与鸽子群飞了一会儿后,就悄然离队,飞向了东边……

    钱娥宁喜道:“公子,原来你也养了信鸽!”

    贾环眼睛微眯,看着飞走了两只鸽子,呵呵笑道:“是啊,我们这里也有人养了信鸽呢。不过……

    宁儿姐姐,你可不可以装作不知道……”

    钱娥宁性子虽然善良,但并非无知之人,她生在那个朝不保夕的环境,耳濡目染中,又多是算计,如何不明白这里面肯定有故事?

    她抿着嘴,看着贾环,道:“少主若是需要,我可以帮少主拐下那几只鸽子!”

    贾环闻言,目光从那两只还未飞出宁国府范围,就陡然落下的鸽子身上收回,又淡淡的瞥了眼北园方向后,看着钱娥宁笑道:“宁儿姐姐,你还能拐鸽子?”

    钱娥宁有些骄傲道:“养几只翻翻就行了!”

    “翻翻?”

    贾环闻言好奇问道。

    钱娥宁道:“就是那样的……”说着,她指了指天空上那一群不断盘旋的鸽子。

    其中一只,飞着飞着,就会凌空翻个跟头……

    贾环笑道:“倒也贴切……可这不也有翻翻吗?你再养的话,人家也有啊。”

    钱娥宁撇撇嘴,道:“这没养好,瞧飞的笨的,这是二鼻子……我养的能连翻八.九个,还是花翻!

    这个只能叫乱甩,笨着呢!

    母鸽子看了我养的翻翻后,就会跟着它飞,不会再跟这个笨的了!”

    贾环闻言,哈哈笑道:“翻翻都是公鸽子?靠表演吸引母鸽子?”

    钱娥宁俏脸有些红了,点点头,道:“公子,雀儿都是这样的呢……”

    贾环道:“那好,赶明儿你养出翻翻来,帮我把这些鸽子都收编了!对了,信鸽是不是要专门去买?”

    钱娥宁犹豫了下,摇摇头,咬牙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鸽子卵,道:“今日正巧给白白挪窝儿,我收了它几只蛋……把它们孵出来就好。”

    贾环想了想,轻声道:“那……你这样也可以和西域联系吗?”

    钱娥宁看了贾环一眼后,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按理说可以,不过……西行数千里,一路上有太多大鸟儿,都会抓鸽子吃,而且路上要是遇到大风大雨天,鸽子也回不来了。

    除非,一次多放几只。

    但也说不好……”

    贾环笑道:“那就多养几只,养一大群,防备着被老鹰叼了去……

    好了,鸽子的事宁儿姐姐你自己做主就好,需要什么,只管打发人来跟三姐姐要,不要客气。

    我会跟她说,你是帮我养的信鸽……

    走吧,秋爽斋到了。

    也不知三姐姐回来了没……”

    过了蜂腰桥,两人先上了一座亭。

    倒也不算亭,因为远比亭轩要宽绰。

    竟是一间小厦。

    但又因四面出廊,没有封闭,又流角飞檐,临着沁芳溪,所以也不能叫小厦。

    南向入口处的廊檐下竟挂着两块匾。

    一书“桐剪秋风”。

    另一则书“晓翠堂”。

    见钱娥宁有些纳闷儿的抬头看着双匾,贾环笑着解释道:“上面那一块,是贵妃省亲的时候题的,不过,她也没让把原本的匾摘去,所以家里有的地方,都是双匾。”

    钱娥宁“哦”了声,却没怎么感觉厉害。

    她原本的家里,就对赢秦皇家的人都不怎么感冒。

    懂事习武时的誓言,大都和屠龙有关……

    贾环领着钱娥宁过了晓翠堂后,顺着西边的抄手游廊,就来到了秋爽斋。

    走到庭院里,入目处,是长的正盛的芭蕉树和梧桐。

    素净的青石板院地一尘不染。

    一只淡蓝色的暹罗猫,优雅的在院中迈着步子,看到贾环两人进来,也只是轻轻的一瞥,又自顾在芭蕉叶下散起步……

    钱娥宁毕竟是女孩子,见到这等奇特颜色,优雅的猫,哪有不喜欢的?

    她上前一步,就想去抱。

    不过走了两步,又顿住了脚步,面露犹豫之色……

    贾环道:“喜欢这猫儿?去抱抱也可以的。咱们都是江湖儿女,不要太拘小节……”

    钱娥宁闻言脸色一红,轻轻一笑,然后摇头道:“不是,我是怕它会吃了我的鸽子蛋。”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还没说话,就见从侧面厢房里走出一丫鬟,看到他后脸上顿时笑成了花儿……

    “三爷来啦!”

    贾环点点头,道:“翠墨,三姐姐不在么?”

    翠墨笑的灿烂,道:“我们姑娘去大奶奶那里议事去了,三爷,您里面坐,我给您斟了茶,就去叫人去!

    侍书也一起去了,不然让她服侍您……”

    贾环笑道:“我自己会倒茶,你自去喊人就是。

    你就跟三姐姐说,家里来了紧要的亲戚,要劳她回来安排。”

    翠墨闻言,瞧了眼有些拘谨的钱娥宁,又看了看贾环……

    贾环笑骂道:“这是什么眼神,还不快去!”

    翠墨闻言,不敢耽搁,赔笑了声后,连忙去了。

    翠墨走后,贾环对钱娥宁道:“宁儿姐姐,家里的姊妹都会配两个丫鬟,倒不只是为了服侍,还可以作伴,说说体己话……

    要不然,这么大的院子,一个人住,也怪空的。”

    钱娥宁“哦”了声,就跟着贾环进了正房。

    秋爽斋的屋子与潇湘馆不同。

    潇湘馆小小的三间屋子,也被隔开,分了外间和里屋。

    卧房是卧房,书房是书房,客厅是客厅。

    但秋爽斋不同,和潇湘馆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

    原本三大间正房,竟没有隔断。

    卧房、书房、客厅合在了一起。

    进门后,钱娥宁第一感觉就是大。

    入目处只见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

    案上散落有序的堆着一些书法字帖,并数十方宝砚。

    又有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却又极有法度,丝毫不见凌乱。

    钱娥宁心中惊叹出奇。

    本就与她想象中的大家闺秀的闺房不同,再看这幅大气之极的气派,更让她赞叹!

    原来,大家子里的姑娘们,书房里竟都是这样的。

    之前那位神仙一样的林姑娘的屋子里,便有几多书笔。

    如今这位还未蒙面的三姑娘,房里的笔墨竟还要多一些。

    东边向里是贾探春的卧房,设着卧榻拔步床,上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的纱帐。

    贾环不好往里去,就招呼钱娥宁往西边里去坐。

    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北宋米襄阳的《烟雨图》。

    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中唐颜鲁公的墨迹,是真迹。

    这是贾探春生日时,贾环为她寻到的礼物……

    其联云:

    烟霞闲骨格,

    泉石野生涯。

    墙边案子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

    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槌。

    摆设之奢华倒也罢了,其中透出的大气,让钱娥宁心中不住称赞。

    贾环却笑道:“宁儿姐姐,你若想装扮自己的屋子,可别照这样装。

    看着清爽,可也累人,一点都不能乱。

    不然,感觉一下就不对了。

    你想想,要是我吃半个西瓜,懒得收拾,就丢在桌子上……

    或者啃半个苹果,一不留神掉在地上,一时生气懒得捡……

    再或者早上起来不想叠被子……

    别人进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这些东西。

    对不对?”

    “噗嗤!”

    钱娥宁闻言,喷笑了声,又连忙用手捂住嘴。

    江湖儿女,到底不拘小节。

    平日里又没个人教她那些子规矩。

    她自然不会用绣帕去掩口……

    贾环见之呵呵一笑,从桌子上拿起一个苹果,道:“宁儿姐姐,你猜我几口能吃完?”

    钱娥宁抿嘴笑道:“不知道……”

    贾环无聊,道:“猜猜,猜猜嘛!”

    钱娥宁看了看贾环故意缩成“樱桃小口”的嘴巴,忍不住咯咯笑道:“四口!”

    贾环闻言,得意起来,笑着张开老大的嘴,只用了三口,连果核都一起塞进了嘴里……

    然后在钱娥宁羞笑中,拿袖口擦了擦嘴角……

    “呃……”

    钱娥宁恶心的笑不出了。

    她不好意思问贾环,怎么不用手帕擦。

    贾环看着她笑道:“我最不喜那些规矩,没人管着的时候,就懒得学那些礼数。宁儿姐姐不知,这公门侯府看起来气派体面,可里面一些规矩俗礼着实惹人厌。”

    钱娥宁弱弱的道:“公子,小家小户,也不用袖角擦嘴的……”

    贾环哈哈笑道:“这我知道……其实这倒也罢了,可还有些规矩,让人看起来着实别扭。”

    钱娥宁奇道:“什么规矩?”

    贾环道:“比如说,笑不露齿……”

    钱娥宁忙道:“这我也知道,行不摇头、站不倚门、坐不露膝、笑不露齿。”

    贾环闻言一怔,眼睛眨了眨,前面三句他还真没听过……

    不过这会儿可不能露怯,忙点点头,郑重其事道:“对对对,就是这些规矩……尤其是这个笑不露齿,让人连笑也不能好好笑。

    一笑,就得用绣帕掩住口,多别扭!”

    钱娥宁先是一笑,刚想用手去掩口,却忽地一怔……

    她本是惠外秀中的女孩子,聪慧非常,这会子,哪里有听不出贾环言中之意的?

    她又和那些小家子气的敏感女孩不同,当然理解,贾环这番话是好意。

    女儿家最懂女儿家的眼神,之前翠墨打量她的目光,虽然没有鄙贱之意,可对她这一身不合身的衣裳,却也纳闷诧异的紧。

    若是再没了规矩……

    钱娥宁知道,高门贵府,是最讲礼的。

    她可不愿凭白让人笑了去。

    想了想,她悄悄从袖兜里取出她自己的帕子。

    虽然不是绣帕,只是一块细麻布织的帕子,可总比手强……

    感激的对贾环笑了笑,贾环笑的却更开心。

    幸好,不是王瑜晴那样的姑娘……

    正想说话,就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钱娥宁忙站起来,看向堂门前。

    只见当先进来一姑娘,身着一身瑰红色裙裳,头戴金钗,生的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

    模样虽然比之前那位潇湘馆中的神仙姑娘略输一筹,可眉眼间,却极有神采!

    天生一股精气神,爽利干练。

    看起来,竟像比她这个习过武的还利落。

    “环儿,这位姑娘是……”

    钱娥宁打量贾探春时,贾探春也在打量着她。

    只看了两眼,贾探春就放下心去。

    看起来性子虽然也柔弱了些,可眉眼间却没有那股矫揉造作气。

    和贾迎春有些像,但又多了分韧性和主张。

    她见之喜欢,脸上带起笑容,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正色道:“三姐,这位姐姐名唤钱娥宁,是……

    她的祖父、父亲还有叔伯兄弟们,都在为我贾家做事。

    出生入死许多年了,如今还在为我做大事……

    因为要去的地方太过遥远,所以就托付了宁儿姐姐于我。

    我是保证过的,要对她和对你们一样,都当亲姐对待。

    刚回城,天有些晚了,明儿再去拜会老太太。

    你先打发人收拾出来一座小楼,打发上两个利落本分的丫鬟,一应月例供奉都和家里姊妹们一样。”

    贾探春闻言,轻轻吸了口气,再看向有些拘谨的钱娥宁,目光中多了几分尊敬。

    她点点头,对身后的侍书道:“去喊林之孝的速速来一趟。”

    侍书不敢大意,看了钱娥宁一眼后,忙出门小跑而去。

    等侍书出去后,贾探春脸上又带起笑容,走进西向,对钱娥宁笑道:“宁儿姐姐有什么喜欢的,不拘是吃的喝的还是穿的,一定要告诉我,我好使人准备,万万不好客套生分,那就外道了。

    我本是管园子里这些事的,三弟将这个差事托付给了我,我就要管好你们每个人的事,若不然,就是我的失职。

    还请宁儿姐姐帮我……”

    钱娥宁闻言,忙道:“不敢……”可看着贾探春极真诚的眼神,犹豫了下,又道:“也没甚别的想要的,就是……就是……”

    本来担心在大家小姐面前说她的爱好让人嘲笑,可看着贾探春清澈鼓励的目光,又看了眼笑吟吟的贾环,她小声道:“我想早点搭好鸽子窝……”

    “哈哈哈!”

    本来就在同龄女孩子跟前有些气短,人家都读书写字,作诗临画。

    独她一个人爱鸽子……

    让钱娥宁有些抬不起头。

    再听到贾老三的大笑声,钱娥宁一张脸红成了火烧云,低低垂下头去……

    贾探春听之却喜欢的紧,心里对钱娥宁的评价又高了一重。

    因为钱娥宁没有因为贾府满眼望去的富贵,而改变了自己的喜好……

    她极看重别人这点。

    因此,贾探春修眉挑起,有神的眼睛瞪向贾环,警告着。

    如今,敢瞪贾环的人,真的不多了……

    贾环也不在意,呵呵笑道:“三姐,宁儿姐姐会育养信鸽,这个对我很重要。

    家里正要开发西域,来往几千里,若是只用快马传信的话,耗损太大,而且时间太久。

    我原正琢磨着这个难题,不想正好遇到了宁儿姐姐。

    她打小最爱鸽子,极善养信鸽。

    她要有什么需要的,你就打发人去前面,让人准备。”

    贾探春闻言点点头,又看向犹自不好意思抬头的钱娥宁,拉起她的手,笑道:“宁儿姐姐真真好能为,比我们强那么多!

    你放心,明儿保证让人给你起好鸽子窝……”

    钱娥宁这才抬起头,俏脸依旧有些云霞,笑道:“谢谢小姐……你们才厉害呢,有那么多书和字,我就不行,除了会养鸽子外,就会练拳……”

    贾探春闻言,呵呵笑道:“叫什么小姐,叫我三丫头,三姑娘都行。如今只会读书识字值当不了什么,一来本不是姑娘家该做的正经事,二来,还帮不了家里。

    姐姐这样的正好,既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还能做大事……”

    钱娥宁正想着该怎么“反驳”,就见外面走进来一个中年妇人,规规矩矩的给贾环行了礼后,就等候着贾探春吩咐。

    钱娥宁心道:想来这就是之前说的那位林之孝家的……

    贾探春对林之孝家的道:“林妈妈,这位钱姑娘也是咱家的亲戚……提前跟你说一声,三弟极看重,不比林姐姐和宝姐姐差。

    若是有哪个敢像之前那样,敢怠慢了主子,还敢婆婆嘴传闲话的,你们自己思量,是老太太的脾气大,还是三弟的脾气大……”

    此言一出,林之孝家的脸色都变了,悄悄看了眼正面带微笑和那位陌生钱姑娘说话的贾环,忙对贾探春赔笑道:“姑娘说笑了,经姑娘一番整治,那起子婆子如今哪里还敢多嘴?

    都是几辈子的沉人,在老太太、太……二.奶奶面前都有过体面,如今却骄纵的糊涂了心,忘了本分,几辈子的老脸都丢尽了。

    姑娘只管放心就是,如今再没有这样的事了。”

    贾探春看着林之孝家的点点头,道:“林妈妈是二嫂子信重的人,你家姑娘又在宝姐姐跟前当事,以后是几辈子的富贵……

    望林妈妈珍重这缘分,不要为了和那些人的情面,就想着掩藏帮手,知道她们整日里赌博耍戏传闲话也当做不知道。

    若再有那样的事发生,就算你求了二嫂子和宝姐姐来做说客,我也认不得她们。”

    林之孝家的闻言,脸色都白了,忙跪下道:“姑娘放心,我一定记住自己的本分!岂会为了她们,坏了自家的前程?”

    贾探春道:“我不过白话几句,妈妈快起来吧。”

    林之孝家的闻言,这才起身,目光又小心的看向了后面……

    心道,到底是一个老子娘的胞姊弟。若不然,这三丫头何来的底气,连二.奶奶和薛姨娘都不放在眼里……

    贾探春见她臣服了,就不再敲打,吩咐道:“去带人将后面闲着的那座秀春阁,就是对着荇叶渚的那座小楼收拾出来,再去大奶奶那里取了缀锦楼的钥匙,取一些古董文玩摆好。

    锦被、纱帐都要最好的,和家里姑娘们的等例。

    再选两个伶俐本分的丫鬟和两个能管住自己嘴的妈妈……”

    林之孝家的闻言,连连点头,应下了后,就快快出去准备了。

    一旁处,侍书和翠墨两人脸上都不敢带笑意。

    贾环却笑着对钱娥宁道:“宁儿姐姐,瞧瞧,厉害不厉害?”

    钱娥宁连连点点头……

    贾探春长呼一口气后,转过身来,先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又笑着让钱娥宁坐下后,对贾环道:“没法子,只能借你的威风使使……”

    贾环笑道:“老太太怎么想起折腾她们了?”

    贾探春摇摇头,轻轻一叹,道:“还是因为那位王家表姐,和宝玉哭闹,说家里的下人说了些什么难听的……正巧宝琴丫头又带人走了,宝玉痴病犯了,又摔了次玉……事情闹的太大,袭人她们也劝不住,只好请了老太太去。”

    贾环手里颠着一个果子,丢起接下,丢起接下,听完后,也没说什么,只是道:“那些婆子还敢不听你的?”

    贾探春闻言苦笑一声,道:“那些人……你也知道,多是从祖宗起就在贾家伺候着了,几代的旧人。老太太最讲情义,我们也不好做的太过……

    若不是逼不得已,今儿我也不会使人当场打了三个人的板子,革了三月银米。

    我听人说,下面有人给我起了个诨号,叫镇山太岁。”

    贾环闻言,极不厚道的哈哈大笑起来,道:“这江湖诨号不错,比我当年的还响亮!”

    这个话题钱娥宁能插的上话,她奇道:“公子在江湖上还有诨号?”

    “噗嗤!”

    贾探春闻言失笑道:“有,还有好几个呢!”

    贾环也不害臊,得意的瘪瘪嘴。

    贾探春见状也不替他兜着了,对钱娥宁道:“都是他当年给自己起的,一个叫‘玉面小白龙’,还有一个叫‘英俊潇洒庄庄主’!”

    “咯咯咯!”

    看着得意洋洋的贾环,钱娥宁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

    贾环嘴角浮着一抹笑意,对贾探春道:“三姐你也真笨……再有不听话的,你就更她明说,就说我说的,我那英俊潇洒庄最近极缺人手,如今买卖越来越大,需要挖坑的苦力就越发不足。

    她们要是在园子里待的嫌太安逸轻松没有挑战性,可以主动报名去我庄子上体验一下不同的精彩人生……”

    一番话说的,别说贾探春和钱娥宁,连侍书翠墨两人,都忍不住笑弯了腰……

    她们都替贾探春高兴,有了贾环这番话,以后贾探春管的事就容易多了。

    见钱娥宁渐渐熟悉了,还能主动和贾探春聊几句,贾环也就放心了,道:“宁儿姐姐,一会儿,你就和三姐一起去看你的闺楼吧,我不好进去……

    还是那句话,在这里,就是自己家里,千万不要外道。

    我也不和你客气,还有些要紧的事要做,就先去忙了。”

    钱娥宁闻言,忙站起来,道:“公子你去忙要紧的事吧,我……我没事。”

    贾探春也道:“环儿你自去忙吧,放心就是。”

    贾环也不啰嗦,笑了笑后,就大步出了秋爽斋,而后就直接出了大观园,回了宁国府。

    他确实还有要紧的事……

    ……

    夜幕时分,皇城东门景风门忽然开启。

    一辆宫车缓缓驶出。

    南宫副将方冲,骑着战马,带着数骑方家亲兵护卫在侧。

    方冲面色沉静,狮子一般的细眸微眯着。

    眼睛中时有光泽闪现,极为复杂。

    有愤怒、有冷漠、有厌恶还有一抹哀伤……

    马蹄踏在石板路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背后的宫门缓缓关闭,发出一道沉重的摩擦声。

    宫门上方,一道身着银甲的身影,迎着落日的余晖,默默的站在那里。

    英俊的面容上,却布满了令人心惊的泪水。

    他被泪水模糊的眼睛里,目光是那样的痛彻心扉。

    看着宫车在“轱辘轱辘”的车轮声中,一点点远去,消失在御街转角处,少年将军无声的张大嘴巴,任凭涕泪横流……

    “静儿……”

    ……

    ps: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