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五十二章 收拢人心!
    从地下密室出来,重见天日后,贾环心中长长的出了口气。

    就目前看来,十三将,多还是好的。

    黄德和占超两人,明显是贾家的真正死忠。

    为了给贾代善报仇,为了保护贾家,他们做了太多,也付出了太多。

    他们无怨无悔。

    而从戴国、谢仁、钱盛和严翼的情况来看,情况大抵也同样如此。

    虽然他们多少有点小私心,但都这是清理范围中的。

    比如说钱盛相托唯一的孙女。

    再比如说,当贾环呵斥李锐,不许再让这帮人死一人,流一滴血时,戴国、谢仁、钱盛和严翼四人却明显高兴许多。

    先荣国的大仇已经报了,若是再去厮杀……

    他们自己倒是无妨,可他们却肯定不愿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们都有子有孙,哪个都不愿晚年丧子丧孙。

    如果贾环当真能不用他们牺牲流血,就能取得天下,给他们富贵,他们又怎会不喜?

    而那六个中年人,看起来皆是沉稳精干习武之人。

    他们都是从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先荣国战殁北海时,他们都已经十来岁了,多是听着荣宁二公和先荣国公的英雄故事长大的。

    他们有很强的力量,但应该没有太多杂念。

    今天,他们只是一直静静的看着贾环,没有多问什么,很有规矩……

    想来,如果能不流血就过的很好,他们应该也不愿意白白去死。

    去了西域,他们也不用在东躲xc整日里难有安心的时候……

    总之,他们的问题,也不会太大。

    真正的混账的,却是那个纸上谈兵的竖子。

    贾环真真没想到,造成他如履薄冰,心惊胆战,几入死地之境的人,竟是这么个东西……

    宁叔、谢叔,你们死的真冤哪……

    仰头看着苍穹,贾环眼睛紧紧眯起……

    就是不知道,此计背后,有没有那位黑云第二将,李先的影子。

    不过,无论有没有,于目前的局势来看,都不要紧了。

    李锐虽然还有些青涩稚嫩,但大局眼光还是有些的。

    至少,他能看得明白,一旦他们离开了这八百里秦关,若想再返回……

    呵呵,就要看贾环的意思了。

    整个西北,将是贾家的势力范围……

    有些账,待平稳下来后,再慢慢清算吧,总要有个交代。

    李锐……

    百种心思在心中电闪而过,其实也不过是一眨眼之间。

    再低下头,贾环的面色已经恢复了平常。

    他与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和善的对视一眼,或是亲切的点点头。

    待走到乌远和董千海跟前后,他又转过身,面对着众人,深深一揖。

    对面那些人,连忙纷纷避让开来,有的还匆忙还礼。

    看着贾环的眼神和脸上的面色,也愈发亲近尊重了。

    这些年,他们见过太多高高在上的上位者的冷酷无情。

    一将功成万骨枯,岂是儿戏?

    当然,他们也听说过这位少主的儿女情长……

    虽然,都说这种心性难成大事,可感性的说,他们还是喜欢这样的人,而不是将他们当棋子和炮灰,去铸就王座的枭雄……

    贾环对身旁面色有些哀婉的女孩子微笑道:“花花姐,会骑马吗?”

    那女孩子俏脸有些发红,不过贾环看得出,倒不是因为他的英俊潇洒所致……

    而是因为这个女孩子有些怕他,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她名字的缘故……

    女孩子轻轻点点头,犹豫了下,低头轻声道:“少主,我……

    花花,花花是我幼时的乳名,只有爷爷一人这般叫我。

    我叫……我叫钱娥宁。”

    哦,原来果真是名字的缘故……

    不过或许到底是江湖儿女,与寻常闺阁女子不同。

    钱娥宁又抬起头,勇敢的看着贾环,道:“少主可唤我鸽妹,我们一班长大的人,都这样唤我,因为我打小就喜欢鸽子……”说罢,还抬起头,看了眼天上呼啸而过的一群鸽子,眼神伤感留恋……

    贾环闻言,点点头,微笑道:“好,鸽妹,咱们回家吧。

    家里园子很大,你也可以养鸽子,可以养很多。”

    钱娥宁闻言,眼睛微亮,正要说什么,就听后面有人大声呼唤。

    她转头看去,见一年轻人面色极为悲伤的牵着一匹马走来,正是之前和她还有李锐一起进了密室中的另一年轻人,她忙高兴的唤了声:“严大哥!”

    那年轻人听到这唤声,眼圈都红了,目光中几多缠绵……

    贾环都不忍直视。

    钱娥宁也被这眼神看的不自在……

    说来还是贾家的锅。

    黑云十三将这股力量,在外人看来,如幽灵一般,捉摸不定,可怕之极,来无影去无踪,端的是鬼神莫测。

    可这内里,到底有多少苦楚,唯有他们自己知道。

    老一辈的倒也罢了,尸山血海里趟出来的,还有什么不能忍?

    可李锐他们这些年轻人就不同了……

    而最让李锐这般年轻人难过的,就是缺少妹纸……

    狼多肉少都是轻的。

    倒不是说他们这些人只会生儿子,而是因为……

    生了女婴,要么被遗弃,要么被送人,要么……多在奔波中夭折。

    这核心人手中,最后留下来的,竟独独一个钱娥宁。

    而钱娥宁之所以能留下来,一是因为她是老谢家唯一一条血脉。

    众人都极为宝贵呵护。

    二来,她有从武之根骨,不会轻易夭折。

    然而即使如此,钱盛也不敢让她跟随大队人马万里奔波去西域,唯恐出了岔子,绝了老钱家的血脉。

    才不顾别人的眼光,将钱娥宁托付给了贾环。

    他却不知,钱娥宁这一走,牵动了多少人的心。

    只是,看着贾环善解人意、成.人之美的和善目光,钱娥宁却有些冤枉。

    若是只有一个哥哥这般喜欢她,大家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她也就认了……

    可这么多哥哥都喜欢她,宠着她。

    她若跟哪一个稍微好一些,家里就会炸开窝,斗的跟狼似得……

    因此,心地善良的她,打小就很注意,和哥哥们保持同等的距离,一视同仁。

    如此一来,竟都成了亲哥哥一般。

    因此,这位严大哥这般眼神看着她,让她很不自在。

    可就要分别了,她又不忍说什么话,让严大哥更加肝肠寸断……

    见这位严大哥目光都快沾在钱娥宁脸上不愿掉下来了,贾环干咳了声,将严大哥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他拱手道:“严大哥放心,钱爷爷只是将鸽妹姐姐暂时托付给小弟照顾,并非是……严大哥,小弟业已成亲,你放心吧。”

    此言一出,钱娥宁自然俏脸刹红透底,可严大哥的脸色却如枯木逢春一般重新绽放出生机。

    他惊喜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看着贾环道:“少主,当真?”

    目光中哪里还有之前的敌意,少主也喊的麻溜儿了……

    红颜祸水,果不欺我……

    贾环笑着指了指董千海,道:“这是我岳父老子,他女儿就是我夫人。”

    “哼!”

    董千海姿态摆的很足,心里却极满意。

    夫人,如夫人,一字之差,完全是天壤之别。

    那位严大哥见之,立马信了。

    哪个家将随从有这般派头,看贾环的目光愈发亲近了,他作揖行礼道:“少主,我叫严光,家祖乃是国公爷的亲兵,我从记事起,就知道日后也是少主的亲兵!您放心,我严光一定和家祖一样,忠义担两肩!”

    贾环点点头,看着严光正色道:“严大哥,我信你。你不只是我的亲兵,还是我的兄长。”

    严光闻言,深吸了口气,心中已经不再只是为了贾环是荣国公的孙子而认可他了。

    他单膝跪下,以军礼拜之,大声道:“严光,拜见将主!”

    贾环忙将他搀扶起,笑道:“自家人,不要多礼。”

    严光也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钱娥宁,将身后的马匹牵来,道:“鸽妹,这是你的胭脂……”

    钱娥宁谢过后,接过那匹枣红马,然后看着严光,也红了眼圈,道:“严大哥,你们一定要多保重。”

    严光闻言,面色微微一黯。

    要是没这个“们”字,那该多好啊……

    不过,他也习惯了。

    洒然一笑后,点点头,道:“鸽妹,你也多保重!跟着少主,定然不会再吃那么多苦了。少主人那么好,一定会让你跟戏本儿上写的大家闺秀一般……”

    贾环在一旁呵呵笑道:“这肯定没问题……严大哥,你们去了西北后,也不用再东躲xc了。西域,会是我们的地盘。

    在那里,我会为几位爷爷和你们建大宅子,修园子,让几位劳苦功高的长者颐养天年,也让兄长们,过些舒坦的日子。”

    说着,目光又看向渐渐围上来的七八个年轻人身上。

    严光回头看了这些人一眼,又转过头对贾环道:“少主,他们都是和我一般长大的兄弟手足,未来,也都是少主最忠诚的亲兵!

    少主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其实,只要不整日东躲xc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享福受用,是爷爷他们的事。

    我们却不能。

    习武之人,如逆水行舟,一日松懈,便会倒退数尺。

    我们还年轻,还有大把的事要做。”

    贾环闻言,目光有些变化,看着严光点点头,道:“时间紧急,我就不多说了。

    待大局安定后,我再接兄长们归来,到时候,咱们再以武论兄弟!

    严大哥,告辞!”

    说着,贾环举起一拳,放于面前,目光激励的看着严光。

    严光见之,先有些犹豫……

    他是这一辈武功最高的年轻人,因此才能跟着黄德一行人下密室。

    他看着贾环的身板儿,唯恐一拳砸飞了他……

    可看着贾环鼓励的目光,以及钱娥宁担忧的目光,雄性的本性到底占了上风,他哈哈一笑,大声道:“少主告辞!”说罢,握手成拳,用了七分力,一拳轰向了贾环的拳头。

    才从密室中出来的一群老者见之,其中一位正要厉声喝止,却被黄德劝住了。

    那位老者,正是严光的祖父,严翼。

    他有些焦急不解的看向黄德,急道:“十三爷,光儿最近就要突破,已有近八品的修为了,少主他……”

    黄德闻言一怔,却还是没有着急,呵呵一笑,道:“光哥儿果然是个好苗子,比我们当年,强的太多。”

    占超也笑着点点头,道:“每逢天下大变之时,总会英才辈出。光哥儿作为咱们后代中根骨最出色的孩子,能有这等修为,也是应该的。不过……

    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也好。

    老严,继续看……”

    不用他说,严翼也看到了……

    怎么可能?

    不只严翼愣住了,十三将这边,除了黄德和占超外,所有人都愣住了。

    严光气势极盛的一拳,轰在贾环的拳头上,竟然如石沉大海,连一点涟漪都没激起。

    贾环更是面色不变,依旧笑吟吟的看着他。

    “再来!严大哥不用让我……”

    贾环鼓励道。

    严光闻言,深吸一口气,看贾环的目光,再次不同,他点点头,沉声道:“少主当心,近来我要突破,力量有时控制不稳……”

    贾环笑道:“严大哥尽管施为。”

    他被蛇娘轮了一夜后,修为就那样莫名其妙的突破到了九品……

    再加上《白莲金身经》的锻体效果,贾环相信,如果他再被蛇娘轮一夜,一定不会扶着墙出门……

    严光分布成马,爆喝一声,又一拳重重的轰向了贾环的拳头。

    “砰”的一声巨响,贾环微微退了半步,严光,则连退了五步……

    满场皆惊。

    唯有董千海,简直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贾环。

    堂堂九品高手,修炼的还是天下第一炼体功法,居然被一个七品给打退半步。

    真真丢尽了他的脸……

    乌远倒是能理解些,贾环功力的提升,完全属于莫名其妙,不可接受不可理解范围。

    倒不是说根基不实,而是他对武道内劲的领悟,完全没跟上……

    空有一身神力,能发挥出三成真正威力就不错了。

    也就能硬碰硬的逞能……

    但饶是如此,对面那些人,却无不见神人一样看着贾环。

    要知道,严光和李锐二人,被誉为他们这一代的绝代双骄。

    在他们只有三四品武道修为时,他们就已经遥遥领先,迈入七品,这道无数江湖英才难以迈过的深沟。

    可是,严光却远远不如这位从天而降的少主……

    若是贾环三四十也就罢了,可他们却都知道,这位少主,今年才不到十五啊!

    “严大哥,承让!”

    贾环收回拳头,对面色复杂的严光抱拳道。

    严光看着贾环清澈的目光,依旧谦虚甚至尊敬的脸色,心中那点苦涩烟消云散了,他苦笑一声,亦抱拳道:“少主果然天人也!这般年纪,便已是九品高手!实在是……令我等望尘莫及。”

    此言一出,后方众人又是齐齐一阵惊呼。

    九品!!

    这个层次,就连他们父辈也少有人能达到。

    唯有聊聊几个老祖才有这等功力。

    贾环笑道:“严大哥不要客气,我不过是暂时领先一步罢了。以严大哥的宽广胸怀和武道根基,赶上来,不过是时间问题。

    严大哥放心,你们去西域后,从武所费之资,所用之参药,我会尽力筹措送过去。

    绝不会让诸位兄弟们,因缺乏从武之资,而耽搁了武道修行。”

    “这……”

    众人闻言,眼睛又是一亮,面色激动不已。

    对于习武之人而言,最大的难关有二,一是从武的根骨,这个只能靠天意。

    其次,甚至是更难的,就是习武的花费……

    穷文富武,又岂是说说而已。

    他们这些人,为了能够习武,不知道打了多少家,劫了多少舍……

    若非那位六爷爷有通天之能,在外面各种筹措,甚至做起了买卖……

    只靠打家劫舍之财,也是远不足用的。

    尽管如此,财力依旧紧张非常。

    此刻听贾环这么一说,他们岂有不喜的?

    他们可是都知道,贾环捞银子的本事有多狠……

    之前,他们曾以为这是贾环唯一的优点……

    见这些年轻人还有些不好意思,想答应害羞,往外推辞,又着实舍不得……

    毕竟如果当真能给他们提供足够的从武之资,这些自幼便一心拼死习武的人,都有把握,更上一层楼。

    贾环见之,心里高兴,如今对他来说,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完全不算问题……

    如果能用区区银子就能将这些人的心给拢住拢紧,即使花费几百万两,他都不在乎。

    首先,这些人肯定是杀不得。

    他们父祖皆一心忠于贾家,整整三十年不坠其志,不变其心,为了给旧主复仇,吃了无数苦头,流尽无数血汗。

    贾环若是杀了他们,以绝后患……

    那他真的不配做人了。

    可若就这么放任,也不是办法。

    一旦他们的身份曝光,引来的,一定是天崩地裂之变。

    这种后果之严重,贾环完全无法承受。

    所以,他愿意花大代价,笼络住这些人,为其所用!

    见他们都不好意思,贾环笑道:“严大哥,诸位兄长,你们别不好意思,我出资供你们从武,其实也是有私心的……”

    严光闻言一怔,道:“少主,你是说……”

    贾环笑道:“严大哥当知我的计策,西域,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甚至可以说,关系到我贾家的身家性命!所以,西域一定要稳住。

    但是,那里并不是完全荒芜人烟,还有许多异族,有许多马匪和乱贼。

    所以,我需要诸位兄长帮忙,维护那里的秩序。

    这件事,一定要忠心可靠的人去做才行。

    换做其他人去做,做成了,西域也成他们的了……

    所以……”

    其他人不解其意,但严光之前是在密室中的,他闻言,顿时肃然,沉声道:“少主放心,这件事,乃是我等本分!

    就算少主不……不供我等习武之资,我等也必然要做。”

    贾环笑道:“你们愿意为我忠心谋事,我若还吝惜区区银财,那算什么英雄?也不配为你们的将主……

    这件事,就不用多说了。

    待你们去西域安定下来后,我就会派人,源源不断的将药材送去。

    时间不多了,严大哥,诸位兄弟,告辞!”

    “少主保重!”

    严光与七八名年轻人躬身一应。

    不过起身后,那些人的目光又都落在了钱娥宁身上。

    有几个还小声的跟严光递话……

    一码归一码!

    严光脸色有些发红,小声喝道:“少主已经成亲了……”

    “可少主有好多老婆……”

    “是啊,少主这方面的名声可不大……”

    这下,轮到贾环脸红了……

    “乌……斯……哈……拉……”

    正在贾环不知该怎么解释时,忽然,仿佛从天际边,传来一声呼唤。

    贾环猛然回头,遥遥看去。

    见一匹白马,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射而来。

    马上骑着的人,不是乌仁哈沁,又是哪个?

    贾环见之,眼睛一亮,翻身上马,纵马迎了上去。

    “乌仁哈沁姐姐!!”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辽阔的草场上,飞速靠近,靠近……

    而后,在众人目瞪口呆中,乌仁哈沁竟一点点,在飞奔的骏马上站了起来,张开双臂,笑颜如花的看着贾环。

    在距离十步之远时,贾环凌空飞起,借着战马的冲力,飞向了乌仁哈沁,一把将她抱住,而后,两人缓缓降落草地。

    周围,星星点点的格桑花盛开。

    贾环看着面容极为灿烂,远比在府上欢乐无数倍的乌仁哈沁,低头吻上了她急剧喘息的唇……

    “哎呦喂!”

    “这……”

    “这这……”

    其他人倒也罢了,唯独那些初哥们,看到这限制级劲爆、伤风败俗的一幕,无不目瞪口呆,面臊耳赤。

    有装纯的扭过头去,有闷.骚的捂住眼指缝大开,有向往的口水哗哗……

    “哼!”

    不过后方传来一声尖细的冷哼声后,这群初哥们忙纷纷转过身,不被女色迷惑。

    色是刮骨钢刀!

    这是他们自长毛起,就被严厉告诫的!

    他们有时也会出任务,三教九流都会招呼,睡青楼之地更是常有的事,因为那里最好藏身。

    平康坊中,就有他们的地盘……

    但若是哪个敢靠近女色,那绝对是作死行为。

    回来后,严惩不贷!

    好在,贾环没有太过肆意,给众人上演更劲爆的……

    他带着全身洋溢着幸福气息的乌仁哈沁来到了众人前,给大伙介绍道:“这也是我的妻子,曾经救过我的命,乌仁哈沁。”

    乌仁哈沁笑吟吟的看着大家,直到对面一群人躬身道“见过少夫人”时,她才有些慌了,忙让大家平身。

    贾环笑呵呵的看着那几个年轻人,道:“这下你们放心了吧?”

    我们放心个锤子哟!

    那些人似哭似笑的看着贾环,眼神幽怨。

    贾环见之一愣,再看了看面色羞红的钱娥宁,似乎也反应过来,好像哪里不对……

    不过,他又想到了弥补法子,道:“诸位兄长,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们……”

    严光苦笑道:“少主尽管吩咐。”

    贾环道:“宫里连连出事,所以,有大批宫人受到牵连。

    原本她们都要被处死,我实在不忍,因此就救了下来。

    如今,大概有五六千名宫女,要发配到西域……

    这些宫女个个出身良家,身家清白,又都貌美如花……

    肩不能扛,手不能提……

    去了西域后,着实没多少自保能力。

    所以,我希望兄长们能慈悲为怀,多助人为乐……”

    “这个……”

    “当然没有问题!”

    没等严光矜持一下,他身后一个看起来有些活跃,正是刚才说贾环“坏话”的年轻人忙插口道。

    他拍着胸脯保证道:“少主放心,我戴忠一定发扬助人为乐的精神,亲身照顾好……哎哟!”

    话没说完,脑后被人一巴掌抽出,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倒在地。

    回头看去,却见戴国一脸怒色的怒视着他。

    戴忠脸上惊怒之色顿时褪去,赔笑道:“爷爷,您怎么来了?”

    戴国咬牙道:“丢人现眼丢到少主跟前了,我再不来,戴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戴忠有些不服气道:“可是少主他都……”

    戴国恨声道:“你能跟少主比吗?”

    黄德从后面也走上来,严厉的瞪了一圈被贾环鼓动的春心荡漾的骚年们,厉声道:“你们哪个,若是能像少主这般,六年内从不识武功,到九品高手,老夫也不管你们!爱讨几房婆娘就讨几房……”

    贾环一行人的嘴角都抽了抽……

    可能是对后辈教育非常严格重视,占超也肃然道:“你们和少主比?少主乃是国公爷显灵,亲自调理出来的!

    我知道你们往常都不信,只服少主能赚银子,可是现在都信了?

    普通之下,可有第二人,能做到少主这般的?

    小妾一房一房的讨,武功一级一级的升……

    知道这叫什么吗?

    这就是天生富贵,品格贵重!!

    你们还有哪个不信?”

    这么一说,严光等人的面色就真不一样了。

    是啊,哪有见过贾环这样的……

    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过!

    女色从来都是对武道的大忌,越早开女色就越耗损元阳。

    可贾环却……

    如今看来,唯有这种解释了……

    其实别说他们,连董千海都有些狐疑的看着贾环。

    是不大对劲……

    贾环是真真听不下去这种“赞扬”了,他干咳了声,道:“黄爷爷,占爷爷,我不是故意拐坏他们……

    实在是……真希望你们这些老人家,能早日再抱上重孙,多孙多福!”

    黄德闻言,笑道:“岂敢怪少主?要抱重孙还早,倒是可以再抱些孙子……”

    占超闻言也尖声笑了起来,看向后面一些沉稳的中年男人。

    那些一直极沉稳的中年人,都被这种眼神看的面皮发红……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心中更喜,哈哈笑道:“叔伯们若是有喜事,千万要告诉我,西域暂时没有多少物资,我让人送去……算了,等回头,我就开始准备吧!”

    “哈哈哈!”

    几个老人闻言大笑起来。

    贾环却不再迁延,他再次躬身一揖,道:“几位爷爷,还有叔伯、兄长们,你们保重!后会有期!”

    “少主保重!后会有期!”

    一群人躬身回礼!

    贾环带着乌仁哈沁上了马,钱娥宁跪下给几位老人和他父亲磕了几个头后,也在催促中上了马,一行人挥手告别。

    ……

    “乌仁哈沁姐姐,跟我回府吧?”

    快出牧场时,贾环柔声问道。

    乌仁哈沁犹豫了下,道:“乌斯哈拉,要不,还是下次吧……有一只母羊要生羊咩咩了,我不放心……”

    贾环闻言,笑道:“那就下一次,等羊羔能走路后,你就回府来,家里人也都想你呢。”

    “嗯!”

    乌仁哈沁笑着点点头,应下,道:“我还给小吉祥捉了一对兔子,到时候送给她!”

    贾环心情很好,哈哈一笑,道:“小吉祥也想你呢,要给你表演武功,她最近在习武……乌仁哈沁姐姐,在这里过的开心么?”

    乌仁哈沁连连点头,道:“很开心,每天去放牧,回来彩霞已经煮好了奶茶……她一开始还喝不惯,看到我用牛粪煮奶茶都吐了,流了好多泪。我说,让你把她接走,她又不走。现在,已经能煮好很香的奶茶呢!我打算过几天,带你去放牧!咯咯!”

    听着乌仁哈沁百灵鸟一样欢快的话,贾环心里也极高兴,柔声道:“高兴就好,若是不高兴,就回家。”

    乌仁哈沁道:“这里也是家啊……乌斯哈拉,我就当你去转牧场了,在草原上,男人们都会逐水草去放牧,一出去就是好几个月。要是跟着大汗去打仗,几年十几年不回家都有哩!

    你每月还能回家一次,我若是想你想的不行了,也可以去城里住几天,嘿嘿,很满足了呢!”

    眼见就要出牧场,贾环紧紧的抱了抱乌仁哈沁,道:“记住,想我了,就回城里来看我。回去后,我把黑云车给你送来,这样,你就可以随时回城了。”

    眼见要分别了,乌仁哈沁也不笑了,在贾环的嘴上亲了亲后,翻身下马,摆手道:“乌斯哈拉,再见。”

    贾环笑着点点头,知道蒙古女人都有目送男人远行的习惯,不再扭捏,挥扬马鞭,与乌远等人纵马而去。

    看着贾环远去的背影,乌仁哈沁眨了眨月亮湖一般的大眼睛,抿了抿嘴,看了好久后,直到日头渐渐西斜,她才骑上她的白马,慢慢回了她的家……

    远方,放牧的牧人弹起了马头琴,琴声悠扬的传来。

    乌仁哈沁轻轻的哼起了小调:

    额敏河水,长又长

    岸边的骏马哟,拖着缰

    美丽的姑娘,乌仁哈沁

    出嫁到遥远的地方。

    ……

    “三叔!”

    贾环刚回到宁国府后,刚进大门,就见贾芸匆匆迎来。

    担的事越多,贾芸也越沉稳了。

    身着一身青色长衫,腰系白色系带,身形笔挺。

    贾环见之点点头,没有啰嗦,沉声道:“你现在接管过李万机手中的全部事务,他另派用处……要尽快!”

    贾芸闻言一怔,不过看着贾环极为肃穆的面色,随即点点头,道:“三叔放心,侄儿省得了。”

    贾环又看向一旁的王世清,道:“世清,你的任务更紧,整条西北路,你都要全部担起来。”

    王世清点点头,道:“三爷放心,我会尽快接手。”

    贾环沉声道:“不是尽快,现在就有个任务交要你亲自去做。

    你准备四十架马车,装上二十车货物,五车酒水,五车干肉,五车粮米,再加五车果菜。

    所有的马车,都从牧场上直接调派,赶车人手我已经准备好了。

    记住,你拿着我的令牌,带着两队亲兵,亲自护送车队出峣关后,再折返回来。

    路上如果有人敢阻拦,不管是谁,不要留任何情面,一律打散。

    有敢纠缠者,杀无赦!”

    “嘶!”

    王世清和贾芸两人都轻轻吸了口冷气,面色也愈发凝重。

    王世清不敢耽搁,抱拳道:“三爷,我这就去准备,今夜闭城门前,一定成行。”

    贾芸也忙道:“三叔,侄儿去准备货物吧。”

    贾环点点头,道:“可以,你们去吧。对了,先去李万机和付鼐那里取了家里的对牌……”

    贾芸和王世清两人闻言面色再次微变,齐齐一应后,大步离去。

    ……

    “呼!”

    待安顿好一切后,贾环只觉得一块巨石从心头搬开。

    乌远和董千海早已自回自处,贾环则领着初进大宅门,颇有些不适应的钱娥宁道:“鸽妹……啧,这个名字怎么感觉,有点奇怪……”

    钱娥宁本就不自在,从她记事起就随着大人东躲xc很少能在一个地方定居半年以上的。

    而且住的多是破庙烂寺,粗房旧舍。

    初一来到这等豪华之地,她又一身粗布旧衣,连远远躬身侍立的宁国府的下人都不如……

    心里岂有不气短的?

    再听贾环“嘲笑”她的名字,生性本就温软善良的钱娥宁,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鸽妹,家里人叫着都开心啊,哪里奇怪了?

    贾环见她表情不对,忙赔不是道:“抱歉抱歉,我是没听过这么有趣的名字……”

    谢娥宁真伤心了……

    她道:“少主若是嫌弃,就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贾环想了想,道:“鸽妹你的大名就很好听,不如,我就叫你宁儿姐姐吧?”

    咦?

    谢娥宁闻言一怔,宁儿?

    好像……

    似乎……

    是比鸽妹好听多了……

    她抬头看了眼贾环,点点头,道:“好吧,随少主……”

    贾环笑道:“宁儿姐姐,在家里就不要叫我少主了,叫我环哥儿就好。”

    “这怎么成?万万使不得……”

    黄德和占超等人都是极老派的人,小规矩可以松散些,但大原则却是坚决不能让步的。

    所以他们虽然极看重李锐,当他对贾环不敬时,还是被出重手教训了。

    钱娥宁自然不敢直呼贾环的名字。

    贾环也不逼她,想了想又道:“那就叫公子吧。”

    谢娥宁这才答应。

    贾环呵呵笑道:“瞧我,竟在门房里和你说话,走,咱们进家里去。我给你介绍几个人,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就直接找她们,她们都是我的妻子……”

    谢娥宁:“……”

    贾环带着谢娥宁,直接去了宁安堂后宅。

    刚一进门,就见白荷脸色难看的坐在那里,李万机家的,在一旁哭诉着什么……

    两人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三爷!”

    白荷忙起身,强挤出笑脸,道:“三爷回来了。”

    贾环点点头,看了眼满脸哀求之色的李万机家的,对白荷直言道:“荷儿,李万机……好心办了差事,极严重!

    本是死罪,但念在他多年苦劳的份上,暂时先打发他去南边做事……”

    白荷闻言,面色一变,道:“三爷,大师兄他……”

    贾环摇头,道:“荷儿,放他一条生路,其中绝大部分原因,是我不想让你伤心。我希望,你能理解,支持我。”

    白荷闻言,轻轻一笑,道:“爷,我是贾白氏啊……我只是担心……”

    “担心什么?”

    贾环闻言笑道。

    白荷道:“我只是担心,若就这么放大师兄出去,会不会被别人乘机而入……我倒不是担心大师兄的忠诚,只是,万一他再中了别人的圈套的话……”

    贾环闻言,眉尖一挑,侧目看着白荷,道:“荷儿,这个主意,是谁告诉你的?”

    白荷闻言,俏脸一红,见贾环直直的看着她,不愿欺骗,懦懦道:“是……是明月……”

    贾环更惊奇了,道:“她会告诉你这个?”

    白荷脸色又一红,小声道:“我以后,管她叫姐姐……”

    “噗!”

    饶是贾环心里有些不痛快,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笑出声,道:“敢情你俩合起伙来对付我?”

    白荷闻言忙道:“三爷不是的,我也是中了她的计……

    现在想来,她本来就要劝三爷不放大师兄出府,担心他被人利用。

    毕竟,大师兄知道太多家里的事,还有秘方,一旦着了别人的道,后果不堪设想……

    她却故意来诓我,我一心急,就上了她的当,叫了她姐姐……”

    贾环闻言,又哈哈一笑,不过随即又皱起眉头,道:“可是,李万机……我近来着实不想再看到他。家里的总管之位,他也不能再坐了……”

    白荷忙道:“三爷,不如让大师兄去城南庄子做事吧,那里与世隔绝,又有亲兵守着……

    而且好几个火窑都需要绝对放心的人去掌控,火控程度极重要。

    外人早晚知道白瓷的事,但只要不知道火控程度,就不怕……

    三爷啊……”

    贾环看着白荷那双倾国的眼睛,缓缓的点点头,道:“荷儿,下不为例。”

    白荷见之,激动的眼中泪水一瞬间落下,连连点头。

    后面李万机家的,也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