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四十八章 贾非贾,赢非赢,三子当国!
    从董明月告诉贾环身边近人有内贼开始,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付鼐和纳兰森若。

    因为之前,薛宝钗和林黛玉就跟他说起过,西北路上的驿站,费用花的着实狠了些。

    而正是这两人掌管着西部商路上的勾当。

    他们在驿站的花费问题,还没有说清楚,有很大的嫌疑……

    除此之外,贾环甚至还想到了性格跳脱的韩三。

    韩大和韩三的兄弟,为国战死沙场。

    但他们一家并未得到很好的抚恤,若非韩德功接济,他们能否活到今日都不敢说。

    而寻日里,韩三也曾抱怨过赢秦皇家……

    然而,贾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万机也会牵涉其中。

    李万机是从北城出来的贱民,身家早就被查的一清二楚,连他老子娘的坟都被找到了……

    贾环虽然为人感性,可肩上挑着那么重的担子,不得不慎重些。

    如果不仔细些,他也走不到今天这步……

    所以,他可以肯定,李万机在身世上,和那些人绝对没有任何干系。

    而且,他与李万机是真正结交于微末之际的贫贱之交。

    李万机这些人,是在他被贾家赶到城南庄子后,他央求贾政,送给他的一些匠人。

    身为北城贱籍,世世代代皆为鄙贱之人,普天之下的大秦百姓都比他们高贵,人人可唾弃之。

    他们刚从北城出来时,眼神里连一丝生机都没有,满满的死灰色。

    然而,贾环对这些人,却没有一丝鄙夷。

    给他们换了新衣,起了新宅,让他们吃上了白米饭……

    在他们表了忠心,本分苦干,为他出力劳作后,贾环更是待他们如家人,未以奴仆视之,甚至不让他们自称奴才。

    他对付鼐和纳兰森若这些鞑子或许还有些防备,但对李万机,是真正的当作心腹待之。

    这其中固然有白荷的一部分因素,但更多的,却是因为此人表现出的忠肝义胆和担当。

    也正是因此,到了后来,贾环带他回宁国府,任命他为大管家。

    甚至连一些与其他公侯府第应酬的事,都渐渐交给了李万机去处理。

    如今,荣国一脉的勋贵圈子里,谁人不识李万机?

    谁人不知,他是贾环的第一等心腹?

    贾环年纪轻轻,不耐烦出席许多礼节上的来往,就通通交给此人处理。

    在勋贵圈里,他甚至就是贾环的代言人。

    这一点,连贾琏都比不上……

    这也是他能以一介贱籍的身份,与多少勋贵谈笑风生的原因。

    贾环怎么都想不通,李万机,怎么会背叛他!!

    他分明已经将所有能施的恩惠,全都都给他了。

    若非李万机自己死活不肯,发誓要世世代代服侍贾家,贾环甚至已经说过好几遍,替他那一双儿女脱去贱籍,读书习字。

    日后捐个前程,也可光耀门楣。

    是他自己不肯,虽然也让儿子习字,但只是为了日后好服务贾家……

    纵然如此,贾环给他儿子的待遇,也不比兰哥儿差多少。

    贾环不信,这世上还有哪个再能更善待于他们。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离奇和残酷。

    哪怕李万机真的只是好心,想让他坐到那张龙椅上。

    可他的所作所为,也绝不是一个忠诚之人该做的。

    因为他在贾环没有允许甚至不知道的情况下,让贾环和整个贾家,陷入危境……

    然而现在再想想,其实之前就该怀疑他了。

    因为仅仅付鼐和纳兰两人,分量显然不够。

    他们不能代表贾环,去和其他贵门府第打交道。

    贾府上下,除了李万机外,再无第二人有这个资格。

    只有李万机!

    而在西域花费那么多的银子,尽管由付鼐和纳兰森若主管,可若没有宁国府大管家点头,他们也动不了那么大笔的银子。

    以李万机素来的表现,他绝不会不查看账簿。

    如此看来……

    那些人,竟将这三人一网打尽!

    全部背叛了他。

    “为什么?”

    贾环的声音没有多冷,也没有多少怒气,只是满满的不解,和失望。

    然而越是如此,李万机的心里越是愧疚和自责,心如刀绞。

    他腥黄的眼珠子泛红,看了眼上头气息不佳的董明月后,咬牙恨道:“奴才,奴才没有想到,他们竟会,对家里人出手,奴才……”

    “家里人?呵呵……”

    贾环眼中的淡漠之色,让李万机难过的几乎窒息。

    他明白,从今日起,从此刻起,他再也不算贾环的家人了……

    “李万机,我自忖没有亏待过你。白荷视你如兄,我亦曾是如此……

    如果我有做过不对的地方,你为何不提出来?”

    贾环看着几不能生的李万机,淡淡的道。

    李万机闻言,却放声嚎啕大哭起来,脑袋在地上“砰砰砰”的猛烈磕着,不一会儿,就满地是血。

    “先别急着磕头,先说清楚,那些人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我真的很好奇!”

    贾环无视他这套做派,轻声道。

    李万机顿住了磕头,抬起头,满脸是泪的看着贾环,道:“三爷,此事,不能入多人耳……”

    “哈!”

    贾环闻言真真气笑了,但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笑意,他直视着李万机的双眼,道:“难为你,这个时候,还能为我着想,好一副忠肝义胆!”语气讥讽刻薄的,有了隆正帝三分功力。

    “三爷……”

    李万机七尺大汉,声音却已哽咽难语。

    索蓝宇想了想,看了卿眉意一眼后,一起出门而去。

    索蓝宇能够感受到,里面一定有隐情,而去,还是惊天隐情。

    虽然他为贾环心腹幕僚,甚至可执掌调用一部分青隼。

    但他是聪明人,知道哪些该知道,哪些最好不要多问多听……

    待索蓝宇和卿眉意出去后,董明月也轻轻看了眼身旁的二女,赤雀和白鹄,二女都怀抱单刀,看到董明月的眼神后,点点头,也出门而去。

    并调遣青隼避开宁安堂三十步。

    “现在可以说了?那些人,到底许给了你什么好处?

    是等我做个空头皇帝后,他们保你为官做宰吗?

    也是,以你李万机的手段,在宁国府当一个管家,实在屈才了。”

    贾环眼神冷冷的看着李万机。

    他虽然面无表情,可心头之恨,之怒火,几欲将其焚烧。

    许多曾经几乎无解的疑惑,这一刻,似乎都有了答案。

    宁至,为何会听从十三将的话?

    说到底,十三将也只是贾家的家将而已。

    如今贾家能做主的,只有贾环!

    没有“他”的意思,宁至怎会轻易答允起大事?

    而谢琼,又为何会在临死前,目光那样复杂的看着他……

    谢叔怕是在临死之时,还以为他隐藏在幕后……

    正是李万机,仗着贾环的信任,可随意出入公侯府第,当他的代言人,才能做到这一步。

    有了先荣国幸存下来的黑云十三将的突然现身,打着为先荣国复仇的名义,再加上李万机代表贾环的出面,三者相加,就足够说动宁至和谢琼了!

    想想宁至和谢琼的死……

    贾环心中悔恨的生生绞疼。

    要不是留着李万机还有用,还要问出那些人的下落,贾环恨不得活剐了此獠!!

    听到贾环的话后,李万机看着贾环眼中的眼神,极为震惊,道:“三爷,你……你知道他们?”

    贾环闻言,眼神愈发凛冽,他看着李万机,没有回答,而是寒声道:“现在,是我在问你!”

    李万机闻言,面色一黯,惨然道:“三爷,奴才非猪狗不如之辈,又如何敢做卖主求荣之事?”

    “哈!”

    贾环几乎压抑不住心中的杀意,又笑一声,道:“真真奇了,你这还不叫卖主求荣,谁还算?!!”

    想起宁至谢琼之死,到底是压不住怒火,贾环怒声咆哮一声,看着李万机还是那副忠心耿耿的嘴脸,再也忍不住,一脚踹上去,踹在他的肩头。

    李万机登时倒飞了出去,一路撞倒无数桌几椅子后,重重的撞在门架上,发出“咣”的一声,而后又摔落在地。

    挣扎了两下,没能起来……

    “三爷,您要杀就杀奴才吧,都是奴才的主意,也是奴才,说服大总管的!”

    付鼐见李万机挣扎了两下起不来身后,忙抬头大声道。

    贾环眼睛隐隐泛红,道:“非我族类的畜生,我真是瞎了眼了,竟信了你们!你当我不敢杀你?”

    付鼐忙道:“三爷,您听奴才说完,说完之后,奴才只求速死,以报三爷知遇之恩。”

    说罢,重重一个头磕在地上。

    “环郎,让他们说吧。”

    董明月秀眉轻蹙,在后方软榻上说道。

    贾环回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转头身看着付鼐,道:“说清楚,一个字都不许落。

    我是真想听听,那些人,是如何勾结上你们,让你们心甘情愿背主的……”

    听到“背主”二字,付鼐惨然一笑,道:“三爷可记得当年,奴才们第一次见三爷时,所说的话?”

    贾环闻言,眼睛微眯,道:“你们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算计我?”

    付鼐摇头道:“不是算计,三爷,是投靠!”

    那一年,贾环刚刚假荣国托梦之由,开始在贾府翻浪。

    付鼐、纳兰森若还有帖木儿几个在府上马棚里喂马的奴仆,就找到了他,希望能投靠于他。

    等他出府的时候,就顺手带出了他们……

    可是那个时候,黑云十三将都没有在乎过他这个猥琐于贾府中的庶子吧?

    那个时候,贾家这一代人中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贾宝玉身上。

    贾环皱眉道:“我之前从没在意过这件事,如今想来,你们还真是处心积虑。说说看,当时为何投靠于我?只因为,我是先祖托梦调理出来的?”

    付鼐摇头道:“这种鬼神之言,我等虽信,但又如何敢如此轻易,将阖族性命相托?”

    贾环闻言,眉尖一挑,眯起眼不说话。

    他下意识的感觉到,有大谜底将揭开。

    付鼐继续道,他面色变得恭敬而虔诚,道:“是族中萨满,献祭性命,祈福苍天,为我等残存的族人,指明了道路。是萨满老人家,让我等忠于三爷,改变我族的命运……”

    贾环闻言只觉得有些荒唐,皱眉道:“你说什么,谁?”

    付鼐再次正色道:“三爷,是我们族中的老萨满,他老人家曾是先荣国极好的朋友……”

    贾环闻言,想了想,好像是听他们说过有这么一回事……

    贾环皱眉道:“他就是直接跟你们说,让你们投靠我贾环,然后你们就投靠过来的?”

    付鼐摇头道:“萨满临终前,只告诉我们,寻找真正的主人,改变族人渐渐凄惨的命运……我等求问,何人为真正主人。

    他老人家说,府中将有大变,身赋异象之动者,可为人主。

    当时,府上唯有三爷您,生有异象……”

    贾环瞥了眼挣扎着爬过来重新跪起的李万机,道:“你就是用这等狗屁不通的话,说服了李万机?然后和那群疯子联合起来,害我荣国一脉的战将,坑的我屡屡被动?”

    李万机嘴角还在流血,他气息有些微弱,贾环如今何等力道,一怒之踹,没要了他的命都算他侥幸。

    李万机气弱道:“三爷,奴才……奴才非猪狗不如的畜生,如何……如何敢背叛三爷?”

    贾环看着素来重用信任之人,到了这个地步,还在狡辩,眼中杀意大盛。

    每每想起宁至和谢琼二人的死,贾环心中都如刀绞。

    若非这几个狗奴才,这两位荣国一脉最忠诚的大将,如何会如此毫无价值的陨落,还都是被他亲手斩杀……

    眼睛的眼睛浮满了血色。

    这是最可恨的背叛!!

    然而,就在他忍不住想拔刀将这三人剁成肉泥去喂狗时,就听付鼐继续道:“若只是如此,我等再怎样愚鲁粗蠢,也不会轻易相信那些人的话……”

    贾环闻言,眼睛一眯,道:“还有何事?”

    付鼐道:“是……第二任萨满,也是我族中,最后一任萨满,再次献祭了自己……

    他老人家,其实自上一任萨满献祭之后,就一直都在默默的献祭。”

    贾环皱眉道:“你以为,这些荒谬的鬼神之言,能取信于我?”

    付鼐摇头道:“若只如此,非但取信不得三爷,也取信不得大总管,连奴才自己都不会信。

    但是……萨满却画出了这些……”

    说着,付鼐从怀里掏出一叠有些发黄的画纸。

    他小心翼翼的展开后,递给了贾环。

    贾环接过纸张后,瞥了付鼐,见他和李万机还有纳兰森若目光都有些期盼的看着他,似想让他赶紧看那一叠纸,看完了,他们就变成忠臣了……

    贾环冷笑一声,然后低头,看向纸页。

    可以看出,第一张画纸已经很老了。

    上面,画了一堆灰土……

    下面有一行小字:灰非灰,土非土,大道之基。

    贾环见之,面无表情,心中冷笑一声:装神弄鬼。

    他如何看不出,这画的就是水泥?

    又瞥了眼巴巴看着他的三人一眼,贾环面色更冷,将第一页纸垫底,看向第二页。

    第二页画纸上,画着的是一座高炉,炉下有一人,举着一块透明的“板子”……

    下有一行小字:玉非玉,瓷非瓷,可观光明。

    这就是……玻璃了。

    贾环嘴角浮起一抹讥讽,揭开第二页,再看第三页:

    是一片汪洋大海。

    海边有成堆的海草,或者叫,海带堆积。

    下有一行字:菜非菜,草非草,妙用得鲜。

    嘿!这是东来顺高汤里的秘密……

    味精。

    好啊,这起子装神弄鬼的东西,倒是把老子的家底儿到处宣扬……

    贾环再翻开第四页,却又是一座高炉,只是与先前那个微有不同。

    高炉下有一人,捧着一个瓷盘……

    下有一行字:瓷中有骨。

    贾环见之,眼睛猛然一眯,看向李万机的目光如刀。

    这是贾家商号如今最大的秘密,他竟然也敢散布出去……

    无论是水泥还是玻璃还是骨瓷,都是白荷亲自试验出来的。

    可是,她可小剂量的试验出方子,但真正上大高炉后,人手还是她的那些师兄们。

    而这些人,都以李万机为尊。

    他若想知道这些,毫不费力。

    李万机看懂贾环的眼神,惨声道:“三爷,奴才……奴才绝无跟任何人说起过。

    您或许不信,这些画出现的时间,比三爷您让小师妹试验方子的时间还要早。

    若非如此,奴才……奴才绝不会信他们的……”

    贾环闻言,嘿的冷笑了声,再翻开第五页,果然,出现了一堆羊毛,旁边有一简单的机杼,又有一块厚布。

    下有一行字:非布非毡,可辟天下寒。

    贾环没有开口,翻手打开第六页,他想看看,那些人还能怎么装神弄鬼。

    然而,当看到第六页纸张时,贾环的瞳孔猛然收缩:

    一个黑铁球,静静的出现在画上……

    下有一行小字,共有八个字:铁中有雷,皇道之机。

    “李万机!你好胆!!”

    贾环面色铁青,厉喝一声。

    这个东西,只有他和白荷知道。

    甚至,还是他和白荷亲自做的,除却试验用掉的外,只有三枚。

    这只是一个象征罢了,象征他们有能力能做出这个东西……

    他曾千叮咛万嘱咐过白荷,绝不可将此物告诉任何人,包括李万机他们……

    他相信,白荷绝不会说。

    所以,那就是李万机,曾窥伺于他们,私自下过密室!

    李万机泪流满面道:“三爷,奴才……愿用子孙的性命起誓,真不知此为何物,更没有向外透露过半句!

    若有半句谎言,奴才子子孙孙,世代为奴为娼!

    三爷,半年前,您才从西域回来,那时,家里还没开始经营西域,没有收羊毛和牛骨。

    付鼐就拿了这些纸来寻奴才。

    奴才如何肯信?

    只以为他们是在装神弄鬼的糊弄奴才。

    奴才还想告诉三爷,防备他们。

    他却求奴才,让再看看,先什么都别说,再看看……

    然而,一个月后,三爷的眼睛刚好,家里就开始从西域大量的收羊毛,准备织成呢子。

    又过不了不久,您开始下令收牛骨……

    三爷,奴才,不得不信啊!

    至于这黑铁球为何物,奴才当真没见过,也没听过。

    可观三爷的面色,竟真有此物。

    可见……

    可见付鼐他们的萨满,所言为真哪!”

    贾环眼睛死死的盯着李万机,然而,从他腥黄的眼眸中,看不出什么名堂。

    贾环收回目光,又看了眼纸张上的黑铁球后,将它折起,收到怀里,面色极为凝重。

    这个东西,目前绝不能出世……

    贾环轻轻呼出了口气,看向第七幅画。

    如果说,刚才看到第六幅画时,贾环只是极为震惊和震怒。

    那么他看到第七幅画时,眼神就只有惊恐了!

    怎么可能?!

    这个东西,正是他才构思回忆出的东西,从未对外说过,连白荷现在都还不知啊!

    只见画面上,有一铁皮桶一样的东西。

    半截埋在地上,半截在外。

    一个包裹一样的东西,正从口子里往外飞……

    下有一行小字:雷非雷,火非火,神威降世,可证果!

    这……

    这这……

    贾环的身子都微微颤栗了起来,眼神震惊的无以复加。

    就听李万机虚弱道:“三爷,奴才……奴才初见呢子布时,何尝不是这等震惊……”

    付鼐苦笑道:“你还只见了一个呢子布,可我……从水泥起,再到玻璃、高汤……每一样出现,我都如见鬼神。

    若非如此,那些人找到我时,我也不会……”

    贾环脑子里一团乱麻,手都有些抖。

    他甚至都有些不敢往下翻,唯恐再出现什么惊恐的东西。

    “环郎!”

    似感觉到他内心的极度不安和恐慌,堂上的董明月高声唤了声。

    声音中,蕴含着内劲。

    贾环闻声,身子一震,眼睛渐渐恢复了清明。

    他深吸一口气后,回头看了眼董明月,道:“我无事。”

    话虽如此,但声音干涩的让他自己都有些吃惊,董明月更是变了脸色……

    只是,此刻,贾环却没有安抚她。

    他又轻轻吸了口气后,将第七幅画也折了起来,收回怀中,看向第八幅,也是最后一幅画……

    当他的视线落在画面上时,就怔住了。

    他怔怔的看着第八幅画,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画面上,画着一张龙椅。

    龙椅上,坐着一个半大的孩子,身着一身五爪龙袍。

    头戴通天冠。

    只看那个孩子的眉眼,分明,就和贾环一模一样。

    连眉眼间的那抹笑意,都那样的传神。

    在画的下方,还有一行小字:贾非贾,赢非赢,三子当国。

    ……

    ps:不会出现什么鬼神,只是类似于夸张一点的推背图玄学吧。

    其实有两种写法,还有一种坑就太深了些,太绕,就没用,用了这个简单一点的写法。

    当然,其实也不算太简单……

    不过,先不要急着下判断,提前说一下,画里有坑……

    最后啰嗦一句,还在发低烧,白天不一定能有,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