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四十六章 再卖一次乖
    荣国府,荣庆堂。

    知道贾母这边还在等消息,贾环进宫前,就先来这边走了一遭。

    姊妹们想来都已经知道了事情,纷纷从园子里出来,到荣庆堂安慰贾母老太太和史湘云……

    她们在贾环不奇怪,奇怪的是,贾琏也还留在这里等消息。

    贾环进门后笑着与他点点头,长进了……

    这眼神,让贾琏有些不自在的干笑了两声。

    谁是兄,谁是弟啊……

    见他不自在,贾环也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有点作……

    其实不是作,实在是,被这些亲戚们搞的有点怕了。

    志大才疏也就罢了,偏还好惹事。

    安心受用享富贵不好吗?

    就算是史家,如果老实本分的度日,看在贾母和史湘云的面上,总能让他们活的亲贵富庶。

    贾环能带动牛家、温家、秦家几家大发横财,顺手捎上史家也不算什么难事。

    可是这些人却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不过再想想,如果贾家男子都是这样,也就轮不到他上位了。

    如果贾家人都能夹着尾巴过日子,即使不用贾环出头,贾家也能再享受几代富贵。

    这般看来,凡事有利自有弊……

    “老太太……”

    贾环上前行了一半礼,就被一迭声的叫起。

    上了高堂软榻后,贾母急道:“如何了?”

    贾环想了想索蓝宇的建议,还是决定如实的说,他轻轻摇了摇头,道:“情况不是很好。”

    “啊?”

    贾母闻言,面色一白,惊呼一声。

    下方史湘云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不管她在那座侯府里过的如何,那里毕竟都是生她养她的地方,是她的家……

    贾环忙道:“暂时还没有问题,老祖宗不用担忧太过。”

    贾母有些仓惶道:“怎么会如此?”话未尽,声音已经哽咽,红了眼圈。

    贾环闻言,先看向下面的姊妹们。

    自贾迎春起,姊妹们都在,连贾惜春也在。

    贾母知道他的意思,是不想让家里姊妹们跟着一起担忧。

    不过,她道:“本来我也想让你宝哥哥和姊妹们先去园子里玩耍,可你链二哥刚才说,让她们跟着听听也好。日后都是要当家做太太的人,早点见识一些,不用日后跟李氏、赵氏一般……”

    贾环闻言,又是一个意外,看了眼贾琏。

    见他面上陪着笑脸,也点了点头……

    从姊妹们面上一一看过后,贾环酝酿了下措辞,道:“这件事本身,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

    一伙子人想要谋反,要弄的闹哄哄乱糟糟的,还未成事,宫里就知道了。

    不过是场给人笑柄的闹剧。

    若仅是如此,不算什么,可是……”

    “可是什么?”

    贾母忙急问道。

    贾环犹豫了下,道:“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些宫中的密辛,他们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谋反,是因为,他们得到了慈宁宫里那位的……诏书。”

    “嘶!”

    别说贾母,就连薛姨妈和下面读过史书,知道“衣带诏”这三个字的姊妹们,都纷纷一惊,吸了口冷气。

    事涉宫闱密辛,素来为天家最忌惮之事。

    如此一来,原本只有三分罪状,如今也要按十分来惩罚。

    贾母的脸色一瞬间煞白如雪,贾琏的面色也凝重起来……

    “丑话”已经说在了前头,贾环又说软话,道:“老祖宗不要担忧太过,也不是完全没办法……”

    “环哥儿,还有法子吗?”

    贾母老泪纵横道。

    纵然对那边早就厌弃无比,可说到底,那也是她的娘家,史家宗祠里,还供着她父亲、她祖父的灵位。

    事涉十恶不赦之大罪,这是要牵连到祖宗,收回丹书铁券,甚至要捣毁宗祠的!

    身为史家女,贾母岂能无动于衷?

    下方的史湘云,也同样流下了眼神,紧张的看着贾环。

    贾环道:“孙儿打算去劝陛下,毕竟涉及到天家母子关系,真要大办,难免会传的沸沸扬扬,惹人非议……不过,这只有几分把握。

    老祖宗,如果真的事不可为,日后,孙儿和云儿所出,就选一人姓史吧。”

    此言一出,连干系不大的贾迎春、贾探春甚至薛宝琴、邢蚰烟等人,都纷纷变了颜色。

    轻轻的一句话,又蕴含着怎样的惨烈和血腥!

    她们……仿佛看到了史书上才见过的,人头滚滚四个字!

    贾家姊妹们一个个唬的面色发白,反倒是贾母,从贾环说到有关宫中密辛,且涉及到慈宁宫时,心里其实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因此,此刻反而镇静了些。

    她看着贾环,面色有些木然,缓缓的道:“环哥儿,你自己看着办吧,能救,则救。若是救不得,就……”

    “老太太,您别伤心太过。以三弟和皇上的关系,定然能保得表叔家无碍的。”

    一直沉默的贾琏,忽然强笑着安慰道,面色隐隐发白……

    贾母见之一怔,贾环也是一愣。

    祖孙俩对视了一眼后,贾环分明从贾母眼中看到了恐惧之色。

    贾环的面色也凝重起来。

    贾母转头看向下方赔着笑脸的贾琏,寒声道:“链儿,你说实话,你有没有……”

    “老太太……”

    贾母的话没说完,忽然,内宅女管事林之孝家的,从堂外面色仓惶的走了进来,人未站定,就急道:“老太太,三爷,外面有官军在门口,忠怡亲王赢祥带人上门,说是奉旨拿人……还要来给老太太请安……”

    “什么乱七八糟的?拿人请什么安?”

    贾环见贾母唬的几乎晕厥过去,忙喝了声,说道。

    林之孝家的哪里懂这些,只是伸手指了指堂外,道:“那位王爷就在外面候着……”

    贾环闻言,冷眼瞥向面无人色的贾琏,然后对同样面色凄慌的李纨道:“大嫂,带姊妹们去西暖阁。”

    李纨不敢犹疑,忙带着贾迎春等人去了里间躲避,薛姨妈也一并去了。

    然后,贾环对贾母笑道:“老太太放心,没多大事,想是有人胡乱攀咬。”

    贾母牙关紧闭,一双老眼死死的盯着面如死灰的贾琏,费了老大的力,才吐出两个字来:“孽障!”

    说罢,老泪滚滚而下,转头对贾环道:“环哥儿,保住你链二哥……”

    贾环微微点点头,道:“孙儿先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说罢,走下堂,出了门,站在抄手游廊上,就见赢祥负手而立于紫檀大插屏前,仰头看着壁画。

    贾环道:“王爷去而复返,所为何故?”

    赢祥毕竟是半步天象,此刻已不见之前的悲色,他转过头,看了贾环一眼,轻轻一笑,道:“昔年鲁子敬过寻阳而遇吕蒙,言道:三日不见,卿今者才略,非复吴下阿蒙。

    怎地,贾环,你我三刻不见,就大有长进了。

    言谈已然不俗。”

    贾环抽了抽嘴角,道:“忠怡亲王有话快说,里面吓了个半死,磨叽个什么……”

    赢祥闻言,呵呵笑出声,道:“这样才正常些……本王欲入内拜见老夫人,方便否?”

    贾环见他这熊样子,也知道情况不会恶劣到哪去,事到如此,也只能点头,伸手道:“请。”

    赢祥点点头,大步入内。

    贾母被鸳鸯搀扶着,颤巍起身,要以国礼相拜。

    赢祥忙避开,笑道:“太夫人不必多礼,来时皇上再三叮嘱,不可惊吓住太夫人。”

    贾母闻言,青白的嘴唇颤了颤,道:“老身谢陛下隆恩!不知王爷此来,可有甚公务?”

    赢祥闻言,面上笑容渐渐敛去,看向一旁唬的全身颤栗,几不能站的贾琏,沉声道:“贾琏,看在老夫人的面上,本王给你一个机会,你还有何话要说?”

    贾琏闻言,想张口,可心里的恐惧几乎吞噬了他的自控能力,牙关竟张不开,只是冷汗层出。

    “孽障,还不快说,说!!”

    贾母见状,心急如焚,狠狠的顿着手中银拐,厉喝道。

    被这一喝,贾琏倒是回过了些神,“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哭道:“老太太,我被人给哄骗了啊!前儿表叔做东道,请孙儿去吃席。

    他们本来只是吃酒,可一直说好话,灌我酒。

    表叔是长辈,我不好推辞太过,就多饮了几盅。

    可谁知,喝了一半就喝晕了,他们趁机拿着孙儿的手,在……在诏书上按了手印,画了押。

    待孙儿醒来后,被威胁,只能又签了字……

    老太太,孙儿是被史家诓了的,孙儿冤枉啊!”

    贾母闻言,面色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对她来说,这是最残忍的事。

    她的娘家侄儿,要坑害她的亲孙。

    见贾母迟迟不开口,贾琏又转向贾环,大哭道:“三弟,我真不知道,他们会给我设套,我也不想的,我是被他们给诓骗了的……”

    贾环轻轻的呼了口气后,看着贾琏,轻声道:“他们,只让你签字?”

    贾琏闻言,哭声一滞,道:“他们……他们还让我捐献些银子,不然,不然就……”

    “那你捐了多少?”

    贾环懒得听那些废话,问道。

    贾琏抽泣了声,道:“捐了,捐了十五万两……”

    “呵……”

    贾环生生气笑了,道:“二哥,这荣国府的家当总共才有多少?”

    贾琏闻言大哭道:“三弟,他们说,要是不出银子,耽搁了大事,我就是罪魁祸首。他们把我的名字列在第一位,说事成之后,就是第一功……”

    “够了!”

    贾环此刻恨不得把这个蠢货的猪脑子掏出来喂狗,这些话能说吗!!

    喝住了贾琏后,贾环转头看向赢祥,道:“王爷你自己看,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我不多辩解什么,只是你看家兄这幅德性,像是宣力从龙第一功臣吗?”

    赢祥闻言,横了贾环一眼,道:“你跟我说有用吗?先带回去吧,毕竟他的名字在那个东西上面……”

    贾环咧了咧嘴,对贾母使了个放心的眼色。

    贾母见状,哪里能放心的下,看着委屈的哭成一团烂泥的贾琏,眼泪又滚滚而下。

    贾环还没说什么,赢祥在一旁忙劝道:“太夫人放心,如果情况真如贾琏所言,那么皇上明察秋毫,心地仁厚,定人会再他一个机会的。”

    贾母闻言,看着赢祥,颤声道:“王爷所言,当真?”

    赢祥笑着点点头,道:“太夫人放心,贵府到底不同别家,况且,贾环又简在帝心,陛下视若子侄,总要给他留一分颜面才好。”

    贾母闻言心里又宽松了些,不过还是道:“他年纪小小,又鲁莽多事,不过是皇上爱护罢了。此事,还求王爷能在皇上面前多分辨几句,老身感激不尽。”说罢,又要大礼参拜。

    赢祥忙避开身,对贾环挥手让他搀扶起贾母,而后笑道:“太夫人放心就是,能出力之处,我自会用心,本分之事……”

    贾母闻言一怔,本分之事?

    再看一旁贾环脸色又难看起来,这才恍然明白了些什么……

    “忠怡亲王,你扯那么远干嘛?关你……”

    “环哥儿!”

    贾环冷言冷语没说完,就被贾母喝住了,厉声道:“不许对王爷无礼!”

    贾环面色一肃,转头看向贾母,只是,却见老太太凌厉的眼神下,是一抹哀求……

    本想翻脸的贾环,怒火到底翻不出来……

    赢祥见状,眼中闪过一抹愧然,他本是心胸坦荡之人,趁人之危,着实有失.身份……

    他温声道:“太夫人且在家好生休息吧,本王先带贾琏去陛见。”

    贾母闻言,连连点头,想再说点什么,到底没有说出口。

    史家如此做,已经自绝于贾家。

    她身为贾家妇,再没有为史家开口的道理。

    她明白,若非她是一等荣国公贾代善的夫人,如今的一等荣国太夫人,她连和赢祥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即使,她是贾迎春的祖母……

    若是此刻她再为史家求情,那么整个贾家宗族,都会为之不满。

    只是,虽然之前对那兄弟俩恨之入骨,可此刻,若真让她眼见他们去死,她又不忍心……

    似乎看出了贾母的难事,赢祥呵呵笑道:“太夫人若是在为史家担忧,本王就有些力有不逮了,不过……”

    贾母先是一阵失望,可听到还有转折,忙道:“不过什么?”

    赢祥看向一旁面色难看的贾环,道:“此事,本王不大好跟皇上开口,毕竟,本王与史家素无来往。

    而且,我一人的分量,也难救下他们……

    不过,如果贾环跟着去,到陛下面前再卖一次乖,以皇上对他的喜爱,想来,总能留那史家一门的性命……”

    ……

    ps:朕昨夜龙体欠安,休息了半夜后,却因忧心众爱卿,深夜难眠,故起身朱笔写文章,终在上朝前收笔。

    众爱卿,何不订阅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