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四十五章 衣带诏 (第三更)
    似有大事相谋!

    这句话,将满堂人都镇住了。

    贾母更是呆呆的看着赵氏……

    贾环叹息了声,道:“那就没错了,方才,忠怡亲王带人去了缮国公府……”

    赵氏似乎这才体会出其中的含义和恐怖,看着贾环哀求道:“环哥儿,你可不能不管啊……云丫头虽在你家住着,可她到底还是史家的大小姐,若是……”

    “放屁!”

    贾环冷喝一声,道:“云儿乃是我的妻子,陛下面前我都讲明白过了,你现在说这些,准备唬哪个?”

    赵氏闻言,面如死灰,转头看向一直垂着头的史湘云,凄凉无比的唤了声:“姑娘……”

    史湘云闻言,抬起一张煞白的脸,眼睛虽然依旧明亮,却多了一抹凄苦之色,她看了眼赵氏,又看向了贾环,只是,却始终咬着唇,不肯开口。

    贾环心中大怜,柔声道:“放心吧……”

    史湘云之前都一直坚持着,可听到这三个字,眼圈登时红了起来,落下大滴的泪来。

    那是感动夹杂着愧疚的泪水……

    林黛玉和薛宝钗都能那样的帮助贾环,送银子的送银子,帮着起商号的起商号,只有她……

    贾母见状,心里松了口气,看向赵氏的眼神却越发厌弃,冷声道:“史家被圈了,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其他人闻言,也看向了赵氏。

    赵氏道:“我正巧回娘家,还没回府,就有府上在外面的下人跑来告诉我,这才知道的……”

    贾环道:“你先回去吧……”

    “啊?”

    赵氏闻言惊呼一声,随即连连摇头,又哭道:“我不回不回,回去了,也要被抓起来,要杀头的……”

    “胡说八道!”

    贾母厉喝一声,道:“你糊涂了?满门抄家,跑出去的都叫逃犯!罪加一等!!你真想死吗?”

    赵氏闻言,唬的面无人色,只是放声大哭。

    到底是娘家人,贾母嘴上骂的凶,可听她哭的凄凉,心里还是不落忍,眼圈也跟着红了。

    贾政转头看向贾环。

    贾环抽了抽嘴角,道:“老太太别急,孙儿送她回去吧,再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环哥儿,你……”

    贾母不知该怎么说,出嫁从夫,她如今是贾家的人,这种“有大事相谋”的案子,本该有多远躲多远,更何况两家还是姻亲,这个时候贾环上门,岂不是……

    可不让他去,她又放心不下娘家。

    贾环浅笑道:“不妨事。那一起子眼高于顶的蠢货,做不成什么大事的。”

    ……

    神京西城,崇贤坊,保龄侯府。

    昔年也是国朝第一等亲贵府第,今日,却终于迎来了它的末日。

    骑在马上,看着保龄侯府高大的门楼,周围一带白墙醒目耀眼,贾环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都说驴粪蛋子外面光,一点差都没有。

    保龄侯府日子过的紧巴,有时甚至到了要靠内宅女眷做针线活贴补生计的地步。

    可史家过的再紧巴,大门和院墙却一定要保持光鲜。

    因为不能失了侯门体面……

    看到一队队中车府的番子和御林军一起,将史家满门,齐齐押上囚车,一副末日场景,不少远远旁观的人,纷纷感叹非常。

    有些上了年纪的,还在那里宣讲当年的保龄侯府是何等的风光。

    而后感慨一句:沧海桑田啊……

    贾环对身后马车里的赵氏道:“下车吧,到了。”

    赵氏闻言,犹疑了下,道:“环哥儿,可准备好了帷帐和轿子……”

    贵门内眷,是不可轻易在人前显露头面的,会失了尊贵体面。

    一般,都是由车马或者轿子抬到二门前,待仆役退下后,才能下车落轿。

    可是……

    贾环无语的沉默了。

    过了稍许,马车里的赵氏应该也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家人啼哭声,这才想起,今时不同往日了,以后,也都不用再那么讲究了……

    念及此,赵氏又哭了起来。

    贾环也不催,等她哭了好一会儿,自己磨磨蹭蹭的下了马车……

    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抄家队伍的警惕。

    毕竟,贾环身后还跟着乌远和一队亲兵,动静不小。

    前来迎合的,还是老熟人……朱正杰。

    “哟!宁侯怎么大驾光临了?”

    朱正杰带着一大票人走了过来,看着贾环似笑非笑的道。

    对于史家被抄家,朱正杰应该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

    毕竟,史家是贾家的姻亲。

    史家上一辈的姑奶奶,如今是贾家的老祖宗。

    无论如何都是撇不干净的至亲,更何况,史家大小姐,还是贾环极中意的内眷之一。

    如今史家倒了血霉,朱正杰以为,贾环再怎样,心里也会不痛快。

    贾环不痛快的事,他就痛快……

    “动什么手?说你呢!好好请人上车!”

    贾环没有理这脑子有坑的死太监,而是对不远处囚车旁,正用鞭子驱使一妇人出了府,撵她快上囚车的番子大声喝道。

    那番子本来眉尖一挑,一脸不服气,可看到马上之人是一身斗牛紫金公服的贾环时,脸色顿时一白,干巴巴的赔了个笑脸,不敢再动鞭子了……

    朱正杰见状,脸色一阵青红变幻,却不敢再刺贾环。

    这魔王真要在这里再将他抽一顿鞭子,朱正杰不敢保证隆正帝会替他出头……

    念及此,他眼中闪过一抹恨意,看向从马车上下来的赵氏,笑道:“原来,宁侯是送要犯归来的,宁侯不愧是陛下最宠爱的臣子,当真大公无私啊!”

    贾环冷冷的瞥了朱正杰一眼,寒声道:“好生带他们回去,要是少了一条命,或是哪个内眷被坏了清白……贱婢,你当知道本侯的手段!”

    说罢,不再理会面色僵在那里的朱正杰和恐慌哭泣的赵氏,贾环打马离去。

    ……

    回到公侯街后,贾环先回了宁国府。

    在仪门外的偏厅处,他去见索蓝宇。

    索蓝宇和卿眉意两人正在议事,见贾环进来后,忙起身相迎。

    贾环皱眉道:“索兄,外面到底怎么回事?”

    索蓝宇无语一笑,道:“保龄侯府,忠靖侯府,缮国公府,三家联合起来,又纠集了一群亏空国库大量银子没法还的贵门,妄图起事……

    只是,因为机事不密,还没等他们商量好到底怎样攻打皇宫,就被御林军和黑冰台给围了。

    彻彻底底的一场闹剧。”

    “他们疯了吗?怎么会有这样愚蠢的念头?

    他们好歹也是豪门世家出身,难道不知道这种造反,半分成功的可能都没有么?”

    贾环拧眉道。

    名不正则言不顺。

    造反这种事,最讲究师出有名。

    没有大义,鬼才会跟你。

    史鼎史鼐哥俩儿虽然都是志大才疏的人,可到底生在侯门,起码的常识他们总该知道吧?

    索蓝宇却又叹息了声,有些疲惫无语道:“据说,慈宁宫里的那位,传出了一份衣带诏,还是一份血书……”

    “嘶!”

    贾环闻言,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了。

    这下就麻烦了……

    那一对母子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冰点,他们再怎么折腾都不奇怪。

    可是……

    如此一来,史家就真有大.麻烦了。

    隆正帝不好拿皇太后怎么样,可却可以杀鸡儆猴!!

    史家,危矣。

    “公子不用担心太过,这些门第,虽然看起来都是豪门大族,背后势力庞大,可其实里面早就空了。

    不过是仗着祖宗那点余荫,强撑着架子不倒罢了。

    这样的人家,对咱们来说非但不是助力,反而是累赘。

    倒了也好,不然,日后必然拖累咱们。”

    索蓝宇微笑着安慰道。

    这话虽然势利了些,却不能说错误。

    宁至、谢琼两人的损失,那才叫真正的损失,痛彻心扉……

    可史家、石家这样的门第损失,对荣国一脉来说,反而是一种有益的清理。

    荣国一脉虽然树大根深,枝繁叶茂,可除了精华外,难免有一些枯枝败叶。

    像史家哥俩,其实早就不算是荣国一脉中人了,可是因为贾母和史湘云的关系,又总撇不清干系。

    这一次,倒不能说完全是坏事。

    话虽如此,可贾环却还是头疼不已,苦笑道:“索兄,总要保住他们一条命,不然……”他指了指西边,索蓝宇明白,抽了抽嘴角,皱起眉头思考起来,可一时间,哪里能想的出法子……

    这可是十恶不赦的谋逆之罪,这等大罪若都能免死,国朝的法理何在?

    现在还是那位“新皇”正要大开杀戒,以立皇威的时候。

    更何况,还牵涉到天家那对母子……

    “公子,先生,那伙子人,还没联系好军队呢!”

    卿眉意忽然轻声笑道。

    若是没有索蓝宇在,她一定是千娇百媚,诱.人无穷。

    倒不是她发.骚,而是几乎天性成了那般。

    可索蓝宇在此,她就不同了,表现的极其良家……

    贾环见之抽了抽嘴,就听索蓝宇一合折扇,道:“没错,公子即可用这一点,去为他们搏一线生机!此事若不闹大,就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只当一群人在发昏。可若闹大了,衣带诏和血书传了出去,那……”

    贾环闻言揉了揉眉心,点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但愿那位,能给点薄面。不然,家里可要乱套了……”

    ……

    ps:明天早上要是没更的话,就晚上更,有点发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