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匆匆离去
    贾环斩钉截铁,掷地有声的一番直白话,让赢祥怔住了。

    不让她,活成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人……

    她,不是她么……

    赢祥一双深如渊海的眼睛,一时间有些混乱和迷惑。

    他在最好的年华,为了义气,替自幼亲近尊重的皇兄,背负上了悖逆的罪名……

    义气,在天家是比亲情还要“美好”的感情。

    然而听起来最为动人的东西,现实中却是残酷可怕之极。

    自那一次后,他的皇兄终于学会将他自身“隐藏”在众人的视线中。

    而他,则带着满门,真正的消失在了都中权贵的世界里。

    养蜂夹道。

    夏暑酷热闷潮,冬日冰冷湿寒。

    更艰难的是,在那狭窄的地方,除了一家人外,再无其他人。

    整日无事可做。

    几房妾室,先后在幽怨中死去。

    几个幼子幼女,也先后在那样的环境中夭折……

    他经受了一次又一次的痛楚,直到后来,不敢再与妻同.房……

    他整日习武,在身边至亲不断的生与死间,感悟武道,参悟天道……

    他变得越来越深不可测,越来越让人不可亲近,心中的怨愤和恨意,也越来越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是他的妻子王氏,用最温婉最贤淑最善良也最温暖的心,不离不弃,不怨不怪,笑语轻盈的陪着他。

    即使他厌恶,即使他暴躁,即使他啐她、骂她的时候,她还是那样的善良体贴,关心他,劝道他,开解他……

    对于他当初的义气之举,王氏没有抱怨过一次。

    即使除了赢普外,她所出的嫡子和嫡女,一个接一个的夭折。

    在她痛的几不欲生时,她还是没有怨过他。

    即使在她屡屡经历丧子丧女之最悲痛的时候,她还是强起笑颜相对,劝他想开些,儿女日后还会有的……

    她教导他们唯一的儿子,要走正路,要学他父亲,做大英雄,宁折不弯,要孝顺,更要尊敬他父亲。

    百炼钢终化为绕指柔。

    不只是他被一点点感动了,感化了,连那位恨他入骨的父皇,也被这位“天家贤德第一”的儿媳给感动了。

    在圈禁的第十三个年头,他们一家,终于出了那狭窄逼仄的养蜂夹道。

    他也被册封了宗室里品级最低的镇国将军……

    他心中原本感到羞辱,论武功、论才干、论能为,他不比任何一个皇子差。

    那些人能封亲王、郡王,最差的也有一顶镇国公的帽子。

    可是他却……

    然而,在这个时候,又是王氏笑语相劝,告诉他,她真的知足了。

    相比亲王妃、郡王妃,她都不在意,只在意是镇国将军赢祥的妻子。

    那一天,被圈禁多年都没哭过的赢祥,第一次流下了眼泪。

    他不知上辈子到底是行善还是作恶,让他生罹受这等磨难,却又赐给他世上最美好最贤淑的妻子。

    她用她的柔情万种,化解了他心中所有的戾气。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突破了半步天象!

    他对王氏发誓,他一定会用堂堂正正的大功封王,让她成为宗室内第一等亲王王妃。

    王妃笑着应了,她说她相信,她的爷,是宗室第一大英雄。

    而那会儿,正值准葛尔入侵西北,黄沙军团大军陷落。

    他高兴的发疯一般,前往宫中请战。

    只是……

    等待他的,依旧是太上皇的厌弃,和皇兄的无能为力……

    这个时候,还是王氏用她温柔的眼睛和声音,宽慰开解了沮丧之极的他。

    告诉他,她不急,她相信,一定还会有机会的,因为她的夫君,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他又信了,又不怨了,还保证,以后心胸会和爱妻一样宽广开阔……

    他犹记得,王氏笑的是那样的柔美……

    虽然只是一个镇国将军爵,但他真的不再焦躁,不再功利了。

    他静静的等待着封妻荫子的机会,也静静的与王氏幸福度日。

    然而,令他渐渐恐慌的是,他的情况越来越好,王氏的身子骨,却越来越差了……

    多年养蜂夹道的辛苦生活,让她落下了病根。

    几次丧子之苦,更耗干了她的心力。

    直到那一天,见他真的成熟了,稳重了,不再有怨恨暴戾了,她也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她就那样,牵着他和儿子的手,放心的去了……

    那一天,他也死了。

    只是,在丧礼的那一天,在宫中派人替王氏整理仪容的那一天。

    他却,再次听到了那道声音,那道即使此生粉身碎骨,化为死灰,都无法忘记的声音。

    是那样的像,那样的像……

    可是她,终究不是她……

    “唉……”

    一道长长的,令人听之都心里难受的叹息声,从赢祥口中发出。

    他魁梧之极的身躯,再次有些佝偻了下去,双鬓间的霜白,似又加深了些……

    在贾环的注目下,他转身走了两步后,残影,渐渐消失在了这庭院内……

    “呼……”

    看着一脸悲戚落寞心伤的赢祥离去,贾环的脸色也有些沉重。

    这人若不是一心将贾迎春认做先王妃王氏,重情重义至此,倒也……

    想法还没成型,贾环就将这个念头丢出脑海。

    若非如此,赢祥怕也不会追求贾迎春了……

    摇摇头,听到身后屋门悄悄开启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却见木门开了一条缝,一双大眼睛正往外瞅……

    “三爷!”

    见庭院内再没别人,房门一下被打开,一道身影从里面飞奔而出。

    贾环看着飞快跑来抱住他的小吉祥,笑道:“没事了……”

    “三爷,你把坏人都打跑了?”

    小吉祥崇拜问道。

    从这记马屁的力度来看,小吉祥的《姨娘心经》,修炼的已经颇有火候了……

    果不其然,贾环哈哈一笑,毫不谦虚道:“对,咱们是威震江湖的黑白双煞,尤其是你的一通王八拳,直接把坏人吓跑了!”

    “三爷,谁是黑煞,谁是白煞?”

    小吉祥认真问道。

    贾环却懒得再搭理她,揉了揉她的脑瓜,带她一起进屋。

    “姐姐……”

    见贾迎春在门口候着他,贾环唤了声。

    贾迎春面色复杂之极,看着贾环道:“环弟,你的身子没事吧?”

    贾环道:“姐姐放心,我一点事都没有。我是武人,这都是小事,你瞧小吉祥,她都习惯了……”

    贾迎春闻言,温柔可亲的脸上,仓惶担忧之色消减了些,道:“那,那……”

    不知再说些什么好,她心里还很乱,就道:“环弟,你快去里面看看吧。”

    贾环笑着“嗯”了声,道:“姐姐一起进去吧。”

    贾迎春轻轻点点头,不过待贾环往里走后,她却顿住了脚,还揪住了想一同往里去的小吉祥和香菱……

    贾环绕过屏风后,就见白荷正倚靠着坐在药台上,公孙羽正给她喂药。

    晴雯在一旁端着茶盘。

    白荷用一只左手,轻轻的扇着还在煎药的火炉……

    贾环进来后,屏风后数人齐齐看向他。

    见他衣衫前襟沾血,几人都差点丢下手里活过来看他。

    贾环忙道:“都继续忙都继续忙,我无事。”

    说罢,收到白眼三两只后,他走到药台边坐下,握起有些虚弱看着他微笑的董明月的手,柔声责怪道:“怎么就非要熬到这个地步?”

    董明月保密意识极强,虽有一肚子话要说,可看了看周围,眼睛微眯,还是微笑道:“怕耽误了你的事……”

    贾环见之了解,自己这个宝贝“女特务”,职业素养越来越高了。

    他捏了捏董明月的手,正色道:“下次再不许了,真真是要吓死人。再大的事,难道还有你们大么?你这样,白荷也这样,你瞧瞧她的手……”

    董明月闻言,白了贾环一眼,不过到底看向了白荷。

    见她一只手包着纱,一只手在替她煎药,也有些不好意思,善意问了句:“白妹妹,你的手怎么了?不会落下伤疤吧?”

    白荷一双倾国颜色的眼睛微微一眯,笑道:“多谢董妹妹关心,我没事,你胸口的伤如何了,应该会痊愈的,哦……”

    贾环心里那个懊恼啊,自己嘴贱个毛线!

    其实这两人皆非好妒之人,偏偏成了一双冤家,连最温婉不过的白荷,都不听他的,每次对上两人就“对掐”……

    贾环干笑了两声,忙转移话题,问公孙羽道:“幼娘,明月的伤势如何了?”

    公孙羽嘴角弯了弯,道:“明月的伤势无碍了,一会儿再服下一剂药,好生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只是这样的劳累再不能有下次了,真真不是玩笑的,女儿家再这么折腾两次,与子嗣不利。”

    “嘶!”

    此言一出,众人齐齐倒抽了口冷气。

    董明月也被唬的脸色发白,怔怔的看着公孙羽。

    贾环急问道:“幼娘,现在呢?现在如何了?”

    公孙羽笑道:“这次还好,及时救了过来,明月的底子又好,将养两天就好了。

    只是以后却不能再逞强大意了!”

    贾环长呼了口气,看向董明月,道:“听到了?”

    董明月也不敢逞强了,乖乖的点点头。

    对她而言,这世上如果还有一件事和贾环一样重要,那就是子嗣……

    不过,她毕竟好强,尤其是在白荷面前,不愿露出软弱的一面。

    董明月面色犹自发白,却看向贾环,道:“环郎,你的身子没事吧?我爹他……”

    贾环嘎嘎一笑,道:“我一点事都没有!”

    白荷却不信,有些紧张道:“爷,你都吐血了?”

    贾环嘿嘿得意一笑,道:“我装的!”

    “装的?”

    白荷闻言一怔。

    公孙羽拿起贾环的手腕,号起脉来,面色也渐渐古怪起来,对看着她的两人点点头,道:“是很好。”

    贾环行动派,站起身,将衣衫一把脱去,唬的一旁的晴雯惊叫一声,闭上了眼。

    然而,其她三个女人却直直的看着贾环身上那件乌黑色的马甲……

    贾环笑道:“这件宝甲,还是当初去西域时,老祖宗送我的压箱底宝贝。

    如今京里乱糟糟的,我出门儿就穿上。

    我可不想被人抽冷子干掉,我舍不得你们……

    没想到,没遇到坏人,却被岳父老子给胖揍了一通。

    他本就只用了一成力,再被这宝甲一削弱,就只剩下三分了。

    嘿嘿!

    我就是装像,故意表现的惨一点,不然他老人家不解气!”

    “三爷威武!咯咯!”

    外面小吉祥不甘寂寞的夸赞道,被贾迎春赶紧拉住。

    地主人公孙羽虽不怎么通世故,可这个时候也想起来尽东道之责了。

    董明月喝完药后,公孙羽起身,让晴雯撤了屏风,对外面的贾迎春笑道:“姐姐怎么不过来说话?”

    贾迎春笑道:“你们里面伤病多,不好进去打扰。”

    贾环笑道:“姐姐是心疼我,成.人之美!”

    几个女孩子都羞红了脸,白了他一眼。

    之前她们自己人在一起时,稍微拈风吃醋都不是问题。

    可有一个大姑姐在,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尤其是见贾迎春和善柔美的脸上,目光温柔可亲的打量着她们,还专门在白荷和董明月两人脸上多停留了会儿,竟让两女都有些紧张不自在起来……

    “姐姐,你今儿怎么来了?还和小吉祥一起……”

    贾环给自己老婆解围,笑着问道。

    贾迎春闻言面色一滞,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焦急道:“环弟,方才宝玉哭着回到园子里,回去后又和王家表小姐拌了嘴,还摔了玉,老太太和姨太太都去了,正恼呢。还罚了金钏和袭人……”

    一旁处,晴雯面色变了变。

    贾环却笑道:“姐姐不妨事的,宝二哥那块玉经摔,摔不破的。”

    贾迎春闻言一怔,然后哭笑不得看着贾环,道:“你就不怕老太太训你欺负宝玉?”

    贾环撇嘴道:“我这身衣裳暂时不准备换,我倒想看看,谁比谁惨!”

    贾迎春闻言,看向贾环脱去衣裳上的血迹,脸色古怪了半天,最终实在忍不住笑出声。

    她就算反应再慢,也看出来,东府这些人,对老太太并没有多少畏惧……

    笑罢,她又道:“既然如此,我就……我就先回去了。”

    众人闻言,忙劝她多坐会儿。

    除了暂时动不得的董明月外,都站了起来。

    贾迎春看到这一幕,面色微微有些感慨……

    她摇头笑道:“我回去还有事,织造那边说,在呢子上绣花有些成果了呢,我还要回去看着……”

    说罢,对众人笑了笑后,就出门离去。

    贾环送她出门,到了院外,贾迎春就不让送了,说自己家里,有甚送的。

    看着贾迎春满是心事的眼睛,贾环柔声宽慰道:“姐姐,不要多想,有我在呢,一定给你找一个好人家……”

    贾迎春闻言,俏脸一红,眼神有些慌,道:“环弟,你又说这些……我,我没多想。”

    贾环见状,笑着握着贾迎春的手,笑道:“姐姐,别怕,弟弟这么大的能为,一定能保你今生幸福,你只管放心就是。”

    贾迎春闻言,看着贾环的眼睛,渐渐不慌了,犹豫了下,她咬了咬嘴唇,轻声道:“环弟,我觉得,那人……好像也并不坏,他……他能帮你……”

    贾环闻言,顿时变了脸色,道:“姐姐!”

    贾迎春看贾环的脸色沉了下来,心一慌,忙道:“环弟,我……我不过白话,你别恼,我,我回去了……”

    说罢,收回手,匆匆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