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四十二章 绝无可能!(第三更!!)
    “小吉祥,带姐姐回药室!”

    贾环面色铁青,再次沉声喝道。

    小吉祥也看出新来的这个不知是敌是友的人,明显对二姑娘不怀好意。

    她便一手拉着贾迎春,一手拉着香菱,将两人拖进了药室,又“砰”的一声关紧木门。

    “忠怡亲王,你来干什么?”

    贾环沉声喝道。

    来人,正是忠怡亲王赢祥。

    他无视贾环,目光看着药室方向,似欲穿透门板,看到里面去……

    “我艹!岳父,给我打他!!”

    贾环还以为这是半月前呢,张口就来。

    董千海嘴角浮起一抹冷笑,讥讽的看着贾环。

    贾环见之气结……

    这时,赢祥才收回目光,之前脉脉如流水的柔软目光不再,目光锋利如刀,看向董千海,漠然道:“你刚才说,你准备做什么?”

    赢祥原本身材虽然魁梧,却后背有些微微的佝偻,但此刻,他身形笔挺如宝剑,温和平凡的气息陡然张开,气息如渊般冲向了董千海。

    乌远和道成两人见之,又齐齐倒吸了口冷气。

    竟……又是一半步天象!

    董千海面上的厉色换去,变成凝重,丝毫不输于赢祥的气势升起,迎了上去。

    直到这时,乌远和道成才明白,之前董千海对上他们的气息,只是冰山一角……

    哪怕只是半步天象,也绝非武宗所能相比。

    董千海寒声道:“与阁下何干?”

    “对,关你什么事?”

    贾环在一旁附和道。

    乌远和道成齐齐抽了抽嘴角……

    不过他们也看明白,之前董千海之言,八成只是在恐吓贾环,给他一个教训。

    否则,别说连挨两下,只一下,贾环就得完菜,他们两人同样如此……

    他们能看破,贾环自然不会看不破。

    贾环倒不是因为董千海的气息强大,而是他无耻的知道,只要他吃死董明月,董千海就绝不可能真拿他,或者拿贾迎春怎样。

    否则,待董明月醒来后,如何在贾家立足?

    这是后世无数渣男的做法,先上船打渔,有了小鱼,补票时就……

    看破贾环小心思的董千海,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黑了心的小王八羔子!

    赢祥也微微皱了皱细眉,而后看向董千海,冷声道:“半步天象,虽然难得,却不是你为乱都中的底气。

    董千海,蒙皇上恩典,才将你这本该处斩之人,放出了黑冰台大牢。

    你不思悔改,还敢肆意妄为,真当朝廷拿你无法吗?”

    若说到此也就罢了,刚刚好。

    可赢祥的目光,又转向药室方向,没头没脑的加了句:“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了你去……”

    别人听不懂,可贾环的脸一瞬间却难看到了极致。

    我艹你姥姥!

    一个“再”字,意义天壤之别。

    董千海看了眼贾环的脸色后,眉头拧起,看着赢祥冷漠道:“你大可试试。”

    一时间,两人的气息再次剧烈较量起来。

    地面沙粒石子无风自动,乌远和道成护着贾环,连连倒退了数步。

    “奇怪,三爷怎么帮坏人呢?”

    一直在药室门后听着动静的小吉祥,皱起毛毛虫眉,纳闷道。

    香菱迷糊虫一个,自然不知道。

    可是,素来反应不快的贾迎春,这一次,却似有所感,想起那人的眼神,心里乱成一团麻。

    有些恐惧,有些惊慌,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她也想帮贾环……

    她们三人就挤在门前,里面站着的三人,却忙的快转晕了头。

    之前听到外面的动静后,白荷和公孙羽本也想冲出去救贾环。

    可到了门前,白荷又冷静了下来,因为她发现连乌远都扛不住董明月的爹,她们出去了也白搭。

    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唤醒董明月。

    将这法子一说,公孙羽也冷静了下来,当即开始动作。

    公孙羽自为董明月行针,又让白荷和晴雯替她在药橱里取药,捣药,煎药。

    三人连小吉祥她们进屋都没关注,全心全意的救治董明月。

    其实董明月就是累坏了,耗损太大,亏了身子。

    如今,正陷入一种自我修补的深入睡眠状态。

    如果强行将她唤醒,也不是不可以。

    可如此一来,就容易落下病根。

    之前公孙羽说了这个法子后,白荷犹豫再三,还是没同意。

    若真用这个法子,就算董明月不怪,日后贾环心里也会有疙瘩……

    强行唤醒不行,就只能靠药补,再用公孙羽超绝的针术,化到董明月血脉里,为她弥补亏空。

    这样做,虽然依旧有些小损伤,但比起强行唤醒,打断她的自身修补,要强的多。

    再者,董明月武道根基深厚,待醒来后,自行调养两天,也就能彻底恢复了。

    因此,白荷和公孙羽就决定用这法子。

    公孙羽将董明月的几处大穴都扎满了金针,又用了些极为珍贵的药膏涂抹。

    待配制的补药煎好后,用汤勺一点点喂入董明月嘴边。

    晴雯则趁机在药台周围展开了屏风,以防有人闯入。

    ……

    药室外,董千海和赢祥的对峙越来越激烈了。

    这种激烈,不体现在拳脚上。

    而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气势比拼。

    但这种比拼之厉害之险要,绝不下于一拳一脚的厮杀。

    乌远和道成两人眼睛都亮的惊人,死死的看着对面的两大半步天象。

    观看这等级别的对战,对乌远和道成两个武宗极有好处。

    尤其是乌远……

    “忠怡亲王,你差不多行了,我挨打是因为做差了事,愿意被我岳父教训,这是我们家事,你来做什么?”

    贾环忽然开口道。

    以他的境界,两位半步天象的比拼,他看的不是很懂。

    可他总觉得,董千海刚刚来回奔赴数千近万里路,不眠不休,纵然是半步天象,不至于像董明月那样累的昏倒,可身子耗损也绝不会小了去。

    对上以逸待劳的赢祥,自然极吃亏。

    讲良心话,这个岳父对他其实真不错。

    《白莲金身经》是他教的,《苦竹身法》也是他教的。

    如今贾家青隼的根基,都是白莲教当年的遗泽……

    虽然董千海刚才揍了他,还拿贾迎春威胁他,可那也是因为心疼爱女。

    在此之前,他可帮了贾环不少忙。

    再者,若是他被赢祥给伤了,待明月醒来后,着实不好交代。

    因此,贾环故意出声干扰赢祥。

    赢祥闻言,面色纹丝不动。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除非极在乎的人或东西出了意外,他们才会动怒,其他的,能引起他们兴趣的不多,能引起他们怒火的同样也不多。

    因此,对于贾环老鸹一样的聒噪,赢祥充耳不闻。

    “忠怡亲王,你再和我岳父折腾,我真翻脸了啊,我家房子都快塌了!”

    贾环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哎哟!!梁上掉东西啦,房子快塌了!”

    药室门板后面,小吉祥高声捧哏道。

    贾环嘴角都抽了抽……

    可还别说,也许是关心则乱,赢祥面色犹豫了下,竟当真缓缓收回了气势。

    董千海为人四海,光明磊落,自也不愿趁机伤人,目光微眯,也收回了气势……

    “爹!”

    就在这时,药室内,忽然传来一声有些虚弱的声音。

    “明月!!”

    贾环猛然转头,和董千海同时喊出声来。

    “环郎,爹,我无事了,你们不要再吵了……”

    董明月说道。

    贾环忙道:“没吵没吵,岳父正在帮我对付外人呢!”

    “哼!”

    董千海不屑的哼了声后,沉声道:“乖囡,身子可好些了?”

    董明月道:“爹,您放心,真没事了,幼娘医术高明了得,她给女儿金针活血,又用秘药固本培元,没有大碍的。”

    董千海闻言,这才松了口气。

    他也有些后悔,担心里面人不懂,强行将董明月唤醒,就会伤了她的根基。

    如今看来,那些女子,倒也不坏,可惜跟错了人……

    念及此,董千海又冷冷的看了眼贾环后,声音和缓了些,对药室内道:“那你好生修养,待能走了,就来见爹。”

    “女儿知道了。”

    董明月回道。

    “嗯。”

    董千海一应后,转身往外走去。

    乌远和道成两人,身形一闪,出了庭院。

    赢祥似还不想走,面色淡淡的看着贾环,道:“收服不了的下人,就不要大用,反噬之祸,岂是玩笑?”

    贾环嗤笑了声,道:“谁说他是我下人?我跟你说了,他是我岳父老子!”

    刚刚走出门外的董千海,步伐微微一顿,而后又大步离开。

    贾环继续道:“忠怡亲王,你不是在我家门口安了眼线吧?怎么……”

    赢祥淡淡道:“我要去缮国公府,正好经过你家后街,听到动静,就进来看看。”

    说罢,眼神又看向了药室方向……

    贾环冷笑一声,将话挑明,道:“忠怡亲王,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我也明白的告诉你,绝无可能!我贾环不贪图你的权势,也不稀罕日后有个亲王外甥护着。

    所以你最好还是打消了不该有的念头,否则,闹将起来,难看的绝不是我。”

    赢祥闻言,静静的看着贾环,贾环却丝毫不让,眼神清冷的看着他。

    赢祥皱眉道:“那日……确实是本王魔怔后做差了,本王可以道歉……”

    贾环冷笑一声,摇头道:“我贾环虽然不是什么君子大丈夫,却也是是非分明之人。那魔怔之下,神智不明,我不怪你,但和此事无关。”

    赢祥更不解了,道:“那你……为何如此厌恶本王?”

    贾环一字一句斩钉截铁道:“我二姐,就是我二姐。

    哪怕她不出阁,我都可以养她一辈子。

    但是,我绝不会让她,去做某人的替身,更不会让她按照别人的要求,去活成另外一个人。

    绝无可能!!”

    ……

    ps:绝无可能!!

    今天接到老同学的短信,问我知道不知道前女友扯证了……

    我回道,这种大喜事下次就不要跟我说了……

    然后忽然想起一句歌词:

    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

    求个订阅,双十一我要买娃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