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四十一章 看你奶奶!(第二更!)
    药室内,气氛极为肃重。

    即使是平日里和董明月“最不对付”的白荷,看到她那张人事不知,面色惨然的脸,及身上简直狼狈的衣衫,都紧张不已。

    倒不是姊妹情深……

    而是白荷知道,董明月在贾环心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如果她有事,那对贾环来说,绝对是最残忍的打击。

    这是白荷不愿看到的。

    公孙羽握着白荷的手腕,静静的号着脉,秀眉渐渐蹙起,让一直观察她等结果的众人,不由的将心提起。

    过了好一会儿后,众人就见公孙羽轻轻的摇了摇头……

    贾环脸色登时煞白,心中一阵剧痛,眼前一黑,连连倒退两步,站都站不稳了……

    白荷惊呼一声,连晴雯见到一瞬间泪流满面,悲怆之意让见者都忍不住伤心的贾环这般,都不由向前一步,与白荷一起搀扶住了他。

    药室外的董千海闻言,更是面色一变,就要上前入内,却听里面又传出公孙羽的声音……

    “爷,没事的,明月就是太累了,她太累了,而她的伤……不重……”

    公孙羽的语气,有些奇怪……

    这番话,不仅止住了就要破门而入的董千海,也让心坠地狱的贾环,重新回到人间,他挣脱了两双扶着他的手,上前一步,忙道:“幼娘,你是说……”

    公孙羽摇摇头,道:“明月是没受太重伤,可偏她似又伤到了要害……不过爷你放心,没有大碍的!”

    贾环忙道:“幼娘你快再看看!”

    公孙羽点点头,然后轻轻解开董明月灰旧的外衫,胸口处隐隐有些血迹……

    待再褪去一层细麻里衣后,药室内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半截箭簇,插在董明月的胸口下方,已经被血浸透……

    不过这次没等贾环再受刺激,公孙羽就先回过头,柔声安抚道:“爷不要怕,没大碍的,这是一支……木箭!”

    公孙羽的面色恍然,怪不得看脉象似受重伤,但生机却并无大碍。

    原因原来在这……

    木箭虽然也能杀人,但对内劲的传导却极差。

    所以,被木箭射中的人,顶多只是受些皮肉外伤,不会伤到心脉。

    更何况,董明月还是女人,胸前有天然缓冲……

    所以,伤势又轻了些。

    只不过,连日不休的奔袭,让她的体力透支的极严重。

    再被这一箭一撞,影响了血脉通畅,所以看起来就成了现在这幅模样,面若金纸,气若游丝……

    安抚完怔住的贾环后,公孙羽从针囊中取出数根金针,封闭住董明月胸口附近的血脉。

    然后用镊子,夹住箭簇的末端,轻轻一拔!

    一截染血的箭头,带着短短一截末杆,就被拔了出来。

    双目紧闭的董明月忽然“嗯”的发出一声呻.吟,随即又没了动静。

    不过,面色却渐渐出现了血色,不似之前那般惨白,没有生机……

    公孙羽这里常备着金疮药,就是为贾环所备,用起来极方便。

    给董明月上好药后,又包扎起来,公孙羽轻轻呼出了口气,转头笑道:“真真唬死个人,谁料,竟只是一支木箭,奇怪……”

    公孙羽奇怪,贾环的脸色却在一瞬间难看到极点,不过,他却不好在白荷和公孙羽跟前使脸色。

    对公孙羽强笑一声后,上前走到药台边,看着静静躺在上面的董明月。

    贾环俯身在她额前轻轻一吻,又用手抚了抚她消瘦的脸颊,眼中满满都是怜惜……

    而后,他站直身,转身对白荷和公孙羽道:“荷儿,幼娘,你们先在这里看着点,我出去给岳丈说一下。”

    白荷和公孙羽闻言,想起之前暴怒的声音,顿时都紧张起来。

    贾环微笑着摇摇头,道:“不妨事的……”

    说罢,他从托盘上拿起那枚木箭头,看了眼上面的血迹,忽然,贾环将木箭头放在嘴边抹了抹,将血迹全部抹在唇边后,他又抿了抿口,用舌尖,将血迹卷入口中,眼睛明亮的吓人,目光中的厉色,看的人心惊!

    而后,大步走出。

    看到这一幕,屋内三个女人都呆住了。

    女人的血,素来都有不洁、不祥甚至直接被人唤做污血。

    何曾……

    何曾有人会这般做?

    不过随即,白荷和公孙羽的面色又恢复过来。

    这才是贾环……

    ……

    “岳父,明月没事,她是被这支木箭所伤,您……噗!”

    出了药室,贾环拿着木箭走到董千海面前,看他面色铁青的看着他,歉意的解释着。

    只是话没说完,人就倒飞而起,一口血喷出。

    两道身影一瞬间出现在庭院内,挡在匍匐在地上,挣扎起身的贾环面前。

    乌远和道成两人皆为武宗,绝世高手,可在董千海面前,他们连一个回合都没信心支撑住。

    即使在半步天象前,董千海就已经是江湖公认的天下第一武宗了。

    更何况现在?

    只是,他们却又不能让开。

    庭院外的亲兵,也在帖木儿和博尔赤父子的带领下,涌入院内,无数把强弩对准了董千海。

    但是帖木儿父子两人脸上都紧张的流下汗来。

    太近了……

    若是对上一般高手,弓弩自然是近些好,越近威力越大。

    可是对上武宗级高手,这点距离,就太近了。

    以他们的身法,让弓手根本把握不住,还要防备误伤了对面的友军……

    更何况,董千海,远不止武宗那么简单。

    “混账东西,我将爱女交给你,是让她过安稳日子的,不是让她替你卖命,让她送死的!”

    董千海无视乌远和道成,更无视近在咫尺的弓弩手。

    这点距离,若是他愿意,不用一柱香的功夫,就能将这伙子鞑兵屠尽。

    他看着挣扎起身的贾环,厉喝道。

    贾环起身后,面色惨白,嘴角还在溢血,他摆摆手,对如临大敌的帖木儿和博尔赤道:“收队……”

    帖木儿急道:“三爷!!”

    “收队。”

    贾环不容置疑的再次说了句,帖木儿无法,看向乌远。

    见乌远也轻轻点点头,只好“嘿”了声,带人退出庭院,出了后宅……

    贾环又对乌远道:“远叔,你们也下去吧,没事的。”

    乌远不带搭理。

    贾环苦笑一声,还要再劝,可董千海却不给他机会。

    显然,身为人父,见爱女被“欺压”到这种地步,暴怒在心,忍无可忍。

    见贾环这个时候居然在喋喋不休的装好人,董千海愈发暴怒,一只大手伸出,抓向贾环。

    乌远和道成两人见此,面色同时一变,瞳孔猛然收缩成针,齐齐拔剑。

    一黑一白两道剑光,迎向了董千海抓来的那只大手。

    然而,董千海竟连避也不避,如爪的大手猛然握起成拳,拳上似浮着一层莹润如玉的光泽,生生砸开了两面夹击的剑光。

    乌远和道成两人面色大变,手中一震,竟是连手中剑都握不住掉落在地,两人齐齐后退数步。

    脸上亦是同时闪过一抹血红,乌远还好,随即恢复了正常,可道成却没忍住,一口血喷出,目光骇然的看着董千海。

    天下第一武宗,当真名不虚传。

    如今到了半步天象之境,更是举世难寻敌手。

    想来,只有如今在武当山玄武崖隐修的太师叔祖能挡此人锋芒。

    董千海的拳头砸退乌远和道成后,又生生击在了贾环肩头,将他再次打到飞起……

    “三爷!!”

    没等贾环摔落在地,门口处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女声尖叫。

    众人看去,却见三个女孩子站在门口,脸色苍白惊恐的看着董千海打伤贾环。

    叫声,便是为首的那个梳着丫鬟发髻的女孩子喊出的。

    不是小吉祥,又是哪个?

    “啊!我和你拼了!!”

    见贾环摔倒在地,一时竟连翻身都难,小吉祥大眼睛都成红色了,尖叫着朝董千海跑去。

    只是,跑到半路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显然也极惧……

    不过,却没有因此停住脚步,她冲到董千海面前后,连抓带挠的使出一套王八拳,还跳起来想打人脑袋,没够着……

    见一点用也没有,小吉祥也算聪明,一边大哭,一边一本正经的摆出了一套功夫架子,开始认真打拳……

    看到她打出的,正是武当最正宗也最基础的武当降魔拳法时,饶是气氛紧张之极。

    乌远、道成两人还是齐齐抽了抽嘴角。

    这是给学徒开筋长气力用的……

    “哼!”

    董千海自然不好对一个小丫鬟出手,只是却不愿让她这般将他当成木人桩打,冷哼一声,一道暗劲使出,小吉祥“哎哟”一声,只觉得被人推了一把,一个跟头翻了出去。

    “姐姐!”

    后面的香菱本来极为害怕,可见小吉祥拾了个跟头,摔倒在地,顿时顾不得惊恐,跑上前去搀扶她,也哭出声来。

    最后一个女孩子,则跑到贾环身边,扶着面色惨白的贾环,落泪道:“环弟,你如何了?环弟,你伤到哪里了?”她生性善良而木讷,没有急智,遇到这种事,一时就慌了,不知该怎么办,只是落泪。

    贾环长呼一口气后,看着身边的女孩子,强笑道:“姐姐,不碍事的。”

    来人,正是贾迎春……

    没时间问贾迎春怎么来了,贾环忙对又咬牙冲向董千海,发誓要用降魔拳干掉欺负贾环的坏人的小吉祥道:“小吉祥,快回来!”这次她还带着一个帮手,香菱……

    小吉祥跑到一半,回头见贾环醒来了,满是泪花的大眼睛里大喜过望,就转身拉着香菱往回跑。

    跑到贾环跟前后,哭道:“三爷,快调兵打他!”

    贾环笑道:“带姐姐进屋里去。”

    小吉祥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道:“我要保护三爷!”

    “嘿!你贾家的女儿就金贵,连露面你都舍不得!

    我董千海的女儿就那般被你糟践,不过七天功夫,来回奔波上万里之遥,一刻都不曾闭眼。

    最后为了你,还险些丧命于贼手!

    小畜生!!我真是瞎了眼了,竟让她跟了你!

    你害的我女儿如此之惨,今日,我也让你尝尝亲人受苦的滋味!”

    董千海越说越怒,眼睛泛红,看向贾迎春。

    “岳丈,有事冲我来,不打死打残随你打。你若是敢伤我姐姐,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贾环面色肃穆的道。

    “哈!”

    董千海显然气急,暴怒道:“我女儿被你指派的,连命都快没了,你贾家的女儿就这般金贵?

    今日,我就也让她来回奔波万里,她若能活下来,此事就作罢,否则……

    谁能拦我!!”

    “董千海,你不要逼我……”

    贾环脸色阴沉下来,乌远道成也重新拿起了剑。

    “逼你?无耻小儿,你也有脸说这话?你扪心自问,若你身旁这个丫头,日后在夫家被如此待遇,你会怎么做?”

    董千海厉声问道。

    贾环闻言,顿时沉默了。

    将心比心,他理解董千海为人父之心。

    若是贾迎春日后在夫家,受到董明月十分之一的辛苦,贾环能活生生将她夫家的人吊起来装笼子里沉塘喂王八!

    所以,他才任打任罚。

    可是,他也绝不会让董千海欺负了贾迎春去。

    贾环沉声对小吉祥道:“护着姐姐进药室!”

    小吉祥这会儿子也知道不能逞强,忙要拉起贾迎春进屋。

    董千海冷笑一声,虽然他心里也只打算吓唬一下贾环,让他记住这次教训,自不会真个让贾迎春如何,否则他女儿日后如何还能在贾家立足?看董明月那副死心塌地的模样,想劝她和离又不可能……

    可他也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不给贾环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保不准他下次还欺负董明月。

    只是,正等董千海再有所动作时,却面色忽然一变,猛然转头看向东向……

    “咳咳……”

    东向院墙边,一道不知何时出现的身影,轻轻发出了几声咳嗽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过去。

    来人一身石青五爪团龙袍,身形魁梧,细眉细眼中,似有一团忧郁总也化不去……

    “咳,咳咳……”

    他又咳嗽了两声,细眼中冰冷漠然的目光,先打量了董千海一眼。

    然而,气势惊人的董千海,却并没能留住他的眼神。

    只是轻轻看了一眼,就略过了……

    随即,这位身着团龙王袍的中年男子,目光又落在贾环身旁的,贾迎春面上。

    一时,竟痴了去……

    “看你奶奶!”

    一道狼狈的身影站起,擦了把嘴角鲜血后,拦身挡在局促不安,面色恐慌的贾迎春身前,如市井泼皮般,破口大骂道。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