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四十章 明月……
    被白荷的手轻轻拂过额际,贾环眼中又是一柔。

    看着白荷的低眉浅笑,心里说不出的柔软,面上却还是强撑着:“讨好我也没用!你这样,分明是在往我心头扎刀子。

    你手真要……我岂不是此生之后日夜煎熬?”

    白荷闻言嘴角微微弯起,轻声笑道:“不碍事的嘛,只是被开水烫着了……”

    “开水?”

    贾环闻言一怔,他原以为是……

    不过随即皱眉道:“开水也了不得!不过……你怎么会被开水烫着?”

    白荷闻言笑道:“是第一窑出炉的成品,我本想试试它的成色,却没想到……

    这种瓷那般好,原比其他瓷结实一倍,可塑性却那么差……

    不能手工拉坯,只能用模具旋制或注浆等工法烧制。

    若是强行拉坯,就容易炸裂。

    不过这样一来,倒也还好,可以大量烧制!”

    贾环闻言,皱眉道:“你可以让别人试嘛……”

    白荷闻言,轻轻一笑,道:“三爷你就从不让手下人做危险的事。”

    贾环气道:“那是我有把握……”

    见白荷笑盈盈的看着他,用眼神提醒他受过多少次伤了,眼睛都瞎了一回,还敢吹牛!

    贾环读懂后郁闷,正想再说什么,就见白荷秀眉微微蹙起,面上闪过一抹痛色。

    贾环忙垂头看去,却见公孙羽正在揭最里面的一层纱布……

    可哪里还揭的下?

    耽搁了近两日功夫,暗红色的纱布已经和新长成的肌肤和在了一起。

    又未长实,稍微一碰,水泡撕裂……

    贾环自己受过极重的伤,要远比这个重十倍百倍,但他当时真没感觉到什么痛楚。

    可此刻,看着鲜红的血迹再次殷湿纱布的时候,贾环眼圈登时红了,心疼的不得了。

    最难消受美人恩。

    “三爷,不碍事的。”

    白荷温柔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还说……”

    贾环话音都有些异样了,“斥”道。

    “爷,真不妨事,只是烫伤了表皮……”

    见他心疼成这样,公孙羽也顿住了手,轻轻笑着宽慰了声后,又对后面的晴雯道:“晴雯,去到左厢房用一清净的盆子,接一些温水,别把手放进去,倒手背上接着试就好。然后再加两勺盐……”

    在一旁看了半天大戏的晴雯闻言后,忙出去准备了。

    然而出了药室后,晴雯心里还是颇有些震撼。

    贾环在贾家仆人界的形象,基本上属于被妖魔化的。

    这一年还稍微好了那么一点,再往前数两年,是真真能做到小儿止啼的地步。

    那两年被他辣手发作的下人不知有多少,尤其是宁国府这边,传言甚至被“血洗”了好几遭,血流成河……

    不过晴雯也算是家生子了,听过些真实的消息。

    知道东府这边虽然不至于像传的那样玄乎,可是这边的奴仆们,确实大都被打发到了外面庄子上,然后被押着整天劳作,苦不堪言。

    这还是罪责轻的,真有大错的,直接被打发到石灰石山上去开矿,那样的,半年后基本上就没活下来的……

    荣国府这边的人,说这番话的时候,都是压着嗓子小声说的,眼中的恐惧极为明显。

    因此,尽管知道贾环对几个姑娘小姐极好,可是这也不能改变他在晴雯心里的印象。

    毕竟,她并没见过贾环到底怎样对人好……

    可刚才,晴雯却是亲眼所见,他对那位白姨娘,好到了什么地步……

    那样尊贵的一个人,又是一等国侯,还被两代帝王宠的不像话,亲王世子宰相公子都敢追着打,竟为了一点烫伤,差点落下泪来……

    晴雯忽又想到,当初据说老太太不让从北城贱籍出来的白姨娘进府,为此,贾环甚至要交出爵位和家当,带着她回城南庄子去。

    尽管袭人说,这不是真跟戏里唱的那样爱美人不爱江山,而是三爷知道老太太拿不走他的爵位……

    可晴雯现在却以为,那回可能是真的。

    若非真爱进了心里骨子里,三爷这样连敌国皇帝脑袋都敢割的狠人,又怎会心软的差点落泪……

    心里叹息了声,晴雯走到隔壁的厢房内,先取了一个洁净的木盆,然后从烧着滚滚的大锅里舀出一瓢水来,又烫了烫木盆,倒去。

    再从常温着的木桶中舀了几瓢温水,倒进木盆里。

    轻轻斜了点木盆,溢了点水落在手背上,感觉不烫后,她又挖了两勺盐,倒进木盆,最后,端着盆往外走……

    这些活计,在大观园里她从没做过。

    别说扫地端水服侍人,就连衣裳,在那边都有专门的婆子洗。

    连宝玉她都敢顶着吵,谁敢大声骂她?

    可是刚才……被贾环那般呵斥,她心里竟也没什么太大的委屈……

    毕竟,贾环是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身份……

    她可以仗着贾宝玉的软弱的喜爱,和他闹。

    但她绝不敢和贾环闹。

    她性子的确刚烈,可刚烈却不是傻……

    做事就做事吧,她本就是这样的身份。

    再者,多做些事,也就没功夫去胡思乱想了……

    想想贾环对白荷的模样,再想想宝玉对金钏的……

    晴雯摇了摇头,瞬间的将这种想法丢出脑中。

    还想那些作甚?

    他一点挽留的意思都没,更想要用她换……

    说不去想,又怎能真能管住?

    念及此,晴雯只觉一口气上不来,脸色白了白,轻轻呼出口气后,面色再次木然,端着木盆往外走去,只是刚出门,却怔住了……

    只见一人正站在庭院内,痴痴望着走出厢房门的她。

    那人“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

    “晴雯,我来看你了……”

    贾宝玉深情款款的说道,好似……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晴雯见到他,眼神先是一软,随即又板起脸,沉声道:“你来做什么?”

    贾宝玉闻言急了,一脸诚恳的道:“好姐姐,我知道错了,再不敢错怪你了,你就原谅我这一遭吧!

    瞧你,在这受了这么多苦,你跟我回去吧……”

    晴雯闻言,面色复杂,咬牙道:“你昨儿……我现在已经是东府的人了,和你那边再没关系,你快离了去吧。”

    贾宝玉忙道:“好姐姐,你别怕,只要我跟三弟说了,他一准将你还给我。”

    晴雯闻言,脸色一沉,道:“我虽然身份下贱,却也不是什么玩意儿,说甚还不还的?

    你走开,里面等着用水呢。我也不想再见到你……”

    贾宝玉闻言心中大恼,气的脸色发白,颤声道:“你……你竟这般绝情?”

    晴雯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悲色,惨笑一声,还没说话,就听药室里面传来一声爆喝:“在外面种地呢?磨叽什么?”

    晴雯闻言一个激灵,那点子多愁善感瞬时不翼而飞。

    她被发配到药室打杂已经够惨了,可不想再被发配到城外庄子上去种地。

    听小吉祥说过,那里夜里都是驴叫声……

    晴雯端着木盆,匆忙的就想进药室。

    可贾宝玉痴病犯了,竟死活拦着不让走。

    若在里,他这样软磨硬泡,就没有被他拿不下的人……

    可这里不是啊!

    晴雯暗恼道:“你还退去,里面等着救人哩!耽搁了救人,你……”

    “我不管!我就要你跟我回去!我不让你再在这里受这腌臜苦了……”

    说罢,竟一把将晴雯手里的木盆给打落在地。

    晴雯见状,登时待了,任凭贾宝玉拉扯也不敢动。

    果然,药室的门从里面打开,贾环一脸铁青的走了出来。

    晴雯见之,闭上了眼睛,心里苦涩一叹,罢了,命理合该如此……

    “三……三弟……”

    贾宝玉还从未见过贾环这般恼火过,看他一脸煞气的模样,之前的勇气顿时不翼而飞了,赔笑唤了声。

    贾环看了眼打落在地的木盆和一地的水,脸色愈发难看,寒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贾宝玉闻言,脸色也有些难看,嘟囔道:“三弟,我想带晴雯走,你再把她舍给我吧,我……”

    如果换个时候,贾宝玉好言相求,贾环也就给他了。

    可这个时候……

    贾环闭上眼睛强人怒气道:“出去。”

    贾宝玉闻言一怔,脸色又难看了些,道:“三弟,晴雯原是我的……”

    “我让你滚出去,听不懂吗?”

    贾环猛然睁开眼睛,语气森然爆喝道。

    贾宝玉闻声,脸色登时一白,小眼神里满是惊恐的贾环,他再没想到,贾环竟会是这样的人……

    倒退了两步后,仓惶离去,并未多看晴雯一眼……

    小儿女家风花雪月可以,同生共死就有些离谱了……

    见他离去后,贾环吐出了口气,看向一旁的晴雯,冷声道:“还不快再去端水?”

    晴雯闻言,听贾环没有发作她的意思,心里大呼侥幸,忙溜溜的捡起地上的木盆,加快小碎步重新回到厢房去取水……

    她忽然发现,她其实,也没想象中那样悲伤……

    瞥了眼晴雯的背影后,贾环折身返回药室,看着白荷那只手,眉头又皱了起来。

    白荷却不给他矫情的机会了,用左手将一直拎在手上的包裹轻轻打开,然后对贾环展颜一笑。

    公孙羽看着包裹里之物有些奇道:“白荷,你……你忙了这些天,就是去烧瓷去了?”

    包裹里,赫然是一副瓷器。

    很简单,一个瓷盘,一个瓷碗。

    算不上多珍贵,釉色图案都很简单。

    就为这……

    白荷对公孙羽一笑,点点头,道:“幼娘,你瞧瞧看,有什么不同?”

    公孙羽闻言一怔,看了眼面色阴沉的贾环,知道白荷想获得她的帮助,便抿嘴一笑,拿起瓷碗……

    “咦?”

    刚一入手,公孙羽就发现不对了。

    她也算是殷实人家出身,又在贾家待了这么些日子,自然不会没见过瓷碗。

    来到贾府后,她寻常所用之器具,都很精美。

    但是……

    “怎地这般轻?”

    公孙羽奇道。

    白荷闻言,脸上的笑容绽放,愈发让人惊艳。

    公孙羽算不上难看,其实也很不错。

    可是,和白荷一比,差的就太多了。

    两府内,能和白荷的颜色相提并论的,寥寥无几。

    不过,公孙羽虽也是女儿家,小小嫉妒了下,就又为白荷高兴起来,嗔了句:“瞧把你高兴的,就轻一点,算了不得了?”

    白荷修长的柳叶美眸轻轻一瞧贾环,见他还阴沉着脸,就有些俏皮一笑,道:“你再瞧瞧,这可是咱们爷给我出的方儿,可了不得呢!

    日后啊,瓷器史上都会因为这小小的瓷碗,记住咱们贾家的名字哩!”

    公孙羽闻言一怔,又端详起手中的瓷碗来,忽地,再惊呼一声。

    “这……这居然是透光的!”

    寻常精美的瓷器,讲究的是“薄如纸、声如磬、白如玉”。

    可是,瓷器却是不透光的。

    因为它是由高岭土和瓷石烧制成的,再上上釉色,即使轻薄如纸,也很难透光。

    可这瓷碗,却可以透光,恍若翠玉!

    只这一点,就十分难得了!

    白荷再道:“你看看它的颜色……”

    公孙羽闻言,再正视起来,又轻咦一声,道:“这……这和咱们用的不同哩!”

    她转头看向一旁桌几上她用的那只瓷杯,虽然也极白,可白里终究透着一抹青涩……

    然而她手上拿着的这个瓷碗,却白若牛乳!

    白荷笑的愈发好看了,得意道:“你敲敲试试!”

    公孙羽也配合她,屈指在碗沿上轻轻一叩,竟发出“叮”的一声清响,远比寻常瓷器的叩响要清脆……

    见公孙羽极配合的睁大眼睛,白荷余光瞄着贾环,炫耀道:“幼娘,如何?是不是‘声如良磬、透如翠玉、白如羊脂’?”

    公孙羽连连点头,惊叹道:“白荷,你真了不起!”

    白荷谦虚道:“哪里是我的能为,是咱们爷哩!

    若不是他说,用牛骨粉混着黏土和石英石烧瓷,谁能想到,不用高岭土也能烧出好瓷?”

    “牛……牛骨粉?”

    公孙羽闻言瞠目结舌道。

    “嘘!”

    白荷动作有些可爱的将左手食指伸在嘴边,俏皮一笑,道:“可不能说漏了嘴,如今外面都以为,咱家买那么些牛骨头,是为了给东来顺熬大骨汤呢!”

    “噗!”

    公孙羽不大了解这些事,可见素来平和的白荷这般模样讨好贾环,她还是忍不住一笑。

    女人最了解女人,白荷怎会不懂公孙羽的眼神,俏脸微红,却也顾不上。

    转头对贾环笑道:“三爷啊!你瞧,只是烫伤嘛,没甚大事,不恼我了好不好?”

    如同哄小孩子一般的语气,让公孙羽又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贾环哼了声,道:“那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白荷忙赔笑道:“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贾环闻言,看了她一会儿,又道:“跟着你的人……”

    白荷闻言面色一变,忙求情道:“三爷,不干她们的事的,她们都是我的师嫂呢……”

    贾环闻言,轻呼了口气,正色道:“那你去告诉她们,再没有下次。”

    白荷连连点头,笑道:“我也不会再有下次了呢!”

    贾环哼了声,还要说些什么,就见药室门被打开,晴雯端着一盆温盐水进来。

    公孙羽接过后,贾环忽然想起里面有盐,忙道:“幼娘,这水里有盐,荷儿手这般,若是放进去,该多疼啊!”

    公孙羽笑道:“爷放心,我岂有不知道的?”

    说罢,取出金针,在白荷右手肘处轻轻扎入,就听白荷“呀”的一声,惊奇道:“幼娘你真了不得,我手一点都不疼了哩!”

    公孙羽好笑道:“不止不疼,什么感觉都没了呢,我封闭了你肘部以下的穴道,自然不会有感觉,一会儿取出针就好了……”

    说着,将白荷血淋淋的一只手放入木盆中,过了一小会儿,她一点点,一点点小心翼翼的移着纱布。

    终于,在没怎么伤着手的情况下,将纱布取下。

    然后公孙羽又连忙去了药橱那边,利落的配了几味药,用药杵轻轻一捣,又拿出一瓶膏药转回来。

    先将药粉敷在伤处表面,又上了一层透明的膏药。

    最后,才再用新鲜洁净的纱布,替她包了起来。

    待取下金针后,白荷面色又动人了几分,惊喜道:“清清凉凉,不疼了呢!幼娘,真谢谢你!”

    公孙羽摇摇头,道:“若再有下次,又不便回来,就打发人来叫我便是。何苦白遭了两天的罪,还让爷心疼的不得了,怨你!”

    白荷失声笑恼道:“我刚才哄好,你又来招惹!”

    公孙羽看了眼又绷起脸来的贾环,忙赔笑道:“没有没有,我不过白话几句。”

    贾环见白荷的手包扎好,虽然还是心疼,可比之前好多了。

    之前,他还以为白荷的手是被火窑或是刚出窑的瓷器给烫着了……

    真要那样,一千多度的高温,她那只手根本就不能要了……

    如今只是开水烫了一层,虽也心疼的紧,可总算松了口气。

    瞪了两个一唱一和糊弄他的小妾一眼后,贾环上前端起瓷盘,满意的点点头,道:“这个功我可不敢自居,用牛骨当原料虽然是我的主意,但具体该怎么配制,怎么烧,怎么上色上花儿,都是白荷一手操持的。

    日后对外发卖时,这种瓷,就叫做白瓷!”

    “三爷……”

    白荷闻言,动容的唤了声。

    这……

    这种能让自家姓氏传扬远播的事,最是世家大族所喜爱的。

    谁肯轻易让出这等好事?

    却不想……

    贾环摆摆手,笑道:“是你应得的,你若是愿意,也可以用岳丈先尊的名字来命名,算是咱们晚辈尽的一点孝道。”

    这一下,白荷眼中的泪水立刻就落了下来。

    这份恩情,就着实太重了些。

    不过,她到底知晓分寸,眼中含泪,强笑道:“哪有这个道理……用白瓷就很好!”

    真要用她爹的名字命名,别说外人,就连李万机他们都不会答应。

    出嫁从夫,这是本分。

    恩太重,绝非好事。

    过犹不及。

    贾环也不强求,笑道:“有了这个,可保咱家十代富贵无忧!白荷有大功!今夜,爷以身相许!”

    “呸!”

    饶是之前白荷费尽心思讨好,此刻当着公孙羽说这话,她还是受不住,绝美容颜如浮了层云霞,轻轻啐了口,眼波如水……

    贾环看向抿嘴笑的公孙羽,道:“幼娘当然也一起去!”

    “真真是疯了!”

    公孙羽的脸色也大红起来,嗔道。

    贾环见之,得意的哈哈大笑……

    “贾环,快给某滚出来!!”

    正在贾环极得意时,忽听药室外传来一声厉喝。

    恍若惊雷!

    贾环面色先是一怒,可随即反应过来这声音的主人是哪个……

    一股让他源自灵魂深处的惊恐浮出心头,面色陡然煞白,眼神恐惧的……恐惧的让对面二女心碎。

    “三爷!”

    白荷顾不得手受伤,赶紧上前,下意识的用身子挡住门口,抓住贾环急剧颤栗起来的身子,急道:“三爷,你怎么了?”

    公孙羽也一起赶了过来,看着贾环一头的冷汗和惨白的脸,焦急道:“爷,你没事吧?”

    贾环使劲攥了攥拳头,控制住手不去颤抖,他摇了摇头,干声道:“没事,一定没事。”

    说罢,转身,让白荷起来。

    而后,推门而出……

    ……

    随着源自内宅的一声爆喝,整个宁国府都震动了。

    第一时间,一道怀抱黑剑的身影从前院几个起伏间,闪现出现。

    几乎同时,一道身着道袍,背负古剑的道人,也出现在了药室周围。

    二人面色都极为凝重肃穆。

    未几,两队全身披挂的亲兵,从后门源源不绝的涌入。

    一柱香的功夫不到,就将药室团团围住,各式劲弓强弩张开。

    张弓拔剑!

    所有人面色都极为肃穆。

    然而,当他们全部就位时,看到庭院里的情景,却又齐齐面色一变,面色震惊……

    贾环,一步步的走向庭院中那衣着破烂的大汉,但是他全部的目光,却只在那大汉怀抱中的那个静静地白衣女子身上……

    他每向前走一步,腿都犹如千斤之重。

    他每向前走一步,心都犹如被万箭穿心般的痛。

    泪水根本不能自己的肆意流下……

    “明月……”

    贾环都不知道,是怎么发出这道声音的。

    看着那张满是灰尘的脸,看着那张消瘦了许多的脸,看着……

    “混账东西!还不抱进去救治,在这里楞你娘的神!乖囡有一点闪失,老夫要你全家赔命!!”

    董千海怒发冲冠,厉声吼道。

    让周围的乌远和道成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亲兵们又将弩箭张开。

    然而,听到这话,贾环却如闻天籁一般,眼睛陡然圆睁。

    第一次,被人威胁灭满门,在他耳中是那样的愉悦。

    “岳丈,明月……明月她还……”

    贾环紧张问道。

    “王八羔子,啰嗦你祖宗,还不快点去救?”

    董千海暴怒道。

    贾环闻言连连点头,上前接过董明月后,转身进了药室。

    里面的白荷和公孙羽早已听出了名堂。

    在白荷和晴雯的帮助下,公孙羽迅速收拾好药台,等董明月入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