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三十八章 铺天盖地的弩箭……(第二更!!)
    第九百三十八章铺天盖地的弩箭……(第二更!!)

    看着一饮而尽后,转身大步离去的隆正帝的背影,贾环的后襟都被冷汗湿透了……

    他几乎可以肯定,隆正帝一定察觉到了什么。

    或许还没有那么明确,但他八成是察觉到了幕后的黑手,和贾家有关。

    否则,他绝不会说出最后那一番话来。

    “呼……”

    轻轻的呼出了口气后,贾环坐起身,回到床榻上躺下。

    繁杂纷乱的思绪却让他难以入眠。

    他不知道,隆正帝到底知道了多少。

    应该……

    应该不会太多。

    否则,他对自己的态度就不会是现在这般。

    那么,刚才的话,或许就是一种试探?

    又或者,隆正帝担心有别的势力拉拢他?

    贾环不是智者,一时间理不顺这里面的道道。

    但他知道,十三将的事,一定要尽快解决了。

    帝王本就多疑,此乃天性。

    隆正帝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宠信自己没错,可这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隆正帝相信贾环,绝无异志。

    贾环一向以来的表现,也都还算本分。

    不管如何嚣张跋扈,不管如何胡作非为,但至少,从无对帝王有过半丝不敬。

    更别提之前,他对隆正帝说的那番坦诚的话,十五年而退,以及日后拆分贾家的打算。

    这些对隆正帝而言,应该都极为满意。

    但所有的这些,都抵不过十三将曝光后的冲击。

    他们为了让贾环上位,能指使宁至、谢琼弑君,还让皇家乱成一团,母子相谋,父子相疑,骨肉兄弟更成了仇寇。

    隆正帝就算有再宽广的胸怀,就算再宠信贾环,也一定会拿贾家满门开刀!

    否则,天家威严何存?

    到那个时候,连军方那些大佬都护不得他。

    因为他们自保都会成问题……

    十三将,十三将……

    唉!

    心中轻轻一叹后,贾环的眼神又忽地一凝。

    他想起了隆正帝最后一句话,说的何其有底气……

    让那些人见识见识,赢秦皇家坐拥万里江山的资本。

    这么说来,赢秦皇室,还有极大的底牌……

    而且,赢杏儿之前,也对他说过类似的话。

    赢秦享国百年,底蕴深不可测。

    赢玄登基前期和中期,都是极为英明的君主。

    这两个时期,为大秦积累了雄厚的本钱,也为赢家在万民心中奠定了对天家的尊重和敬畏。

    即使到了后期,他宽松优渥的态度,也让士绅阶层对他顶礼膜拜,奉为千年一出的圣君。

    只是这些,应该都不是隆正帝和赢杏儿口中所说的底牌……

    两人都极聪明,也都极实际。

    他们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什么?

    是……大军!!

    贾环脑中猛然闪过一道亮光,眼睛亦是猛然一睁,仰身坐起。

    没错!这个时候,唯有死忠于隆正帝的大军,才是他的底气。

    甚至,也是他敢取太上皇而代之的底气!

    以隆正帝和邬先生的谋算,他们绝不可能在没有一定保障的情况下,就敢行此险策。

    隆正帝手中,一定有了忠于他的军队了!

    那么这支军队……是哪支呢?

    叶道星么?

    理应是如此,但是……

    贾环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现在外面金樽赐酒的段子流行的那么火热……

    当然,这里面不排除有心人推波助澜,比如说贾家的青隼,再比如说赢杏儿手下的梅花内卫,还有牛家,温家,施家等无数荣国一脉的军门手里的人……

    虽然这些都是离间手段,但这个段子却是真实存在的。

    由此就可以看出,隆正帝和叶道星之间,绝没有表现出的那么君臣相得,亲密无间……

    所以,叶道星,绝不会是隆正帝的底牌!!

    可是,除了叶道星麾下的那五千重甲御林,还能有哪支军队?

    长城军团?

    贾环眉尖忽地一挑,想起这支驻扎在内外蒙交接处的大军。

    没错,十有八.九就是长城军团!

    长城军团如今的军团长,是征北大将军吴天,算起来,也可以算是隆正帝的岳父。

    因为他女儿,就是与贾元春一同被晋封为贵妃的吴贵妃。

    再加上,长城军团是方南天的起家之地,也是岳钟琪……

    嘶!不对!不是吴天!

    是岳钟琪!!

    贾环眼睛猛然一眯,心头一亮……

    原来如此!

    叶道星,只是个幌子!

    隆正帝真正信重的大将,应该是岳钟琪!

    方南天生死不明时,论威望,岳钟琪是长城军团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这是他当年在外蒙边境,用厄罗斯哥萨克的脑袋积累下的。

    也因此,他才能被军机阁安插到黄沙军团,官拜黄沙军团副统帅之职。

    再加上,有方冲的亲近,岳钟琪接掌长城军团的势力,毫无障碍!

    作为大秦八大军团之一,又是驻守在产马之地,长城军团的实力,不可谓不雄厚。

    再加上岳钟琪惊艳的将才……

    这一点,连贾环都无法否认。

    岳钟琪的确能与秦梁等人比肩,甚至,犹有过之!

    当初秦梁数万大军战殁,他本人亦是生死不知时,国朝震惊,西北更是瞬间陷入动荡不宁之地,群龙无首。

    值此乱时,青塘和硕特部蒙古贵族,趁机作乱造反。

    结果,叛旗还没打起三天,岳钟琪亲帅五千悍卒,一人三马,日夜兼程,狂飙突进。

    一日夜内奔袭六百里,然后仅用半个时辰攻城,就将那伙子叛逆高层一锅烩了。

    此等杀伐果决之魄力,此等高超的指挥能力,绝对是当世有数的将才。

    贾环都能看的到这一点,隆正帝和邬先生自然不会放过。

    看来,借着岳钟琪被贾环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入天牢,蒙冤受难之际,隆正帝没少“献殷勤”,收买人心。

    要知道,贾环当时拿下岳钟琪,用的是太上皇的御命金牌。

    后来押回京后,太上皇也没怎么搭理他,任由贾环胡作非为,压着岳钟琪不放。

    然而待隆正帝刚一亲政,却第一时间就将岳钟琪放了出来,并委以重任。

    这等知遇之恩,岳钟琪不感恩戴德的以死报效,那才见鬼了……

    如此推算,隆正帝的底牌,就是岳钟琪无疑。

    至于叶道星……

    嘿!

    这个鹰视狼顾的蠢货……

    隆正帝将他捧的越高,也就越吸引仇恨。

    来自荣国一脉的攻击,大部分都集中在了此人身上。

    看看现在外面关于“金樽赐酒”的段子吧,说什么的都有。

    这就是其中的“好处”。

    然而真正对荣国一脉有威胁的岳钟琪,却恍若无事人一般,悄悄的躲在宫里,没有被波及半分。

    隆正帝甚至还借着怂恿叶道星出征西域之际,将神京城防区内战力最强的蓝田大营给了岳钟琪。

    如此一来……

    嘿!

    鸡贼啊!

    贾环抽抽着嘴角,心里骂道。

    真要让岳钟琪掌控住了蓝田大营,再布局皇城御林……

    对了,他们还拿走了京营,如今,京营的指挥权在赢祥手中……

    念及此,贾环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如此一来,城外有蓝田大营牵制着灞上大营,城内有宫里的御林军和京城内的京营。

    一个在内,一个提调九门。

    他一个只有一千人勉强能战的五城兵马司,有个球用!

    到时候,隆正帝倒是可以稳如泰山。

    可其他人,却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了……

    他这抄家皇帝,更是想抄谁家抄谁家……

    京营不能给他,真给了他,隆正帝的势力将会一下膨胀到不可收拾。

    这绝不是好事。

    可是……

    不给他,又能怎么办呢?

    因谢琼之事,韩德功无法继续在京营指挥使的位置上待下去。

    甚至,牛继宗等人都不好再往上推荐自己人。

    这是隆正帝没有借谢琼一案,在勋贵将门中大肆掀起株连的条件之一。

    势不可挡啊……

    贾环长叹息一声,有些头疼的想到。

    十三将啊十三将,你们可真将我坑苦了……

    好端端的,你们怂恿谢琼谋反作甚?

    若非如此,情况也不至艰难至此。

    看看人家的手段吧。

    只这一番布局,瞬间将整个神京掌控在手里。

    有蓝田大营的五万战力无双的甲士,再加上京营的两万,御林军的一万五。

    合起来,就是八万五千兵马。

    有了这八万五千兵马,再有岳钟琪那高超的统兵能力,后面还有长城军团的八万铁骑在侧。

    你们居然还想造反……

    真真是可笑!

    头疼……

    捏了捏眉心,贾环脑中一片乱麻。

    实在睡不着,便起身走出房门。

    小小一间庭院内,一株大树参天,知了不停的叫着。

    隆正帝手里并无“黏杆处”,自然也不会有人来黏知了……

    蝉鸣声和鸟儿偶尔发出的呓语鸣叫声,让这宫中的仲夏之夜,愈发的静谧了。

    贾环神色有些疲惫,仰头看天。

    如墨一般的夜空中,繁星点缀。

    一轮弦月如勾。

    却不知,明月现在到了哪里?

    看着天上的弯月,贾环心里忽然很想董明月……

    ……

    “驾!”

    “驾驾!”

    距离神京城百里之外的官道上,三匹快马飞奔如龙。

    虽然只是淡淡的月色,但三人显然都非常人,目力极好。

    不过,让人惊叹的是,为首之人,竟分明是一个女子。

    一身原本白衣胜雪的裙衫,此刻早已被土色覆盖。

    三千青丝上,也沾满了黄沙……

    即使原本白皙如玉的面色,也有了些枯槁之意。

    来回近七天不眠不休的长途奔袭,就是铁人,也难承受。

    更何况只是一个女子。

    即使,她是一个武宗。

    然而,唯一不变的,就是她明亮的眼睛。

    近了,再有半天,就能到家了……

    尽管长久骑马,使得双腿间的肉磨的生疼,尽管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快散了架,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

    可她现在一心所想的,却是快点回到家中,告诉他,身边有内贼!!

    多耽搁一会儿,他的危机就大一分。

    这是她不能接受的,所以,她的马骑得最快!

    “明月,小心!!”

    就在她心中念着心上人的安危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厉喝。

    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却见铺天盖地的弩箭,从路边深林立,飞射而出……

    ……

    ps:绝对不是故意断章,刚好写到这了……

    咳咳,尽量第三更,十一点前有就有,木有就……

    求订阅,求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