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三十七章 饮胜!
    “陛下,这……”

    贾环不知该怎么说。

    他不是傻子,岂能感觉不到赢历对他的恨意?

    但他没有想到,隆正帝也看的出这点……

    而实际上,银行勾连起的势力,就是为赢历准备的……

    多的不说,给他十年的时间,贾环就能将贾家融入大秦的方方面面。

    更能将大秦的各大势力都勾连起来。

    到时候,君贤则罢,君不贤,便蛰伏起来,自保无忧。

    若真有人以为,可以仗着君权便能斩尽杀绝……

    伊霍之事,也未必不能为之!

    只是这话,却没法给隆正帝说。

    他又不愿骗隆正帝,只能不言。

    隆正帝见他如此,冷哼了声,沉声道:“你起了银行的主意,将那么多权贵势力勾连在一起,朕就明白了你的心思,你是想待朕之后,让这些人做你的护身符,对吧?”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对,有这么多人的利益交叉在一起,臣以为,后世之君,总要顾忌一些。

    贾家再早早的分了家业,臣也早早的荣养,没了威胁,总不能赶尽杀绝……”

    “没出息!”

    隆正帝喝了声后,觉得这话味道有些不对,又道:“还不够!”

    贾环闻言一怔,道:“陛下,什么还不够?”

    隆正帝道:“你找的护身符还不够。”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陛下,差不多了吧?”

    隆正帝冷笑道:“真到了有人想清算你贾家的时候,你以为那些人真能靠的住?”

    贾环想了想,道:“臣只能说,有一定的把握。”

    隆正帝道:“那你可想,再多加一些护身符?”

    贾环闻言一怔,道:“陛下,臣以为,能加的,都加进来了……哦,您是说文臣那边吧?

    嘿!那群孙子的尿性,真要有变,肯定第一个出卖贾家,靠不住靠不住!”

    “放屁!”

    隆正帝道:“朕不是说文臣……”

    说着,隆正帝细眸微眯,话音一转,道:“贾环,你以为,你贾家和前朝中山王府比,如何?

    就是前明金陵徐家,也是一门两公……”

    贾环忙道:“臣知道他家……那肯定远远不如。”

    “为何?”

    隆正帝问道。

    贾环艳羡道:“徐家一门双公世袭罔替不说,还世代掌着江南半壁江山的兵事。

    就因为他家也是一门双公府,还在有明一朝善始善终,因此臣特意查过他家的情况,想学习学习……

    嘿!当年的中山王府金丁朱户,大门两旁挂着‘春王正朔颁千载,开国元勋第一家’的对联,门楣上悬着‘大功坊’的匾额,那才叫气度非凡。

    且与朱明皇家世代联姻,徐家一门出了两代皇后,后世朱明皇帝血脉中都有徐家血脉,更不知出了多少王妃,贾家怎能比……”

    说到这,贾环明白隆正帝的意思了。

    他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狐疑防备的看着隆正帝。

    隆正帝见之气恼,喝道:“你这是什么眼神?天家还娶不得你贾家的女儿吗?”

    贾环无奈道:“陛下,臣不是这个意思……实在是,臣之二姐,生性禀弱,温柔善良的一塌糊涂。

    她实在经不起那些算计……

    这天家……别说是天家,就是寻常的世家大族,后宅内都少有安宁的,阴.私手段之狠毒,让人心惊。

    臣二姐若是嫁到这样的人家,臣怕她活不了多久……

    真到那时,就算对方是亲王之尊,臣也一定要他的脑袋,剁下来喂狗!!

    您这不是逼臣走岔路吗?”

    隆正帝闻言,皱眉道:“你还能护她一辈子?再说,其他王府或许如此……但朕知有一王府,绝非如此。

    人家家里素净的比你贾家强一百倍……

    你看你干的那些狗屁倒灶的烂事,朕都懒得骂你,你还有脸笑天家?

    人家家里再没有那些勾心斗角的事,这点你大可放心……”

    贾环闻言,脸色顿时更苦了,直接挑明了说:“陛下,那忠怡亲王府好是好,按理说,臣该识趣。

    可是,他分明将家姊当成了先王妃……

    他相中的人不是家姊,而是将臣之二姐,当成了先王妃的影子啊。

    如此一来,臣二姐岂能幸福?”

    “混账东西!哪来那么多名堂?

    乱七八糟的……”

    隆正帝说不过,只好开骂。

    贾环又道:“再说,忠怡亲王已经四十多的人了,两鬓都花白了,还不要脸的……

    臣二姐今年才十九!他当爹都差不多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隆正帝面色难看道:“不识好歹的混账东西!你……”

    然而见贾环眼神坚定,眉宇间没有半分动摇的意思,隆正帝重重的哼了声,又转变话风,道:“你先别意气用事,也别先入为主,再好好想想。

    你也是武人,可知忠怡亲王是什么修为?”

    贾环撇嘴道:“半步天象呗,今儿还逞威风呢?好像就他一个人能一样……”

    “哪那么多废话!”

    隆正帝喝了声,又道:“你既然知道忠怡亲王武道参天,就该明白,他的寿元有多久……

    先皇为何急于突破武宗,就是因为武宗,能再加四十年的寿元,至少能活到一百二十岁。

    忠怡亲王半步天象,难道还不如一武宗?

    如此算来,至少还有八十年的寿元,难道还护不得你二姐,一起白头偕老?

    这是多难得的事?

    你换一个年轻书生试试,看他能不能再活八十年!

    忠怡亲王虽然钟情于先王妃,也因此才相中你二姐。

    可你也要明白一点,若非如此,堂堂亲王府邸,又怎会连一个侧妃都无?

    你贾环满天下打听打听,哪个世家大族的子弟,只守着一个老婆度日?

    还不被“妒妇”之名压死!

    而且再换个人家,上有舅姑,下又有一堆小叔子小姑子,以你二姐的性子,能吃的消?”

    贾环放狠话:“谁敢欺负臣二姐,臣捶不死他们!”

    “混账话!”

    隆正帝喝道:“人家不欺负她,只让她依礼每天立规矩,操持一家老小的生活,她能做得了吗?

    她若做不了,即使别人畏惧你的权势不说,可她自己就好过?”

    对于贾迎春的性子,隆正帝了解的也差不多了,有备而来……

    贾环闻言沉默了会儿,道:“臣是打算,招个身家清白,性子老实的男人,入赘贾家……”

    隆正帝连连摇头道:“这才是真真的糊涂话!

    但凡有点出息的,谁会入赘?

    子孙都不跟自己姓,死了祖宗都不认。

    而且,你二姐在贾家本就不受宠,若非你的缘故,她地位更尴尬。

    真要选一个入赘的夫婿,出嫁从夫……

    他们夫妇在贾家如何立足,别人碍于你的威风,就算嘴上不说,可光眼神就能羞辱死他们。

    时间长了,那男方但凡有点面皮,心里也会生怨,你二姐又岂能过好?

    连你家老祖宗也会轻贱于他们……”

    见贾环还想说什么,隆正帝挥手阻住,而后压低声音道:“这里没有外人,朕再对你说一点,其他人都不知道。

    朕欠忠怡亲王大恩,他被圈禁的那十几年,实际上是在替朕受过。

    先王妃,也是因此而落下病根,早早撒手人寰。

    为此,朕才和你啰嗦这些家常……

    忠怡亲王待朕至恭至忠,若无他,也无朕今日……

    因此,朕打算日后将忠怡亲王这一支,与荆王府同例!

    世袭罔替,永享亲王之尊!

    那赢普是宗室里难能可贵的至孝之子,他为了成全其父,特意来求了朕,让朕准其不袭世子之位。

    就是想用这个来说服你……”

    贾环闻言微微吸了口冷气,眼神犹豫了下,随即连连摇头道:“好了好了,陛下您先别说了,臣头都疼了,容臣再想想……”

    隆正帝闻言,知道这是托词,脸色顿时不好看了,咬牙骂道:“真真是混账东西,朕为了你的事,特意放下朝务来和你话家常,你还不耐烦?

    有两个铁帽子亲王府护着你贾家,日后不管哪个后世之君,都要给你贾家三分薄面,纵然不比中山王府,也差不了多少。

    不识好歹的东西!”

    贾环苦笑道:“不是臣不识好歹,实在是……唉!不愿二姐受一点委屈。”

    隆正帝闻言,鄙夷道:“你看你那点出息,妇人之仁!

    谁家女儿不受委屈?朕的……”

    想起他自己嫁入蒙古的公主,隆正帝心里也抽抽的疼。

    吸了口气后,隆正帝道:“你家二姑娘,你愿捂就捂着吧,朕看你还能捂几年!

    她性子禀弱,你不放心,那你亲姐呢?”

    贾环闻言脸色更难看了,道:“陛下,这什么意思?敢情二姐不行换三姐?”

    “胡说八道什么!”

    隆正帝黑着脸喝道:“朕不是在为忠怡亲王说亲,是说另一座王府?”

    贾环闻言,想了想,道:“荆王府?”

    隆正帝细眉一挑,道:“你也知道?”

    贾环嘿了声,笑道:“您刚不是说两个铁帽子亲王府吗?

    陛下,赢皓把荆王府坑的那叫一个惨,在宗室里估计没有比那一支更黑的了。

    不对啊,陛下,您不应该也讨厌这一支么,怎地……”

    隆正帝闻言,眼睛一黯,想起被赢皓坑死的赢时,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可是,厉色终究散了去……

    他叹息一声,道:“这就是朕不如你的地方,何曾能像你这般快意恩仇?

    善待荆王一脉,是太祖高皇帝留下的祖训。

    赢皓是赢皓,荆王府是荆王府……”

    贾环皱眉道:“可他这一支,也太黑了些吧?真要跟了他家,还不成天在宗室里遭白眼儿?如今宗室里的那些王府,除了孝康亲王府外,就没一家不恨他们的……”

    隆正帝冷笑道:“你还真是鼠目寸光,荆王府是世袭罔替的亲王府,子子孙孙世代亲王。

    赢谷性子温顺,知书达理,你还不知足?

    至于宗室的白眼?

    等朕闲下手来,将那起子混账东西清理一遍后,谁还敢再白眼?

    再说,不还有你这个小霸王一样的亲弟护着,谁敢给她脸子看?”

    贾环闻言,讪讪一笑,道:“如此的话……臣家去和老祖宗再商议一下……

    不过,臣真心谢陛下隆恩!”

    说着,他伸展屈着的双膝,跪倒在地,诚心诚意的给隆正帝行一大礼。

    隆正帝的脸色总算好看了许多,哼了声,道:“良心总算没被狗吃了……”

    说着,就见外面苏培盛捧着一茶盘回来,放着一壶酒和两只金樽。

    贾环见之就忍不住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隆正帝瞥了眼,道:“笑什么?”

    贾环道:“陛下,臣在外面都听说了,您用金樽赐酒叶道星,那怂货楞是不敢咽下肚子,把酒水含在嘴里,回到家后吐到茶杯里。

    还夸口说他不是臣这个粗坯,他知道金樽共汝饮,白刃不相饶的典故,哈哈……”

    一番话说的隆正帝脸色那叫一个难看,苏培盛的脸儿也白了。

    贾环忙道:“陛下,这消息应该是从彰武侯府传出来的,好像是他那个怂侄儿,叫叶啥玩意儿来着,在外面喝酒喝多了说出去的。

    不是臣说您,叶道星那怂货根本上不了台面……”

    “行了!”

    知道不是从宫里传出去的,隆正帝面色好看了些,喝住了贾环的话,沉声道:“叶道星之事,朕自有主张,你再莫多嘴!”

    贾环嘿嘿一笑,站起身,从苏培盛手里拿过酒壶,先斟满一杯奉给隆正帝,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然后看向苏培盛,道:“怎么不多拿一个杯子?”

    苏培盛闻言,差点没给贾环跪下,不过还是感激道:“宁侯说笑了,奴婢哪里够资格……”

    贾环嘿了声,见隆正帝眼神阴沉的看着他,不再多言了。

    外臣结交内宦,本就是忌讳,他也不好做的太过,不然苏培盛也不好过。

    倒满酒后,贾环又盘膝坐下,对隆正帝敬道:“陛下,臣敬你一杯,唔,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主要是身体健康,臣是诚心诚意盼望您能万岁万岁万万岁!”

    本来还想对这粗鄙不文的祝酒词教训两句,可听到最后,隆正帝到底只哼了声。

    然后就听贾环又道:“您干了,臣随意……哦不,是臣干了,您随意!嘿嘿……”

    说罢,就见贾环仰头一饮而尽!

    隆正帝嘴角扬起,也喝了一杯。

    苏培盛忙又给两人满上。

    隆正帝举杯对贾环道:“贾环,朕很喜欢你。

    喜欢你的赤诚,也喜欢你的重情重义。

    能入朕眼的晚辈不多,你是其中一个。

    所以,朕希望你能有个好结果。

    记住,如果有人像怂恿宁至、谢琼他们那样,也来怂恿你造反。

    朕希望你能站住脚跟,不要被他们诓骗了。

    你大可让他们自己起兵来试试。

    朕会让他们知道,我赢秦皇室能坐稳这万里江山,靠的到底是什么……

    饮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