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宫辛 (第三更!!)
    粮食方针确定后,施世纶等人便下去准备了。

    如何调兵,调多少船,银子从何处来,该怎么运回来,一系列问题,都由军机阁和内阁两阁密议。

    其实现在朝廷最大的问题,就是缺粮。

    只要有了粮食,灾民们就不会成为流民。

    流民之祸,自前汉时,就荼毒天下。

    一场黄巾之乱,动摇了前汉四百年的江山。

    前明又何尝不是如此?

    如果那时有足够的粮食,绝不至于让李自成横行天下,卷起百万蚁贼。

    朝廷购粮的银子也不缺,张廷玉抄家抄的手发软。

    到底能抄出多少家当,贾环都说不出个准确的数字……

    待施世纶、张伯行等人下去密议具体情况后,御书房里又剩下隆正帝、忠怡亲王赢祥、贾环和苏培盛四人。

    隆正帝和赢祥皆长出了一口气。

    只要再坚持一个月,待安南和暹罗的粮食运来,最大的难关就过了……

    有了粮食,百姓们就能安定下来。

    百姓们安定下来,江山也就稳住了……

    安民的问题解决后,剩下的,就是收复西域。

    只要收复了西域,大胜捷报传回,国内动荡的基业,瞬间就会稳如泰山。

    隆正朝,也将会进入新的篇章。

    隆正帝有自信,他一定能开创出远超贞元盛世的皇朝!

    与忠怡亲王对视一眼后,这两位自年轻时便颇为相得的兄弟俩,相视一笑。

    贾环在一旁站着却有些无聊,心里想着家里的事。

    西北的商路,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只是付鼐和纳兰森若两人皆忠心耿耿,俱以全族性命相托。

    若无实在证据,不好轻易相疑……

    不过,贾环也打定主意,待回去后,好好问问他们二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西域是贾家未来的一个重要经营之地,不可大意有失。

    江南太过富庶,也太扎眼。

    贾家的手不好往里伸的太过,既得利益阶层在那里势力极大。

    而且,利益分配几乎已经固定。

    莫说贾家,纵然是皇权,在那里都难以伸展开来。

    那里就是士绅阶层的大本营。

    贾家云字号之所以能在江南立足,还是沾了薛家丰字号的便宜。

    薛家虽然日渐颓败,但在江南毕竟是老字号。

    而且当时云字号开建时,掌柜和伙计都是薛家的人。

    别人还以为薛家另起了炉灶,因此才没有围剿。

    待反应过来后,云字号已经立足了脚跟。

    但也只是如此了,云字号虽然依旧在南边开疆拓土,每座城里都在买地兴建商号。

    但针对云字号的围剿势力,也早已形成。

    如果云字号还像在江南那几座大城里那样,以贩卖玻璃器具及水泥为主。

    那么在其他城市里,必然会摔一跟头。

    那些做了几百年生意的人,会用各种法子,明的暗的,让云字号的商铺难以为继。

    不过……

    他们却绝想不到,那些兴建的商号,最终是要用做银行分行的。

    银行背后站着整个大秦的勋贵阶层,还有皇家,还有户部,还会有江南有数的几家巨贾。

    这才是大秦最大的既得利益阶层,如果谁还想捣乱,贾环才伏了他们……

    只是,银行是银行,云字号是云字号,两码事。

    银行能铺展开来,贾家却难。

    况且,也犯忌讳。

    因此,知根知底,且势力雄厚的西域,就成了贾环的不二选择。

    那里还完全是一片处.女地。

    虽然有无边无际的荒漠和戈壁,但同样有无边无际的平原沃土和草原。

    西域的棉花和羊毛,即使在后世,也是享誉全国。

    除此之外,还能为贾家收集到非常重要的牛骨。

    这又涉及到另一桩极大的买卖……

    凭借着这些产业,贾家在银行中的实际股份就会不断的扩大,还能带动所有人一起发财,形成一个共同的利益体。

    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退休了。

    整日里和家里的老婆们,嘿嘿嘿……

    还别说,真有点想宝姐姐那如白玉一般的身子了,折腾起来……吸溜!

    咦,不对,怎么这么安静?

    心里打了无数好算盘的贾环,忽然警醒过来,发现了不对之处。

    那皇家的哥俩好,怎么没动静了……

    眼神重新聚焦,转了转,首先入目的,是苏培盛那张纠结之极的菊花脸。

    这老东西,怎么用这种同情的眼神看我……

    再往上方一转,就见隆正帝面色古怪,眼神里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怒气,咬牙道:“敢在朕的御书房里睁着眼睛做白日梦的,你这个混账东西是头一份儿!

    还不把嘴巴边上的哈喇子擦干净,丢人现眼的东西!!”

    贾环闻言一怔,笑道:“陛下您开什么玩……”

    话没说完,就感觉到嘴角确实有些凉意,一擦,还真有……

    饶是贾环面皮厚,此刻也不由面色赤红!

    “哈哈哈!”

    这是赢祥今日第二次大笑了。

    他对面色有些难看的隆正帝道:“皇上,臣终于明白皇上为何如此善待此子了……哈哈哈!

    心思简单纯善,可谓赤子诚心,没那么多算计,真真难能可贵!”

    隆正帝闻言,面色好看了些,抽了抽嘴角,见贾环面红耳赤的站在那里,冷哼了声,道:“他没算计?他算计的还少吗?你去问问方南天,是谁把他算计成那般的?

    不过是在朕这里算计的少些罢了。”

    贾环无语道:“陛下,臣什么时候算计过您?”

    隆正帝闻言冷笑一声,寒声道:“你到朕的宫里来,喝口茶前还要先用化毒粉验一验……

    你还敢说没算计?”

    此言一出,赢祥和苏培盛的面色齐齐一变。

    隆正帝这张刻薄嘴,真真是名不虚传。

    换做其他臣子,听到这话非得吓死不可!

    贾环却哭笑不得道:“陛下,您这就有点不识好人心了。

    您问问苏培盛,臣带那瓶测毒粉进宫,是干嘛来的?”

    苏培盛赔笑解释道:“陛下,宁侯是将那测毒粉送给奴婢的,让奴婢一定要小心陛下的膳食,万不可有半分大意……

    只是这两天陛下朝务繁忙之极,连睡觉时间都没两个时辰,奴婢才没顾得上跟您禀报。”

    隆正帝闻言,面色微变,细眸中眼波闪动了下,哼了声,道:“谁知道他是什么心思……”

    贾环彻底无语了,伸手对苏培盛道:“拿来拿来拿来,快还回来!

    我统共就得了两瓶,下了老大狠心送宫里一瓶,居然还落了个居心叵测的名声……

    苏培盛你快还给我罢!”

    苏培盛哪里肯给,开玩笑。

    当日送来的那壶茶里的毒,乃是真正的奇毒,无色无味,银针根本检查不出来,不比太上皇的差……

    原本只是准备,在最后时刻安排一奴婢暴毙,再安排人闯进来阻止众人用茶。

    谁也不曾想到,竟能被贾环轻易的检查出来。

    这等手段,苏培盛佩服之极。

    贾环送给他一瓶测毒粉时,他打心底里高兴。

    要知道,隆正帝所用膳食和茶水,都要经他先偿过才能用。

    苏培盛不死,才算无毒。

    若真有人下了那种毒,苏培盛岂不死的冤枉?

    有了这瓶测毒粉,就放心的多了。

    他怎么会给……

    苏培盛赔笑道:“宁侯玩笑了!谁不知宁侯最为慷慨,送出去的东西从不收回?再说,这也算是宁侯对陛下的一片孝心不是……”

    贾环哼哼一笑,撇嘴不语。

    隆正帝觑着眼睛看他,一旁的赢祥则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对君臣。

    张廷玉说的没错,隆正帝的确是将贾环视若子侄……

    想起隆正帝宫中的情况,赢祥都有些不落忍。

    因为太上皇插手的缘故,长子赢时不得不出继出去,最终没落下好结果,生生自尽在隆正帝面前。

    这件事,对隆正帝是一次极大的打击。

    而更大的打击,却来自赢历。

    当日铁网山之变,赢历分明可以瞬时解决赢时和宗室一伙子,因为赢时最大的底牌,蜀中侯世子傅安,其实是赢历的人。

    他们的反水,让他们妄图干掉赢历的计划成了笑话。

    但是,赢历非但一直困而不杀,坐视中央皇帐被围攻不救,反而还派人从皇帐处抽调走了五百兵马。

    其心何意,不问而知。

    再加上赢时之死与他有关,最后甚至率先带兵逃走……

    一系列的表现,让这对本就亲情淡薄的父子,更无一丝父亲亲情……

    隆正帝倒是还有一子,名为赢昼。

    可此子之荒唐……还不如寻常百姓子,且看到隆正帝,也畏之如虎,半句话不敢多言,更别提亲近……

    如此一来,堂堂大秦帝王,连一个能亲近的晚辈都没有。

    而这时,屡屡相助于隆正帝,为其解忧,又不怕他,关键还没甚野心的贾环,就填补了这份空白。

    赢祥可以看的出,尽管隆正帝对贾环还不是完全信任,底下多有手段防备。

    但从感情上而言,确实是将他视若子侄了。

    只要贾环没有什么大逆不道的想法,一世富贵定然无忧。

    至于如何能让贾家和天家联系的更近呢?

    赢祥脑海中,浮现起了那道若隐若现的身影,和那道百转千回也难忘记的声音……

    只是,看着贾环那张无所畏惧的脸,他又暗自摇头苦笑了声。

    亲王之尊对旁人而言,的确贵不可言。

    可对此子……

    不过,加强天家和贾家的联系,也不一定非要走他这条路。

    正在赢祥联想谋划时,忽然,从外间走入一人,正是中车府主事朱正杰。

    他面色有些凝重的匆匆走来,走到隆正帝跟前,小声道:“主子,慈宁宫打发了几波人,要前往孝陵去看忠顺王。奴才都拦了下来,可……可太后娘娘却要宣奴才进宫问话,奴才怕……”

    朱正杰怕什么?

    自然怕太后当场命人将他杖毙。

    皇太后虽然如今被“养病”在慈宁宫,可要杀一个朱正杰,谁都指摘不了什么。

    朱正杰不过是宫中奴婢,天家家奴,猪狗一般的东西。

    惹怒了皇太后,杀之便杀之……

    所以,他才这么慌张的跑来求救。

    解决粮食之忧后的喜悦,在隆正帝心中一扫而空,面色黑沉了下来。

    她怎么就不能安生一点呢?

    细眸中闪烁着暴怒的目光,让朱正杰看的都有些害怕……

    赢祥也担心隆正帝脾气上来了再对着干,忙道:“皇上,还是臣去看看吧……”

    隆正帝深吸一口气,寒声道:“十三弟,你去告诉她,若她还想她小儿子活命,就给朕……”

    “皇上!!”

    赢祥陡然提高了声音,打断了隆正帝惊世骇俗之言。

    有些事,能做却不能说。

    否则传出去,顷刻间就是轩然大波。

    隆正帝又长叹息一声,有些颓废的摆摆手道:“去吧,十三弟去看着办吧。

    带上贾环,让他带人,将慈宁宫里的那起子贱婢们,悉数捉拿,杖……流放!!!”

    贾环刚要开口,就见隆正帝一下瞪了过来,厉声咆哮道。

    贾环不作声了,与生母闹到这个地步,却也是个可怜人……

    ……

    ps:第三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