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二十九章 要人(第二更!)
    看到贾宝玉低下头去,贾环甚至能清晰的看到,晴雯眼中的神采,在那一瞬间破灭……

    也许在她看来,这只是一次与寻常没两样的拌嘴。

    她和宝玉吵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宝玉气成这般,更是常有的事……

    他时常悲春伤秋,顾自流泪都常有。

    和人拌嘴吵不过,也常常会气的歪嘴。

    但转过头来,还是宝玉先伏低做小赔不是,说软和话……

    也正因此,她才会那样的衷情于他……

    以为,他最懂女儿家的心,他不会轻贱于她的身份……

    所以,即使她和宝玉吵嘴被老太太撞见后,当场使人打了一耳光,宝玉没有吱声,她也只以为他是在气头上而已。

    他是爷们儿,有气也正常,气过就好了……

    哪怕被捉进荣庆堂内,再次被打,他还是不出声,她也可以为他找理由。

    宝玉最孝顺,不敢驳斥老太太的意思……

    可是现在,当贾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贾宝玉说出缘由……

    他并不说。

    而看到他注意到她脸上的伤,眼睛里流露出的那抹惋惜心疼时,晴雯心里还是热了起来,他终究还是在意她的,以为他就要为她说话。

    只要他能说一句话,不管有用没用,晴雯都认了。

    这辈子,生是他的人,纵然被打死,也当他的鬼……

    可是,他又垂下了头去……

    为什么呢?

    这些年的温情细语,这些年的耳鬓厮磨,这些年的欢笑与泪水,都为空吗?

    在这一瞬间,晴雯似乎想明白了许多。

    宝玉方才的惋惜和疼惜,不是在心疼她这个人,而是在心疼她这张脸。

    这张好看的脸伤了,就好比他喜爱的花儿被风吹败了,让他心疼一般。

    但这和花儿本身无关。

    即使花儿死了,还有其他的花儿可看。

    这朵花儿,根本没有它自己想的那样重要。

    他也远没有她想的那样喜欢她……

    念及此,面色苍白的晴雯,也默默的垂下了头去……

    连姊妹们都能感觉到晴雯身上浓浓的哀伤气氛,一群心思敏感的女孩子们,纷纷红了眼圈。

    但就在这时,却传来某个坏人的笑声……

    “呵呵……”

    不止贾家姊妹们惊异的看向贾环,连贾母都气道:“好端端的,你笑什么?你敢嘲笑你宝哥哥,我可不依!”

    看来薛宝琴拒亲一事,让贾母受刺激不小,有些敏感的草木皆兵了……

    贾环连连摆手笑道:“老祖宗,您也是见多识广的,经历过多少事,怎么就为了区区这事气成这样?

    不过是一件小儿女闹别扭的小事罢了,总角小儿过家家一样,何曾就要闹到这个地步?

    要我说,干脆让他们回去自己解决罢了。

    您信不信,过不了两天,就又好了。”

    “那绝不可能!”

    贾母断然拒绝道:“这种不知尊卑的贱婢,如何还能放在宝玉屋里?还不生生将你宝哥哥气死?

    你是当公做侯,为官做宰的,自然看不上这些小事,也没人敢跟你呲牙。

    可你宝哥哥不同。

    他心里太软太善良,下不了狠心罚这些没规矩的丫头……”

    贾环绕过贾母,身子向前探去侧着头看向贾宝玉,笑道:“二哥,你说呢?”

    贾宝玉闻言,犹豫了下,又抬头看了眼披头散发,垂着头木然跪在那里,身上没有一丝生气的晴雯,然后深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摇了摇头……

    这一幕,让许多人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这并不符合贾宝玉的性子啊,不过一次拌嘴,何至于此……

    贾环忽然想起一句话来,一句他都不知道何时记在脑海中的话:

    轻仇者寡恩,轻义者寡情,轻孝者,最无情。

    贾宝玉从不记仇,他和谁都不生气,即使拌嘴,也是过了就过了,转过头还给人伏低做小赔不是。

    他脑海里没有一个仇字。

    他也无所谓义气,否则他不至于至今都没问过秦钟的消息……

    而原著世界里,当忠顺王府长史上门索要蒋玉涵的消息时,他被贾政一喝,也就随口卖了……

    至于孝,就更不用提了。

    王夫人被圈在后院深宅里的庵堂里礼佛,除了月初和十五,贾宝玉从不去探望……

    宫里的嫡亲大姐,一手教养他识字长大,他也没甚亲情。

    如此算来,这三样,他似乎都占了……

    如今看来,确实不假。

    看似多情,却最无情。

    这一幕,旁人看来惊异难以理解,可在贾环看来,却又合情合理。

    前世,晴雯已经病的起不来床,却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婆子们生生拖出了,没熬两天就死了……

    贾宝玉,又何曾说过什么,求过哪个?

    更何况现在这般……

    贾环微微摇摇头,又看了眼下面愈发没有生气的晴雯,担心这个性子刚烈的丫头回去后再想不开……

    想了想后,对贾母道:“老祖宗,这样吧,幼娘跟孙儿说了几回,要我给找一个知根知底儿的粗使丫头。

    既然这个丫头不知礼,敢跟主子吵嘴,就让她去给幼娘做粗活吧。

    呵呵,老祖宗不用担心她敢跟幼娘吵嘴,幼娘会武功,一下就能卸掉她的下巴……”

    贾母闻言,这才算满意,只要这不懂规矩的丫头不在宝玉房里就好。

    不过她却不傻,觑眼看着贾环,道:“就知道从你宝哥哥这里划拉人,你要走他一个,得还他一个好的!”

    贾环呵呵笑道:“好好好,现在城外到处都是灾民,我让人买两个标致的,送到老祖宗这里调理上一年半载,再送给二哥。

    一来也算是做善事,二来也,还他一个人情。

    老祖宗,这次人你可亲自调理好了,再出了今天这样的乱子,板子可打不到孙儿头上了!”

    贾母闻言哼哼一笑,道:“不打你打哪个?你送的人,就打你!”

    贾环哈哈一笑,然后就见贾宝玉看着他欲言又止……

    贾环眉尖轻挑,道:“二哥,你有事?”

    贾宝玉干笑了声,道:“三弟,你也别从外面买了,我觉得,你屋里的……”

    “咳咳!!”

    贾宝玉话没说完,就被贾母的连声咳嗽打断了。

    贾母歪过头,连连给贾宝玉使眼色。

    其实她不给贾宝玉使眼色,贾宝玉也不敢说下去了。

    见贾环的眼神陡然锋锐如刀,唬的他脸色一下就变了,然后委屈的垂下头……

    他又没打算问贾环要白荷、董明月那两个神仙妃子一样的标致人,他只是想要香菱罢了。

    谁知道这个三弟这么霸道,从他屋里划拉走了晴雯,却连个香菱都不舍得给……

    “好了,你宝哥哥不过是玩笑罢了。你可不许欺负他……”

    贾母见贾环面色淡淡,眼睛直视着脑袋快垂到胸口的贾宝玉,忙心疼的打圆场道。

    贾环这才收回目光,淡淡的道:“二哥,我不是小气之人,你是我的同父兄长,我理应敬着你。

    你要银子、要古董珍玩,要宅子要田地,什么都可以送你。

    但是,有两样东西,却绝不能给你!”

    听到贾环的话和他斩钉截铁的语气,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想听听,贾环到底最在乎什么……

    “第一,是先祖留下来的余荫。

    如今世事艰难,就在此刻,外面不知有多少世家大族被阖族抄家流放,满门问斩的都有。

    所以,我不能把这份家业交到你们手里,不是我贪图富贵,而是我不放心。

    第二,就是我屋里的女人。

    除非我死了,否则,谁也动不得她们。

    记住了吗?”

    贾宝玉闻言,真真是满心委屈。

    多咱问你要过贾家的爵位,谁稀罕?

    又何曾打过你女人的主意……

    “记住了没有?”

    就在贾宝玉满肚子委屈腹诽时,贾环再沉一分的声音又传来。

    贾宝玉闻言,冷不丁打个了激灵,忙道:“记住了……”

    说罢更觉得委屈,落下泪来。

    这还了得?

    贾母见状心疼的要命,当即赶起贾环来:“快去守着你的体面和老婆过去吧,别在这里欺负我的宝玉!去去去去……”

    听着贾母一迭声的撵他,贾环哈哈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叠纸契来,道:“老祖宗,今儿孙儿可是准备给二哥送大礼来的,您若是赶我离了这地儿,这大礼孙儿就不送他了啊!”

    贾母闻言一怔,道:“谁稀罕你的大礼……什么大礼?”

    贾环哈哈笑道:“昨儿不是才说的嘛,您老封君偏心,要提前给二哥还有兰哥儿他们预备产业。

    正巧,咱们府西边有几户人家,原也是侯门府第,可子孙不肖,丢了祖宗的爵位,又败尽了产业。

    在户部借的亏空还不上,眼看要抄家了,就求到孙儿门下,要卖宅子。

    原本孙儿手里没钱,打算再等等,幸好宝姐姐昨儿给我封了个大红包……

    孙儿就将那几户人家的大宅子都买了下来。

    老祖宗,不是孙儿吹,如今西城可没多少空地儿了。

    您要是不稀罕这个,待日后,二哥只能去东城或者南城寻摸宅子去了……”

    贾母闻言,憋了口气,老眼横了贾环一眼,恼道:“哪个不稀罕了?拿来我瞧瞧!”

    贾环又哈哈一笑,将手中的房契都给了她。

    家和万事兴,老太太已经将贾家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了他,他又怎会吝啬这些?

    只要阖家高兴就好。

    当下,他陪着贾母扒拉起房契来。

    又给他分说哪家离贾府最近,哪家的后花园最好看……

    不一会儿,贾母就没了先前的恼意,高兴的挑选起来,时不时还和薛姨妈商议一下,再问问贾宝玉的意见。

    贾环抽出空后,对下面的李纨使了个眼色,让她将晴雯,送去东府,交给公孙羽……

    李纨正感激贾环为贾兰筹办家当,见此,哪有不依的理,就上前叫起了木然的晴雯,悄声带她出门而去。

    看着晴雯离去的背影,的丫头们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若是晴雯被赶出贾府,自然是祸。

    可却被三爷给收进了房……

    尽管,这不算收房。

    可是,贾府上下哪个丫头不知道,东府的公孙姨奶奶,身边还没跟前人。

    不知多少丫头眼巴巴的惦记着这个位置。

    也有许多家生子出身的丫鬟,家里的老子娘想方设法,托人说情,想为自家女儿谋了那个位置。

    真要当上了公孙姨娘的跟前服侍丫鬟,日后,三爷和姨奶奶在闺房里过夜,贴身丫鬟也是要跟着服侍的……

    总说不准,就会有机会成为通房。

    姨娘她们不去妄想了,可哪怕只是成为通房,也是极了不得的事。

    若是再邀天之幸,能生下一儿半女,立刻就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为真正的主子。

    这是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啊!

    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来形容都一点不夸张!

    可谁知,多少人家盼破了头都没盼到的好事,竟就这般落到了这个犯了大错的丫头身上。

    念及此,不知多少大小丫头心里都又悔又恨……

    早知如此,刚才她们就站出来替晴雯担起这个罪名了。

    不就是挨两巴掌嘛,就是再多打几下也值得了……

    一旁处,袭人怔怔的看着消失在珠帘后的那道身影,心中百味复杂。

    这个被她压了这么些年的丫头,如今终于走了。

    可惜,却走到了她的头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