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二十五章 内贼!
    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

    尽管贾环不用装疯卖傻,古文造诣也不高。

    可是,这两句诗,前世读过许多遍红楼的他,还是知道的。

    作为史湘云和林黛玉两人的终极归宿,这两句诗,才是她们的切身判词。

    侠气,爽朗,高洁,聪慧的史湘云,不正是一只仙鹤,遗世而独立吗?

    而林黛玉,便是冷月下的那抹凄美之极的花魂……

    一个最终孤独无依的飘荡于寂静无声的寒塘之上,一个则凄凉的被埋葬于冷色哀绝的银月之下。

    何等让人心碎,何等让人心伤……

    因此,当史湘云发出谶语一般的喃喃之言,让贾环心中一震,顿时紧张了起来。

    他抱紧史湘云,关心道:“云儿,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顺心,过的不好?还是哪个欺负了你?”

    问到最后一句时,原本温柔的语气里已经多了一分凌厉之意。

    史湘云心思敏锐,感受到贾环话里的严厉后,先是一怔,随即就反应过来,继而“噗嗤”一声失笑出声。

    她转过身,看着眼中厉色还未消退的贾环,好笑道:“环哥儿,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贾环心里其实已经松了口气,知道她无碍,可面上却愈发严厉,寒声道:“云儿,你莫要欺为夫没有文化!!

    寒塘渡鹤影,意思不就是……

    就是听着就让人不落忍!!

    若非哪个欺负了你去,你又怎会忽然念这诗?

    所以一定是哪个不开眼的欺负了你,委屈了你去!

    到底是哪个丫头还是婆子?

    你只管说出来,我一定给你做主!

    敢欺负我心爱的云儿,看我捶不死她们!!”

    “哈哈哈!”

    史湘云笑时,从不会和其她女孩子一般,用绣帕紧掩芳口。

    她笑,就是张嘴大笑,有时还会仰头大笑,想笑就笑……

    从没人说过她粗鄙,反而觉得她本该如此爽快。

    只听她爽朗的笑声,就让人心里一宽。

    这一点,林黛玉虽开过她玩笑,但私下里不止一次羡慕的赞过她。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份心性的。

    不过,史湘云此次不止笑的欢快,心里也是极甜蜜。

    她明白,贾环肯定是听说了什么后,特意来给她镇场子的。

    史湘云摇头笑道:“你可别多想,好端端的,谁会欺负我?

    不过是刚才看到了那只鹤儿飞过了池塘,顺口就念了出来,哪里就那么多事?”

    贾环低头看着她明亮的大眼睛,柔声问道:“真的?”

    看着贾环柔弱之极,也宠溺之极的目光,史湘云的面色也柔和了许多。

    秀美的面容,在晚霞的映衬下,显得愈发娇艳。

    她睁着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点点头,俏然一笑道:“自然是真的,我何曾说过假话?”

    贾环闻言,弯起了嘴角,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史湘云。

    双手轻轻捧住了她的脸,一点点仔细的端详着。

    光洁白皙的额头,顺而有型的眉毛,亮晶晶的一双大眼睛,挺直而秀美的鼻子,还有那张,不抹而红的唇。

    慢慢的,慢慢的,贾环一点点靠近,直到印上了那片柔软的唇儿……

    ……

    “呼!”

    不知过了多久,史湘云终于避开了贾环贪得无厌的索吻,将嘴巴解救出来后,大口喘息了声。

    又一巴掌拍掉了在她胸前作恶的臭手,随即,投身在贾环的怀里,主动反手抱住了贾环宽厚的腰背。

    经过一番激烈的缠绵悱恻后,她此刻更想享受片刻静谧而幸福的时光……

    “不许乱动了!”

    感到胸前作恶的手依旧不死心,又往腰下探去后,面色羞红的史湘云气的在贾环胸口狠狠咬了口后,凶巴巴的道。

    “嘶!”

    感受到胸前剧痛,贾环倒吸了口冷气,“花容失色”的叫惨道:“完蛋啦!!咪咪被咬掉了……”

    “噗!”

    史湘云都顾不得恶心,一口喷笑出来后,就开始对贾环抱以王八老拳。

    贾环转身就跑,史湘云则追在后面穷追不舍,还叫嚷着让他站住,她要把贾环的衣服给扒了,想看看到底咬掉了没有!

    一双人儿,就这样一个追一个逃,在山脊之上,围绕着巨石,转了一圈又一圈,洒满了欢声笑语……

    跑了不知多久,绕了也不知多少圈后,夕阳早已落山,一轮明月业已当空。

    月朗星稀!

    贾环终于让上气不接下气的史湘云给逮住了。

    虽然没有扒掉衣服看有没有咬掉,却也在头上身上一阵蹂罹……

    贾环四仰八叉的躺在松旁的大石上,晒了一天的石头,就算入了夜,还是有些烫。

    史湘云也想躺上面休息一会儿再下山,可贾环哪里舍得让史湘云被暑气烫着,就让她躺在他身上。

    史湘云侧躺在贾环怀里,靠着他,银月笼罩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似愈发明亮,下巴支在贾环胸口,眼睁睁的看着他。

    贾环一手枕在脑后,一手轻轻的摩挲着史湘云光洁的脸颊。

    听着山间林中偶尔传来的鸟鸣,山上显得愈发寂静了。

    无声而动人。

    “环儿,我们会永远这样下去吗?”

    史湘云目光柔软的看着贾环,轻声问道。

    贾环摇摇头,笑道:“当然不会,怎么可能,再休息一会儿,我们就要下山了……”

    “呸!”

    史湘云羞恼的看着贾环,啐了口。

    还把他放在她脸上的手打开。

    这可恶小贼,分明知道她在说什么,偏偏胡搅蛮缠!

    贾环哈哈一笑,又赖着将手蹭在人家脸上,不再胡扯,柔声道:“我不知道永远是就多久,所以我不能给出做不到的保证。

    但我可以确保的是,在我呼吸停止前,我会用尽所有的努力,让你平安、幸福、快乐……

    这是我努力的动力,也是我努力的目的。”

    史湘云闻言,这才满意的抿嘴一笑。

    不过,随即她又侧过头,目光看向远方的夜空,轻声道:“环儿,林姐姐帮了你那么大的忙,给了你那么些银子,宝姐姐也一样,只有我……帮不了你什么的……”

    又怎么会不在意呢……

    她可以不在乎她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却不能不在乎她比不上别人对贾环的好……

    贾环却呵呵笑道:“你应该记得,当初我最先跟老祖宗求的人,是你吧?”

    “嘿嘿!”

    这个史湘云一辈子都忘不了,也是她最幸福最得意的回忆。

    贾环声音温柔而坚定的道:“云儿你是最懂事的,我就不婆婆妈妈的说一些有的没的的话来哄你了。

    你趴在我的胸口,我相信,你一定能听懂我的心声。

    从最初的最初,从看到你这双明亮的眼睛开始,你就是我这一生最想陪伴的人。

    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认定了你。

    生活中虽然总会有些不可避免的挫折,但你一直都很坚强,做的很好,比我更好。

    这也是我最爱你的地方。

    很多时候,在我很艰难的时候,你的笑声,就是我力量的源泉。

    所以,我希望你能长长久久的快乐下去……”

    静谧的夜空下,贾环有些低沉而又柔弱的声音,缓缓入耳。

    史湘云闻言,明亮的大眼睛中,忽然落下两滴晶莹的泪珠。

    不过,她没有让贾环看到,趴在贾环衣服上蹭了蹭,然后翻身站了起来,笑道:“快下去吧,再不下去,翠缕那傻丫头就该摸上来了!

    她胆子小,一个人上山回去要做噩梦!

    而且,你今儿才从宫里出来,总还是要去公主府走一趟的。”

    贾环闻言,失笑道:“你倒是贤惠……走吧,咱们下山。”

    史湘云听他转的那么快,说的干脆,气的朝贾环腿上踹了两脚,转身就走。

    贾环见状,哈哈一笑,一个箭步上前,抄起了正快步行走的史湘云,在她的惊呼声中,横身抱起,然后身形闪现,竟没从石阶小径上下山,而是在山脊最前的崖上,往一块大石上轻轻一点,便抱着史湘云,如凌空飞渡一般,纵身飞了下去。

    只是,他对劲的领悟到底没有董明月深,不能像她一样,可以潇洒飘逸的在树梢上借力而行。

    他落在一棵大树前,在树干上一点,以卸去飞降低之力。

    就听“咔擦”一声,竟生生踩断了那棵树。

    不过,人也平稳的落在地上,继续飞速前行。

    即使远没有董明月那也凌空上山时的飘逸,可此行带给史湘云的刺激也是无与伦比的。

    普通的闺中女儿家,怕是一辈子都不会经历过这种刺激……

    感受着从高处骤然而落的心跳,听着耳边隐隐有风声呼啸,史湘云用手紧紧的捂着嘴巴,强忍着才没有尖叫叫出声。

    看她红扑扑的俏脸,倒是比之前亲吻还要鲜艳……

    几个起跃间,再站稳后,两人已经到了半山处的云来阁。

    正好看到了两个提着宫灯,准备上山的小人儿。

    一个自然就是久等湘云不归,急的不得了的翠缕。

    另一个……竟是小吉祥?

    贾环奇道:“小吉祥,你怎么在这里?”

    小吉祥大眼睛先看了看贾环和史湘云出来的地儿,那可不是正道。

    然后才转头看向贾环,惊叹道:“厉害了我的爷,你们大半夜的钻树林子耍啊?”

    “呸!”

    史湘云气笑着啐了口,上前揉了揉小吉祥的脑瓜,笑骂道:“没句好话!谁半夜钻树林子玩儿?”

    小吉祥提高了点玻璃宫灯,看到史湘云艳若桃花的脸,目光忽然变得高深莫测起来,一副“我是过来人,我懂”的神色……

    史湘云见之,生生被她逗的没了脾气,揪了揪她的圆脸,不再理她,看向一旁正抹泪的翠缕,笑道:“你哭什么?”

    不问还好,人家只是无声的抹泪,这一问,翠缕小丫头竟是哭出声来,满满的委屈和害怕:“姑娘,你上哪里去了?我……我等了好久都没等到……我害怕……”

    史湘云笑道:“我就在山上啊,你不是知道吗?害怕了怎么不去寻我?”

    翠缕委屈道:“天黑了,我不敢……”

    史湘云道:“那你怎么找到小吉祥的?”

    翠缕道:“是小吉祥来寻三爷,正巧遇到了,她见我急,就要陪我一起去找姑娘。

    她说她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就算遇到狼,也可以打败,让我不用怕,她会罩着我……”

    “咯咯咯!

    一旁处,小吉祥得意的笑出声。

    双手抱在怀里,双腿交叉着,小身子重心靠在了贾环身上,自然而亲昵……

    史湘云见之笑道:“倒是懂事了许多……喂,你这个站法,等你宝姐姐看到了,非得气死不可!这也是女孩子的站法?”

    小吉祥闻言,撇撇嘴,不过到底老实站好了,抬头对贾环道:“三爷,咱们也家去吧,我还担心香菱一个人在屋里会害怕哩!”

    贾环点点头,对史湘云道:“云儿,你们进去休息吧,我回东府了。”

    史湘云也点点头,看了眼得意的小吉祥,然后笑道:“环哥儿,一会儿你带着你这个活宝去公主府,让她也见识一下天家的威严,看看她在公主府里还敢不敢闹腾!”

    贾环哈哈一笑,道:“好,我试试……”开玩笑,他怎么会让小吉祥去当磕头虫……

    史湘云听出他的敷衍后,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又瞪了眼悄悄得意的小吉祥,也不由乐呵一笑,就带着还在抽泣的翠缕回了云来阁……

    ……

    “驾!”

    “驾驾!!”

    西域通往神京的漫长官路上,三骑快马连夜奔驰,片刻不歇。

    沿途每隔百里地,路边就会有驿站,不是官家的,而是贾家为了转运西域货物特意建立的。

    西北这块地儿,有武威侯府秦家三代人在这里镇了一甲子余年,真正深入其中,影响力极大。

    而贾环不仅为荣国传人,更是武威侯秦梁的义子,在这一片,自然也吃的极开。

    沿途黄沙军团的各路人马,均要卖贾家云字号一个面子。

    贾家的商号,与各路将领也都极熟,从不亏待他们。

    况且沿路设的驿站,还常会帮各路黄沙军团的将领甚至兵卒们送个急信,因此更得人心。

    所以尽管西北民风彪悍,偷抢之事不绝,可贾家的驿站,却总是最安全的。

    借此便利,从哈密卫到神京城之间的几乎每座城里,都有贾家的云字号商铺,规模或大或小。

    皆为王世清和贾芸、贾荇并李万机、付鼐等人商议而定。

    城里的商铺与城外的驿站互托,相辅相成,将贾家的势力,不动声色间,融入了西北。

    甚至,贾环都未曾亲自露过面……

    因为有这等便利,因此,从哈密卫大营出来后,董家父女和吴常三人的速度便极快。

    只要座下宝马疲倦无力了,立刻就在贾家驿站内换马。

    虽然驿站里备着的马大都只是贾家牧场上出栏的普通马匹,可由于精心喂养,也养的膘肥力足。

    虽非战马,但只是用来赶路,足矣。

    如此一来,竟不曾耽搁片刻。

    不到一夜之间,就狂飙了数百里。

    眼见天将明,三人已行到距离哈密卫大营六百多里外的嘉峪关……

    在距离嘉峪关二十里外的一座驿站内,三人驻马落了脚。

    等待城关开启……

    董明月手里有宁国府最高等的对牌,再加上她的身份,随时可调集云字号一切物资人力,黑夜叫开驿站不算什么问题。

    驿站很普通,与民宅唯一不同处,大概就是用了水泥和砖石。

    但屋子依旧简陋。

    不过,本就是路过的商队提供暂时落脚之地的,平日里也没人在意。

    叫开门进了屋后,董明月让人上了热汤,又上了几斤牛肉和烧酒。

    三人就食着。

    虽然都为武人,可这等赶路法子,也让人有些吃不消。

    更别说,董家父女俩刚刚才用这样的方式,从神京赶往哈密卫大营,连一夜都未休息,又从哈密卫大营往返神京。

    也得亏父女二人皆为武宗,即使如此,也让同行的吴常咋舌不已,认为贾家到底是当年的军中第一名门,底蕴非凡……

    心中多了敬畏,就不敢多言,况且董明月又是女眷。

    这一路行来,三人竟是连句多余的话都没说过。

    见董明月单独坐在一桌,细细的吃着牛肉,喝着热汤。

    吴常心里感慨,若是他能有这样一个儿媳妇,也就知足了。

    不过旋即又自嘲的苦笑了下,显然这是不现实的事。

    他不敢肯定这世上有几个女武宗,但他平生仅见的一个,就是眼前的这位。

    只是,就算不能娶到这样厉害的人物,可如今他有世爵在身,儿子吴恒也是武人,在都中跟着宁侯贾环做事。

    眼看吴家数十年的富贵已极定下了……

    日后,再厚着面皮央求一下大将军或者宁侯,替他儿子求一门高亲,家门兴旺指日可待!

    嘿!

    不枉老子这一辈子的拼杀!

    念及此,吴常身上的酸痛减弱了许多。

    就着烈酒,大口的吃起牛肉来。

    纵然是仲夏,可西域夜里清冷,再骑快马,身上也不免受了寒气。

    他的武道只有六品,虽也算是高手,可远不及董家父女二人。

    需要烈酒驱寒。

    三人正吃着,忽然,董千海的眉头皱起,放下了手中的牛肉,转头看向院外,面色微变,眼神凝重。

    一个呼吸后,董明月也骤然转身,回过头看向身后的门外。

    见这两人这般动静,感觉到不对劲后,吴常也跟着转过头,面色顿变!

    一个黑衣人,不知何时,出现了门外的庭院中……

    吴常脑海中顿时想起了临出发时,秦梁的话。

    面色愈发难看。

    在他看来,牛继宗等人纵然与黄沙军团有利益冲突,但那应该只是内部冲突。

    同为荣国一脉,再怎么样,也不应该到了动用这等手段的地步。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们一行人连嘉峪关都没进,就遇到了阻击的人……

    董明月看了董千海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董千海心中苦笑。

    不说他曾为白莲教教主,天下第一武宗,纵然对上少林武当这等千年名门亦不足惧。

    就算是现在,他也是天下屈指可数的半步天象之一。

    放眼天下,可当敌手者,寥寥无几。

    怎么算,也该算得上是高人了吧?

    却没想到,这一生竟栽倒在一个小王八羔子手里。

    因他而陷落黑冰台大狱不说,平生最宝贵的两样东西,也因他而失。

    一个是白莲教的数百年基业,在他被困后,群龙无首,因此而毁。

    这倒也罢了,若只是如此,他出了牢笼后,东山再起也不算什么。

    有他在,只要他愿意,白莲教散落在各处的分坛,随时可以轻松拉起。

    而害他之人,也绝难逃他之追杀!

    可是,他还有另一样宝贵的,甚至是最宝贵的东西,也落在了那个小王八羔子手中。

    这才真正拿住了他的命脉,使得他不得不为那小子奔波劳累。

    因为这小子若是倒霉死掉了,他的最宝贵的女儿,扬言也活不成了……

    老话果然说的没错,儿女都是债啊!

    心思转了转,董千海看了眼目光央求看着他的董明月,嘴角抽了抽,瞪了她一眼后,起身站起。

    这一起身,却让一旁同桌而坐的吴常面色骇然剧变!

    一股磅礴的气势骤然而起,铺天盖地的压向了门外。

    吴常不是没见过武宗,甚至还亲身经历过武宗的气势威压。

    可纵然是秦梁,其气势也绝没有现在这般恐怖。

    而且,这还只是余波……

    比吴常面色更难看的人,却是门外一直面带和煦笑容的老者。

    老者脸上多有伤疤,一只耳朵也不见了,但即使如此,风仪也极为不俗。

    看起来,倒没甚恶意。

    可是,半夜至此,不告而入,总难免心怀鬼胎……

    他见董千海一步步走来,伴随而来的,是霸道凌厉之极的气势,竟压的身为武宗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眼神先是骇然,可随即,竟又流露出大喜之色。

    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见董千海走到门口,隔着数步远,忽然开口,舌绽春雷,爆喝一声:“滚!!”

    “噗!”

    黑衣老者一口血喷出,竟就这般受了言重的内伤。

    他目光愈发骇然,面若金纸,见董千海眼中极凌厉的杀意,不敢再停留,强撑着身子,还拱了拱手后,一转身,消失不见了……

    董千海,这才又转身回到桌边坐下,瞥了眼对他讨好而笑的董明月,冷哼了声,又抓起牛肉大嚼起来……

    董明月见之,看了眼面色不解的吴常,见他目光疑惑,淡淡的道:“环郎让我们不许轻易杀人……”

    说罢,转过身坐下。

    然而,连董千海都没见到的是,在董明月坐下后,眼中的震惊和震怒之色。

    内贼!!

    内贼!!!

    秦梁口中的内贼,就在这一路的驿站中,或者说,在数位筹建掌管驿站之人中!

    ……

    ps:猜一猜,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