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寒塘渡鹤影(第三更!!)
    被薛宝钗推搡出门后,贾环昂首挺胸的出了蘅芜苑。

    神清气爽!

    看着天边晚霞渐起。

    贾环发自内心的赞美这生活,也赞美这人生。

    这才是爷们儿该过的生活……

    大榕树下,一只长颈鹿悠闲的吃着树然自得,闲看天边云卷云舒。

    都说征服一个男人,首先要征服他的胃。

    而征服一个女人,则要通过征服生命的起源地……

    贾环却觉得,在他身上,好像反了过来。

    在以前,他对薛宝钗的感观,不能说不好,但比起对林黛玉、史湘云等人发自心腑的亲近,总少了些什么。

    但今日欢.好之后,他觉得自己有些想亲近这个女孩子了,尤其在后面那一番话后。

    温顺、懂事、乖巧、体贴……

    更兼那一身白玉一般耀眼的香软肌肤……

    “呼!”

    贾环长呼一口气,命令小弟老实后,大步朝云来阁走去。

    爬山涉水……

    ……

    蘅芜苑内,薛宝钗目光淡淡的看着垂头丧气,满脸懊悔的跪在那里的莺儿,也不说话,却已经让莺儿愈发害怕了。

    说来也怪,薛宝钗从没动过她一指头,实际上薛宝钗也没打骂过哪个丫头。

    可是根本不用打骂,只要薛宝钗沉下脸不笑,眼睛肃穆的一看,薛家的丫头们没有一个不怕的。

    总感觉被那一双眼睛一盯着,就有一股寒意入体,直冷到她们心里去……

    即使跟了薛宝钗这么多年,可莺儿依旧极怕这个姑娘。

    一旁的薛宝琴见状,笑着劝道:“好了姐姐,天儿这么热,莺儿在外面躺久了……自然就迷糊瞌睡了嘛。

    我瞧她也知道错了,你就别苛责她了……”

    听薛宝琴话里有话,说了一个“久”字还加长音,薛宝钗依旧泛着红晕的面色,忍不住又浮起云霞,倒和窗子外的云霞有的一比。

    她先没好气的白了自己堂妹一眼后,才对莺儿道:“起来吧,不过再没有下次。

    今儿幸好是琴丫头,若是换个人,你以为你三爷饶的过你?

    游廊下的躺椅撤了,换成小杌子。”

    莺儿闻言,忙起身,赔笑道:“不摆凳子都行!”

    薛宝钗道:“好了,去顽去吧……明儿三爷可能要派人送冰过来,再送来就放里间。

    你打络子也不用吵吵着热了……”

    莺儿闻言大喜,又叽叽呱呱说了两句后,就出去玩了。

    待莺儿走后,薛宝钗见薛宝琴只是盯着她的脸看个不停,又红了脸,嗔道:“你少作怪!老看我作甚?”

    薛宝琴闻言咯咯笑道:“姐姐,你现在看起来气色真好,越发出落的好看了!怪不得环哥儿……”

    “呸!”

    薛宝钗闻言大羞,只是在自己闺阁里,薛宝琴又是她的亲堂妹,所以才好些,啐了口后斥道:“这也是你一个姑娘能说的话?”

    薛宝琴抿抿嘴,笑道:“你还总说他不喜你,我看他护你护的紧,第一反应就是将你护住。要是换了别人,肯定先顾自己……”

    这个时代和后世不同,后世男人赤身裸.体让人瞧都无所谓。

    这个时代,男子有时候比女人还讲究。

    尤其是那些贵人和书生。

    大夏天的也一定要穿长衫,将胳膊腿都捂的严严实实的。

    若是哪个穿个短袖、挽起裤腿,一定会被人嘲笑,竟成了乡下泥腿子了。

    青楼里时常有人被家里的母老虎母夜叉带着凶婢悍仆去捉.奸的。

    而这个时候,那些贵人们第一反应,一定是将自己捂严实,迅速的穿好衣裳,不可丢了体面。

    至于女子,露屁股就露屁股吧……

    别说露屁股,就是被家里的悍妇打死,也是常有的事。

    而这时,贵人老爷们不过说一句,是贱人勾.引的我,也就了事了……

    这种事,走南闯北的薛宝琴没少听说。

    因此,对方才贾环第一时间护住薛宝钗,不惜暴露他丑陋糟躯的行为,薛宝琴还是挺佩服的。

    论起身份地位,贾环不知比外面那些贵人们高贵几百倍。

    他能第一时间想着护住自己的女人,就这一点,就让人高看一眼。

    薛宝钗听了甜蜜,不过到底羞涩,反击道:“你三爷说了,他的贞.洁被你看去了,要你负责哩!”

    “呸!”

    这下,轮到薛宝琴羞了个大红脸,羞恼的啐了口后,脑中忽然浮现出那根触目惊心的大秦戟一样的玩意儿,唬的薛宝琴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噗!”

    见她这幅模样,薛宝钗便知道她又想起了什么,又羞臊又好笑的喷笑出声。

    也想起了之前的滋味,脸上又涂了一层胭脂……

    没外人时,薛宝琴也是一个灵动的性子,她眨了眨眼,忽然小声问道:“姐姐,你说,那是什么感觉?”

    薛宝钗闻言一怔,随即羞恼的差点赶人,板起脸道:“琴丫头,真疯了不成?”

    薛宝琴也自知有些过火,讪讪一笑。

    薛宝钗哼了声,不愿再提这茬,岔开道:“琴妹妹,你就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宝玉么?”

    薛宝琴闻言,摇头道:“我自幼便到处跟着爹爹逛,天南海北都去过了,心也野了……

    之前是为了家里,再加上爹爹生前答应了梅家。

    如今既然他们悔了亲,而薛家又重新有了起色,我也就没必要再扭着性子来……

    宝玉好归好,我却不适合他。

    与其日后相敬如冰,大家都痛苦,索性早早的说清楚。

    就算你家老太太怨我,我也认了……”

    薛宝钗奇道:“之前你怎么没这么果断?”

    之前大家都看出贾母和贾宝玉的心思,私下里几个女孩子都开玩笑问过宝琴的意思,薛宝钗也问过,不过那时候薛宝琴并没有果断拒绝。

    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薛宝琴闻言,轻轻一笑道:“环哥儿对咱家有大恩,更让人救了我娘的性命,还给哥哥寻了个好差事。

    我欠他的大情,若是他开口让我跟,我不好说不。

    万幸,他没有。”

    看着薛宝琴抿起嘴,笑的得意。

    薛宝钗也笑道:“瞧把你兴的!难不成贾家人还能逼你不成?”

    薛宝琴呵呵一笑,对薛宝钗道:“姐姐,贾家老太太,在孙儿面前慈爱,可在媳妇面前,可真不是好说话的人哩!

    纵然是凤丫头那样乖巧讨好的,对上链二哥,也一样占不到便宜。

    链二哥都如此,更何况她那宝贝命根子?

    金钏的事纵然闹到老太太跟前,板子也八成是打在金钏和那些丫头身上。

    不信,你瞧好了!”

    薛宝钗道:“那又能怎么办?哪家子不是这般?那些和儿媳孙媳亲的,你信么?”

    薛宝琴撇撇嘴,她信个鬼。

    不管是哪一朝哪一代,婆媳间也断没有比儿子还亲的。

    薛宝琴忽然感慨道:“还是姐姐你好啊……”

    薛宝钗闻言先是一怔,随即面色一下沉了下去,眼神严肃道:“琴丫头,这话也是能说的?

    再说,环哥儿又不是没有父母高堂在!

    老太太那里,又和亲孙子有什么分别?”

    薛宝琴的意思,是贾环上头光溜溜的,一个长辈都没有。

    薛宝钗跟了他后,没有严婆婆,更不用立规矩。

    这对世上的女儿家来说,简直是一种无上恩典。

    世间女儿家,在出阁前,多养在家里跟百般娇贵,可出阁入了夫家后,那日子过的,真比老妈子还艰难,每天立规矩能立到腿肿。

    这也是为何女儿出阁时,娘家总是陪送许多嫁妆,好贴补夫家。

    所求者,不过是希望女儿在夫家能活的好些罢了……

    只是,道理是这个道理,可这话哪里能说出口。

    就算大家心里都明白,可谁也不敢说出来。

    这算什么?盼夫家早点死爹娘亲长吗?

    这话传出去,薛宝琴不孝的名声算是落实了,贾母也绝不会再想她当孙媳妇。

    可她在薛宝钗这里说的,更会牵连到薛宝钗,让人以为薛家的家教门风如此。

    这绝不是玩笑的。

    薛宝琴见薛宝钗真恼了,忙吐了吐舌头,笑着撒娇道:“好姐姐,这不是在你家里嘛,又没有外人!你可别真恼我……”

    薛宝钗闻言,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随即有些担忧道:“琴儿,你这般拒绝了老太太,我担心……纵然有环哥儿在中间说话,见面了,也难免不自在……”

    薛宝琴闻言一怔,看了薛宝钗一眼后,点点头,道:“要不,我还是回南边去吧……”

    薛宝钗摇头道:“那就更露相了,像什么?”

    真要是逼的薛宝琴不得不回金陵,那贾家可就真不好看了。

    薛姨妈和薛宝钗两人在这边也尴尬……

    薛宝琴微微蹙眉,看了眼桌上的账簿,想了想,忽地,眼睛一亮,道:“姐姐,不如,我替你到下面去看看商号,如何?”

    薛宝钗闻言一愣,道:“看什么?”

    薛宝琴笑道:“看看商号啊!你家各地都有铺子,虽都有得力的掌柜的看着,可难免会有人偷懒或者耍奸。

    我打小就跟着爹爹四处转,看各地的买卖商铺,早就学会了该怎样查看铺子,怎么查账!

    你不是老抱怨西边儿买羊毛花银子如流水一样吗?

    我就当一回你的钦差,去查查看他们到底怎么办差事的!

    顺便还能再去西海沿子看看……

    姐姐,如何?”

    女儿家的心都是敏感的,薛宝琴更是蕙质兰心,又怎会听不出薛宝钗话中的意思?

    短时间内,不止贾母、贾宝玉见她会尴尬,贾环又何尝不是?

    而且,偏她以前对薛宝钗闺中密语时说了许多对意中人的期望,每一条都和那人极相合。

    今天再说起对金钏的同情,就又中了一条。

    薛家已经有一个女儿嫁给贾环了,还是做妾。

    若是再进一个薛家女,旁人不说,光薛宝钗就受不了。

    与其留下来让大家都不自在,还不如借此先离了这尴尬地儿,去曾经极想去过的地方,再走走看看……

    因此,薛宝琴提出了这个建议。

    薛宝钗闻言,想了想后,缓缓点点头,道:“若是没别的法子,也只好先这样了。不过,我要先和妈商量一下,再跟环哥儿借几个侍卫护着你,不然我可不放心……”

    薛宝琴呵呵一笑,点点头谢过……

    ……

    就在薛家姊妹两人说着私房话时,贾环也终于从云来阁的山阴面爬上了山。

    山间有一老松,苍劲蜿蜒。

    松边还有一巨石。

    石上,一仙鹤独脚而立,轻轻的用鸟喙剔着脖颈间的翎羽。

    优雅自得。

    然而,这些都不能让贾环一眼而定。

    让贾环刚爬上山,一口气都没松,入目处便不愿移开目光的,是山脊边缘,迎风而立的那道姣美身影。

    遗世而独立,孤影而不羁。

    贾环悄悄的走了过去,靠近后,一把抱住了那道身影。

    那人惊呼一声,转过头待看到身后之人后,转身一拳……

    贾环嘴角抽着冷气,道:“云儿,你干吗打我?”

    史湘云气恼道:“你干吗吓我?差点没吓死!”

    贾环幽怨道:“你站在这里这么危险,万一我一出声,你掉下去,我岂不是也要跟着去死?”

    “呸!”

    史湘云没好气的啐了口后,道:“我岂会那么胆小?你吱声,我自然就转头了。偏你做贼做惯了……”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云儿,我都找你半天了,你怎么在这里?”

    史湘云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环,道:“你这是去哪里寻我了?”

    贾环正色道:“先去了林姐姐那里看看,没找着,就又去了宝姐姐那……哈哈哈!别打别打!我是有正事!”

    出卖宝玉没有一丝心理负担,婆婆嘴就又把那些八卦烂事儿说了一遍。

    史湘云抽了抽嘴角,道:“随他们怎么样好了,宝哥哥也真是的……”

    说罢,轻轻一叹,又转过身,靠在贾环怀里,眺望远方。

    她素来不愿背后说人长短,都是当面说……

    晚霞遍天,整个大观园都蒙上了一层红纱一般。

    之前两人的打闹,惊动了巨石上的仙鹤,从山巅起飞,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落在了沁芳亭附近的水池边,曲颈啄了口水后,忽又扇动翅膀,横越了整个水池,飞进了西面的竹林……

    看着这一幕,史湘云眼神微微茫然,若有所感,喃喃念了句:“寒塘渡鹤影……”

    ……

    ps:第三更!!啥也不说了,我感觉快被掏空了,求个订阅买串烤腰子补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