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二十二章 谣言
    “紫鹃,你在这做什么呢?”

    刚穿过翠障,上了沁芳亭,就见亭子内,一个身着紫色裙衫的女孩子坐在那里,手里拿着几缕月白绸线编织着什么。

    不是紫鹃又是哪个……

    本来这很正常,可是现在这个天儿,可不是温春凉秋,正是暑中啊。

    见紫鹃额头上都浮着一层盈盈的细汗,贾环莫名问道。

    紫鹃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道:“三爷说呢?”

    贾环想了想,顿时明白过来,哈哈笑道:“怎么不派雪雁那丫头来?”

    紫鹃气道:“那个傻丫头要在这候着,非得一直往门口望着不可。若是让人看了去,还不知怎么嚼舌根呢!”

    贾环道:“你这样,不也一样?”

    紫鹃没好气道:“怎么一样了?我坐在水边,自己打络子,谁敢说什么?”

    “高!紫鹃姐姐真是高!”

    贾环笑眯眯的竖起大拇指,赞扬道。

    紫鹃闻言,噗嗤一声笑出声,嗔道:“三爷这法子还是去和我们姑娘使吧,也就她吃你这一套!”

    说着,自己收拾了收拾行头,就准备回潇湘馆。

    贾环忙道:“紫鹃姐姐,你继续打啊,回去作甚?半途而废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开玩笑,每次好事都被这丫头片子给搅和了,贾环哪里愿意让她回潇湘馆。

    紫鹃气笑道:“三爷,您可真是……姑娘还小呢!”

    贾环撇嘴道:“十五曰豆蔻,十六曰破瓜,哪里还小……”

    “呸!”

    紫鹃闻言,面色大红,羞的简直想拿刚打的络子把贾环干掉。

    啐了口后,扭头就走,可走了两步,又转过头,瞪着贾环道:“三爷,我们姑娘身子骨弱,比不得别人,可不能那么早就……

    你……你若是实在想,就……就找我先将就着吧……”

    说罢,紫鹃一张脸红的简直快要滴出血了,眼睛里更是浮起了泪花儿。

    贾环见状唬了一跳,忙道:“紫鹃,你可千万别多想。

    就算林姐姐现在愿意,我都不舍得。

    我还想让她长长久久陪我一辈子呢,哪里就舍得早早的伤了她的身子。

    你这般好,我也敬着你,再不会欺负了你去。

    再说,我又不是色中饿鬼,哪里就到这个地步了……”

    紫鹃闻言,这才作罢,不过到底羞的不行,垂下头,轻声道了声谢后,迈着碎步往潇湘馆快步走去。

    贾环看着她的背影,暗叹一声,林姐姐虽然没了父母双亲,亦没有姊妹兄弟,可能有这样一个忠婢护着,倒还更强一些也说不定呢……

    看着紫鹃就要转进竹林里的青春摇曳的身姿,贾环心里忽然一动,咦?

    这小娘皮刚才说啥来着,可以先找她?

    ……

    凤尾森森,龙吟细细。

    千百竿湘妃竹环绕着潇湘馆,纵然极热之夏,也蕴出了几分阴凉意。

    竿竿翠竹映潇湘。

    鹅卵小径曲折,尽头处是一带粉恒。

    院墙根下有隙涓涓清流,自后院而来,环绕前院,又盘旋竹下而出。

    贾环走过小径,上了曲折游廊,进了潇湘馆后,就见外间只有紫鹃一人在,背对着门,坐在一张榻几上还是打着络子……

    贾环推门而入时,她手似顿了顿,不过没有回身。

    贾环也不扰她,一个女孩子,能说出那种话,内心的激荡可想而知。

    贾环很尊重她。

    转身进了里间,就见月洞窗内设着一张宽宽的妃子软席,身着一身翠色的林黛玉,正慵懒的躺在上面,似在睡觉……

    斑驳的竹影透过粉色窗纱挥洒进来,投影在地面,也投影在了林黛玉婀娜的身姿上。

    已经十五岁了,正是女孩子最好的豆蔻年华。

    青春、美好……

    让贾环比较自得的是,经过他的努力,还有幼娘高绝的医术,使得林黛玉不复前世那般稍微行动些便娇.喘吁吁,体弱多病。

    如今的她,尽管生性还有些弱,但已经不是什么病秧子,能离了药了。

    更不会整日里无故流泪,倒是顽皮玩笑的时候占了多数。

    看着光影下,“睡”的香甜的林黛玉,贾环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嗯……”

    一声轻吟,林黛玉似睡醒了般,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双眼睛似两泓蒙雾冬泉般,眸光清亮灵动。

    只是不知为何,眼神有些“不善”的看着贾环,眯着眼……

    杏眼微饧,香腮带赤。

    贾环呵呵笑着走了过去,一点也不见外,坐在软榻上,用屁股把人家林美人往一边拱了拱,道:“林姐姐,往边儿移一移,给我让出个地儿,让我也歪一歪。”

    林黛玉被贾环的臭屁股拱的花容失色,连忙往边儿靠了靠,娇滴滴的“怒”道:“你这会儿子来这里做什么?扰了人家的清梦不说,还不知羞,占人家的地儿。”

    贾环脸皮厚,唾面自干,懒洋洋的躺了下去。

    只是他太高,腿太长,只能将腿半耷拉在榻下面,双手抱在脑后,枕在林黛玉的香枕上,一脸的浪样,呻.吟道:“哎哟我的姐!可能找个地儿能睡一觉了。

    宫里真不是人待的地儿,我已经坐着眯了三天了!

    我的老腰诶……快快快,快给我捏一捏!”

    “呸!”

    看着贾环扭巴着脸,躺在那里折腾,林黛玉没好气的啐了口,可看他那副可怜样儿,又忍不住心疼。

    伸出一双嫩白小手,在贾环结实的腰间捏着,一双眼睛还是没好气的看着他,正好与他看来的目光对视着……

    一阵风儿吹过,拂的外面的翠竹叶子“窸窣”作响。

    暖风进屋,带着缕缕竹香,穿过了两人的视线,掠起了林黛玉腮边的一缕青丝……

    “林姐姐……”

    在微醺的气氛中,贾环柔声唤了声。

    林黛玉目光愈发柔和,一双灵气盎然的眼睛,愈发如泉水流动,看着贾环,轻轻的应了声:“嗯?”

    贾环再道:“林姐姐,你捏小鸡儿呢?能不能用点力气啊?”

    “呀!”

    见粉黛一般动人暖心的气氛一扫而空后,林黛玉勃然大怒,恼的要去撕贾环那张讨厌的嘴。

    贾环哈哈大笑着,也不用手挡,就晃着脑袋,到处躲林黛玉那双小手,竟成了躲猫猫的游戏。

    林黛玉捉不住他那张油嘴,就用一双小手在贾环的脸上乱哗啦,一会儿摸眼睛,一会儿捏鼻子,一会儿揪耳朵,也乐得“咯咯”笑出声,倒也不管那张大脑袋,悄悄的枕在了她的腿上……

    见贾环闭着眼睛装睡,不和她玩,林黛玉气的嘀咕道:“要睡刚才不睡,偏这会子人家醒了才睡,讨厌的家伙!”

    话虽如此,却不再折腾贾环那张脸了,连说话的声音都不大,只是静静的看着。

    却不料,一番好意白使了,贾老三枕着林黛玉微微丰腴的大腿,忽然“嘿嘿嘿”的乐了出来,表情极其浪荡……

    “呸……唔……”

    林黛玉大怒,正低头啐了口,却不妨一只大手闪电般探到脑后,按着她的头,迎上了那张忽然抬起的可恶大脸。

    一张鲜红如樱的红唇,被堵了个正着……

    林黛玉眼中的恼意,顿时不见了,眼神迷离着与那双满是宠溺神色的眼睛对视着……

    良久之后,许是外间听到里面没动静的太久,忽然大声咳嗽了声。

    贾环做贼心虚,忙松开了那张大口,又躺了下去。

    看着林黛玉微微有些红肿的樱唇,得意的嘿嘿乐出声来。

    林黛玉俏脸晕红,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小手柔弱无力的在贾环眉心处点了点。

    然后小声道:“不许再作怪了,人家身子不舒服哩……”

    眼神娇羞。

    贾环闻言一怔,鼻子嗅了嗅后,又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

    还没说话,林黛玉已羞恼之极,一双手继续狠狠的蹂罹起贾环那张糟脸来,恼道:“你这不要脸的,还算人家……呸!真真是……”

    见她真的羞恼坏了,贾环哈哈大笑着,将她强行揽入怀中抱好,柔声道:“我总要关心你的身子嘛,哪天不舒服,哪天不能碰凉水,哪天得喝红糖茶,哪天要揉一揉……”

    林黛玉闻言,这才不闹了,抿嘴哼了声,道:“那也不知羞!你是爷们儿,哪有记这些的?让人知了去,丢也丢死人了!”

    贾环撇嘴道:“我才不怕呢,我关心我老婆,碍着谁了?”

    林黛玉先是嘻嘻一笑,然后才又啐了口,道:“谁是你老婆?不知羞!”

    贾环真老实了,不再动手动脚,刚准备说话,就见外间的绣线软帘揭开,露出紫鹃警惕的一张脸。

    贾环理直气壮道:“看什么看?我又没乱搞!”

    “我打死你这不要脸的……搞,你才乱搞呢!”

    紫鹃还没说话,林黛玉就差点气昏过去,抄起旁边一个小抱枕,照贾环身上招呼起来。

    紫鹃见之,无奈的摇了摇头,又撤退了……

    贾环哈哈得意大笑着制服了暴力妞后,抱着她,道:“林姐姐这几天忙什么呢?”

    林黛玉哼了声,道:“左右不过是那些事罢了……”

    说着,忽然,林黛玉神秘兮兮的眨着眼睛,眼神八卦,小声道:“环儿,你可知宝玉为何这么懊恼?”

    贾环闻言,眉尖轻挑,道:“你知道?”

    林黛玉嘻嘻笑道:“园子里都传遍了,说……嘻嘻,说他和他表姐,在吃酒那夜,做了坏事呢。”

    贾环闻言,眨了眨眼,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林黛玉撇嘴道:“有婆子瞧见了呗,王瑜晴的屋子有专门的嬷嬷清扫,结果就看到了……”

    贾环皱眉道:“不会都知道了吧?”

    林黛玉学着贾环以往的模样,耸耸小肩膀,道:“你想想那些臭婆子们的嘴有多厉害,没用多久差不多就都知道了。”

    贾环闻言,无力的拍了拍脑门。

    林黛玉见之奇道:“你怎么了?”

    贾环睁一只眼看林黛玉,道:“你不是问我宝玉为何这般懊恼吗?老太太和宝玉都相中宝琴了,想说下这门亲……”

    林黛玉笑道:“他近来对宝琴那丫头这般献殷勤,谁看不出来他的心思?可惜……”

    “这么说来,宝琴看不上他?就为这件事?”

    贾环道。

    林黛玉摇摇头,叹息了声,道:“若没这件事……也难。”

    “为啥?”

    贾环奇道。

    林黛玉道:“你可还记得金钏?”

    贾环点点头。

    林黛玉同情道:“金钏真可怜,在里,快被排挤的站不了地儿了……”

    贾环闻言皱眉道:“她虽然是妾,也是主子。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欺负她?”

    林黛玉叹息了声,道:“也不明着欺负她,就是都不理她,当她不存在一般。别人都说说笑笑的,就她一个人冷冷清清,整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看着金钏,已经瘦了好几圈儿了。

    宝玉却不闻不问……

    你想想,有这个例子在前,宝琴那丫头又是个有盘算的,怎么会愿意?

    宝玉不仅最近跟她好,还跟李婶家的那两个也好……

    唉!”

    贾环闻言,咂摸了下嘴,道:“这宝二哥,莫非糊涂了……

    罢了罢了,既然如此,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总没有挟恩图报,逼人家下嫁的道理吧?

    不说这个了……

    不过,得空你可以让紫鹃和小吉祥去找金钏玩,要是里有人说风凉话,就给她们直说,金钏跟宝玉,当初是我的意思,就是怕把人给逼死了。

    谁敢真把人给挤兑出个好歹,她们虽是二哥房里的人,也不要怪我下辣手。

    我贾家容不得这些阴.私事。”

    林黛玉看着贾环眼中的厉色,有些怔怔出神。

    贾环见她没回应,转眼一看,正好和她眼睛对我……

    林黛玉一惊,回过神来,“哦哦”了两声。

    贾环笑道:“林姐姐,咱们是夫妻,又在你闺房里,你害什么臊啊,想亲我就亲呗!”

    “呸!”

    林黛玉羞红了脸啐了口后,眼睛转了转,道:“环儿,我上回给你的孙子兵法,你看完了吗?”

    贾环心里好笑,这小妮子是在表功呢,他忙点头,笑道:“看完了,如今我比诸葛亮还牛!”

    林黛玉失笑道:“尽吹牛!”

    贾环正色道:“林姐姐你不信?”

    林黛玉摇摇头,道:“不信!”

    贾环道:“那我考考你,诸葛亮最擅长用什么计?”

    林黛玉道:“火攻啊!”

    贾环哼哼一笑,道:“他要对上我,非把他烧成没毛猪不可!”

    林黛玉咯咯笑道:“你少吹牛,你说你怎么做?”

    贾环嘿嘿一笑,道:“当初诸葛亮下江东,周瑜刁难他,让他造十万支箭,他怎么做的?”

    林黛玉白了贾环一眼,道:“草船借箭嘛,真笨!”

    贾环哈哈大笑道:“那是曹操匹夫无谋!换做我,诸葛亮早完犊子了!”

    林黛玉奇道:“你怎么做?”

    贾环拍着胸脯道:“老子射火箭!!嘎嘎嘎!”

    “噗!哈哈哈!”

    ……

    今儿弥补了前几天的亏空,让林黛玉生生笑的肚子疼,在贾环的抚揉下,才缓和了下来,却不敢再让贾环待了,再折腾下去,又该疼了,就将他赶出了潇湘馆。

    其实贾环明白她的心思,她虽然打发了紫鹃去侯他,想第一个见他,却不愿一直霸着他不放,让他为难。

    她能有同情金钏的心,就绝不会和里的女孩子一般。

    着实是一个蕙质兰心的好姑娘……

    出了潇湘馆,绕出竹林后,又是一片艳阳天。

    见尾随他身后的两个大熊猫又扭着风.骚的屁股钻回竹林里,贾环心情愈发好了。

    犹豫了下,还是先向园子西北角走去。

    虽然已经断定贾宝玉十有八.九要没戏,可贾母既叮嘱了他,他索性就去问问。

    只是奇怪,老太太怎么没有直接跟薛姨妈提。

    贾环却不知,最近贾母对薛姨妈正有些恼着呢。

    前面贾环借银子时,她扣扣索索不利落的借。

    谁知道转眼间,她家的哥儿却在外面顶着贾环的名头招摇撞骗,口出妄言,差点就牵连到了贾环。

    这让老太太如何能不生气?

    这一正一反间,心里就有些不自在。

    这件事,就没有直接跟薛姨妈提……

    穿了大半个园子,过了几个桥后,贾环终于来到了蘅芜苑。

    薛姨妈不在,已经回薛家小院了。

    不过,蘅芜苑内除了薛宝钗和莺儿外,还有一人也在,正是薛宝琴。

    如今,她在园子里便和薛宝钗作伴。

    而李家那双姊妹,自然是和李纨住在稻香村。

    邢蚰烟住在紫菱洲,和贾迎春作伴……

    外面的丫鬟见贾环进来后,忙进来通报。

    贾环进了正堂后,便看到薛宝钗和薛宝琴姊妹俩一起站在门帘里迎接。

    姊妹俩一人微丰而貌美端庄,肌肤似雪。

    一人灵秀而精致大方,体态婀娜。

    梅兰之别,各有千秋。

    贾环眼中闪过一抹欣赏的惊艳后,哈哈笑道:“过了,过了啊,太隆重了些。

    不像是进自家家门儿,倒像是上门作客了。

    宝姐姐,以后可别这样了……”

    薛宝钗笑道:“规矩如此,你是爷,本该敬着……”

    贾环好笑道:“我警告你,男人最好别惯,都是蹬鼻子上脸的货……

    你今儿这般惯着我,改明儿惯大发了,我打老婆都有可能!

    到时候你哭都没地儿哭!”

    薛宝钗闻言,抽了抽嘴角,她自不信贾环会动手打她,只是……

    有薛宝琴在,他就这么大咧咧说,让她头疼没面子。

    薛宝钗不理这茬,让莺儿去倒茶,端来后她又接过手,再转给贾环,笑道:“天这么热,你怎么这会子过来了?”

    贾环见薛宝钗依旧穿着一身藕荷色的裙裳,不过极薄。

    尽管如此,她面上还是有些汗意。

    薛宝钗体态偏丰,苦夏。

    贾环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皱眉道:“我不是打发人每天往你这里送冰了么?怎么不使呢?”他转头看了看,没看到有凉气的地方……

    薛宝钗闻言一怔,随即笑道:“园子里姊妹们都没用冰,就我一人用,不像……

    而且现在外面冰贵着呢,太奢费了。”

    贾环气笑道:“你真真是……老祖宗和其她姊妹们身子骨都不壮,自然不敢用。你这……”

    贾环话没说完,就见薛宝钗脸黑了下来……

    一旁处,看了半天热闹的薛宝琴咯咯笑出声。

    薛宝钗回头瞪了妹妹一眼,然后转过头,道:“环哥儿,我也不壮哩!”

    “壮”字加了个着重音。

    贾环哈哈笑道:“我的意思是,你身子骨好,不耐热,就要点冰过来。

    要是也怕受了寒气,就盛在冰鉴里,放在外间,打发两个丫头穿上棉袄坐冰鉴旁边朝里扇扇子……”

    此言一出,别说薛宝琴,连薛宝钗都哭笑不得的看着贾环,道:“快别说了,真真是我的爷,还敢再作一点不?

    真要这么做,满园的唾沫星子都挤到这儿来了!”

    贾环闻言,冷哼一声,道:“我看谁敢?扒了她们的好皮!

    那冰白白放在冰窖里,到了冬天又该换新的,到时候旧的若用不了,只能白白丢了,不更可惜?

    你只管用就是……

    还有那些丫头子养在那里,也没甚事做,整天就是吃饭瞌睡。

    咱们也不苛待她们,只是在你睡觉时热的睡不着时使一使,怕什么?

    谁敢多嘴试试!

    对了,你不提这茬我还差点忘了。

    如今这园子里的丫头婆子怎么回事,还敢传主子的闲话?

    我这两年也懒得理会这些事,越发闹的不像了。”

    薛宝钗闻言面色一变,道:“怎么了?”

    贾环瞄了眼面色隐隐不好的薛宝琴,咳了声,道:“你不知道?外面到处都在造宝二哥的谣言,乱说什么的都有,真真是不像话!”

    薛宝钗闻言,脸色一下淡了下来,道:“环哥儿,她们是做的不对,可也未必就是谣言呢。”

    贾环压低声音道:“你懂什么,老太太当天就派人去那楼里搜了,搜出一包药来,宝二哥是被下了药……”

    “什……什么?”

    薛宝钗瞠目结舌道。

    一旁薛宝琴也是一怔。

    贾环道:“这事可别往外传啊,是王瑜晴她娘,眼瞅着李家要被抄家了,慌了神,就打发人寻了一包外面青楼的药送进了园子,给了她。

    然后那天夜里,宝二哥送王瑜晴回去,醉倒在她那里,第二天早上,喝了王瑜晴的茶后,才做了糊涂事……”

    薛宝钗闻言,脸色有些难看。

    大观园里发生了这种没规矩的事,真正让她心里极不舒服。

    若是传了出去,这算什么……

    薛宝钗还没说甚,一旁的薛宝琴却笑道:“三爷、姐姐,你们说话,我去外面逛逛,算了半天的账簿,脑子有些晕。”

    贾环点点头后,薛宝琴一笑,然后就转身出去了。

    待薛宝琴离去后,薛宝钗看着贾环,道:“环儿,你可是也想将宝琴说给宝兄弟?”

    贾环笑道:“我没这个意思,但老太太那边很喜欢她,宝二哥也喜欢。”

    见薛宝钗面色为难,还有些难看,贾环忙道:“你不要多心,贾家再没有逼亲戚嫁入门儿的道理。

    我也跟老太太明说了,宝琴若是愿意,自然是好事。

    人家若是不愿意,这个话就不要再提,都是亲戚,不要让人家尴尬。

    老太太虽然对宝二哥很有自信,但也答应了。

    你放心就是。”

    薛宝钗闻言,松了口气,对贾环道:“环儿,你也知道,宝琴自幼跟着她父亲走南闯北,云游四海,连天边的西海沿子都去过。

    见识不凡,心气难免就和我们这样普通闺阁丫头不一样。

    倒不是说她看不上宝兄弟,只是她说,和宝兄弟着实不是一个性子的人。

    她也过不来金钏那样的生活……”

    贾环闻言,轻轻呼了口气,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头告诉她,让她不要多想,就是这么个念头,既然她不愿意,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老太太那边我自去分说。”

    薛宝钗闻言,感激道:“那可真要多谢谢你了,就怕老太太多想。那天你开口借银子使,因数字太大,我妈一时没反应过来,老太太的脸色就不大好看。

    后来公主又发作了一通,老太太这才知道,我哥哥在外面顶着你的名头做了坏事,听说那天她连饭都没进……

    环儿,还要你帮忙分说分说呢……”

    贾环呵呵笑道:“放心,这都是小事,我会给老太太说的。”

    薛宝钗闻言抿嘴笑了笑,看着贾环的目光满满是柔情,忽然又想起什么,转身进了最里间,不一会儿出来时,捧了一个木盒,捧给贾环,道:“这是我妈和我哥给我补的嫁妆,一百万两银子。我哥说这还只是一部分,以后家里再挣了银子,就还有……”

    贾环看着这木盒,呵呵笑道:“这是……怕我养不起老婆吗?”

    薛宝钗闻言面色一变,紧张解释道:“不是的,是我自己回家要的,我想着,你把家里的银子都拿去买了国债,外面银库里也一定空了。

    这些日子外面的事多,用银子的地方也多,我本想先从家里拆借些,没想到我哥说这都是嫁妆……

    环儿,你……你不喜吗?

    你若不喜,我就……”

    贾环哈哈笑道:“我又不是傻子,有银子花又怎么会不喜?正头疼到哪里去找一笔银子呢……”

    说着,接过木盒打开看了看后,就随手合上了。

    然后将薛宝钗拉进怀里,让她坐在了腿上,柔声道:“宝姐姐……”

    “嗯?”

    薛宝钗极不习惯这样的坐法,尤其是白天,眼睛老看着门口,身子绷紧……

    贾环好笑道:“都知道你规矩大,丫头都在外面守着,莺儿更是鬼机灵,要是有人来,她一定会报信儿的,你怕什么?”

    薛宝钗闻言,身子这才软了下来,软绵绵的靠在了贾环怀里。

    贾环的手顺势上滑,攀上了一处香软滑腻,柔声道:“咱们是小两口嘛,相亲相爱,蜜里调油才是正经……

    你老这么客气,老这么敬着,多生分?

    再说,你怕我做什么?

    虽然你是妾的名分,可你也是明白人,自己想想,是我拿你当妾看了,还是其他人拿你当妾看了?

    不都一样的敬着你?

    连林姐姐和云儿都管你喊姐姐,你又何苦自己委屈自己?”

    薛宝钗要害被袭,娇躯微微颤着,可听了贾环的话后,却忽然鼓起勇气,转过身,狠狠的抱住了贾环,将脸埋进了贾环的怀里,喃喃道:“环儿,能跟了你,真好呢……”

    贾环在她丰腴的软臀上拍了一巴掌,心里暗赞一声触感后,就听到薛宝钗轻轻的惊呼了声,却又似娇吟,听的贾环心里一荡,嘿嘿笑道:“你以为我说会打老婆是吓唬你吗?”

    说着,又朝那处拍了一巴掌,还加重了些力道,“啪”的一声。

    薛宝钗原本一张雪白的俏脸,变得通红无比,目光迷离而媚意,如泣如诉道:“爷,要了人家吧……”

    ……

    ps:都说越是外表清冷端庄的,内心其实极媚,嘿嘿,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