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二十章 死而不悔,忠孝传家!(第二更!)
    荣庆堂,东暖阁,贾母卧房。

    房内,只有贾母和贾环一对祖孙在内。

    连鸳鸯都只能守在外间。

    贾母走到壁柜边,面色就已经哀伤了起来。

    待打开柜门时,苍老的双手就开始颤抖……

    贾环轻声道:“老祖宗,我来吧。”

    贾母却摇了摇头,握了握手,控制住自己后,将手探到壁柜里面,轻轻的一转,而后,侧壁上,就露出一个暗格来。

    然而,也就是如此了……

    看见安静的躺在暗格内的那支卷轴,和那封薄薄的信封后,贾母老泪纵横,身子颤抖的不能自已,呜呜哽咽道:“老爷,我……我带着孙儿,来看你了……”

    贾环很难体会只是一种怎样沉重悲痛的心情,他搀扶着悲伤不已的贾母,安慰道:“老祖宗,节哀顺变吧,身子重要呢……”

    贾母闻言,还想去帮贾环拿出那封信和画卷,只是双手着实颤的厉害。

    贾环就自己去取了出来。

    触碰到有些凉意的画卷木轴时,贾环的手顿了顿,然后用双手,将卷轴和一封信取了出来。

    贾母重新坐回炕上,用手拍了拍炕边,道:“放上面吧。”

    贾环应了声后,就将卷轴和信放在了炕上。

    贾母轻轻抚着画卷和信,眼神微微有些迷离,追忆道:“那是……贞元四十九年的冬夜,景阳钟响,你祖父虽然已经赋闲在家‘养病’,可听到钟声后,还是义无反顾的进了宫,而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贞元五十年春,黑辽传来你祖父战殁的消息。

    天塌了……

    我本以为,是打了败仗。

    可后来又说,是打了两败俱伤。

    你祖父毙杀了厄罗斯的一个皇太子,一个亲王,三个国公,是有大功的。

    只是,也陷阵十万,十万大秦铁骑,悉数葬殁北海。

    朝廷上就掀起了争论。

    原本对你祖父拜服不已的文官们,变了口风。

    虽不说要治你祖父的罪,却也只是功过相抵。

    当时军方的人来问我的意思……

    如果我不同意,他们就集体向赢玄抗争,为你祖父,争一个王爵!

    就在这时,我收到了这封信,和这幅画……”

    贾环面色肃重,轻声道:“老祖宗,您见过十三将?”

    贾母轻轻点点头,道:“见过,来送信和画的人,叫李先。

    他是十三将中,排名第二的,也是你祖父的死忠……

    原本,也是儒雅翩翩,浊世公子的模样。

    不羁,慵懒,书画精通,文武双全。

    可是,那年潜入贾家见我的时候,他的一只眼睛瞎了,脸上身上满是深可见骨的伤痕。

    仅有的一只眼睛里,也满满都是仇恨和血色……”

    贾环闻言,心惊道:“老祖宗,这个李先,就是‘王李郭赵孙、于周古海杨、董占黄’,十三将之一?”

    贾母点点头,道:“是他。”

    贾环轻轻的道:“他没让老祖宗联系荣国旧部,为祖父报仇?”

    贾母闻言,却摇头道:“没有。

    李先说,国公爷殁后,赢玄就是大秦最强大的人。

    除非集中所有荣国旧部,才有可能打败他。

    可是,国公爷麾下最精锐也最忠心的十万铁骑,已经都战死了……

    剩下的那些人,虽多是荣国旧部,但更是世家子……

    每个人背后,都有一大家子,成千上万人的利益。

    真若暗地勾连,以图造反。

    别说集中所有,只集中三分之一,就必然会走漏风声,被人出卖。

    而且,国公爷战殁后,贾家,已经没有能够扛起黑云旗,可以扛鼎的人物了……

    群龙无首,又怎能行事?

    他当时潜入贾家,都冒了极大的风险,因为贾家周围到处都布控着黑冰台的人……

    所以,李先让我隐忍,一定要蛰伏起来,不要让赢玄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还让,赦儿和政儿,不要从武,更不要入军伍,他们没那个资质……

    不过他对我发誓,贾家今日之苦难,来日定会让赢家十倍百倍的奉还!

    我不过一个妇道人家,还能如何?

    再者,你祖父的遗信里……

    唉!”

    贾环闻言,拿起那封封面染血的信,道:“老祖宗,孙儿看看?”

    贾母的眼泪又落了下来,点点头,道:“你看吧……”

    贾环看了贾母一眼,然后打开信……

    这是一封,血信!

    但只有八个字,八个用手指书写的,苍劲有力,铁骨铮铮的血字!

    死而不悔,忠孝传家!!

    看到这八个字,贾环震惊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贾母又呜咽哭出声,道:“外人都赞你祖父,为天下第一完人,可我却以为,他真真是天下第一大傻子,愚忠到了这个地步,可曾想过家人,可曾想过我啊……”

    贾环深呼一口气,摇头道:“老祖宗,祖父这么做,正是为了保全老祖宗,保全家人啊……”

    贾母闻言一怔,不解的看向贾环,道:“此话怎么说?”

    贾环道:“祖父何等英杰,又岂会看不出赢玄对他的忌惮已经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

    所以,他才领着十万大军,远征北海。

    以祖父在军中军神的称呼,若是稳扎稳打,再没有两败俱伤的道理。

    纵然有奸人出卖,以祖父的能为,也一定能防备住。

    只是……

    祖父深知,赢玄已经容不下他了。

    即使他已经赋闲在家,可在朝野中的威望,甚至比赢玄还高,这让自负如赢玄者,如何能接受?

    帝王之心,向来以为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所以,为了不牵连家族,祖父才会选择战殁于北海。”

    贾母震惊道:“这……这是你自己猜的吧?”

    贾环叹息一声,道:“老祖宗,祖父的信上,若是别的字,这番话便只是孙儿臆测的。

    可,祖父的信上,却是这八个字。

    死而不悔,忠孝传家。

    所以,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也是这八个字,才保全了贾家的平安。

    当日若是老祖宗有一点其他的心思,咱们贾家,怕也早就不存在了……

    李先,李先说的对,世家子,多以利益为先。

    老祖宗,祖父智谋高绝,但他并未一心为国,他也想着家里,想着老祖宗呢……”

    贾母闻言,顿时怔住了,眼中那抹化不开的幽怨之色,渐渐散开,满满都是回忆,嘴角,浮起一抹浅浅的笑意,竟是痴了……

    贾环见之,轻叹一声,然后将那封血信收好,放在炕上。

    目光又转向那副寒山折梅图。

    贾家现在才有些理解,赢玄为何会废弃皇家自身的武功不练,转修贾家的寒山折梅手。

    在他心里,始终不愿承认比贾代善差。

    贾代善能做到的,他也一定要做到,甚至,还要比贾代善做的好!

    这就是他的心魔,让他迟迟不能突破武宗的心魔。

    善待贾环,庇佑贾环,待之甚至比皇孙还宽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想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来对待贾代善的传人。

    以告诉贾代善,他杀他,不是因为私怨,而是因为国事。

    他想告诉贾代善,也想告诉他自己,他不怕贾代善!

    唯有胜利者,方能大度!

    可惜,终究钻了死胡同……

    贾环轻轻的展开了这幅寒山折梅图。

    寒山之下,一树红梅正艳!

    梅花前,一只如玉般的莹莹之手,轻轻伸出,探向了花枝……

    这就是贾家的,寒山折梅图!!

    贾环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翻过来倒着看看……

    这幅动静,打断了贾母的遥思。

    贾母奇道:“环哥儿,你这是……”

    贾环有些急道:“老祖宗,这图里的秘籍藏在哪里?孙儿还要靠这个突破武宗呢!”

    贾母闻言,生生被这孙子给气笑了,道:“环哥儿,你可知你祖父为何能折服那么多文官?”

    贾环皱眉道:“老头子厉害呗……”一边说,一边继续找秘籍的藏处……

    其实,他哪里是想找什么秘籍,只是怕老太太悲伤过度,有个意外罢了。

    然而贾母差点被气晕,一巴掌拍在贾环后脑勺,手也不抖了,眼泪也不流了,恼道:“老头子也是你叫的?你是不是还准备叫我臭老婆子?”

    贾环不作了,嘿嘿一傻乐儿,道:“哪能呢?瞧您说的!这俗话说的好,自古英雄配美人!我祖父乃天下第一大英雄,老祖宗年轻时,自然就是天下第一大美人!哪里就成了臭老婆子了……”

    “呸!”

    贾母老脸有些发红,嗔怒道:“少跟我在这胡说八道!我年轻的时候……倒是比林丫头和宝琴丫头还标志呢……”

    见贾环在一旁咧嘴偷乐,贾母老脸又一红,一巴掌又抽在贾环的胳膊上,道:“你笑个屁……你不是说找秘籍吗?这幅画就是秘籍!”

    贾环闻言一愣,道:“老祖宗,这话算什么秘籍?怎么看?”

    贾母哼两声哼,道:“我刚才问你什么?”

    贾环闻言想了想,道:“您说,祖父为何能折服那么多文官……”

    贾母道:“那是因为你祖父经史子集样样精通,堪称当代大家!那赢玄也不差,可比起你祖父来,却差了不少。你祖父每些一片文章,便被天下士林传诵,褒赞不绝。

    你祖父的诗词,更是传唱天下!

    你祖父的丹青,当代大家无不拜服!

    你可知,你祖父那般忙碌,还要习武,他是如何做到的?”

    贾环摇摇头,道:“祖父老人家天人一般,孙儿不知。”

    贾母指了指炕上的寒山折梅图,道:“就因为这幅图,天文地理,经史子集,书画丹青,无所不包!

    越是揣摩,越是精进。

    武功在提高,学问也在不停的提高。

    两者相得益彰,互为因果循环。”

    贾环闻言傻眼儿了,看着那副画,道:“老祖宗,这……这怎么可能?孙儿怎么啥也看不出来?”

    贾母鄙夷道:“那是因为你一点基础都没有,想要从这份寒山折梅图上有所领悟,最起码也要有状元之才,才能初窥门径。

    你……”

    贾环苦笑的看着这幅图,顿时放弃,道:“罢了,老祖宗还是收起来吧,孙儿这辈子是没指望了。”

    贾母闻言,面色微变,眼神又悲伤起来,长叹息一声,道:“不收了,收了三十年,够了,也累了……这两样东西,压的我呀,喘不过气来。

    如今你已经长大了,能扛起贾家的那面黑云旗了,这两样东西,就交给你吧。”

    说完这句话,贾母仿佛一瞬间又老了许多,手轻轻抚在画卷和信封上……

    贾环见状,忙道:“老祖宗,您……”

    贾母摆摆手,道:“环哥儿,你拿去吧。留在我这里,也不安心。何况,这封信,你可能还用的着……”见贾环还想劝什么,贾母下逐客令,道:“你去吧,我乏了,要歪一会儿……”

    贾环闻言,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将画卷和信收好后,跪下给贾母磕了个头,转身离去!

    那些银子家当算什么?

    这,才是老太太最最珍贵的东西……

    ……

    待贾环离去后,贾母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缓缓跪倒在地,双手合十,喃喃道:“请老爷,保佑我们的子孙平安康泰,保佑我们贾家,富贵绵长……”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