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一十七章 皇后的管教(第二更!)
    荣国府,荣庆堂。┡

    “姨妈,杏儿那件事做的差了,我替她跟你道个歉。她是天家出身,有时候做事不大有分寸……”

    贾环又和贾母及姊妹们玩笑了通后,对薛姨妈正色道。

    薛姨妈闻言,面上的笑容一滞,忙又笑道:“这是哪里话?我还要感谢人家公主呢……

    若不是她现的早,我家里那个孽障,不定还要惹出多大的乱子,给你添多大的麻烦!

    他是一个不着调的,爱怎样就怎样,我也管不得他。

    可他牵连到环哥儿你,那我是一万个不答应。

    当时你又在宫里和皇上忙大事,我和你宝姐姐又约束不住你薛大哥。

    公主能站出来,替我管束管束他,我心里只有感激不尽的份儿!

    环哥儿,姨妈说的是真心话。

    公主后来又与你宝姐姐说了好些体己话,你宝姐姐回来跟我学了后,我才知那个畜生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公主没使人将他拿下,打他个半死,我都要感谢公主大人大量。”

    贾母也笑道:“环哥儿,有公主能这般帮你,也是你的福分,你可不许和人使脸色。

    要我说,家里能有这样一个厉害的镇山公主镇着,也是好事。

    你看你屋子里这一通乱,偏你还定下个莫名其妙的规矩,跟前朝分封一样,大家都是亲王,谁也不比谁低。

    那小吉祥子更是翻天猴儿一样,哪个都不敢管。

    连我想说她两句,还得念叨念叨你会不会心疼……

    如今好了,来了个厉害的。

    我倒要看看,她们还有没有闹的!”

    薛姨妈闻言,嘴角抽了抽,下面的姊妹里,林史薛三人都低下头眨了眨眼……

    事实虽如此,可听着着实不舒服。

    现在这般多自在,谁也不想让哪个管着……

    贾环呵呵笑道:“老祖宗,杏儿平日里都会在公主府帮孙儿处理外面的大事。她又不住在这边,哪里会镇着哪个?

    如果没有薛大哥这样的事生,她也不会出面管里面的事。

    杏儿自幼被太上皇亲自抚育,教导国事和朝务,论这方面的水平,起都不是她的对手。

    正好,这方面都交给她处置。

    至于家里,该怎样还是怎样。

    没必要非要谁比谁高一头……”

    姊妹们闻言,面色一松。

    若让她们几个天天去给赢杏儿立规矩,那才郁闷死个人。

    林史二人倒不用,她们是平妻,齐大。

    可让人高一头,也不舒服。

    如今这样最最好。

    又听贾环道:“以后外面的诰命到府上坐,孙儿就直接打到公主府去就好。想来,她们就不会常来了。”

    “这是什么话?”

    贾母不高兴的道。

    贾环呵呵笑道:“你问林姐姐她们,哪个耐烦和那些人客气来客气去,没说两句就说到她们家里老爷的官职爵位,要不就是恭维贾家的富贵。

    孙儿可不落忍让她们受这个罪……”

    贾母生生气笑了,道:“哪个当家主母不得这般?就算都打到杏儿那里,难道她就不应付?”

    贾环哈哈笑道:“别说她们,就是她们家的老爷们,在杏儿跟前也都只有老实听吩咐的份儿,哪敢多言。

    那些诰命,见了杏儿就更成了鹌鹑,赔笑都不敢笑出声!”

    薛姨妈闻言,面色微微一变,听贾母道:“不许胡说,我觉得杏儿很好,又知礼,又大方!哪有你说的那么霸道?”

    薛姨妈笑道:“老太太,那是人家公主随着环哥儿敬您是老祖宗!

    若换个人,可就不是那般了。

    我听说,前些年环哥儿在东府上宴宾客,尤大奶奶作陪。

    当时武威侯夫人和几个诰命还很不好说话。

    结果公主一来,话也没说,只用那双眼睛看了一圈儿,连武威侯夫人都安静下来了。

    谁还敢没礼?

    真真了不得!”

    薛姨妈每每想起赢杏儿那双似能看透人心的明亮眼睛,心里就有些怕。

    只以为天家出身的金枝玉叶,到底不凡。

    不过这番话还是让贾母极高兴,薛姨妈说的没错,赢杏儿对外面怎么了得她不在乎,只要在她跟前守礼客气,那就极好。

    至于外面,越了得才越好!

    王熙凤不就是这般……

    念及此,贾母对贾环道:“环哥儿,照你的意思,这公主以后就住在公主府了?那你们俩的亲事……”

    贾环闻言,面色微微一变,轻轻一叹道:“暂时就先这样吧……

    本朝规矩,驸马没有另娶的道理,事关天家体面,孙儿跟皇帝求了几遭都没同意,还被皇后喊去警告了通……”

    贾母闻言一怔,忙道:“皇后警告你?她是中宫娘娘,管束宫闱和命妇也就是了,警告你做甚?”

    贾环闻言挠了挠头,苦笑道:“还不都是陛下小心眼儿,还有那个王八朱正杰……宫里出了点事,要抓一批坏人。

    结果朱正杰就大肆清洗皇宫,东一榔头西一锤子的,抓了六千多人!”

    “啊!”

    众人闻言,唬的无不色变。

    在座的诸位要么是知道宫廷清洗这种事的,要么是从史书上见过这个词的。

    汉武晚年的宫廷巫蛊案,一次就清洗了两万多宫人,杀的人头滚滚……

    虽然这次只有六千,可这也是极为恐怖的数字了。

    贾环忙安抚道:“放心放心,我大都保下来了,没杀……还是说皇后的事。

    当时我为了不让朱正杰抓人,想多救几个无辜的宫女。

    可为了避嫌,又不好随意救。

    就故意开出盘口,谁给我送礼,我就保谁……”

    “噗!”

    饶是之前心惊,可听到贾环这个做法,众人还是忍不住笑出声。

    贾母嗔道:“你在宫里也作怪!”

    贾环无奈道:“孙儿这不是救人嘛……结果,就被朱正杰那个王八羔子给告到陛下那里去了。”

    “环儿,皇帝若是怪你收受贿赂,也不该让皇后责罚你呀!”

    林黛玉盈盈笑语道。

    贾环抛了个飞眼儿,道:“林姐姐真聪敏!”

    “呸!”

    林黛玉又羞又恼,狠狠啐了口后,眼神暗怪道:这种话,回屋里说就是了,在这里说,岂不让人笑了去?

    贾环以目光回意:了解!

    结果又让林黛玉啐了口……

    了解就了解,眼神那么浪做甚……

    贾环见众人都笑他二人,林黛玉俏脸红的跟云霞一般,映着她粉红色的裙裳,极好看。

    不过这会儿不是过眼瘾的时候,他转移话题,语气埋怨道:“要说,也怪那些宫女,傻乎乎的。

    随便送我点什么不好,意思意思就得了,又不是真贪图她们什么东西。

    真要啥也没有,送我一针一线也行啊!

    非把一些香囊啊,绣球啊,帕子啊,汗巾啊也往我这里送,我真真是……

    你们也知道,这宫里的宫女,说起来都是皇帝的老婆。

    结果……自然是龙颜大怒。

    陛下自觉头顶上成了大草原,绿油油,脆生生……

    然后我就被配到中宫,由皇后管教去了……”

    连同贾母和薛姨妈在内,众人无不笑的东倒西歪。

    笑罢,贾母接过鸳鸯的绣帕擦了擦眼角眼泪,问道:“那皇后是怎么教训你的?可是打了你板子?”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贾环撇撇嘴,道:“这倒没有,皇后很和善,问孙儿为何要收受宫女们的贿赂?”

    贾母看贾环这幅赖样就想笑,道:“那你怎么说?”

    贾环道:“孙儿跟她讲道理,朱正杰是坏人,大肆清洗宫人,良心大大的坏了,孙儿是在跟邪恶份子做斗争……”

    “噗!”

    被贾环怪强调一逗,众人又起一阵笑声,连一直在一旁垂头丧气没精神的贾宝玉都忍不住笑出声。

    贾母愈乐意当捧哏了,道:“那皇后怎么说?”

    贾环有些不好意思道:“皇后问孙儿,那太监也被清洗了,太监送你礼,你怎地就不收?”

    “哈哈哈!”

    众人闻言,更是乐不可支,连在一旁服侍的丫鬟婆子们,都纷纷喷笑出声。

    这回贾环没用贾母当捧哏,道:“孙儿给皇后说,太监们都太丑了,没宫女好看。”

    “呸!”

    这下好些人都啐了口,眼神不善的看着贾环。

    这个坏人,敢情真去看人家宫女了,不然怎么知道人家好看不好看?

    贾母也佯怒道:“皇后这回该打你板子了吧?”

    贾环嘿嘿笑道:“也没有,就是把孙儿赶出宫了,禁止孙儿再靠近内宫……不过,还是赐了孙儿好些东西。”

    贾母气道:“你真真是把人丢到宫里去了!”

    贾环无所谓,笑道:“其实孙儿也是故意的,陛下老不放人,我要请个假探探亲都不许!干脆做点坏规矩的事,被赶出来得了!”

    ……

    兴许是笑的太多了,贾环见贾母连续打了几个哈欠,便提出告辞。

    姊妹们也正想回园子里,有好些话问贾环,就都站了起来,行礼告辞。

    薛姨妈自然也要走。

    贾母倒是没留,只是,却让贾环和贾宝玉留一下。

    薛姨妈和姊妹们早就现贾宝玉今天的神色不大对,旁敲侧击间,却被贾母每每绕开话题,她们也就不好多问了。

    这会儿子见贾母单留下这两兄弟,便知道事情肯定和贾宝玉有关。

    她们便没有多留,也没有多问,就一起告辞离去了……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