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一十六章 密议
    大明宫,紫宸书房。

    在贾环离去后,隆正帝在此召开了一次,极不寻常的军机秘密会议。

    何谓不寻常呢?

    因为与会人员中,没有一人是荣国一脉的将军!

    紫宸书房内,有隆正帝,忠怡亲王赢祥,大秦太尉叶道星,其子西宫守将叶楚,御林军副统帅岳钟琪,义武侯世子、南宫守将方冲,蜀中侯世子、北宫守将傅恒,靖海侯世子、东宫守将李武。

    神京城内,真正不与荣国一脉有瓜葛,身家清白的实权将领,也就这些了,且全都在这。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与荣国一脉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甚至大多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大到将军,小到校尉,甚至是普通兵卒,无所不包。

    正是这些,才构成了荣国一脉独大军中的根基。

    所有御书房的宫人,都被打发的远远的候着。

    中车府的番子又在外围监视着,任何宫人有不对劲之处,立刻拿下……

    苏培盛亲自将御窗前厚重的帷帐幕帘拉上,又点起了宫灯。

    这般动静,也只有在刚刚清洗过一遍宫廷后,才能做到不虞外泄。

    再过几天,补充进新人后,随着各路探子再次扎进宫来,这样的动作非但不能保密,反而更会让人猜疑。

    但现在不会。

    现在正是一个各路眼线在宫中的真空期。

    即使如此,这样的阵势,还是让叶道星、岳钟琪及叶楚、方冲等人感到有大事谋划。

    他们只看了看在场的人马,就能猜出一点。

    但依旧难掩他们心中的兴奋。

    “都坐吧。”

    御案后,隆正帝一如既往的黑着脸,嗓音阴沉道。

    开场白很简单……

    叶道星、岳钟琪等人行跪礼后,叶、岳两人坐在楠木交椅上。

    而小辈们,则还是都站着……

    隆正帝冰寒的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后,沉声道:“今天叫你们来,是为了商议一件事,想来你们心中都有点数。”

    众人闻言,眼神闪烁,心中隐隐激动……

    不过隆正帝的话却让他们有些失望:“朕明确的告诉你们,朕不是要你们来商议什么阴谋诡计。

    而是要商量对策,堂堂正正的对策!

    但是……因为涉及到利益之争,尤其是军中的利益之争。

    所以,为了保全你们,朕才不得不小心一些。

    军中的利益之争,利害关系之深,叶楚、方冲他们可能还不了解。

    但是太尉和岳将军,你们应该深有体会吧?

    尤其是岳将军……”

    岳钟琪闻言,苦笑一声,点点头,道:“陛下所言甚是,若非陛下安排人手在天牢中保护微臣,臣怕早已‘病殁’在天牢中了。

    当初在武威,臣亦是……无可奈何。”

    叶道星点点头,声音低沉道:“荣国一脉,军中势力太大太深,可以说,大秦军方既是荣国一脉,荣国一脉,既是大秦军方。

    若非如此,贾环也不会这般猖獗,竟敢私自动用金牌,以莫须有的罪名,拿下一方军团副帅!”

    当初贾环为了防止岳钟琪抢功,将他冒性命之险立下的大功摘走,便以太上皇赐给他的御命金牌,以里通敌国的罪名,将岳钟琪拿下,羁押回京。

    这种做法,在士林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若非太上皇不出声,隆正帝揣摩太上之意后,又一直压着,贾环此等嚣张跋扈之行,早就被御史弹劾成马蜂窝了……

    隆正帝哼了声,沉声道:“此子惯是如此嚣张,都说是朕惯的,那一会儿,朕惯的了他吗?

    但是,跋扈归跋扈,贾环倒也没什么非分之心……”

    “陛下,贾环的确没什么非分之心。

    大秦国泰民安,民心思定,他还有些自知之明,知道即使有什么非分之心,也是自寻死路,所以,他只好当人臣。

    但是,他却绝非没有野心。

    否则,他就不会借铁网山之变,将家父及那么多为国尽忠的将军都坑害。

    这才使得荣国一脉在军中一发不可收拾,势大难治!”

    方冲抱拳躬身道,告了回刁状!

    他等“清算”贾环的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

    隆正帝闻言,眼睛微眯了下,点点头,道:“这件事,的确是贾环给朕出的主意。

    朕若早料到会如此,绝不会中了他的奸计。

    但是方冲,你要明白一点。

    有荣宁二公和第二代荣国公贾代善的殊勋在,除非贾环造反,否则连朕都不好发作他,只能小心他的奸计……

    外人都道朕刻薄寡恩,可是却没看到朕屡屡厚待于功臣之后。

    贾环在这间御书房内,和朕吵架都吵了几回,朕也没拿他怎么样!

    哼!”

    “咳咳……”

    见几位“统一战线的战友”都抽了抽嘴角,赢祥忙打圆场,试图转变“画风”,沉声道:“皇上,这个贾环,日后待平衡了荣国系在军中的力量后,还是要好生管束一番的。

    刚才他又去了南城,把要驱逐罪民去西域戍边的兵卒给打了,放了一户罪民,还把王德全给痛骂了一通,说甚宁叔死了才几天,你就背叛到赢祥那里去了……”

    “啪!”

    隆正帝也反应过来不妥之处,闻言大怒,猛一拍御案,怒声道:“无法无天的混账东西!来人,给朕……”

    “皇上息怒!”

    没等隆正帝说出惩罚意见,赢祥就笑道:“皇上,这都是小事,还是待日后再说吧。”

    总算将隆正帝的画风给转过来后,赢祥见好就收。

    心里却感叹一声:简在帝心啊。

    果然,隆正帝闻言,也就势作罢了……

    他重重的哼了声,对叶道星道:“太尉,看到了吧?这就是一家独大的坏处,朕连惩罚个无赖小儿,都要顾虑重重。

    所以,朕才将你们招来。”

    叶道星低沉道:“主忧臣辱,陛下若有所命,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语气中,满满的杀意……

    隆正帝闻言,不动声色的与赢祥对视了一眼。

    两人皆为叶道星言语中的绝决狠辣感到心惊……

    隆正帝沉声道:“太尉,朕之意,目前不是要将荣国一脉连根拔起,还不到时候……

    目前来看,也不大现实。

    如果这样做,大秦的将军,就剩不下几个了……

    朕希望的是,太尉你这一支御林军出身的力量,还有岳将军,以及方太尉之前出身的长城军团力量,再加上傅安出身的西南天府军团力量,三家力量联合起来,形成一支能够和荣国一脉在军中平衡的力量!

    而太尉,便是着只强大力量的核心,以与牛温施他们争锋抗衡。

    不至使得荣国一脉,独大军方。

    说很简单,但想要做起来,却难上加难。

    你们可知,最难的是哪一点?”

    隆正帝的目光看向了小一辈,考校道。

    傅安高声道:“是荣国一脉那些嫉贤妒能之辈的打压!但是臣等不怕!”

    隆正帝点点头,目示鼓励。

    叶楚道:“贾环……应该会出坏主意阻拦吧?”

    李武沉默。

    方冲沉声道:“这些都不怕,有圣明陛如下在,歪门邪道必然不会长久。

    臣以为,最难的一点,就是军功!臣等缺少军功!”

    此言一出,连叶道星都有些侧目的看向方冲……

    岳钟琪则满满是欣慰之色的看着方家的这位世子。

    隆正帝亦是龙颜大悦,虽然没笑,但脸色没那么阴沉了,赞赏道:“对,方冲说的对,就是军功!!

    荣国一脉为何势大至此?

    就是因为他们每一个大将身上,皆是军功累累。

    因此,他们才会在军中享有巨大的威望。

    太尉……”

    “臣在!”

    叶道星面色有些阴沉的应道。

    隆正帝道:“太尉现在可知,自己为何空有太尉之职,却无太尉之实了吧?”

    叶道星闻言,面色一黑,瓮声道:“臣惭愧,身上并无显功傍身。

    但此绝非臣比不上那些人之故,只是,大秦承平这么多年,臣实无立功之处……”

    这就是武将的悲哀了。

    生逢太平之世,空负一身屠龙术,却无处施展……

    隆正帝却不怕,他高深莫测道:“那太尉可知,朕为何现在召你们来此?”

    听话听音,叶道星闻言猛然抬头,鹰目中射出两道有些刺眼的锐利目光,看向隆正帝,语气有些激动道:“陛下,可是大秦将有大战?”

    隆正帝真被惊到了,他居然被叶道星锐利的目光刺的有些眼痛!

    隆正帝有些骇然的心惊道:难怪太上皇死死的压制了此人三十年,不让他在人前露面,更不给他接触军机建立军功的机会,这才使得他心生怨恨……

    看此人之双目,如鹰视狼顾,天生反骨。

    对功名权势之热衷,着实令人心惊。

    连先生遗折都说,此人必定妨主……

    隆正帝细眸微眯,缓缓点了点头,面上无一丝异样,沉声道:“太尉所言没错,大秦,的确将有战事。”

    叶道星和岳钟琪一起站起身,齐齐看向隆正帝。

    隆正帝却看了眼赢祥后,然后垂下眼帘,低下头喝了口茶……

    赢祥比隆正帝就温和多了,他呵呵轻笑道:“还是和贾环有关,他与厄罗斯人联合,一起谋了那准葛尔汗国,算是一桩大功。

    可惜,他办事不牢靠,前面灭了一伙群狼,后面又引来一头熊罴。

    西域哈密卫大营回报,厄罗斯人已经生变,似欲占领西域不走了。

    所以,一场大战事所难免。

    这此可不是小打小闹,厄罗斯在西域,足足布置有十万哥萨克铁骑。

    乃是一场大国战哪!”

    叶道星闻言,呼吸都急促了许多。

    他忽然上前半步,惹得赢祥眉尖轻轻一挑……

    而后,却见他单膝跪下,面向隆正帝沉声道:“陛下,臣请命,率蓝田大营出征。

    臣愿立下军令状,三个月拿不下西域,臣提头来见!”

    隆正帝闻言,眉头微微皱起,道:“朕虽然也是这个意思,但……你是大秦太尉,又执掌蓝田大营,太尉若离开了,朕身边,便只有一个霸上大营了……”语气中,颇有一丝忌惮和担忧。

    叶道星闻言一怔,随即心中恍然。

    原来,隆正帝对荣国一脉已经忌惮至此。

    他连只放一个灞上大营在神京都不放心了,呵呵,如此正好!

    不过……

    心中咬定,一定要拿住这次机会,叶道星沉声道:“陛下,臣可只领五千重甲铁骑出征。蓝田大营,就还是留在神京城牵制……护卫吧。

    臣保证,纵然只有五千重甲,也一定不负皇恩,取得战阵第一大功!”

    对于自己精心打造二十年的重甲铁骑,叶道星有十足的信心!

    重甲出征,天下无敌!

    西域尽是广袤的平原,最适合重甲骑军团冲锋。

    想想麾下五千重甲铁骑,可以在宽阔无疆的西域平原上横冲直撞,横扫千军,立下举世瞩目的大功,叶道星直觉得体内血脉中热血沸腾。

    他虽然一直被任以重职,身负御林军大统领之位,还兼着军机阁大臣之职,更有彰武侯之爵。

    可是,叶道星自己心里清楚,他就是太上皇养的一条看家狗!

    头上那些虚头巴脑的名头,只不过是三根狗骨头罢了。

    太上皇从不给他露面的机会,除了那五千重甲铁骑外,也从不让他接触其他军权。

    他这个军机大臣,连一次军机阁会议都没开过。

    这对自幼便有雄心壮志的叶道星来说,何其残忍!

    他忍了几十年,却终于再也忍不下去了。

    因为,他怀疑即使他死了,太上皇可能都不会死。

    或者,等太上皇死的时候,他也已经老的走不动了。

    至于太上皇为何会这样做,叶道星怀疑,是跟他父亲的死因有关……

    这个惊恐的发现,才是他投靠隆正帝的重要原因。

    如今,终于等到他出人头地的机会了!

    他的所作所为,也终于得到了收获!

    叶道星相信,只要给他这个机会,未来,他一定会建立起比荣宁二公更宏伟的伟业来……

    然而,隆正帝却还有一丝迟疑,道:“那,蓝田大营交给谁?

    没有一个得力可靠的大将镇着,朕着实不放心。

    要知道,铁网山之变,让世人都见识了蓝田锐士之威。

    若是再落到那边,朕怕是要寝食难安了……”

    叶道星是极聪明之人,立刻明白了隆正帝为何会把岳钟琪一起喊来,之前更说出三家合为一家,以抗衡荣国系的话。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

    不过,叶道星并不怕岳钟琪能够取代他。

    大秦最重军功,等到他横扫西域,为大秦收复西域万里河山后,再加上其太尉之职,依旧是这三家中当之无愧的核心。

    因此,叶道星沉声道:“陛下,待臣出征后,臣举荐岳将军暂掌蓝田军务。”

    果然,此言一出,隆正帝脸色好看了许多。

    只是,仍旧有些忧虑,道:“军机阁未必能通的过此议,而且,岳将军还要负责宫廷安危,他若去了蓝田大营,朕的安危……”

    “陛下,臣等誓死保证陛下安危!”

    叶楚、方冲四个小将激昂请命!

    隆正帝却摇头道:“朕对你们有大用,太尉和岳将军这一辈,势必难压过那边,这是因为历史造成的,不怪他们。但朕对你们却寄予了厚望!

    朕希望,你们当中能有人能出来,用军功,堂堂正正的压倒贾环。

    如此,下一辈中,即使没有朕的全力扶持,你们也能和荣国一脉抗衡。

    大秦军方的格局,才会真正平衡。

    所以,朕希望你们能与太尉一道,去战场上拼杀,立下大功!

    我大秦,以军功为王。

    尔等皆为少年俊才,朕爱惜之,又岂能只为守门之将?”

    这番话,就真的让御书房内的几个小将感动坏了。

    阴沉如方冲,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纷纷发誓,愿为陛下效死!

    方冲之前虽然有恨过隆正帝,但更多的却集中在贾环身上。

    方冲心中起誓,如果隆正帝真能如他所言,大力扶持他上位,来对抗贾环小贼,他必然会真正效忠于他……

    连叶道星听了这番话,都感慨不已。

    心中对太上皇的怨恨更深。

    当然太上皇若不拘着他,不给他机会,也像隆正帝今日这般厚待小辈。

    哪里会有今日之局?

    荣国一脉,早就被他踩下去了……

    赢祥呵呵笑道:“皇上,那就让贾环继续守着吧,他虽然荒唐顽劣,臣观他守在宫里还挺本分的。”

    隆正帝闻言抽了抽嘴,冷哼了声,爆粗口道:“他本分个屁!那是皇后将他喊到坤宁宫,教训了好几顿,不要总盯着宫女看……”

    “咳咳,皇上……”

    赢祥哭笑不得的看着隆正帝,示意他这种事就不要在这个场合讲了……

    隆正帝也干咳了两声,绕过这个令人尴尬咬牙的话题,道:“贾环不行,因为西域那边点名,让他过去继续谈判,他要与大军一起出发。而且,重甲骑军的重甲,还要用贾家的车马行运送过去……”

    说着,似又想起了什么,隆正帝看着叶道星,沉声道:“太尉,贾环身上干系太重。待你们一同前往西域时,朕希望你能看好他,不要让他出事。

    贾环如果出了事,许多事情,立刻就会失控。

    你明白朕的意思吗?”

    叶道星闻言,见隆正帝细眸中寒芒闪现,心中微寒,忙道:“陛下放心,臣知大局,绝不会让贾环有事。”

    隆正帝点点头,道:“朕也知道爱卿知道局势之轻重缓急……至于御林军统领一职,朕以为,就暂先空着吧。

    待爱卿功成回京后,朕再交给岳将军。

    否则,朕心难安。

    其他人都归职吧,离开太久了不大好。

    太尉留一下,朕还有些事,要与太尉商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