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一十二章 谋母(第三更!!)
    大明宫,紫宸书房。

    贾环面色有些苍白的站在那里,眼神怔怔出神着……

    而隆正帝,则坐在御案前,眉头紧皱着批阅奏折。

    大臣们都已经离去了,殿内只有苏培盛在一旁侍立着。

    之前,隆正帝听完杀完人后的贾环的复命,不置可否,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还没让他走,似乎忘了他的存在……

    过了许久,他才抬起眼帘,看了眼贾环,见他脸色苍白,哼了声,道:“没出息。你也是上过战阵,诛过叛逆的将军,监斩一次就吓成这样?”

    贾环回过神,闻言皱眉道:“陛下,这是两码事。

    以前是敌国,要不就是手上沾过秦人血的男人,可现在是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

    陛下以后这种事您能不能别让臣去做了……

    臣宁愿去战场上和厄罗斯对砍!”

    想着白家那些妇幼们临死前凄惨的叫声,直到现在贾环心里仍忍不住抽搐。

    这和战场上的杀伐,完全是两回事。

    隆正帝闻言,气的将手中朱笔丢在御案上,喝道:“不让你去做,朕自己去做吗?”

    贾环疑惑道:“臣就不明白,非杀那些妇孺做甚?

    流放到西域,给那些流民们当老婆生孩子,好歹也算是为国朝做点贡献。

    非杀她们作甚?”

    隆正帝闻言,勃然大怒,斥道:“你还有脸子说?

    朕让你将白府上下诛绝,你怎么做的?

    白府满府几百人,你才杀了几个?

    朕不责你妇人之仁,你狗胆包天,还敢指派朕的不是?

    你若不服,就把剩下的人让刑部去审,看能审出个什么结果来!

    糊涂东西!”

    按律法而言,自然是要杀个精绝……

    贾环不吭声,但也不认罪。

    见他这幅熊样,隆正帝冷哼了声,知道他惯是这种妇人心思,也懒得再理会,拿起朱笔继续批折子……

    不过没批两份,就见从外间走进一黄门侍中,步伐跟猫儿一样,一点声音都没。

    他走在堂正中就停住了脚步,躬身道:“陛下,慈宁宫又打发人来请陛下了……”

    隆正帝眼神跟刀一样的扫了过去,看的那黄门脸色刷的一下惨白,隆正帝寒声道:“朕不是说过了吗?朕在处理朝务,夜里再去给太后请安。

    有什么事,让太后先对忠怡亲王说就是。和他说,与同朕说一般……”

    小黄门闻言,哪里敢多嘴,忙磕头退下。

    一旁处贾环闻言,心里这才平衡了些。

    原来赢祥被打发到慈宁宫去了,呵呵……

    果然,越和隆正帝亲近的,他越往火山口指派。

    想起老十三现在肯定被暴怒的皇太后折腾,再想起张廷玉如今忙着满京城“刮地皮”,贾环嘴角忍不住浮起一抹笑意……

    我似乎还不算最惨……

    上首的隆正帝细眸瞥了贾环一眼,看到他嘴角的笑意后,先是一怔,随即脸就黑了下来,他自作多情的以为贾环是在嘲笑他……

    “你笑什么?”

    隆正帝沉声喝道。

    贾环被发现了,索性也不藏着,嘿嘿笑道:“陛下,臣在想,您说几百年后,后世之人,该怎么评价咱们君臣二人?”

    隆正帝闻言,脸更黑了。

    他从未想过,史书上会有他的好。

    暴虐之君,刻薄寡恩,心性凉薄,无德,弑父……

    苏培盛也忙给贾环使眼色,看来他也知道。

    结果被隆正帝发现后,狠狠的剜了一眼……

    隆正帝咬牙道:“你倒是说说看,后世之人,会怎么评价朕,又怎么评价你这个小贼!”

    贾环闻言脸上的笑意一凝,不过随即又散开,嘿嘿道:“臣觉得,陛下您肯定是奥斯卡影帝,臣至少也是个金球奖得主吧。”

    知道的,不一定要说出来,说出来,别人就知道你知道了,这样的人,早晚会被蠢死。

    所以,即使知道,也要如同不知道一般。

    这需要极高深的演技……

    “什么东西?”

    隆正帝皱眉问道。

    贾环忙摆手赔笑道:“没什么没什么,臣是想说明君贤臣,可又一时想不起史书上有哪些明君贤臣,就随口杜撰了两个……”

    隆正帝闻言,瞥了贾环一眼后,道:“不学无术,满口荒唐。”

    苏培盛在一旁凑趣道:“后世之人,自然会尊称陛下和宁侯为大秦之武帝与冠军侯。”

    贾环忙点头笑道:“对对对,若是真能像霍去病那样,率十万铁骑追南逐北,杀尽胡虏国灭,保得国朝数十年安泰平和,就算当个只能活二十岁的短命鬼,也不错。”

    “放屁!”

    苏培盛正哭着脸准备解释,他不是这个意思,就听隆正帝咬牙骂了声。

    苏培盛只好跪地请罪……

    “哈哈哈!”

    见苏培盛倒霉,贾环不厚道的笑了起来,隆正帝却瞪眼过来,道:“朕骂的是你!”

    “呃……”

    贾环不笑了,道:“陛下您骂臣作甚?”

    隆正帝哼了声,正要再教训两句,就见忠怡亲王赢祥走了进来。

    堂堂一半步天象的绝世高手,此刻,脸上竟隐隐有几道抓痕……

    隆正帝见之,脸色陡然难看起来,细眸也微眯了起来,眼中寒芒闪现。

    赢祥惭愧的躬身请罪道:“皇上,臣无能……那边闹的实在没法子招架了……”

    隆正帝闻言,皱眉道:“赢朗小儿不是已经逃到慈宁宫了吗?她还闹?”

    之前贾环禀奏过,赢朗是幕后黑手,请旨捉拿归案。

    不过为时已晚,中车府调查回报,赢朗已经逃进了慈宁宫,派人去要,差点没被皇太后将派去的人给杖毙,只能暂时作罢……

    赢祥苦笑道:“太后得知白家被满门抄斩后,已经……已经快失控了。”

    隆正帝道:“你没和她说,是赢朗小儿出的主意?”

    赢祥摇头道:“臣说了,但赢朗能说会道,只说是想替皇太后出气,也只是想吓唬吓唬陛下,计划只毒死苏培盛就好……

    他说他是准备自己做,没想到白杰会抢功,粗糙出手……

    太后闻言,虽然打了他一耳光,可看他哭的凄慌,也就放过了……

    皇上,还是去看看吧。

    再闹下去,朝野间必然物议非非……”

    隆正帝闻言,脸色难看的紧,细眸中喷火。

    苏培盛更是苦着一张脸……

    不过,当隆正帝看到一个劲往后缩的贾环时,脸色就更黑了。

    贾环见被发现了,索性也不藏了,赔笑道:“陛下,臣今天不是已经请过假了么?臣想回家探探亲……”

    “嗖!”

    一道黑影飚来,贾环忙抄在手里。

    见只是一支沾着朱砂的毛笔后,失望坏了,垂头不敢多言。

    隆正帝这会儿懒得和他计较,沉声道:“好,朕就去看看,她到底想如何……”

    说着,在赢祥和苏培盛的陪同下,往外走去。

    就在贾环心花怒放,以为躲过这桩难事时,门口处传来那道讨厌的声音:“混账东西,还不跟上……”

    ……

    慈宁宫,寿萱春永殿。

    当初的雍容,华贵,人间至尊至贵的气象,消失的无影无踪。

    凄凉,仓惶,愤怒,满满的戾气!

    “让赢正来见我,让他来见我!

    他这个杀人凶手,他这个独.夫!!

    杀父、囚弟,弑子,屠尽母族!

    哀家要看看,他如何面对哀家,如何面对天下人!!”

    一道道凄厉的控诉声,回荡在寿萱春永殿内。

    殿内的宫人们,无不面色惨白,跪伏在地。

    连躲在皇太后身旁的赢朗,也惊骇的苍白了脸。

    “皇上驾到!”

    尖锐的太监嗓音传进殿内,皇太后叫骂的声音停住了……

    然后就见,黑着一张脸的隆正帝,与赢祥、苏培盛及落后一些的贾环,一起大步走了进来。

    隆正帝看到凤榻上的皇太后,细眸眯起。

    此刻,皇太后头发凌乱不堪,一张惨白的脸上满是泪痕,和脂粉混在一起,着实有些骇人。

    而更骇人的,却是那双三角眼中射出的怨毒之极的目光。

    隆正帝见之,面色愈发阴沉,与皇太后只对视一眼后,就转眼看向拼命往她身后藏去的赢朗,咬牙道:“小畜生……

    贾环!!”

    贾环站在隆正帝背后,看不到他的眼神,郁闷道:“陛下,您骂臣作甚?”

    隆正帝闻言,面色一黑,牙齿差点没咬掉。

    这王八羔子真不靠谱……

    赢祥咳嗽了声后,小声道:“贾环,皇上骂的不是你,是在叫你……”

    贾环闻言,恍然过来,忙高声应道:“臣在!”声如洪钟。

    隆正帝抽了抽嘴,寒声道:“去把那个阴谋弑君的小畜生给朕抓过来!”

    贾环抱拳一应,道:“遵旨!”

    说罢,就大步向前。

    赢朗见状面色惨白,“哇”的一下哭出来,跪倒在地,抱着皇太后的腿大哭道:“皇祖母,救救孙儿,孙儿不想死啊!皇祖母……”

    皇太后气的身子发抖,一手死死护住赢朗的头,一手指着贾环,厉声道:“你先杀了哀家!”

    贾环无法,回头看向隆正帝。

    隆正帝却看也不看他,只是看着赢朗,眼睛似要吃人。

    倒是赢祥,看着贾环,微微摇了摇头。

    贾环索性就站在一边不动……

    皇太后似也想起了正主是谁,她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的看着隆正帝,颤声道:“你杀了你舅舅全家?你杀了你舅舅全家?

    赢正,那是你的母族啊!

    你杀了他们!!”

    隆正帝脸色着实有些骇人,他转眼看向皇太后,一字一句道:“母后,是他们要杀朕,是他们先要弑君。”

    皇太后颤抖道:“杰哥儿不过是胡闹,他如何能杀的了你?

    这都是你故意让他得逞的,没有你的默许,他们能将茶水送进御书房吗?

    你当哀家是傻子吗?”

    众人闻言,无不面色一变。

    贾环似有些反应不过来,狐疑的看向隆正帝……

    心里却哀叹一声,当希望的泡沫破灭后,皇太后终于能想到这一点了。

    可在没破灭之前,她怕是下意识的忽略这一点,在无能为力的绝境中,即使是泡沫,也是希望……

    隆正帝却咬牙道:“他们想弑君,也是朕默许的吗?

    别说他们已经动了手,就算没动手,有这个心思,他们就罪该万死!!

    母后,您必须把赢朗交出来。

    否则,朕无法跟内阁交代,也无法对天下人交代。

    朕还要问问他,到底是哪个指使他这么做的……

    也是奇了,朕将他圈起来给先皇守灵,他居然还能操控自己的儿子来杀朕!

    好,好的很!!”

    这一刻,皇太后眼中的怨毒终于散尽,唯有无尽的惶恐。

    她终于“明白”隆正帝的心思了,他不是要圈弟,他还要杀弟啊……

    皇太后一双红肿的老眼,怔怔的看着隆正帝。

    而隆正帝的一双细眸,也寸步不让的回视着。

    这一对如同仇寇的天家母子间,再无一丝情分可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