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一十一章 教诫
    “民妇薛王氏,拜见公主殿下。”

    被引入静怡堂后,薛姨妈等人就见一贵女坐于堂上偏主座上。

    她们心中恍然,此女定然就是明珠公主了。

    看相貌,倒不是特别出众……

    只是一双眼睛,亮的能照进人心里一般。

    而她空出的主座……

    应该就是给贾环留的吧?

    间隙间一想而过后,薛姨妈领着宝黛二女,屈膝福下请安。

    赢杏儿嘴角浮起一抹笑意,看了薛姨妈和薛宝钗一眼后,目光却落在身形最瘦弱的林黛玉身上,轻笑一声,道:“这位是林妹妹吧?半年未见,不知可还记得我否?”

    赢杏儿曾去过荣庆堂拜见贾母,也见过贾家姊妹们。

    林黛玉没想到,赢杏儿竟把薛姨妈和薛宝钗晾到一边,先与她说话。

    她有些紧张的看着赢杏儿,笑道:“自然……自然记得公主。”

    赢杏儿闻言,笑的灿烂了些,招了招手,道:“妹妹过来坐。”

    林黛玉闻言一怔,有些微微不知所措,看了眼面色发白的薛姨妈和面色淡淡的薛宝钗后,赔笑道:“公主面前,岂有我坐的位置……”

    赢杏儿摇头笑道:“在自己家里,妹妹就不要唤我公主了,喊我姐姐就好……

    虽然我与驸马并未成亲,为了皇家的体面,今后怕也难办亲事。

    但,我二人之亲,却是大行皇帝生前金口钦赐的姻缘。

    你又是他的平妻,喊我一声姐姐,也是得当的。

    快过来坐,再拒绝,就生分了。”

    论霸气,林黛玉哪里是赢杏儿的对手,听她这么一说,只好眨了眨眼睛,走了过去。

    心里却好生奇怪,咦,环儿,还是驸马哩……

    赢杏儿让一丫头另搬了一张椅子放到她一边,笑道:“就不让你往主座上坐了,那是给驸马留的,若不接见外客,我也不常坐……

    咱们家里人口众多,虽然驸马极不喜凡俗世礼的约束,咱们也不好太讲究尊卑。

    可有些大规矩,总还是要守的,不然,日后麻烦事更多。”

    林黛玉干巴巴的笑了笑,俏生生的眼睛又眨了眨,她也不是很懂呢……

    赢杏儿见之,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几分,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林黛玉笑道:“怪道他最喜欢你,果然是可爱之人……”

    说罢,她不看林黛玉有些尴尬的脸,似终于想起了还有薛家母女,转头看向薛姨妈,道:“薛王氏,你们也坐吧,坐。”指着堂下客座上的楠木交椅道。

    薛姨妈和薛宝钗两人不知怎么说话,她们完全没有应付天家贵女的经验,只好听从指派,坐了下去。

    待她们坐下后,赢杏儿脸上的笑容敛去,沉声道:“薛王氏,你可知本宫今日招你前来,所为何事?”

    赢杏儿公主的气派端出来,天家威严渐显,薛姨妈哪里还坐的住,心中害怕,忙起身道:“民妇不知。”

    赢杏儿冷哼一声,肃然道:“你儿子薛蟠,国丧期间,行为不端,打着驸马的名头,在平康坊狂赌烂嫖,为非作歹,连累驸马声名扫地,着实可恶!”

    “啊!”

    此言一出,薛姨妈一听事关她的命根子薛蟠,颤声惊呼一声,腿一软,就跪倒在地,落下泪来,道:“公主,孽子他……孽子他……”

    薛姨妈一跪,薛宝钗自然不能坐了,也跟着跪下,心中满满都是憋屈……

    若赢杏儿只是以大秦公主的身份来训话,她还能跪的自然些,毕竟礼数使然。

    可是,赢杏儿却分明拿出宁国大妇的派头,在指派薛蟠的不是,这让薛宝钗心里极为不舒服……

    赢杏儿明亮的眼睛在薛宝钗面上扫了一眼后,嘴角弯起一抹微笑,先转头对林黛玉道:“妹妹坐啊……”

    林黛玉纠结道:“可是姨妈……”

    赢杏儿摇头道:“妹妹你不知此中轻重,如今驸马圣眷深厚,有陛下护着,自然没人敢寻他的不是。

    但万一他再与陛下吵架……到时,朝中御史定然会以今日之事,弹劾驸马家门不肃,对大行皇帝不敬之罪。

    此罪可大可小,真论起来,夺爵下狱都有可能,前朝并非没有先例……”

    “啊!”

    林黛玉惊呼一声,掩住口,眼神惊慌。

    赢杏儿见她站着不坐,也不强求,再看向堂下跪着的薛姨妈,声音愈发冷清,道:“若只如此,本宫也不会招你过府问话。

    驸马视你若长辈,本宫也不好以国礼强加你身。

    可是,你可知,薛蟠在外面还多有妄言。

    说甚前夜若非贾环放陛下一马,今日大明宫龙椅上坐着的就是别人……

    薛王氏,你薛家到底是怎么教诲家族子弟的?

    这种罪可抄家灭族之言,他也敢说出口?

    你薛家不怕死不要紧,却不要连累我贾家!!

    当真混账之极!!”

    赢杏儿一番厉斥,险些没将薛姨妈唬晕过去。

    可是,薛宝钗此刻心里却也恨不起来了。

    因为她知道,这不是赢杏儿故意发作她们母女俩。

    是她哥哥薛蟠,真的做过这些混账事。

    今日晌午之时,薛蟠还拿这些话来跟薛姨妈吹嘘过……

    只是……

    薛宝钗一边搀扶住摇摇欲坠的薛姨妈,一面用诚恳中夹杂着些许惶恐的声音道:“公主明鉴,家兄虽然顽劣不堪,但绝不敢说出这等无君无父之言。

    他今日确对我娘也说过这般话,不过,这些话都是他身边人所言……”

    赢杏儿目光逼视着薛宝钗,缓缓道:“你以为本宫不知那些话出自何人之口吗?

    但是,真到论罪的时候,你以为朝廷只会盯着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杂鱼吗?

    他们算什么?

    本宫告诉你,本宫能够得知的消息,黑冰台、中车府,哪一个都少不了知道。

    到时候,纵然薛蟠没亲口说过,亦可列为妖言惑众之同党。

    而后,他们便可借此,来攻击驸马。

    废立君王,他们倒是敢说!

    一群不知死活的混账!”

    薛宝钗闻言,面色一变,杏目中满是惶恐之色。

    看着一旁就要昏倒的薛姨妈,在赢杏儿的目光下,再也坚持不住昂起的头,她咬着嘴唇,低头道:“求公主看在驸马的面上,为家兄指明一条活路……”

    说着,颤栗着身子,竟要伏地磕头。

    然而这时,赢杏儿却忽然道:“都起来吧……”

    薛姨妈和还没磕下头的薛宝钗闻言一怔,而后就见赢杏儿眉头微蹙,再沉声道一遍:“平身。”

    两人哪里还敢违逆,薛宝钗忙搀扶着薛姨妈起身,谢过赢杏儿。

    赢杏儿对薛姨妈道:“薛王氏,你现在就回家,派人将薛蟠速速寻回,困足在家,好生约束。

    等驸马回府后,再行论断。

    若再有差池,驸马不在家,你不要怪本宫替他出手惩戒。

    宁国以军法治家,妖言惑众,口无君父者,斩!”

    薛姨妈闻言,脑子里又是轰的一声,再没有半点主意,只是诚惶诚恐的连连称不敢。

    而后,面色惨然的薛宝钗就要搀扶薛姨妈折返。

    只是,赢杏儿却又道:“薛氏留下,本宫还有话说。”

    薛宝钗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屈辱的悲凉,却不敢违逆,只能对薛姨妈道:“妈,你先回去派人寻哥哥,我稍后就回。你别急,等……等他回来后,就好了……”说到最后,语气有些哽咽。

    这一刻,薛宝钗心中无比想念贾环,非常想。

    薛姨妈闻言,点点头,眼神悲哀的给薛宝钗递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触怒公主,然后,就在一个婢女的引领下出了公主府。

    待薛姨妈离去后,薛宝钗木然着一张脸,垂着头,站在那里。

    林黛玉则抿着口,眼神担忧,以为赢杏儿会继续斥责薛宝钗……

    而就在这时,静怡堂内的气氛,却忽然一变。

    随着赢杏儿微微一笑,之前凝固的气氛,瞬间烟消云散。

    赢杏儿对薛宝钗招了招手,道:“薛氏,你过来。”

    薛宝钗闻言,看了赢杏儿一眼,微微一怔,却不敢违逆,缓步走了过去。

    这时,又有婢女再搬来一张椅子,放在林黛玉下手。

    赢杏儿指着椅子笑道:“坐。”

    薛宝钗不知她到底卖的什么关子,只能道了声谢后,坐下来。

    近了许多后,赢杏儿细细打量了番薛宝钗后,口中换了称呼,道:“薛妹妹,你不要怪我今日太过苛责。

    你们身在内宅,被环郎保护的太好,不知如今外面有多艰险……

    今日环郎回过府,你们若是细心,就应当看的出,他衣襟前沾染的那些星星点点是什么……”

    林黛玉闻言面色微变。

    赢杏儿见之,笑道:“妹妹看出来了吗?”

    林黛玉点点头,轻声道:“是……是血吗?”

    赢杏儿道:“是血。

    环郎昨日在大明宫,亲手斩杀了宫变叛逆,而那些叛逆,昨日之前,还都与环郎称兄道弟,亲切无间。

    你们可知,这其中有多少艰险,环郎心中,又有多苦……”

    见林黛玉红了眼圈,赢杏儿却忙笑道:“林妹妹快别哭,哭也别在我这里哭,我可受不得这个……

    等环郎回来了,你领他去你的潇湘馆哭才是正经!

    他才会哄你……”

    林黛玉闻言,眼泪顿时没了踪影,俏脸刹红。

    赢杏儿呵呵笑了笑,然后对薛宝钗继续道:“我说这些的意思,不是让你们跟着担惊受怕,若是如此,等环郎回来,定不与我相干。

    咱们姐妹们第一次聚在一起,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们,环郎在外面已经很难,很险。

    我们纵然帮不得他什么,但最好也不要拖他的后腿。

    环郎至今未归,还在替皇帝做事。

    他太重情义,纵然回来,碍于情面,这些话他也说不出口。

    所以,我不得不端起天家的做派,训斥于你家。

    薛妹妹,你可明白我的心?”

    薛宝钗闻言,一张脸也涨的通红,几乎愧的无地自容们,心中哪里还有半点怨恨。

    弄了半天,确是薛家在拖贾环的后腿……

    她站起身来,想陪不是,一时却又说不出口。

    赢杏儿微笑道:“这里没有外人,只自家姐妹,坐下说话就好。”

    口气虽轻,但语气依旧不容置疑。

    薛宝钗惭愧的轻轻叹了口气,又垂头坐了下来。

    赢杏儿道:“薛妹妹,其实,这些话我本可直接同你说就好,你再转给你母亲,这样也不会伤了亲戚的情分,环郎回来也不会怪我……

    但是你知道,我为何明知你心中会不喜我,还这样做吗?”

    薛宝钗闻言,忙道:“不敢。”

    赢杏儿呵呵笑道:“是不敢,不是不会……坐,不用起来。

    我先给你说明白,我虽很少见你,但也知道你是讲道理的人,不然,纵然你生的肌肤如雪,貌美如花,环郎也不会要你的……

    所以,我才会用这种方式来处理这件事。

    因为我相信,以你的心思,会明白我的用意……

    你薛家本为皇商出身,是天家在江南的耳目之一,身份虽不高,但也算位重。

    但自你父过逝后,薛家虽还挂着皇商的身份,却不过是太上皇恩典于你家,庇佑遗泽罢了。

    薛家实际上已经江河日下,不比往日。

    若非如此,你娘也不会带你来京待选。

    不过环郎知道宫中的艰辛,所以使人摘了你的牌子,免了你的待选贵女参赞。

    而后,为了你薛家的家业,尤其为了你那兄长,你母亲才费尽心思,将你嫁给环郎……

    呵呵,你羞臊什么?你以为我在羞辱你吗?”

    见薛宝钗一张脸如出血一般的红,眼神中满是耻辱和羞愤,赢杏儿奇道:“你怎地气成这般?

    难道你不知,我还是自己看上了环郎,愿与他相知,结果他宁愿说自己好龙阳,也不肯要我……

    无法之下,我只好求了太上皇,逼着他要我的吗?

    你好歹还是你娘做主,你都羞愧成这般,那我岂不是得臊死?”

    本来遭受奇耻大辱,心如死灰的薛宝钗闻言后,顿时一怔……

    而一旁的林黛玉,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赢杏儿瞥了她一眼,道:“林妹妹你也别笑我们俩,你又比我们好到哪去?”

    林黛玉闻言,俏脸登时又飞红,不过,她现在真的不大害怕赢杏儿了,反而还有一种“同类”的亲近意,嗔道:“姐姐啊,我哪有像你这般……”

    说着,又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真真是……太有趣了。

    环儿说自己是龙阳,也不要她……

    赢杏儿也不怪她,觑眼看了她一眼后,便不理笑的乐不可支的林黛玉,对面色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薛宝钗道:“你不用多想,我从不会端着公主的身份去羞辱人。真让我不高兴的人,直接除去就是……”

    “呃……”

    林黛玉打了个嗝,笑不出来了。

    薛宝钗也面色顿变,倒不是为她自己害怕,而是为她哥哥薛蟠。

    然而就听赢杏儿忽然哈哈笑出声,她对林黛玉和薛宝钗笑道:“你们……你们和环哥儿处了那么久,居然还看不出,我在学他吹牛皮?”

    林黛玉和薛宝钗两人面面相觑,她们怎么看都不觉得赢杏儿是在说笑……

    赢杏儿也不强求,自然笑罢后,她又正经道:“薛妹妹,你那母亲啊,重男轻女,虽然面上对你最好,可心底里,最重的,还是你那不成器的哥哥。

    将你嫁入贾家,哪怕是为妾,说到底,不过是为了保住你薛家和你哥哥的家势吗?

    偏你母亲在内宅,精明了得。

    可对外,却着实没甚能为。

    若只由你转告一番,她约束不住你那兄长的。

    正是因为教子不严,溺爱太过,才使得你哥哥成了今日这般。”

    薛宝钗闻言,顿时沉默了,她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可她又能怎么办……

    赢杏儿呵呵道:“你也别觉得有甚难为情,世道如此,我家那边也好不了几分?说起来,比你家还不堪呢。

    你看我,又何曾自寻烦恼过?

    只是你要明白,你母亲教你的,有时并不是全为了你好,也不会对贾家有益,甚至都不会对薛家有益。”

    话只能说到这了,再说明白些,就真的不大好了……

    赢杏儿也相信,以薛宝钗的智慧,一定会明白她的意思。

    毕竟,她更清楚,薛姨妈平日里教她的是什么。

    果不其然,薛宝钗有些苦涩的道:“公主……”

    赢杏儿打断道:“薛妹妹不用客气,没有外人的时候,唤我姐姐就好。公主之称,太过外道。

    这件事就不用再多言了,我相信你自己能处理好。”

    薛宝钗闻言,听出她言语中的善意,笑了笑,又轻轻点点头后,道:“姐姐果真比我们这些只知做女红读《女戒》的内宅女孩强百倍千倍……”这句话说的很有几分真心……

    赢杏儿笑道:“你如今掌管着家里的商道,不也在做事了吗?而且,我自幼被接入宫中,是由太上皇亲自教养的。

    说起来,虽然皇祖待我甚亲,然而我之亲生父母,待我却如客。

    甚至想将我指去扎萨克图吃沙子,还不如你呢……

    罢了,多说这些无益。

    自怜之人,必为软弱无用之人。

    宁国为将门,将门最容不得自怜之人。

    我等虽为巾帼,但又有几个须眉男儿能胜过我等?

    所以,纵然所遇艰难,也不必自怜。

    两位妹妹,你们以为呢?”

    这话说的……极大气,也极提气。

    让原本心中颇有些自怜自苦的宝黛二女,心中都鼓起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挺了挺胸,坐的更直了些。

    然而,赢杏儿看着她俩忽然变成女侠一般的表情,却又哈哈大笑起来。

    林黛玉和薛宝钗见之,面面相觑,不过看到彼此提气的神色,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是她们不明白,为何会赢杏儿会笑的那么开心……

    她们不知,这种与正常女孩子交往聊天的经历,对赢杏儿来说极少。

    尤其是……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为她的驸马安抚后宅。

    赢杏儿越想越有趣,所以才忍不住大笑不止的。

    倒也排揎了些,她心中的凄苦之意……

    ……

    ps:我宁国大妇如何?

    简单说一下,即使在原著里,操持金玉良缘的,也是薛姨妈,而非薛宝钗本人。

    薛宝钗性格素淡,志向高洁。

    虽然守礼世故些,但也不好折辱她,警醒一下就好。

    另外赢杏儿在内宅的笔墨不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