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一十章 一动惊天下
    贾环无语望苍天,从头理着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隆正帝口口声声说,在这个宫中内监频频出问题的时候,慈宁宫和东宫不可能放松对宫人的掌控。

    因此,他断言,他们一定知道这件谋逆弑君案。

    但他们不说,他们就是想眼睁睁的,甚至还可能暗地里推波助澜的看着他去死……

    隆正帝表现的是何等苍凉,何等悲怒,何等心碎神伤啊……

    贾环被他暴怒之下骂的狗血淋头,可看着他那小眼神里的心碎,都不忍心驳斥一句……

    其他大臣们,就更同情的不得了。

    人伦惨剧,莫为此甚。

    因此而落泪者都有……

    因为仅仅代入其中想一想,他们就遍体生寒。

    可想而知,在他们心中,隆正帝有多艰难,心里有多苦多痛……

    而此等惊骇之事,自然保密不住。

    纵然无法拿到台面上说,也一定会被有心人大力宣扬出去!

    慈宁宫、咸福宫、国舅府还有忠顺王府,曾经压的隆正帝几乎喘不过气的四座大山,都会蒙上一层洗不掉的污臭!

    而且,还会随时被人翻出来吊打……

    自此以后,只要隆正帝掌着大权,还在位,就可以无视他们身上的“孝道金身”,从而取得道德上的至高压制点。

    慈宁宫和咸福宫上空的“孝道金身”再无庇佑作用。

    而慈宁宫,也再无法用孝道困住隆正帝!

    一个坐视子毙,甚至涉嫌弑子的母亲,还算母亲吗?

    同理,一个坐视父死,甚至涉嫌弑父的儿子,还算儿子吗……

    而忠顺王府,则在巫蛊镇魇太上皇事件后,再背负上丧心病狂,欲图弑君并毒杀大臣的恶臭罪名。

    毫无疑问,哪怕隆正帝现下就暴毙,可宗室内但凡还有一名皇家子弟在,忠顺王一脉,就绝无沾染皇位的可能。

    身负二十年贤王之名的忠顺王,不知不觉中,名望尽毁。

    尽管此事是赢朗所为,可谁都不会以为,这事只是赢朗所为……

    而外面却绝不会知赢朗是隆正帝的人,那么最后这个黑锅,就会由忠顺王背负……

    但,贾环推断,忠顺王父子应该不会有事。

    隆正帝会用忠顺王父子,来展现他的孝道,安抚住娘家被满门抄斩的皇太后。

    甚至还会在皇太后的“威逼”下,不得不放过“元凶”,以展现他的无奈和悲哀。

    天下人也会愈发同情隆正帝,青史上,也不会留下一丝污名……

    这是连后路都算齐全了……

    最重要的是,可一不可再,隆正帝“强忍屈辱”,最后一次答应下皇太后的非分要求后,就再无下次!

    慈宁宫名望扫地,忠顺王府再无出头之日,国舅府灭门,咸福宫之废立,皆在其一念之间!

    厉害啊!

    二十年不动,一动惊天下。

    在没了太上皇那座如天高般的大山压制下,隆正帝随意一出手,便打的以往借助太上皇之威,凌压于其上的诸多对手们,毫无还手之力!

    自此,于皇室内,隆正帝再无后顾之忧。

    攘外必先安内!

    布局堪称完美,手段极其老辣!

    仅此一局,就够贾环揣摩太久太久……

    但是贾环之前心中一直都有一个疑问,也是这个局的唯一破绽:

    隆正帝说,在宫中内监频出事故之时,慈宁宫和咸福宫不可能放松对宫人的掌控,那么,大明宫就会放松警惕吗?

    咸福宫不会错过白福和周荣的勾结,大明宫又如何会对刘女史去尚宫局视而不见呢?

    要知道,昨夜大明宫才发生一起兵变,正是风声鹤唳之时,这个时候,慈宁宫的女史来尚宫局,要说中车府没有监控,简直成了笑话……

    不是贾环小瞧慈宁宫和咸福宫中的那两位,论起能为和心性,两人加一起都不够隆正帝一人瞧的。

    他们在顺风顺水的过了那么多年的受用生活,而隆正帝却一直在逆流危境中打熬磨砺着。

    论道行,双方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他们都不会错过的,更何况大明宫中的那位!

    如今再回头看看,贾环心里就全都清楚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隆正帝布下的一个大局。

    怪不得,国朝军事处理完后,隆正帝还不放他走。

    在隆正帝这个局中,他本应该就是一把刀的角色……

    而即使没有他误打误撞,用当初诓骗蛇娘,以白龙涎配出的验毒粉,测出茶水有毒,想来众人也一定不会喝下茶水。

    因为隆正帝必然有后手……

    不过,经过他无意撞破后,这个局,愈发完美了……

    精彩绝伦……

    二十年隐忍压抑不出手,如今一出手,不是石破天惊,就是机关算尽。

    自此而后,皇室内,再无人可以掣肘隆正帝。

    不仅如此……

    皇宫里连续出岔子,隆正帝对此已经忍无可忍了。

    其他地方他都可以大刀阔斧的下辣手清理,但皇宫中还有两处他目前无法掌控的地方。

    便是慈宁宫和咸福宫。

    一处是皇太后的地盘,一处,则是皇太孙赢历的地盘。

    只一个皇太孙不要紧,可咸福宫的上空,还有一道虚影在牢牢的保护着那里。

    就是太上皇的虚影……

    这两处不可掌控之地,无论擅动哪一处,顷刻间,便会让朝野间充满物议。

    若是之前,隆正帝或许还能忍。

    可是到了今时今日,隆正帝再无法忍,更不愿忍。

    这种不可控之感,让隆正帝如鲠在喉,不得安宁。

    此前借谢琼一案,他清洗掉了宫中十年以上的老人。

    但显然,这种清洗是有漏洞的,会有许多漏网之鱼,而且说不准还是大鱼。

    所以,又有了现在这一出……

    今日之后,慈宁宫和咸福宫纵然不会被大肆清洗一番,宫里的宫人也再无出宫的可能。

    行动处,都要被中车府之人名正言顺的紧盯。

    偌大的皇城,自此将会真正掌控在隆正帝手中。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而现在再想想,打发叶道星出宫,或许就是第一步……

    贾环之前一直都在怀疑,幕后真凶到底有多脑残,想要毒杀一个皇帝也就罢了,却连带着一个亲王、一个国侯,数位内阁阁臣,还有几位侍郎九卿级的大佬也一并想毒杀。

    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毫无疑问,大秦顷刻间将会陷入无穷的混乱战火中。

    到那时,谁想登基上位,谁压制战争,谁就会被指责为暴虐无道的幕后黑手。

    而无论是皇太后还是皇太孙,他们都身负嫌疑,并没有威望来平息祸乱。

    因此,天下必然大乱!

    所以,贾环以为此为大大的昏招。

    可如今看来,这分明是隆正帝想借这些国朝大臣的命,来镇压这个时代至高无上的“孝道”……

    出了这档子事,隆正帝再想做什么,就方便的太多……

    国舅府满门的性命,就是为他们之前那么多年,给隆正帝带来的屈辱买单葬送掉的。

    帝王,从来不会大度,也不需要大度。

    历朝历代,只要能听进去人臣一些劝谏的皇帝,立马就会被赞为尧舜在世,当世明君。

    可见,帝王是一个多么自负,多么自我,多么高高在上的职业。

    这种职业,最不需要的,就是大度。

    江湖豪侠都能讲究一个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更何况是操柄亿兆黎庶性命的帝王?

    白家,就会隆正帝翻身后,第一个祭旗的棋子。

    “呼……”

    理顺种种关节后,贾环长产呼出一口气,真他么心累!

    看也不看地上苦苦哀求的白家父子,转身大步离去。

    “带上白家四十三口,前往东城菜市口。”

    白家人,并不冤枉……

    ……

    宁国府,后街,薛家小院内。

    满满的欢声笑语。

    说来有趣,林黛玉今日得了意,心里极其喜悦。

    兴许是喜悦过了头,破天荒的竟又想起女子的三从四德来。

    她不愿贾环后院起火,不愿今日的事,闹的家里不愉快。

    毕竟,也算是她截了胡……

    因此,她特意走了趟薛家,来为贾环灭火……

    当然,也不排除些许炫耀的小心思。

    毕竟,唯有胜利者方能大度。

    富贵不炫耀,岂非锦衣夜行……

    但对薛姨妈而言,这种没有什么恶意的炫耀,简直太小儿科了。

    她只是利用薛蟠的臭名声当buff,轻松刷了一波,就刷掉了今日之难看。

    再用房中密事教训宝钗,一反手,就高下立转。

    接着,她以长辈的身份,教诲起林黛玉女儿家出阁前的羞涩密事来……

    这让从未有人教过她这些的林黛玉,心中颇为感激。

    如此一来,还真是皆大欢喜……

    没有贾环在,纵然她和薛宝钗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刺两句,也都成了闺阁密友间的笑料,极为有趣。

    其实,这样各得其乐的高乐,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过日子嘛,难得糊涂才最为顺心。

    事事清醒,也未必是福。

    只是,生活,总有意外发生……

    就在薛姨妈和薛宝钗二人,与林黛玉一起围着一个小炕桌,吃着一些精致的素菜,喝着果饮愉快聊天时,莺儿忽然从外面走来,面色古怪道:“太太,姑娘,外面有人求见。”

    薛姨妈和薛宝钗两人闻言一怔,对视了眼,薛宝钗皱起秀眉,问道:“求见我和妈?”

    莺儿点点头,道:“是个嬷嬷,她说……她说她是明珠公主府的人。”

    听闻此言后,薛姨妈和薛宝钗两人面色顿时一变。

    薛姨妈对内是好手,可一旦对外,就没了主意。

    好在薛宝钗大气,轻轻吸了口气后,对薛姨妈道:“妈,先把人请进来看看吧。”

    薛姨妈忙点头,对莺儿道:“快快有请。”

    薛宝钗也给莺儿递了个眼色,莺儿忙“哦”了声,转身出去,未几,便领了一位身着白色宫装,一看便知是从宫里出来的嬷嬷走了进来。

    那位嬷嬷看起来五十岁左右,刻板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神凌厉。

    她眼睛近乎无礼的从薛姨妈和薛宝钗面上扫过后,但看到她们身旁的林黛玉时,目光忽然一顿。

    呆板的面色上,竟起了波动,浮起一抹敬色。

    眼神还从之前的无礼,变成了恭敬,她屈身福下,道:“竟不知夫人也在此,奴婢见过夫人。”

    林黛玉闻言,素日来美丽灵动的眼睛,登时睁的溜圆,呆呆的看着那嬷嬷,不知她在说什么……

    过了一小会儿,才猛然想起,她是贾环的平夫人……

    俏脸又登时刹红一片,林黛玉有些无措的道:“嬷嬷快请起,嬷嬷快请起!”

    心里怪怪哒,不过好像,也有些高兴哩……

    那公主府的嬷嬷闻言,便直起身来,又对林黛玉敬意一笑后,再转过脸看向面色已经有些难看的薛姨妈和薛宝钗时,脸色再次恢复成古板模样,声音也没有一丝波动,道:“可是薛王氏和薛氏当面?”

    薛姨妈闻言,面色再一变,面对这无礼的嬷嬷,却不知该怎么才好。

    毕竟,以礼而论,公主也是君啊。

    明珠公主还是国之女君,再往下,还有郡君,县君和乡君。

    因此,公主府的嬷嬷,以这种语气对她这样的白身说话,一点问题都没有。

    薛姨妈声音有些发颤,道:“正是,不知嬷嬷有何指教……”

    公主府嬷嬷冰冷道:“我家公主请薛王氏和薛氏入公主府问话。”

    说罢,又转向林黛玉,却瞬间换了脸色,虽然很淡,但她呆板的脸上,确实带上了一抹微笑,声音也恭敬了许多,道:“夫人,公主若知夫人在此,定然也会相邀。不如,夫人也一起去吧。

    公主看到夫人来做客,一定会高兴的。”

    林黛玉哪里敢去外面,有贾环陪伴还差不多。

    正想回绝,却忽然看到一旁薛姨妈正在看她,眼神中隐有乞求之色。

    在薛姨妈看来,这位嬷嬷待林黛玉别样不同,若那公主当真责罚于她,林黛玉说不定还能求求情。

    林黛玉吃人的嘴短,刚吃了人家的午饭,此刻也不能不仗义。

    只好不自然的干笑了下,心里有些惴惴然,对那公主府嬷嬷道:“那就……那就叨扰公主了。”

    公主府嬷嬷道:“岂有叨扰之说,夫人身份贵重,又最得宁侯宠爱,公主也会敬之的……请!”

    说罢,公主府的嬷嬷微微躬身行礼,竟是让林黛玉先行。

    看到这一幕,薛姨妈的脸色别提有多精彩,薛宝钗的面色,则变的很淡,很淡……

    ……

    明珠公主府,静怡堂。

    赢杏儿坐在西侧偏主座上,空着正位……

    一旁桌几上,摆着许多纸卷,堂下站着两个面无表情的嬷嬷,随时准备赢杏儿的垂询问话。

    作为经最宠爱的公主,尤其还不那种养在深宫中的娇嫩花朵,而是随着太上皇处理过无数朝事宫务之人,赢杏儿手里又怎么可能没有一支得用的人手。

    要知道,她曾经为了帮贾环,甚至调动了御林军,差点把满朝大臣包饺子……

    皇太孙手里都有一支“青龙”听用,而赢杏儿手里,也有一支人手,名唤“梅花内卫”。

    也因此,她才能将贾家的情况摸的这般清楚。

    因为荣国府里,就有她的梅花内卫……

    不过,她关注这种事情的时候不多,多是在换脑筋的时候,将贾家内宅里发生的事拿出来瞧瞧,一笑了之,权当换脑筋放松放松罢了。

    此刻,赢杏儿的面色却极为凝重,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手里的纸卷。

    她看的速度极快,一会儿时间,身边桌几就摆满了展开的纸卷。

    若有人打开这些纸卷看看,就会发现,这上面记载的,都是自赢杏儿入感业寺之后,都中发生每一件大事的极为详细的记载。

    其中,包括忠顺王府的,包括大明宫的,包括慈宁宫的,包括咸福宫的,还包括,龙首宫的……

    诸多极为繁杂的消息,别说女孩子,就是换个男子来,看了保管也一头雾水,杂乱不已,摸不着头脑。

    可是赢杏儿,却在这无数消息中,渐渐理出了几条线来。

    只是,一时间还难以想透。

    有些节点,着实让人难以明白。

    赢杏儿秀眉蹙了蹙,不过随即又舒展开来。

    因为时间太短,急促间还有些理不顺,但她相信,只要再给她些时间,再查一些消息,就一定能把都中发生的事搞清楚。

    她已经发现了几处破绽……

    最重要的是,她要分析出……

    谁是贾环的敌人,谁是贾环的朋友。

    而在敌人中,哪些是一定要动辣手除去的,哪些又是可以暂时虚与委蛇的。

    她知道贾环与整个文官体系几乎成了水火不容之势,这种状态很微妙,危险,又安全。

    现在还好说,但越往后走,这种状态会越艰难……

    但她有自信,以她曾经的人脉,为贾环开辟出一条可行之路来……

    这,才是她所擅长的。

    至于贾府内宅的那些小算计,在她看来,与笑话无异……

    只是,谁让她们都是贾环所在意的人呢?

    “公主,薛王氏、薛氏并林夫人来了。”

    一位女婢走路不带一丝声响的进来后,对赢杏儿说道。

    赢杏儿闻言点点头,指着桌几上的纸卷,对那婢女道:“雪梅,将这些都收起来,等明儿再看吧。伎俩颇多,看的我有些头晕,要换换脑筋……”

    名唤雪梅的婢女闻言,噗嗤一笑,道:“公主,咱们驸马能尚公主您,还真是福气哩!”

    赢杏儿闻言,瞥了雪梅一眼,道:“你懂什么,当初要不是我求皇祖强压下来,人家还看不上我呢!呵呵!”

    一笑之后,赢杏儿又对堂下的两个嬷嬷道:“你们先下去吧,让人请她们三位进来,我和她们聊聊。”

    “是。”

    两位嬷嬷一板一眼的行礼后,微躬身倒行到门槛处,才一转身出门离去。

    未几,便有四名婢女,引着薛姨妈、薛宝钗和林黛玉三人,来到了静怡堂……

    ……